第3节 初显疑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随便点了俩个菜,俩碗米,斗子边吃边说:“你说你现在看上去暮气昭昭,真对不起你改的这名字呢。一点干劲都没有,让你找工作,十头牛都拉不动你,放在抗战时期,绝对是金牌地下党!“说完斗子竖起大拇指。

    “这大米不错。抗战?我才不去当什么地下党呢,人家弄个老虎凳,辣椒水啥的,我肯定颠的都交待了。”李信刨着大米说。

    “没出息!老虎凳、辣椒水就把你吓得全交待,才俩回合!要我的话,还不撑到三回合啊。李信这名字多好,在先秦可是锐气十足的年轻将领,还是李广一家子的先祖。你真对不起这名字。”斗子口沫横飞的说。

    李信翻了翻白眼:“他是他,我是我。历史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说的清楚,根本没有绝对的历史,先不说成王败寇,光是个五胡乱华,竟然还能保留那么多史料,很不简单。古时交通不变,一个人想出名难的很,要是出了名那就基本上就能在史书上留一笔;难道史书还记载他喜欢吃啥,喜欢穿啥,甚至是有几个媳妇?太原李渊建国还说李耳是他祖先呢,李广的祖先也不一定就是李信,陇西李氏是个大族,并不是只有李信姓李。对历史不要太肯定了,史书、砖家他们又不是神,算漏无疑。”

    “自卑了吧,什么五胡乱华,说不定人家是专门把史书藏起来的呢,现在的砖家、学者还不都是钻墓地里找史料呀。李广祖先就是李信,这百度上说的呢,史书也都认可了,你还不信。虽说成王败寇,历史可以篡改,但现在大家都这么认为,你得随大流,不然你就是二,找喷!反正大家现在全是以百度为准,百度出来的历史是啥就是啥。你还是改回你的刘姓吧,至少汉朝的皇帝一家子都姓刘,让你沾点光,人家不介意的。”斗子若无其事的反驳。

    “哼,盗墓是损德的,会折寿的;砖家、学者进墓地为了展现历史就不算盗墓了么,该拿的也没见落下。”李信强烈表示愤慨。

    “好了,打住,不说这些了,还是说你找工作,跑题跑到澳大利亚去了。”斗子摆着手嚷道。

    “呃,我啥都不会,啥都米有,你让我去干啥,就只会玩游戏;你到时还能领个拍门砖,游走四方,混点资历,然后就好了。”李信无所谓的答道。

    “是你不去干,工作多的是,那些重的体力活,我知道你干不了;找个饭店给人家抹桌子,洗碗扫地,这你干的了吧;要不去当保安也成呀。那些工厂肯定也要人的呢,你去当工人,你说你怎么干不了。满脑子的借口理由,一句话,就是懒,介于你以前有差点饿死的经历,也不担心你突然去大街上要饭。过俩天必须去找工作,我陪着你,不去也得去,我正担心你一个人在西安把钱花完就回家呢,你来了,我就替你妈看着你。把钱花完再跑回去,这没脸皮的事,你到是做的出来。”斗子扶了扶眼镜义正言辞的说。

    李信抓了抓短发:“回家,我当然高兴啊。我老妈又不是别人,有什么可丢人的,家里多好,我才不喜欢在外面待呢,你已经把我心声说出来了。来,给你夹块萝卜!”

    斗子一副早知如此的表:“别人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已经升级了,活猪都不怕开水烫;恭喜你,你升级了,变的比他人高端多了。”

    “20度左右的凉开水其实还是能洗澡的,它不光能喝,你得坚信这一点。吃完了,走吧,肚子还是有点难受,我已经饱受折磨了。”李信站起来说。

    张斗无奈的站起来说:“我才是饱受折磨,脚都崴了,还得看着你,我不光脚痛,脑袋也痛;还是回去玩DOTA!”

    回到宿舍,张斗就跑到电脑前准备和舍友们连DOTA,李信不会玩那东西也不感兴趣,他只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感兴趣,其他的无视。下午4点多,斗子的手机响了下,只见他急忙喊:“耿新,速来接班,我佳人有约!李信跟我走!”李信无语的看着斗子:“你佳人有约,干嘛要带我这灯泡啊?!?!我才不去呢,你脑袋进水了。”耿新支持道:“什么佳人有约,明明是你约人家,去就去干嘛还要带着李信。李信,来一起连DOTA,随便玩玩。”李信回答道:“额,好。我对那不懂,当我是打酱油的。”

    李信转头看着斗子利索的窜门而去,肯定的说:“他是装的!”耿新笑着说:“本来就是,不用管他。”

    5号晚6点多,李信正和耿新聊的津津有味,华仔突然拿出他的手机给我说:“阿斗的电话,肯定是叫你出去吃饭呢。”李信愣了下,然后打开电话,就听对面是普通话,然后也用标准的普通话说:“你找哪位咧?啊,找张斗?张斗不在!”然后就挂机给了华仔,耿新和华仔也莫名其妙,华仔翻着手机疑惑道:“这好像是阿斗的电话吧,没错呀,怎么说是找阿斗呀!”耿新回答道:“不知道!我只知道阿斗去泡妞了。”李信想了想:“是啊。他去过俩人世界了。我亲眼看到的,路上没有摔倒。”刚说完,电话又响了,华仔一看立马把手机给李信,肯定的说:“这确实是阿斗的手机号,没错。”李信打开手机,就听对面斗子用家乡话喊:“刚才是谁接的电话,竟然搞这种恶作剧,什么找张斗,我就是张斗!”“呃,刚才是我接的。”李信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啥?你接的?那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么;啊?听不出来?那连我手机号码都不认得么?嗯!你没记住过我的号码?怒!不说了,你快下来,我在教学楼前等你下来一起去吃饭!我真该把你饿着。该死的,你一说普通话,我都不知道是谁。”斗子气急败坏的喊着。

    李信腆着脸说:“刚才确实是阿斗,现在叫我去吃饭。那我先下去当灯泡了,回头见。”华仔和耿新一同摆手让李信去,嘴里还念叨着:“那确实是阿斗的手机号。”李信马上往教学楼那跑,等到了那,斗子怒气爆发,用家乡话一个劲的责问李信。囧,李信委屈的回答:“你早用家乡话说,我哪里还不知道是你啊,谁让你用普通话,在外面,我能不说普通话么。”连绵海涛过去,阿斗转脸媚笑着对旁边的女同志说:“妖妖啊,你说咱们上哪里吃饭呀,你喜欢吃啥,咱们就去哪?”李信无语的嘀咕:“妖妖?!!??很有特色的名字,千年白狐还是千年白蛇呀?看斗子猥琐的表一点都不像许仙。”斗子立马转头横眉怒对:“是,不是妖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白蛇、白狐;许仙的话,我自认为还是有点像的。你什么耳朵,名字都能听错,她听不懂咱们的话,我可听的懂!”李信目瞪口呆,斗子变顺风耳了,自己嘀咕下,他都听的到。

    李信继续神游物外,他们俩继续讨论去哪里吃饭,反正自己只管吃不管付钱;最后讨论结束后是去吃火锅,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来个意外!

    一对还不能称为新人的新人,说笑着走进一家门面很漂亮的火锅店,李信保镖一样的跟着进入,然后排查危险似的先跑楼上查探座位。斗子殷勤的为女同志拉开椅子,又不愿的给李信拉开椅子,接着恭敬的把菜单交给‘老佛爷’,‘老佛爷’优雅的拿着菜单点了俩喜欢吃的,还给斗子,斗子拿起菜单看着李信,李信摇头表示无所谓,斗子叫好:“反正你也点不出什么好菜,这伟大的工作就由我来完成。”最后把菜单交给服务员,李信猛然醒悟,要一瓶可乐,斗子跟着说可乐要的。李信不可乐,就要起纠正,斗子立马对服务员说:“请无视他,可乐就要的!”…………

    接下来,他们俩继续加深感,李信这属于打酱油的,根本没吃几口,就不想吃了,觉得很油腻,吃不下去了,就是羊也只吃几块。李信打小就从没看到母亲吃过类东西,好像外婆也不吃;母亲由于不吃,家里也没吃的习惯,李信虽吃,但也是吃俩口就不想吃了,这倒是省不少钱。李信正胡思乱想中,突然被摇了下,听斗子说:“李信要租个房子住,你姐那还有房子么,我带他去那租个房子,也不用明天出去再找了。”表示不清楚,对着李信说:“别听他忽悠你,其实那很偏僻,买东西出来还得走十多分钟呢,房子也不多好,不要听他的。”斗子掐住李信用家乡话说:“你得帮我一把。”李信望了望他们说:“嗯,其实在哪里租房子无所谓,我是政治避难,一俩个月就回家了呢。”

    斗子加火继续道:“你不用担心环境恶略,他受不了。这小子心宽的很,活的很洒脱,简直水泼不进!!”又看着李信,李信放下筷子说:“没问题,我拿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不要说俩月,十年八载都没问题。”斗子愕然道:“笔记本?什么笔记本,你要拿我的笔记本电脑?”李信继续道:“为了不打扰斗子学习,我还是拿走笔记本电脑,让他安心学习,不然他会拿着电脑天天玩DOTA。我也是为他着想。”笑着说:“这个理由很强大,我待会打电话问问我姐姐,看那有空房没有,现在租房子的很多,我也不敢保证的。”斗子郁闷的嚼了口香菇说:“我得拿笔记本学习呢,拿走笔记本才是严重干扰我学习呢。”李信不屑的看着他:“我只看到你玩DOTA,学习我是没看到,鱼和熊掌是不能兼得的。”斗子连忙转移话题:“吃啊,我发现你比都吃的少,吃完在说。”李信摇着头说:“我不饿,从家里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感到肚子有多饿。”“那就不管你了,我们俩吃。”斗子示意不用管李信。

    李信说完肚子不饿这句话,心里也郁闷:“不可能啊,在家里,自己早上起的晚,就不吃了,起早的话,肚子是很饿的。中午饭是肯定吃的,下午饭也是按时吃的,有时下午没吃饱,晚上还能把剩饭吃完;从3月3号一直到今天,除了吃几个鸡蛋还有今天中午一晚米饭,也没吃过别的东西呀,何况在西安旅馆,拉了一晚上的肚子,没理由不饿啊。自己不会是病了吧,难道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么?从家乡到西安,一晚上没睡觉,到了西安也睡了将近8个小时呀;昨天晚上将近9点上车从西安到太原,我是上车就睡,一直睡到今天差不多7点,这么算来也是睡了10个小时左右,休息很正常呀;何况到了斗子的宿舍还迷糊了一俩个小时吧。呃,人家是饭量见长,我咋是倒回去了。嗯?就是一直很累,从到了西安下车,然后再到太原就一直感觉累,现在还有这感觉;自己也休息了不少时间,还能感到累,唉,说明自己体很虚了,在家坐的时间太长了,正常现象;记得有次骑自行车去买东西,还感到气喘呢。应该是体累的感觉把饿的感觉屏蔽了;不对呀,累的话应该也很饿的呀,体都没能量了,脑子乱了,乱了。还是多吃几口吧。”

    晚9点多,他们终于决定抹嘴算账走人了,李信还被心中所想缠绕着,出了店门,李信就说:“一起走吧,饭后走几步,缓解下疲劳。”斗子挤眉弄眼的对着李信直卖弄,李信反应过来了,人家是俩人!囧。斗子焦急的小声说:“你先回去吧,这么近的路,你肯定走的回去;我去送,顺便说点啥子。别瞎掺和,破坏我们这美好时光。”

    李信茫然道:“额,好。”就转往学校慢慢走去。出来时是从后面走的,现在李信也想从原路返回,慢悠悠的转了半天,李信觉悟了,天黑了,自己好像忘记从哪里返回了。李信东张西望的,好多条小巷,心里思量着哪条小巷最像;找到了,那有好多学生走出来,肯定是那了,没问题。李信觉得自己还是不笨的,至少就算迷路了还能找到路。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