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篇 第一章 异变前珍贵的时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第一节离家

    李信,24岁,1米76的个头,未婚,无任何恋经验,普通老百姓,生在山西运城一个小县城里,家中一母亲,一小妹。大众脸,短发,眼神总是涣散无光,由于长时间对着电脑有高达600度的近视。懒散、对衣着穿戴无讲究,一衣服可以坚持穿几个月,每年最多理三次头发;不修边幅,经常顶着鸡窝头出去买烟、买可乐,并对自形象视而不见。格坚毅、果断、冲动、固执,很有主见,几年里能每天对着电脑一成不变的做着枯燥的游戏流程来换取**的生活费;心中想到什么就会不顾后果的去付诸行动,在高中一年级,上课看小说被班主任逮住并且没收,心想借这个契机停学,当天就果断搬着桌椅回家,让苦苦等待李信前来承认错误的班主任恼怒异常;决定的事,干过的事,从不会轻易改变,坚信只要是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就不要后悔,后悔是弱者的表现。喜欢看历史小说、睡觉、喝可乐,抽烟且不喝酒;坚定认为古人的智慧、思想、作为、荣耀是难以超越的;最幸福的是莫过于躺在自己的上睡觉,起来能抱着可乐畅饮。不喜欺凌弱小,不畏强者,对品行不端、肆意辱骂的人极其厌恶,游戏里能帮敌对势力弱小的人做任务,敢和敌对强力人士一遍又一遍的跑尸复活继续战斗,直到人家杀的李信无味走人。对母亲极度依恋,大事、小事不忤逆,不正面对抗,可经常变个法子来躲避母亲的指责。

    李信的母亲李建华,看起来很年轻,刚过耳边的头发更是让其很精神、干练,一点食都不吃,所以体很清瘦,李信记忆中母亲没发胖过。子温和、善良、固执,很少发脾气,对谁都是温温耳语,对李信兄妹更是溺异常;一旦决定的事,虽不像李信表现的那么果断、坚决,但也和李信一样不会轻易改变,能不厌其烦的天天诉说,或者一点一点的开始做,温水煮蛤蟆。对李信的父亲更是深意重,李父走后,无怨无悔的继续带着李信和一岁的女儿不改嫁,十几年如一把他们兄妹俩养大,从不质疑李信的父亲会抛家弃子,认为李父有原因不得不出走,直到事结束回家。李信表示以后娶老婆的话,得找像母亲这样的。

    李信的妹妹,刘鎣13岁,比李信小11岁,由于李父的原因,李信强烈要求随母姓,被母亲默许,但李信的妹妹坚决不让改,只因为刘鎣这名字是李父千辛万苦的寻找并决定下来的。生惯养,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不给就大吵大闹,从不惧怕为哥哥的李信;因为从小到大,李信从不动手打过妹妹,最多恶声恶气的怒骂吓唬,完了还照样给其买好吃的,李母更是对其宠。现在学乖了,能尽量避着李信达到自己的要求,只要李信看到怒骂批评,就会沉默,听话的去看电视,过后在继续自己的目的。

    最后李信的父亲刘良贵,让现在的李信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既敬畏又愤恨。格正直、果断、易怒、嫉恶如仇,不畏强权,李信的记忆中,父亲有时眼神会变的很犀利、让人畏惧;在家,对李信近乎苛刻的要求,一点做不到位,就会拳脚相加,让李母拦都拦不住。晚上上街买东西,看到有俩年轻人持刀抢劫,丢下东西,三拳两脚就结束战斗,强大的战力让当时的公安同志惊为天人。到检察院上班,不知由于什么原因,竟然把检察长给揍的鼻青脸肿,结果被检察长报复,停职查办,查了俩天,李父没任何贪污、玩忽职守的记录,李父一声怒吼:“我家里的老婆、孩子要是出事,让你们全偿命!”吓得检察长怒骂李父是个浑人,眼不见为净就把李父发配到监狱去那常驻监督。这下,李父更是不时带着幼龄的李信去监狱,并且切教导:“你要是敢打架,敢犯罪,这地方我亲自送你进来!”回家被李母得知,怒骂李父几个小时,期间,李父嘿嘿直笑,从头到尾,点头认错,虚心接受并跺脚发誓没有下次;完了,继续带着李信前往监狱,接着进行教育。李信从小到大,没看到父亲对母亲发过脾气,总是母亲发脾气,然后父亲好言相劝,对母亲很好,根本没甩过一次脸色,让李信一度认为母亲比父亲还厉害。上初二那年,李父不知什么原因,抛家出走,但李信知道根本不像外界那些人说的是母亲和父亲吵架……

    高中停学后,李信零零散散打了一年工,终于攒到1500块钱,这还是吃家里,住家里,什么钱都不花攒下来的;买了台二手电脑,就开始在家里玩起网络游戏,人家公司赚大钱,他跟着沾点光赚点生活费。就这样死皮赖脸往家里待了几年,虽说游戏上辛苦点也赚了不少,但李信的老妈总是想让他出去找工作,学门手艺。2010年10月份,李信终于败在母亲的嘴下,承诺过年后出去找工作。

    2011年3月2号晚11点,李信郁闷的看着手中的火车票,嘴里念念有词:“慈母在,不远游。老妈你咋就不能体会我发自内心的想法咧。”只见李信的母亲回头看了看他说:“你死了这条心吧,这句话你一年至少要说上百次,我已经免疫了。今年无论如何你都得出去找工作,在家里,谁给你说媳妇?啊!就你天天在家里坐着玩电脑赚钱,搁谁谁都说你不务正业。好好出去找份工作,回来好给你说媳妇,我不能养你一辈子吧!现在我还能动,等我动不了的话,连喝口水都难。”李信推着眼镜媚笑道:“这怎么会!我可是你亲儿子,不是捡来的,到了那时,什么洗衣做饭交给小妹了,倒水我还是会的!”李母翻了翻白眼:“拉倒吧。洗衣做饭交给你小妹,你就倒个水,我还怕到时不见你人影呢。不要废话了,赶紧走吧,12点多的火车你可别耽误了。皮箱里的衣服我都准备好了,里面还放了十多个鸡蛋,路上饿了就吃,不要乱花钱,到了西安先找个旅馆睡一觉,然后吃饭,完了在去找工作,好了给我打电话。现在打个出租车去火车站,大晚上的注意点,把钱放好……”李信心里很清楚,自己老妈也舍不得,安慰道:“妈,放心了,我不是小姑娘,基本上没人拐,呃!要是真拐我,估计也是拐到咱们山西来挖煤。我走啦,你就别出来了,锁上大门去睡觉吧。到了给你打电话,我又不是没出过门,只不过是没去过西安。”说完李信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快到胡同口,只见李母还在大门灯下望着他,挥了挥手,突然喊了句:“在外面不准喝可乐那种碳素饮料,要喝的话也不准多喝!!”李信抽了抽嘴,老妈太了解自己了,借用她一句话:看你的表我就知道你想干啥!!

    已经过了12点了,3月3号了,李信正在火车上哭无泪,这不都过了运么,为啥车上还这么多人啊!啥车都不让超载,可这火车严重超载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敢过来开罚单。李信好不容易拉着行李箱挤到一个旮旯里,立即有人头补上空出来的位置,这真是一寸土一寸金,一点一滴都不放弃。李信好想转个,换个舒服的姿势站着,不过看来比较奢侈,动弹一下就得起连锁反应,千一发而动全;列车服务员推着小车路过卖零食,人群一阵鸡飞狗跳,不一回,就给小车让出条道来,让李信再次感叹祖国是如此的强大,是如此的人才济济。从李信家乡坐火车到西安得7个多小时,也算不上多远的路程,可要是像这样站,漫长的时间确实是对李信严峻的考验。李信心里在流泪啊:“悔不当初啊,我为啥要去西安啊?去西安为啥要坐火车啊?二姐都已经警告自己火车上人很多,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运已经过去了。火车咋不是双层的呀?人家公交车都有双层的了呢!看人家老美那蜘蛛侠多好,能随便爬,爬到车顶上也不用挤了,多么实惠方便!蝙蝠侠也不错,直接飞到外面的火车顶上,也不用买火车票了,那空间够大了,沿着火车箱打滚都成,虽然外面比较冷,既然都是蝙蝠侠了,那肯定不怕冷了!现在让我怎么办?长夜漫漫,无心睡眠?那是蛋疼孩子玩的游戏,其实我很想睡觉。唉,到了西安该咋办咧?自己又没旅游的嗜好,何况上只有2000大洋,又给家里人打了包票,至少待俩月,找不到工作在回来,其实我压根就没想去找什么工作。难道找个房子租俩月,天天待房子里练辟谷?如果有电脑的话,别说俩月,十年八载都行;看着天花板数蚂蚁,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想法。找工作?直接PASS,啥都不会,啥都米有,初中毕业证也不知道丢垃圾堆了没,小学毕业证估计还找的到。扛麻袋,去工地,算了,不去丢人了,在家里舅妈一个人扛着装碳的麻袋能从大门外扛回去,自己和表弟俩人搬还得休息一回呢,囧。这么看来,自己连社会廉价劳动力都不如,废柴哇,囧。我只求吃饱喝足就行了,娶老婆??等我一天攒一块钱,啥时候攒够了,啥时候在考虑。洗碗刷盘子,估计得嫌我手笨;当服务员,呃,我好像不是女的;就我这一米七几的个头,当保安,成功率到是很大,自己可是老实人,良民,可母亲坚决不让当保安;想来想去,在外面要饭的几率是很大滴。唉,今天3月3号了,还是熬俩个月回家吧,家里多好。母亲总是说别人在外面不想回家,我咋就不喜欢在外面待,恋家可是个好习惯,我才不会像那些人学习呢,就算饿死也得死在自家炕头上。啊,我怎么突然发现今夜好长呀,外面还是好黑,西安咋还米到哇,这种煎熬太突然了,偶真的有点承受不住。祖国人民群众万岁,你们啥时候下车哇,不会也到西安吧,呜呜呜呜呜呜,上车的人还是比下车的人多,我已经开始感到绝望……”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