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明宗

    <---凤舞文学网--->    “蓬!”劲气交触,我形一顿,纳兰天佑已借着他送入剑锋的无伦内力闪电般倒飞两丈,伤口虽飙出一道血箭,但顷刻又被肌自动封锁。--凤-舞-文-学-网--

    我则给纳兰天佑受重创前的全力反击,震得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开锅般不休,稍顷魔气才恢复平静,可惜失去了衔尾追杀敌人的最佳良机。

    纳兰天佑着地后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蓦然仰天狂喷一蓬血雨,直地往后摔倒,龙象铡亦自他手中跌落尘埃,发出不甘败亡的嘶鸣。

    这时,八条人影由四面屋脊凌空扑下,往纳兰天佑边落去,刚好截断了我所有可能的进攻路线,亦打碎了我捡取龙虎铡收服邪灵的如意算盘。

    我岿然不动,十方俱灭魔剑遥指前方,牢牢锁定了新入场的八人。其中东面和西面的敌人是适才的手下败将,武功级数约等于“鬼母”丽华倒也不足为虑,可怕的是南面和北面的一女五男。

    南面的女子让人忍不住本能地对她行注目礼。她衣着考究,举止娴静,姿容直追慕容无忧和莫琼瑶,不比欧鹭忘机逊色,兼且窈窕动人的躯无一处不显露出女之柔美,令人倍添遐想。特别引人瞩目的是,她纤腰上系着的那柄连鞘长剑,外观尺寸均朴实无华,却偏偏予人排山倒海般的压力,教我不敢轻举妄动,将这群擅入区的敌人清扫出场。四周的敌人和她一比,就如蚂蚁与大象般,实力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心中大奇,如此厉害和动人的绝色美女,怎从未听人提及,同时暗暗警惕,因为北面现的那五名高矮胖瘦不一的老道士亦个个跟她一样难惹之极,武功级数均比纳兰天佑还要高上半筹,照天尊燕憔悴也差不到哪儿去。他们都穿着一袭高贵华丽的天尊道袍,上未携带任何武器,不过那一双双亮晶晶的充满了洞悉世的睿智和感悟的眼睛,让人感到无论有没有武器,任何人也休想轻易伤害到他们,打败更是纯属做梦了。

    相持片晌,纳兰天佑被九方皋和车道政小心翼翼地抬了出去,对面只剩下他们六人。

    我知道那一剑虽入不到两寸,但黑暗不死魔气已经断绝了纳兰天佑体内所有生机,并将邪灵完全逐回龙象铡内,当时他强提一口真气倏忽撤退,就更注定了其十死无生的命运,就算大罗金仙也无法可施救他活命,这个天大的梁子亦结到非一方死净死绝不能解除的地步。

    我调息完毕,蓦地把十方俱灭魔剑锵然归鞘收回黑暗图腾内,然后长呼一口气道:“好刀法!柳某很久没跟人如此酣畅淋漓地决斗一场啦,纳兰天佑你无愧为‘深蓝之虎’纳兰长生天的后人,生为人杰死亦鬼雄也!”接着向前的敌人们喝道:“你们仍要继续这场残酷的杀戮吗?”

    那女子直往我走来,到了五步许处,抬起俏脸紧盯着我道:“相请不如偶遇,柳兄既已来到红鸦卫城,妙音焉能不尽地主之谊,让你败兴而归呢?来吧,让人家看看‘天敌’究竟有多厉害!”

    我讶道:“小姐**玄功臻至大成之境,让人想不佩服也不行。只不过拳脚刀枪无眼,你确定要分出胜败生死吗?战场上柳某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支妙音微微一笑,柔和的声音淡然道:“多谢柳兄提醒,妙音亦要相告一事,此战非同小可,事前还曾请示过天尊燕师姐,若你不幸落败,之前所有约定将一概作废,若你果真获胜,正气浩歌楼则永远离开恺撒帝国,再不做无谓的抗争。所以,请柳兄竭尽全力地认真对待这一战,五位道兄就是见证人!”

    我大吃一惊,虽晓得她来历不凡,却怎都没料到这看似双十年华的美女,不但是天尊燕憔悴的师妹,并跟她后那些老道士称兄论妹,而且还能全权代表正气浩歌楼做出命运攸关的战略决策,莫非她就是那位神秘无比的影子楼主不成?

    一**及次,我哑然失笑道:“嘿嘿,恕柳某讲了忒多废话,请尽管放马过来吧!”

    支妙音欣然道:“柳兄这才象个男子汉大丈夫哩!婆婆妈妈地岂非无趣之极!”话音未落,她已出现在我头顶三丈虚空里,一剑往我百会刺来。霎时间,天地倏然安静下来,一切光亮、声音、感觉、滋味、气味都忽地像一下子被支妙音的剑气吞噬一空,整个时空瞬间变成了她创造的世界。

    “自成天地?”我嘴角逸出笑意,想起在土珠岛与完颜瞾之战,世间唯有天魔功制造出的时空裂缝才是令人忌惮和畏惧的存在,何时轮到她的**玄功耀武扬威呢?想到这儿,我深吸一口气,《黑暗不死魔功》、《九幽搜神变天击地**》、《葵花》三大魔功全力发动,看也不看她凌空刺来的一剑,举掌轻印。

    这一掌落在旁人眼中,包括明宗支妙音和年逾三百超凡入圣的道宗五老在内,都不吓了一跳。皆因它完全脱离了人们理解的范畴,事先更没有半点征兆,仿佛破碎虚空般突兀出现在支妙音前半尺,即紧紧挨着她护罡气的边缘,印向她的膛。也就是说,如果柳轻侯愿意,并且无须顾忌她精纯无匹的真气和法力,那一掌还可以在整个时空任意一点冒出来狙击敌人,譬如离体寸许的位置。此时此刻,支妙音方才清楚地知道柳轻侯在与纳兰天佑之战中仍未尽全力,否则单凭他这一掌代表的无上妙境,纳兰天佑绝对支撑不了恁多时间,早被放躺在地了。

    不过想归想,支妙音仍需破解这后发先至令人惊骇莫名的一掌。她一声叱,猛地散去“自成天地”,再施展《秘藏通玄**洞微真经》里悟出的**玄功第二式“乾坤一气”,整个人忽然陷入绝对静止状态停在空中,接着一股无形强大的能量自虚无注入体内,浑顿现飘飘仙的之态,翩翩然腾空而起,徜徉于天地之间,间不容发地避过了那堪堪触体的一掌。

    下一刻,支妙音**动真言道:“万物随物随心化,万道金光净我,金光透映三魂体,窍窍生辉耀金庭。”随着话音躯立时气化成一团七彩光环,紧接着在模模糊糊的影周围,一团团金光从天而降,似若千百个栩栩如生的支妙音起舞幻化出无数剑影,似攻非攻似守非守地铺天盖地迅速占据了所有空间。

    我微微一笑,点头道:“剑好,舞更妙!”

    这句话当然不是无的放矢的恭维随便说说而已,因为她的剑正是道宗至宝子虚剑。传说中此剑似有若无,无质无色,飘飘飞,取意于道家“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道家提倡清静无为,守雌守柔,以柔克刚,其剑过处,可以不损一花一木,而其剑锋所指,则可流血千步、伏尸百人,端得厉害非常。她的舞则把子虚剑的无穷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作第二人想。

    我那一掌落空后并不收回,仅仅屈指成爪,就再成杀着。一股庞大无匹的压力笼罩战场,有如遍布淤泥的沼泽,任何置其中的人物行动都要受到影响。这是在告诉对方刚刚的“自成天地”纯属班门弄斧,真正纵时空后的效果应是如此这般。

    支妙音迅疾无比的剑舞顿变得缓慢如蜗牛上树,那速度上的突然改变,使人既不能相信,又难过得想发疯。于是,她舞得更急了,恍若失去本体的幽灵,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剑影在虚空里以轻柔曼妙的美姿悠然挥洒。这景予人特别宁静平和的感觉,其中却又蕴藏着无限杀机。

    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支妙音和我已过两招,过程凶险至极,稍有不慎就是落败亡的格局。

    我盯着在《九幽搜神变天击地**》的本相境界中努力求存的支妙音,心中毫无怜悯之意,那凝滞时空的一爪,转瞬已沿着秘不可测的奇异轨迹,探入支妙音守得无懈可击的剑舞里,直取千万幻影中的真咽喉。刹那即永恒,这一爪完全违反了时间和空间的定律,此刻天地万物均是静止不动的,唯有它在光速移动。

    “轰!”爪剑相交声如雷震,千万幻影尽数消失无形,支妙音现出真,在虚空中倒翻几个筋斗,落地时已重新站到战斗前卓立处,位置不差分毫。

    我亦从未动过般负手傲立原处,柔声道:“小姐的武功和道法均臻炉火纯青的境界,假以时成就超过天尊她老人家也非妄想,可惜仍未看透世俗名利,真教人惋惜之极啊!”

    支妙音俏脸喜怒不形于色,淡淡地通:“柳兄乃深蓝大陆突破九阶晋升十阶的第一人,功力已臻达神魔境界,即使抛开国仇家恨,妙音碰见你也要好好请益一番为玄境武道解惑的,并非只为凡尘俗事,所以接下来还请不吝赐教!”

    我仰天长笑道:“好气魄,小姐巾帼不让须眉!今就让柳某跟楼主三招决胜负吧!”接着双目魔芒剧盛,森然道:“不过楼主若挡不住,极可能香消玉殒,所以还请仔细斟酌利害,再做答复!”

    支妙音无动于衷,沉声道:“请赐招!”

    我阳光灿烂地微微一笑,大片黑云转瞬罩住全,遂扩展至方圆丈许,圈内处处都被乌芒映照得诡秘可怕,一会儿眼前以及整个世界好似都变成了黑色,让人慢慢地感觉自的形体不存在了,随后天地万物也消失了,一切都是混混沌沌,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支妙音面不改色地轻垂螓首,接着把一双明亮清澈的秀目也缓缓闭合,进入道宗神秘莫测的“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之玄境。

    下一刻,层层叠叠的黑云由四面八方奔涌而至,蛇食鲸吞般将支妙音咽下肚去。

    支妙音寂然不动,躯倏忽亮起,周大放光芒,有如漆黑夜色中闪闪发亮的明星置于天宇,一会儿在宁静中仿佛响起悠扬仙乐弥漫全场,同时像处在充满滔天巨浪的海啸中的支妙音,周三尺立刻变得风平浪静,好似处于另一个截然相反的世界里,哪管漫天黑云威力足以毁天灭地,也无法撼动她分毫。

    我暗赞道:“好厉害的**玄功,竟能抵挡我八成功力一击!”**罢施展天视地听的神通,窥探支妙音的虚实。但见她体内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雪白透亮,犹如满天繁星运行的奇妙轨迹,并恍恍惚惚地听见“天机玄玄,赐我灵珠”的秘藏真言。接着一枚龙眼大小雪白透亮光彩夺目的圆球飘入支妙音眉心无声炸开,宛如天女撒下颗颗珍珠,最后又聚成三枚神光熠熠的金色小球,闪现瑞彩千条,缓缓绽放开来,显露出里面纯净无暇的粉红色莲花瓣,激万道霞光。

    我心神剧震:“三花聚顶!”想着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庆幸自己足够小心谨慎,否则等她攒足能量,连“五气朝元”也施展出来,谁捱不过三招可就是五五之数了。

    当下哪敢犹豫,我闪电般收回漫天黑云,所有黑暗不死魔气均凝聚在右掌上,形成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后,鬼魅般由支妙音前方虚空冒出来,向她俏脸抓去。

    支妙音把**玄功提至巅峰境界,并启动无上法“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眼下正值关键时刻,对旁发生的所有事物,尽用玄之又玄的气机遥感自动应对,速度甚至快过思绪。但纵是如此,那股巨力潜至时,她仍不慢了半拍。

    因为那一爪利针刺破薄纸似地穿过了她用所有神力量编织出的强大结界,尽管只是破开了一线缝隙,时间也不到眨眼的万分之一,可毕竟还是被敌人闯入区,而且对于大宗师级数以上的高手来说,刹那即永恒,完成什么攻击都足够用了。

    岌岌可危之际,支妙音仍保持着纤尘不染的道宗玄境,形似缓实疾地倒转过来,变成头下脚上的姿势悬浮空中,双脚一先一后踢出,蓄满纯净无暇的三花玄气,往对方鬼哭神惊的一爪迎去。

    “喀喇喇!”一声晴天霹雳骤起,支妙音不由主地往后倒飞两丈,落到花圃边缘,好不容易再度逆转形,双脚在青石地板上拖出三寸深四尺长的凹痕,方才勉勉强强地站稳。

    我抢占了她刚才站的位置,浑无以命搏命的姿态,负手仰望万里蓝天,微笑道:“佩服!想不到小姐竟能挡住柳某十成功力一击,真教人喜出望外。柳某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够劲的对手啦,请再接再励,尚有两招哩!”

    支妙音手捏法诀,施展秘藏封神诀截断一切外界神通窥探后,清丽秀雅的玉容亦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柳兄武功深不可测,已臻鬼神难料的境界,举手投足均蕴含天地玄机,实教妙音获益良多,谢谢!”

    我悠闲地环视一圈四周,最后眼光落到支妙音的俏脸上,漫不经心地道:“不客气!你有信心再接柳某两招吗?”

    支妙音苦笑道:“天晓得,不过妙音已经退无可退,必须背水一战。”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和理解后,大喝道:“好,那就便让我们继续这场未完之战吧!”话音才落,支妙音忽觉眼前景物骤变,自己已置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头顶是满天云抬手可及,脚下是万丈深渊望不到底,四周黯淡无光,一切均灰蒙蒙恍恍惚惚地看不真切。更糟糕的是,她感觉自己正在不断坠落,速度由缓至疾,最后流星赶月般冲向无底深渊的尽头,同时耳畔雷霆霹雳连串炸响,宛若天崩地裂末降临,换个定力稍差之人,早就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最后必将是粉碎骨的结局。这一刻,天地间只剩下了她,一边承受无穷无尽的精神折磨,一边等待敌人随时随地袭来的致命打击。

    支妙音苦守着灵台一点清明,十指连动手掐繁复无比道宗法印,默**秘藏真言道:“无量天尊!”

    瞬息间,眼前便出现一幕幕山水、人物、花草、天空,景色各异,变化万千,美不胜收……整个世界一片光明。接着她又看见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等五脏均清晰透明地出现在眼前,被划空而来的一道金光贯穿,变成红、黄、白、黑、青等五色光芒,好似五颗闪亮的星星按自轨道运行。这五种色光相互交错生辉异常美丽,一道接一道连续不断地侵入心扉,让她觉得自己化做一名擎天柱地的巨人,周五种色光在天地间闪烁,照亮整个世界。随后它们又缩小了,支妙音看见自己五脏闪耀着的五彩光环,相辅相生地运行到头顶,恍若意识海内升起一轮骄阳,至此“五气朝元”法全部完成,不断陨落和雷鸣电轰的错觉亦同时消失无踪,天地恢复原状,一切都未改变,她亦从梦魇中醒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仅用了刹那光,支妙音已成功抵御住魔界至高无上精神宝典《九幽搜神变天击地**》制造出的幻像侵袭,重新控制自己道心不失。随即她发出一声穿云裂石的尖啸,子虚剑化作一团硕大无朋的神圣纯净白光,轻描淡写地朝颈后刺去。这一剑蓄势待发时,已聚齐“五气朝元”法的全部威力,激得四周空间呈现出无数涟漪,使天地万物皆变得光怪陆离;当它倏然刺出时,更奇迹般地击中了破碎虚空突兀出现在脑后三尺的那一爪,仿佛两人在事前演练了千百遍似的配合得天衣无缝。

    “嗤!”剑爪交接,结果并未像前两次炸响闷雷,而是有如水火不容地互相侵消。转眼间支妙音全剧震,炮弹般了出去,接连撞破两面墙壁才止住退势扑跌在地,

    我缓缓收回右手入袖,慢慢地屈指成拳,再舒展开来,如此循环往复五次,才彻底清除了那种麻木不仁的感觉。“明宗就是明宗,果然不愧为最具资格挑战天尊燕憔悴的高手,居然能抵挡我十二成黑暗不死魔功和葵花魔功联手一击,而只伤不死。”

    原来在剑爪一触间,我分别用黑暗不死魔气和葵花魔气突破子虚剑上附带的“五气朝元”法,同时侵入了她体内。这两种魔气质截然相反,前者源源不绝地吸纳天地间游离的黑暗能量进入本体为己用,后者专门入侵别的生物体内,吞噬对方的生命能,包括真气和法力等元素为己用,施尽巧取豪夺之能事。那就像疆场对阵时,一支无坚不摧的铁骑兵在敌军正面冲锋陷阵,而另一支无所不用其极的奇兵则在敌军后方大肆破坏,两支部队威力同样巨大,使敌军内外交困无所适从,根本不知应抗拒哪一方才好,很快落得兵败将亡的下场。

    不过支妙音凭借出神入化的**玄功,终将两股浩瀚无垠的魔气硬生生出体外,可惜却也因此几乎耗尽了全部功力,濒临油尽灯枯的绝灭境地,若不立即觅地闭关潜修,再寻至少五名同级数高手襄助疗伤,恐怕不出三就是升天之时。

    这时,支妙音以子虚剑撑地歪歪斜斜地爬起,勉力站直躯的同时,忍不住“哇!”地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于是,嘴角残留的血痕愈发映衬得她玉容苍白如纸,但是由此精神反倒好了许多。

    我没有继续攻击,施展那必可夺去眼前美女命的第三招,只是由衷赞叹道:“小姐是柳某有生以来最钦佩的对手,因为从没有人能在三大魔功联手合力一击后,仍留得命,神智清醒地站在我眼前。这最后一招就此作罢如何?”

    支妙音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幽幽地道:“多谢柳兄手下留,妙音这就率部永远离开恺撒帝国,再不管凡尘俗事。”旋又无可奈何地摇头道:“能令正气浩歌楼一败涂地,‘天敌’柳轻侯确属名至实归,相信天下再无人敢怀疑。嘿,不知为何当妙音落败时,心底反倒生出如释重负的感觉,道心愈发清静安宁了呢!”

    我慨然道:“小姐拿得起放得下,柳某非常佩服和羡慕。唉,可惜眼下深蓝大陆战火延绵,百姓生活在水深火之中,我仍需继续肩负重任,在统一道路上奋力前行,退隐世外桃源参研天道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罢了。”

    支妙音低诵秘藏真言道:“无量天尊!柳兄雄才大略,怀天下,真正关心百姓疾苦,相信天下间确只有你才能成就这不世功业。让妙音恭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吧!只恨那一天妙音不能亲眼目睹。”

    我眼中烈的光芒,望向这最尊敬的敌人,微笑道:“柳某亦祝小姐一路顺风,早得证大道!”

    支妙音郑重点头道:“妙音定不教柳兄失望就是!”言罢飘往道宗五老之间,六人联袂凌空飞退,遁入鳞次栉比的千百屋脊后方。

    下一刻,得到命令的正气浩歌楼子弟兵们,也齐刷刷地调头撤出院落,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我回向躲在院落一角的众人,下令道:“立刻离开此地,迟恐生变!”话音才落,好像为验证我的话似的,红鸦卫城内号角齐鸣战鼓雷动,无数铁蹄震得大地颤抖,仔细分辨可知,他们竟都是朝着我们落脚的方向而来的。

    “哼,一群乌合之众也敢来冒犯本王虎威?若非顾虑横生枝节,我定教你们尝到厉害!”**罢我猛一挥手,甩掉了被杂鱼们赶跑的不快,领着七人潜入事先挖好直通城外的秘道,倏忽隐没不见。

    ●●●

    智珠山位于笑花城东部布桑河与断江交汇处,汀州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上。南北长十七里,东西宽七里,面积二十五谷。全岛山、峰、岩、洞、泉、涧、滩错落有致,构成许多天然美景。

    在遥远的黑暗战国时代,地母灵姑浮(注:传说中的道宗开山祖师之一)云游天下积善修行,途经于此为飓风所阻,就建白莲观,成为智珠山最早的道观。后经龙神、恺撒历代修建,形成了拥有八十多座道观的庞大建筑群。于是智珠山和太平山、六顶山、龙潭山并称为恺撒帝国道宗四大名山。

    智珠山规模较大的道观有三座:灵鹫观、法源观、济世观。灵鹫观是全山最大的道观,坐落在龙骨峰下,主建筑牡丹巍峨雄伟,据说道士打斋时内可容纳五六千人。法源观内的碧云也颇具特色,顶穹窿呈拱圆型,四周九条盘龙昂首舞爪,栩栩如生,因此又名九龙。济世观坐落在最高峰天尊顶上,从这里俯瞰四方会发现,智珠山既有陆地的奇山异洞,又有江河的壮丽风光,兼且不少道观建筑都具有龙神帝国时代皇宫的风格,令人心旷神怡。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二月四风和丽,我、麒麟和孔龙在玄机子(注:燕憔悴的师弟,两极门副门主,济世观观主)陪同下,一路迤逦而行,遍览智珠山美景,朝西方普惠峰巅的插箭园前进。

    插箭园是龙神帝国时代大陆南方的名园之一,初建时的园主已不可考,后来此园归恺撒帝国第一代天尊墨胎觉所有,路西法皇室为其大加扩建,利用借景、掇山、理水、引泉、花木、建筑,形成清幽古朴的风格特征。

    园内堆叠假山,巧借智珠山之景,以小见大,土山有峰有谷,和真山相似。前园的金鳞漪索回曲折,引山泉伏流入园,忽明忽暗,有影无踪。园内还有七音洞、英雄石、十二骏壁等景和报恩桥、仙月亭、白龙塔等建筑,步移景异,如同画境。全园以山林野趣见胜,颇具致。

    四人行至后园月亮门前,玄机子示意已达目的地,含笑施礼告退。

    孔龙拉开门扉,入目的是一个举止文雅的白衣男子,年龄在三十七八左右,长得仪表堂堂风度不凡,可惜生就满头银发,显得有些未老先衰。最引人瞩目的是,那对苍鹰一般锐利的暗褐色眼睛,总予人被洞彻肺腑的感觉,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大家想不到照面的人物如此斯文又霸道,均感讶异。

    那人负手而立,目光徐徐扫过三人,最后落在我处,抱拳躬施礼道:“赖久尔见过东南王下和戚、孔二位元帅阁下。”

    赖久尔的称谓有点错误,麒麟和孔龙并非元帅,而是侍元帅。不知他是故意去掉了侍字,以示敬重;还是因两人分别统率数支集团军作战,而产生误解;最可怕莫过于挑拨离间,借机指出两人赫赫战功与军衔不相匹配,使南疆军领导层上下失和暗萌芥蒂。照其哈-路西法帐下首席智囊的份来看,末一种可能最大,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幕僚都如此厉害,主公就更可观了。

    我心**电转,却不动声色,只看两位生死与共的兄弟如何应对,借此也掂量掂量二人的斤两有否长进。

    麒麟理也不理对方,仿佛根本就未听见,饶有兴致地环顾四周风景。

    孔龙淡然自若地微笑道:“赖先生客气,我们怎敢当呢!”

    这句话表面上看不过是句谦辞,却能既点破赖久尔的诡计,又指出他称谓错误,不着痕迹地连消带打,端得厉害之极。

    赖久尔露出愕然的神态,赞道:“自古英雄出少年,难怪孔兄年纪轻轻就平步青云,相信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孔龙心中一寒,知道自己的反击惹怒此君,招来了更凌厉的攻势。他官居常胜军总指挥,军方比肩者仅麒麟一人,上位者唯有主公莫属,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岂非暗指谋权篡位,这个罪名可是要诛灭九族啊!赖久尔说话句句隐含深意,他从前遇上的敌人中,单凭智计论肯定无人是其对手,眼前此君显然已臻谋大师那个级数,必须万分谨慎应付。

    孔龙表面若无其事地道:“赖兄过誉了,在下才疏学浅无德无能,做起事来时常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是焦头烂额,全凭主公厚才能得到今名位,余已心满意足,再无他想。”

    赖久尔动容道:“哈,孔兄太谦虚了!我赖久尔最敬佩有真才实学的汉子,最讨厌矫做作的家伙,所以绝不肯溜须奉承,适才说的句句乃肺腑之言!嘿,现在一下子见着当今天下最英雄了得的三大俊杰,真让赖某喜出望外。哦,失礼处各位莫怪!”

    孔龙叹为观止,这赖久尔明明内心险狠毒,偏偏外表一团和气,予人没有丝毫作伪的感觉,就像亲密无间的朋友样儿,不露丝毫破锭,实在太可怕了。

    他再不敢闲聊下去,开门见山道:“赖兄,哈翁今在何处?劳烦头前带路!”

    赖久尔肃容道:“是,主公在水天阁,三位请随我来。”

    插箭园里的空气很清新,带着山巅特有的一种凉味,深深吸一口,那股清凉的芬芳会一直涌到心坎儿里,非常舒服,仿佛让人置于远离战火的世外桃源。

    四人安步当车,漫步穿越阑榭亭池,表面看会以为他们是结伴游玩的好友,谁知曾是势不两立的对头,如今仍敌友未定。

    相隔盏茶工夫,众人来到黄瓦红墙的水天阁前。它的主楼是纯木结构,三层,高二十步,宽三间,深三间,重檐盔顶,楼角飞翘,四面环以明廊,古朴稳重,气势雄伟。

    我正要说话,阁内传来语声道:“贵客临门未曾远迎,请恕老夫怠慢之罪!柳兄、戚兄、孔兄,进来说话吧!”

    三人听得面面相觑,均想到“军神”哈-路西法如此谦恭有礼背后的巨大意义。曾几何时,打遍大陆无敌手的他,会对后生晚辈这样客客气气,这等于间接表达了对南疆军实力的肯定,对南疆巨头们战绩的尊敬,尽管没有降阶相迎,但是那更多出于对即将进行的谈判策略考虑,而非故意无礼,怎不教人心中充满超越偶像成就后的强烈兴奋。

    赖久尔推开厅门,众人步入阁内,目光均不由落在矗立中央的伟岸老者上。

    哈-路西法不负“军神”之名,材魁梧,腰背拔,体型气魄显出一种震慑众生的强大力量。表面看他是五十左右的年纪(注:实际岁数当然要老得多),面容红润,神采奕奕。宽阔饱满的前额油光锃亮,浓密粗黑连成一线的眉毛下,两眼钢铁般冷静坚定,偶尔目光闪烁又如刀锋般锋利可怕。虽然他未佩戴任何武器,但是穿紫红色蟒袍,脚踏厚底官靴,仍露出不可一世的王者霸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