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黑手

    <---凤舞文学网--->    红鸦卫城是笑花城织乌郡首府,面临净月山,南倚金石山最高峰——齐云峰,全城为湖山环绕,冬无严寒,夏少酷暑,一年四季风光不同,山明水秀宛如图卷,充满了诗画意。--凤-舞-文-学-网--

    红鸦卫城风光最佳处是红鸦湖和织乌河。清澈见底、碧波漾的红鸦湖形似新月,高达一五〇步的喷泉尤为壮观,银色水柱在阳光照耀下五彩缤纷,灿烂迷人。湖畔的花海,沿湖两岸的激流园、玫瑰园、珍珠园、英雄园,景色天成,满城锦绣。织乌河自东流入红鸦湖,河面上横架着三座大桥,造型各异精巧美观,桥影映着河水显得柔美恬静。成群的天鹅、大雁、水鸭、鹭鸶在河中嬉水、游乐。

    红鸦卫城是恺撒帝都笑花城的南大门,常年驻有重兵把守,由于战火始终未曾蔓延至此,所以许多大陆级组织在此设立机构,恺撒帝国许多名人也在红鸦卫城居住。红鸦卫城以旖旎的风光赢得了“天堂之城”的美称,更以发达昌盛的文化成为人们慕名向往的地方。

    坐落于红鸦卫城中心的武圣阁高九层五十七步,占地六六六亩,背湖临江,主阁之外,还有庭园、假山、亭台、荷池等。抬头仰望,高阁碧瓦重檐,雕梁画栋,斗拱层叠,流金溢彩。南翼的“镇江亭”,北翼的“听涛轩”和主阁浑然一体。楼内更是轩昂宏敞瑰丽无比,各层大小屋檐交错重叠,翘角飞举,宛如展翅飞的鹰翼。室内外还绘有以雄鹰为主体,云纹、花草、龙凤为陪衬的图案。登楼眺望,视野开阔,远山近水一览无余,令人心旷神怡,遐思豪飞。

    风云历八一一年十二月三晨寒袭人,武圣阁主楼九层里,早早地燃起了八盆炭火给众人取暖。

    秀丽清雅的支妙音负手凭窗而立,悠闲写意地远眺着城内风景。

    在她后左侧站着三个人,正是昨带去大慈楼赴宴的九方皋、大彝震和车道政。右侧则站着四名陌生男女,均为两眼炯炯,达至精气内蕴境界的顶尖高手,显是跟五虎上将齐名的另外几名超级黄金龙战士。

    站在首位者是年约四十岁的中年人,此君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貌似随处可见的邻家大叔平平无奇。唯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腰畔悬挂的那柄八卦刀。恺撒帝国乃道宗发源地,使用八卦刀的武者多如过江之鲫,不过这一柄却与众不同。因为它长逾四尺八寸(注:普通为三尺六寸)不说,刀柄还刻有先天八卦图案,以及占据天地风雷山泽水火方位的八字铭文“陆斩犀象,水断龙舟”,使人想到他的八卦刀必是传说中最血腥的邪兵——龙象铡,再算出刀主定乃昔年恺撒帝国超级名将——“深蓝之虎”纳兰长生天的后裔(注:獠牙剑是纳兰长生天入伍后偶得的神兵,由此更换了年轻时仗以横行天下,可惜杀气太重的龙象铡)。不错,此人就是在恺撒帝国家喻户晓,声名仅次于燕憔悴、风师、明宗等道家三大高手的“石佛”纳兰天佑,其智计武功除支妙音外,均为正气浩歌楼之冠,乃支妙音的副手。

    站在次位者是个面目丑陋的中年妇人。她材高大结实有如一座石碑,整体肤色均显出极淡的青荧光影,仿佛某种精玉所化。最奇的是,她露在袖外的蒲扇大手,不仅黄澄澄金闪闪的,掌缘周边还有寸许薄厚的玉茧,茧内金红蓝白四色随着火光跳跃晶芒四。只看这双诡异绝伦的怪手,浑无一丝人味的样子,已知此女邪功已臻化境。这人是“鬼母”丽华,以凶残和悍勇杀伐名扬恺撒,是有史以来唯一的女黄金龙战士,因为对手特别容易藐视女子,所以很多武功远胜她的人,亦要在疏忽大意下命丧黄泉。

    再下首是一对双胞胎中年男子,在厅内众人中除支妙音外显得最年轻。他们分穿颜色截然相反的黑白袍服,气质也迥然有异。黑袍人冷眉冷眼面似寒铁,始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白袍人却笑容可掬平易近人,一直摆出心助人的万家生佛模样。两人站在一起相映成趣引人发噱,不过熟知他们底细的人却肯定笑不出来。事实上这对兄弟哥哥(注:黑袍人)叫习拓土,弟弟(注:白袍人)叫习辟疆,二人依靠天资异秉的彼此心灵感应,自创出一无懈可击的联手搏杀之术,刚柔并济阳互补,虽然单挑不见得有多厉害,但是群殴却从无敌手,人送绰号“魈月魅”凶名远播。

    这批高手均为恺撒帝国雄霸一方的绝代凶人,无论出现哪个都能叫大陆抖一抖颤两颤,难怪支妙音胆敢在哈&#8226;路西法面前夸下海口,保证能绞杀柳轻侯了。何况除七人外,还有神秘莫测的**真人答应前来助拳呢!那些老怪物可是跟天尊燕憔悴同辈的道宗高手,据说随便挑出任何一位,武功道法修为都不在风师之下,尤其是为首者明宗,更被誉为最具可能挑战燕憔悴成功,晋为新天尊的超强实力派人物。

    此时此刻,这群帝国顶尖高手面对凭窗远眺的支妙音背影皆毕恭毕敬,使人知晓她并非只靠正气浩歌楼庞大势力作后盾,才争取到众人听用,而是本智计武功均有过人之处,由此亦可推想支妙音的可怕。

    忽然,车道政故意干咳一声打破沉默,发言道:“启禀小姐,部署在各地的探子先后回报,迄今仍未发现柳轻侯的行踪,也未发觉有任何大队人马异常调动的现象。”

    支妙音微微一笑道:“完颜瞾那边况又如何?”

    丽华答道:“她似乎受了重伤迄今未愈,现正在城东一所民宅内闭关潜修,看来没有几天功夫,是不会轻易离开啦!”

    九方皋奇道:“不知谁那么本事能伤得了这丫头,而且如此严重,换作她往的机警,要布控却不被察觉可绝非易事哩!”

    他说的都是实,年初“鬼母”丽华因件小事曾跟“魔女”完颜瞾私斗一场,结果惜败在天魔功加玄武宝玉之下。照此推理,现在丽华监视完颜瞾,对方却根本不能察觉,即说明其伤势是何等严重,以致都影响到她对危险的感知力了。

    支妙音摇头叹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自有强中手!所以我很早就警告过你们,不要随便惹别人,看,这完颜瞾就是招惹到了得罪不起的大人物的下场。”

    众人默言无语,都知道支妙音这见解极有道理,若完颜瞾不是自不量力,绝不会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狼狈逃窜。由此亦可看出完颜瞾的敌人是多么厉害,否则岂能重挫跟“邪眼假面”白如云、“白虎”帕赫萨及黑族黄泉并列的帝国四大年轻高手之一。可惜他们尚不知道完颜瞾的受伤原因是师徒反目,否则定会大跌眼镜,并对一直担任二下勒&#8226;路西法贴保镖的舜生出最大的警惕之心,因为在此之前没有一人晓得舜的武功深浅。

    支妙音向“石佛”纳兰天佑道:“纳兰兄对这两人目前的表现,有何看法?”

    众人中以这“石佛”纳兰天佑声望份最高,那非是依靠祖先威名在吃老本,而是通过超卓实力赢得的地位,仅凭他在宁&#8226;路西法的父亲执政时官拜御前首席黄金龙战士的傲人资历,就足够让任何人肃然起敬了。不过称呼纳兰天佑一个兄字,仅仅是因为支妙音当他做最可靠的自己人,所以出言请教时礼貌和客气些罢了,却非真的象别人那般尊敬有加,这里头还涉及到她另外一个超然份暂且不表。

    纳兰天佑闻言呵呵一笑道:“小姐明见万里,哪用得到属下献丑呢!”说着望向支妙音,眼中出郑重之色道:“愚见以为柳轻侯此子既能屡次从三大宗师手下顺利逃生,他的才智武功纵比三人稍差也非常有限。只从这点推断,他应有本事藏踪匿迹,瞒过我们布置的所有哨探,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完颜瞾藏之地把她救走。所以属下认为应该加大力度控制那所民宅,以致柳轻侯投进我们布下的陷阱里后,再也逃脱不得。至于想要直接寻到柳轻侯和他同伙的行踪,恐怕是难如登天!”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支妙音从容道:“纳兰兄说的一点没错,我们放出完颜瞾藏红鸦卫城内的消息是在昨午夜时分,根据金雕传书的速度,他理应凌晨左右就收到了线报。此子一贯主张兵贵神速,而且总是神出鬼没,所以我大胆推测眼下他极可能已经赶到城内,就躲在某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偷偷窥伺周围有无危险,好伺机动手救人呢!”

    她顿了顿,续道:“因此我决定不但要象纳兰兄所说那样暗里加大控制力度,还要在不惊动完颜瞾的前提下大张旗鼓地增派人手过去,好请君入瓮。”

    大彝震着尖锐刺耳的公鸭嗓儿道:“若换了是我,见到城里侦骑密布高手如云,定会有多远逃多远,那才不是安全之道吗?属下觉得这种做法有欠妥当,极可能会打草惊蛇,应该继续维持现状,等到有了确切消息再调兵遣将不迟。”

    众人里除了车道政、纳兰天佑外,余者眼中都露出同意的神色,只差没有点头,因为那将代表了不认同支妙音的说法。

    支妙音有成竹道:“首先这与柳轻侯的格不符,此子胆大包天,行事总出人意表倒行逆施,若我们蓄势以待,说不定狡猾多疑如他不会上当。倒不如豪赌一场,索摆明车马让他看到我方强横实力足够擒下目标,晓得若不插手,完颜瞾定会落入我们手中。这样他仗着艺高胆大,才会冒险一搏。”接着察看了一下众人的反应后,微笑道:“他跟完颜瞾本是不共戴天的死敌,此番甘愿深入我方腹地接应,想必定有一个至关重要且非此不可的理由。这才是我断定他无论形势如何恶劣都会出手相救的理由,请大家照我的吩咐去做吧!”

    “魈”习拓土冷哼一声道:“这小子飞蛾扑火,我们定要教他自取灭亡。”

    “月魅”习辟疆则慎重地道:“以往他既能屡战屡胜愈挫愈强,手底下当有些斤两,我们不可大意轻敌,反而着了他的道儿。”

    支妙音笑道:“贤昆仲说得都对,我们既要夺他命,也要防他临死反噬一口。总之就算他生就三头六臂,此番也休想过得这道鬼门关,逃出我方的围剿。”接着心满意足地轻叹道:“‘天下无敌,惟天可敌’?过了今,恐怕就要吹破牛皮了吧!”

    车道政皱眉道:“虽说我们集中力量后,对柳轻侯的阻击万无一失,但若他只派爪牙涉险,本人却按兵不动,又当如何呢?”

    支妙音淡然道:“我早想过这个问题,首先我肯定他在城内,其次就算他带有一些爪牙,人数也不会多到哪去,万万不是我方敌手。若此子真象你所说,只派他人涉险,那么只会给我们更多可以他救援并羁绊他离去的筹码。试问当看到因为自己决策失误,导致部属陷入危境的柳轻侯,在个人英雄主义的刺激下,会做出什么事来呢?哈,在以往战役里,此子可从来没有背弃战友自己逃走的先例呢!相信这次也绝不会例外!你们说事实会否如此啊?”

    众人里以五虎上将的老大车道政最熟悉统兵大将的心理,暗忖若是冲锋陷阵柳轻侯可以不理牺牲,若是拔城灭寨柳轻侯也可以不顾伤亡,但是眼下环境可非疆场,若他独自离去定会丧尽威信,当下恍然道:“小姐英明!”

    支妙音一阵笑道:“呵呵,我们现在就先放出消息,明示要把魔女完颜瞾生擒活捉。柳轻侯若知此事,无论如何亦不能不来搭救了,如此我们就可把他们一并除掉,立威天下。”

    众人无不拍案叫绝。

    支妙音微笑道:“只有这方法,我们才能集中实力,由被动变成主动,给予敌人致命打击,我倒想看看柳轻侯今次如何脱。”沉吟半晌后续道:“完颜瞾何时警觉,就是我们开始进攻的时刻,届时柳轻侯的爪牙由楼中子弟对付,我们全力围剿他本人。”

    众人至此无不叹服。

    车道政道:“既是如此,属下立即传令把那所民宅重重包围,先敌现,再来个瓮中捉鳖,教柳轻侯和他的爪牙们一网成擒。

    支妙音俏目一亮道:“我也要亲自去请出道宗五老(注:**真人中的五位)前来襄助,尽快杀死柳轻侯,免得夜长梦多!”

    ●●●

    红鸦卫城湖南区米仓街二十六号,位于后街的一条小胡同内,是一座四合院式的民居,平面呈田字形格局,由四四合院组成。大门为“虎座”门楼,门楣上有极为精细的“百兽图”镂刻砖雕,墙壁磨砖对缝。院内建有刻砖影壁、游廊、小花园,可谓雕梁画栋。厅室共有六十余间,均为砖木结构,室内陈设精致,环境幽雅。

    温暖如的闺房内,闭目疗伤的完颜瞾兀然心生感应,从最深沉的睡眠中苏醒过来。恰值此时,一把低沉悦耳的声音也传入耳鼓道:“我们该离开了!”

    完颜瞾躯剧震,睁眼坐了起来,正看到我坐在沿处,双目露出温柔之色,含笑看着她,还伸手牵被盖上她只穿亵衣的美丽**。

    完颜瞾剧烈地呼吸了几口气,不能置信地看着凭空出现的我,颤声道:“你……”

    我伸出手指放到唇边示意噤声,然后道:“不要说话,我们时间不多了。”

    完颜瞾心头一阵激动,在这刹那,她忘掉了一切烦恼和忧愁,不自地给这世间最超卓的男子俘虏了芳心,那亦是她成年以后、修炼天魔功并加持玄武宝玉以来第一次心动。此时此刻,完颜瞾生平首次甘愿让一名男子饱餐她无比动人的秀色,并把这美好时光永远镌刻在自己心田。

    我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往窗台走去。

    完颜瞾惊呼道:“你要走了!”接着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棉被掉下,露出无限美好的上,亵衣把优雅的线条表露无遗。在刚刚短暂的接触中,我早把一股奇异的力量传递给她,使其整个心神摇得难以自持,乍要分别焉能舍得?

    我到了窗前,转过来,哑然失笑道:“不,只是暂时回避而已!”接着深深注视她那双颠倒众生的美目,柔声道:“你的伤势仍有五成未愈,难怪……”言下之意是故此才会大失常态判断错误,此乃定力和感知减退的最关键原因。

    下一刻,门外响起一阵轻盈细碎的脚步声,正是贴侍女秀儿独有的动静。

    完颜瞾恍然大悟,眼中出凄怨之色,嗔怪地道:“你怎可如此残忍,戏耍妾苦待救援的脆弱心灵?”

    我暗觉好笑,若以前有人告诉我魔女完颜瞾会向男子撒,恐怕打死都不信吧!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千真万确,而被撒的对象恰恰就是我自己。

    这个**头一闪而逝,我安慰道:“无须担心,我就在旁边守候,保证不会不告而别!”

    完颜瞾顺从地点了点头,我却忍不住含笑摇头,倏地原地消失。

    当秀儿推门入室的时候,完颜瞾正倚坐头,眼神幽深秀美,若有所思。

    俏婢秀儿神色凝重地来到她旁一言不发,忽然双膝跪倒伏地不起。

    完颜瞾讶道:“你做什么?”

    秀儿两眼一红道:“小婢清晨买菜归来,看到宅外突然出现许多陌生人暗中监视,想来必是冲着小姐您来的!呜,都怪秀儿没用,竟然惹来大帮牛鬼蛇神!”

    完颜瞾愕然道:“此话怎讲?”

    秀儿道:“自小姐从亚马逊归来后,一直足不出户,常采购均由小婢负责。前,小婢在街上偶遇从前相熟的姐妹素兰,就跟她闲聊了两句,言谈中绝未敢提及跟您有关的任何讯息。但是此刻仔细想来,才发现留下了多处破绽。一来当时小婢刚出店门,她只需稍后询问掌柜和伙计,即知我这老客的常用度,以此推算共有几人一起生活;二来她素知秀儿是小姐心腹,随便想想就知和小婢在一起的是您了;三来她是正气浩歌楼军师车道政直辖的孔雀堂成员,专职搜集各种报,而那些鬼祟人等虽经乔装改扮,但小婢至少认出数名隶属于正气浩歌楼红鸦分舵的高手;由此种种几可断定我们被他们发现并包围了。呜!”

    完颜瞾呆了一呆,旋又释然道:“放心吧:这事我自有方法应付。”

    这时她才终于晓得我能够突然出现在闺房内的原因,那极可能是正气浩歌楼故意泄漏出来给他知道的,而且定是想借机图谋不轨,至于具体详还需稍后跟他交流验证,方能明白经过,并做出防范措施。

    不过秀儿怎知她有我这个强得无可再强的靠山撑腰,焦急地道:“小姐啊,十万火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吧,否则定难逃过正气浩歌楼的围捕。”

    完颜瞾正容道:“秀儿不要慌张,不幸时满怀希望,顺利时小心谨慎,这才是一名顶尖高手在祸福问题上应取的态度。若连自己的绪都无法驾驭,你又如何施展变幻莫测的天魔功呢?”接着冷笑道:“这素兰好大胆子,竟敢肆意探听我的行踪,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正气浩歌楼,我也有跟他们算清总帐的时候。”

    相隔片晌,完颜瞾见我没有指示,遂遣走了秀儿,命她回房收拾细软去了。

    下一刻,我鬼魅般悄无声息地现屋内,翘起二郎腿,悠闲地坐到了太师椅上。

    完颜瞾抛开所有矜持,一边毫不避嫌地更衣上妆,一边从容不迫道:“你听到了吧!这回正气浩歌楼来了不少人哩!作为掌握恺撒帝国财政命脉和最庞大报网络的潜势力,他们一定非常想要你的项上人头呢!妾怀疑这彻头彻尾就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圈,他们想要抓的不是我这只小虾,而是你这条大鱼。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你立即离开,我来引敌人步上歧途,事后城东十里亭会合。”

    我哈哈一笑,起走近双手按住她粉光致致的香肩,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为她理好耳畔微乱的秀发,傲然道:“正气浩歌楼确有几名高手,连我也要忌惮三分,不过那亦不能成为让柳轻侯不战而逃的理由。何况让一名女子担调虎离山的饵之责,我也无颜回去面对南疆父老啦!你毋庸那份闲心,只管跟我突围就是,保证你们主仆二人不损一根毫发!”

    完颜瞾不能掩饰地躯微颤,垂下了俏脸,感动莫名。她心头一阵模糊,暗忖假若对方此刻要占有自己肯定能顺风顺水地得到红丸,因她竟全无半点抗拒心意。

    我岔开话题道:“另外我还要借机使天魔舜出现,伺机除之。此獠乃当今天下最强横的高手,亦是我最想一战的宿敌,他若不来我肯定会非常失望哩!”接着微微一笑道:“我猜他此番一定会闻讯赶来的。”

    完颜瞾剧震道:“天啊,不是吧?你要在对付正气浩歌楼的同时,迎战舜?”

    我怜地道:“放心吧!我也非单枪匹马,事前做了周密布置哩!这次倒要硬撼一下名震大陆的正气浩歌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完颜瞾眼中出感动的光芒,知道我若非为她绝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地深入敌国腹地涉险,当下轻垂螓首,坚决地道:“妾明白了!”

    我微笑道:“好戏即将开演了,你只须乖乖听话地做个观众就好,且看我今晚有何成绩。”说着替她穿上外袍,顺手输入一股庞大无匹的黑暗能量入体,轻抚她吹弹可破的脸蛋后道:“全力运功吧!你的伤势已拖延月余,再不立时救治,很可能会留下后患哩!”

    完颜瞾摇头道:“妾还要帮你作战呢,怎能成为需人照顾的累赘?”

    我不再说话,再输一股黑暗能量入她体内,完颜瞾整个体立时放松,意识海进入清静无为的境界,模糊间感到投进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里,悠悠徜徉于无数个大周天循环中了。完颜瞾隐约猜到,当她再次醒来时,将是崭新的自己。

    ●●●

    我抱着完颜瞾走出客厅,秀儿手持一对精芒灿烂的短刃,紧跟在后丈许范围内,二人笔直往大门行去。

    一阵掌声由胡同内传来,接着一把恍若破锣的女声响起道:“好一幅郎妾意的浪漫画卷啊!不知完颜小姐可肯赏脸暂时离开郎的怀抱,让丽华一雪年初比武落败之耻吗?”

    丽华的话刚由宅外传来,眨眼间人又已出现在大门口,纸糊般撞破厚实木门留下一个人形窟窿后,向各人微笑万福道:“诸位好!”

    我的目光落在她上猝亮精芒,看出此女功力不凡。

    负手卓立的丽华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穿枣红色袄裙,腰同粗浑似水桶,姥姥不亲、舅舅不的丑陋脸容近乎恐怖,那对慑魄勾魂的狰狞眼神,更有止儿啼哭的神奇功效。

    她的眼睛掠过我、完颜瞾,最后落在秀儿俏脸上,嘴角逸出一丝险毒辣的冷笑,幽凉地道:“秀儿姑娘要同叛贼和外敌共进退吗?可知我丽华最喜整治得敌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他们痛苦哀嚎的样子,除非你即刻忏悔,否则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躲过被擒受辱的命运。”

    秀儿只觉她的眼神直望进芳心至深处,又听她言语骇人,同时显露出对此役的强大自信,不心中一阵模糊,就要服从对方命令投降。

    我知丽华正向秀儿展开精神攻势,自已虽然不惧,但刚才被她眼睛扫过时,仍不由心中一凛,由此可知这女人确有异乎寻常的心灵控制力,出言道:“秀儿姑娘切莫忘记,‘天敌’柳轻侯的保证,可比眼前这老妖婆的威胁管用得多。”

    秀儿心中一震,清醒过来,终想起旁是媲美深蓝三大宗师的无敌强者,遂勇敢面对丽华,咬牙切齿道:“你放马过来吧!不论何等手段,秀儿都接着就是”说着紧握掌中天魔双镰,竟有一种舍生忘死的决绝,不愧是完颜瞾千挑万选出来作为天魔种子的精英人才。

    丽华毫不动气,哈哈一笑不再理她,转向我道:“完颜小姐怎睡过去了,不是伤重到无法动弹的程度吧!”

    她每句话都步步紧迫,务要搅乱两人平静心湖,好再伺机出手,手段着实老辣狠毒。

    秀儿心头一阵不舒服,望向我。

    我悠闲地站在原地,斜眼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微笑道:“我真不明白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豆腐渣吗?就算燕憔悴亲至,也不敢对我这么无礼,你算哪根葱哪头蒜啊!”接着冷冷道:“趁我心还好,先给你一个逃走活命的机会,否则定教你血溅当场!”

    丽华怒喝一声,便要跃起动手,忽又得到某种指示般硬生生停下来,冷哼道:“小辈,你惹我动真怒啦!”

    话音才落,游廊里传出一声清亮长笑道:“哈哈哈,好胆色!竟敢一人进宅,我倒要替主公量量你有多少斤两。”

    丽华轻蔑地道:“柳轻侯,你不敢迎战吗?”

    我向她叹道:“唉,人总要有点自知之明吧!等你胜过我这名属下再来送死,柳某定不推辞!”

    此言一出,宅内外众人都心中一震。秀儿是不知柳轻侯竟然设有伏兵,敌人则是惊讶于柳轻侯对那名属下的强大信心,居然认为丽华铁定败北,另外伏兵的神出鬼没,也教他们暗感棘手。

    这招高明之极,本来丽华料准我不得不和她决战,只要她能缠住我片刻,试出武功深浅,大群高手即可蜂拥而上将我解决,秀儿则完全不在敌人考虑之内,这在战略上比之千军万马杀来更为有效。实际上我正成了今晚的主角,杀了我敌方可算大获全胜,这是最如意的算盘。殊料游廊内突然冒出的伏兵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这时都开始为丽华担心起来。秀儿也不由心紧张,伸手过去拉住了完颜瞾的衣袖,望往游廊深处影中缓缓踱出的那人。

    只见她相貌普通,面无表,外穿清蓝的武士服,内衬锃明瓦亮的幽蓝龙鳞宝甲,手上戴着一双锋锐坚硬的龙爪手,最引人瞩目的是,气质虔诚狂,额前颈后不见半根毛发,显是一名剃度过的出家女子。

    我冷喝道:“十号,你去领教领教恺撒绝学吧!”

    丽华桀桀怪笑道:“好,我就和她先打一场,不死不休,完事了再请益高明!”

    敏赝格格笑道:“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说完双爪碰撞发出一声尖锐厉啸,足尖一点地面凌空跃起,左右两手化作耀眼银虹,往下面的丽华激而去。

    秀儿看着敏赝雌豹般迅猛无俦的背影,眼中露出无限向往的神色,不知自己何年何月才能臻达那种境界。就在此刻,她心中亦借着观看敏赝和丽华诡邪魅异的决斗,埋下了将来必要成为绝代高手的坚定决心。

    丽华卓立不动,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直至敏赝影移至头上五尺许处,才似缓实疾地举起双掌运足劲道,同时迎向银虹。霎时间,三道奇光便以双掌黄光为轴,高速旋转的风车般共结成一圈金、红、蓝、白的四色飙轮嵌入虹心。

    “锵!锵!”两声金铁交鸣的清响震彻整座宅院,赞布和恺撒两地掌功最强的二位女高手间的决斗,终于揭开了序幕。

    一旁观战的我暗暗惊叹道:“这莫非就是道宗旁门最炽烈的‘独沽三昧’奇功吗?敏赝遇到劲敌啦,不知黑暗冰龙布鲁克斯会否带给她好运!”

    所谓“独沽三昧”奇功乃把道家三昧真火寄托己,把自己当作鼎炉不断熬炼的法门。练功者要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自然练成后也威力无穷。据说用时专伤敌人元气,功力级数越高,真火纯度越高,伤敌元气也越重,而且阳动静相生,对修练者本另有不可思议的好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