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撕裂

    <---凤舞文学网--->    在交战过程中,西北兵团为恢复防御,又从西线、北线和战场其他地段,向凤凰城调来约三十五个万人队。--凤-舞-文-学-网--为了抵抗新月联军的进攻,异族联军统帅部在凤凰城周边地区的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之间预先建立了一个完备的防御体系,它包括成梯次配置的七道防御地区,纵深达五○○里。为了提高其稳定,特别是抵御泰坦战车方面的稳定,广泛利用了阿拉希河、三宝河、塔纳利斯河及其他江河。这一系列防御地区包括若干已做好长期防御准备的村镇和关隘,包括鱼尾坞、天福镇、七岩沟、霜林集、德巴冈、九蛇湖、库木塔、覆舟峡、西樵山、五轮源、大宁渡、月牙湾、黑沙滩等。防御最坚固的两个地区是:由四个地带组成、总纵深六十至一百四十里的阿拉希河地区,由腾冲岗筑垒地域,惠西洲筑垒地域和黑沙滩——西樵山筑垒地域组成的鳞隐河、龙虎镇地区。异族联军统帅部企图坚守设防地区,削弱新月联军进攻能力,以此拖延战争。

    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战役的政治目的,是将凤凰城周边地区从异族联军手中解放出来,消灭当地牧奴制度获取民心。战略目的是通过粉碎当面西北兵团并前出塔纳利斯河,为向凤凰城实施决定突击创造最有利的条件。战役企图是从各登陆场同时发起强大的分割突击,突破敌人防御,迅猛发展高速度进攻,并在异族联军退却军队或预备队于中间防御地区未立足之前夺取该地区。还规定了米洛斯第一集团军的战役总纵深为三○○至三五○里,冰岛第一集团军为二八○至三○○里。

    按照新月联军总指挥部的命令,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应实施三个突击:以四个诸兵种合成军团、两个装甲军和一个骑兵师从金石河登陆场向覆舟峡方向实施主要突击,以两个诸兵种合成军团加强两个独立装甲师和一个骑兵师从麦积湖登陆场向霜林集方向实施第二个突击,以米洛斯第三十四军团从天福镇以北地域实施第三个突击。根据纳蒂族临时元老会的请求,纳蒂族近卫第一军团也在米洛斯第一集团军编成内参加了占领天福镇的行动。该军团应利用新月联军各集团军战果,于战役第四在天福镇以北及其以南转入进攻。冰岛第一集团军应以八个诸兵种合成军团、两个装甲军,三个独立装甲师,从玉龙滩登陆场向七岩沟方向实施一个强大突击,并在完成当前任务,即纵深一二○至一五○里之后,向西樵山发展进攻。

    为了建立突击集团,两个集团军隐蔽进行了大规模变更部署。在米洛斯第一集团军的金石河登陆场和麦积湖登陆场,集中了火炮和迫击炮一三七九二门、泰坦战车七六八辆。在冰岛第一集团军的玉龙滩登陆场,集中了火炮和追击炮一一九三四门、泰坦战车一四三四辆。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要求集团军司令、各级指挥官、各级指挥部、辎重部队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在军队中,对各级基层指挥官进行了专门会议和沟通,并在当地居民中广泛宣传新月联军进入凤凰城的目的。在进行战役准备时,十分注意军队的后勤保障问题。在八一一年九月至十月间,仅在米洛斯第一集团军进行的军团内运输即达九十二万蛮牛。这就使各军团在战役开始前能有充足的箭矢、炮弹、草料和给养。

    各集团军在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战役中的行动计划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新月联军突破异族联军防御,粉碎当面集团基本兵力,为向纵深发展进攻创造条件,第二阶段,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冰岛第一集团军在米洛斯第二集团军和米洛斯第三集团军配合下,迅猛追击敌人,击溃异族联军战役预备队,攻占野马原牧场,在塔纳利斯河西岸夺取一些登陆场。

    按照新月联军总指挥部计划,各集团军原定于十一月四黎明展开进攻。但后来新月联军总指挥部考虑到北疆军在南线的悲惨处境,根据夏侯一贯的请求,指示各集团军司令加快战役准备,于十一月三午夜展开进攻。

    十一月三午夜,冰岛第一集团军的突击集团从玉龙滩登陆场发起进攻,战役就此开始。两天后,米洛斯第一集团军从金石河登陆场和麦积湖登陆场发起进攻。到进攻第二落前,各集团军的突击集团已前进二十五至四十里,击溃了异族联军进入交战的战役预备队。自十一月五至六起,异族联军第九、第十七伍万人队和第四伍万骑队各受挫兵团开始退却。到十一月八落前,西北兵团主力已被击溃。异族联军防御在五○○里正面上被突破,突破纵深达一○○至一五○里。十一月八,占领了凤凰城近郊的天福镇。新月联军总指挥部赋予两个集团军的当前任务,即战役第十至十二天前出到石人山、霜林集、七岩沟、大荒山、鼎湖潭一线,在五至六天内就完成了。装甲军团、独立装甲师、炮兵军团对完成此任务起了决定作用,其进攻速度每昼夜达三十至四十五里,脱离合成军团行动的距离分别为四十五至一○○里(注: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三十至三十五里(注:冰岛第一集团军)。

    异族联军统帅部开始从其预备队、西线以及战场其他地段仓促抽调补充兵力,企图不惜任何代价阻止新月联军向凤凰城方向进攻。但是,异族联军恢复被突破正面的企图没有得逞。十一月十六,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各军团强渡三宝河,突破了覆舟峡防御地区,在覆舟峡合围守敌六万名,并于十一月十七前出到鳞隐河、龙虎镇一线。十一月十三至十四,在西樵山方向进攻的冰岛第一集团军进抵万石屿到五轮源之间一段塔纳利斯河,并在许多地段从行进间强渡了该河。集团军左翼各军团于十一月十占领九蛇湖之后,开始了夺取野马原牧场的战斗。为了尽快粉碎异族联军抵抗,新月联军总指挥部以近卫装甲第三军团和近卫骑兵第一师团实施了包围机动。随后新月联军构成了合围的威胁,迫使异族联军退却。

    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冰岛第一集团军进至上述地区之后,新月联军总指挥部赋予的任务已告完成,但进攻还在继续。在十一月十七至二十五期间,米洛斯第一集团军突破了异族联军防御,进抵塔纳利斯河,在西岸月牙湾地域夺取了几个登陆场。冰岛第一集团军此前已占领野马原牧场,巩固了在塔纳利斯河西岸西樵山、五轮源以南地域夺取的各登陆场。十一月二十五,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冰岛第一集团军进抵塔纳利斯河并在其左岸夺取一些登陆场,从而结束了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战役。异族联军此时则在塔纳利斯河沿岸地区固守。同时,异族联军阿拉希河兵团正在腾冲岗准备对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右翼实施反突击。为了打破异族联军这一企图,新月联军总指挥部实施了东腾冲岗战役,再一次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疯狂气焰。

    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战役结束了,就其规模和军事、政治结果而论,乃是新斯战争(注:新月盟——斯图亚特战争)中大规模战略战役之一。新月联军粉碎了盘踞凤凰城周边地区的异族联军,强渡了阿拉希河和塔纳利斯河,在右岸和西岸夺取了一些登陆场。军事行动已转移到异族联军腹地,新月联军已进至距其首都凤凰城六十里的地区。战役中,异族联军二十五个万人队被击溃,三十五个万人队遭全歼。据新月联军统计,此次战役中,俘异族联军官兵四三○○○人,歼敌四十五万余人,在缴获的战利品中,计有五○○○多架投石机和弩炮,三○○多门流星弩、掷雷器、铜制火炮和喷火器,二○○多名拜火教术士,以及大量的其他装备和兵器。斯役新月联军死亡和失踪约四五五○○人,受伤十一万多人,堪称战果辉煌。

    ●●●

    凤凰城是昔斯图亚特汗朝的首都,面积八百八十谷,人口三四八万,是一座历史悠久且文化内涵丰富的名城。凤凰城的建筑多姿多彩,有众多的古老寺院及各式各样的老字号店铺。除此之外,还有众多的酒馆等夜生活娱乐设施。每年一度的芳节、穿石节、分虎节、冬年节均在此举办,映出凤凰城是个活泼丰富的大都会。凤凰城还是座河流湖泊众多,空气清新的花园城市。

    定鼎门是凤凰城的标志,始建于一八八年,历时三载完工。它以龙神帝国都城的柱廊式山门为蓝图筑成,高二十六步,宽六十五步,进深十一步。门内有五条通道,中间的一道最宽,原为皇室御道。定鼎门通体用白色砂岩条石砌成,门两旁各有六根巨柱,气势雄浑。门上还矗立着一座不死凤凰女神伊莉莎的青铜像。她头戴桂冠,背插双翅,左手执辔,右手握杖,立在飞驰的两轮四马战车上,英姿飒爽,形象生动。因此凤凰城人对定鼎门怀有特殊的感,又称它为“命运之门”。

    穿过定鼎门向东是铜驼大街,该街是斯图亚特境内最著名的林荫大道,长三里,宽六十步,直到黄金汗宫的宫桥,大街两旁排排栗树和四季常绿的长树婆娑成行,微风吹来,婀娜多姿,一派浪漫风,整条大道如诗如画。这里一度是斯图亚特汗朝时期首都凤凰城的心脏。斯图亚特士兵在此接受检阅,平民在此散步,而朝圣者更云集于此,瞻仰大街末端凤凰寺等一系列庙宇建筑群内供奉的神像。可惜这些树木和建筑大都毁于月前的凤凰城会战,北疆军撤退前在这里与异族联军展开了连番血战。现在的街道虽经战后清理,并准备按旧貌重建,但是一年半载却怎都无法恢复往风光了。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晨,八车并行也不稍嫌拥挤的铜驼大街上,达姆-布尔曼坐着一辆马车迅疾驰过。街道两旁是一幢幢各具特点的古老建筑,往常他总会兴致勃勃地观赏品评一番,此刻却连瞥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只是紧紧盯着路尽头中间的那座斯图亚特汗朝开国皇帝凯隆-赫尔辛格的骑像发愣。

    大约过了一盏茶功夫,马车驶出铜驼大街,在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向左拐,进入了近卫骑兵广场。当年在开国皇帝凯隆-赫尔辛格的统治下,这个广场赫赫有名,诞生过无数英雄豪杰。

    “唉,战局怎会搞到今天这步田地呢?我们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达姆-布尔曼心中感慨万千,正长吁短叹之际,忽闻一阵“咚!咚!”低沉悠远的钟声,从广场西边那座由白色、红色和金色构成的钟楼上传来,神智顿时一清,记起兄长临行前交待的重要任务,马上连声催促车夫加快速度赶往目的地。

    不久,马车停在了巍然耸立于近卫骑兵广场东头的凤凰寺门前。

    这里是拜火教总坛所在地,也是斯图亚特汗朝的皇家陵园,在它的中心建筑物不死穹顶下长眠着赫尔辛格皇族的九十多名成员。因此斯图亚特汗朝的历代皇帝都非常重视这座寺院的修葺和维护。这里原来有过一座寺院,在其原址上建筑大师懒牧疆把它设计成独树一帜的奇妙风格,利用拱顶使大内部显得明亮而宽敞,这与其森冷峻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凤凰城会战期间,它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箭丸打击而严重损坏,至今仍在继续修复之中。

    达姆-布尔曼下了马车,迈步入寺,径直赶往不死

    近处观瞧,让人更能感到不死规模恢弘。它长约一五六步,宽五十步,顶塔尖高达七十八步,表现出向上飞拔飞腾的气势,而其他建筑则表现出雄浑厚重的风格。正门内是一个高大狭长的中厅,两旁的几个大厅都非常宽阔,每个大厅均可容纳上千人,里面的每根大石柱拔地而起,在房顶交织成精美的图案。目之所及,每一处都是精美绝纶的石雕,有的粗犷,有的细腻,令人折服。墙四周是高大的透明玻璃窗,上面雕镂着七彩花纹。大的东端,是个巨大的地下室,斯图亚特历次战争中的许多名人安葬在那里,还陈列着他们用过的盔甲、盾牌和其它兵器。

    每天早晨是寺院诵经的时间,今天也不例外。那种庄严、肃穆、神秘的气氛让步入其间的达姆-布尔曼也受到了浸染。他进去时,几百名黄衣术士都已端坐在大厅两边的椅子上。于是,他慢步轻声地走过去,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大气也不敢出。整个不死一片沉寂,没有丝毫声息。不一会,从半空中飘来一股由暗到明的乐音,让人感到一种特有的神秘和空灵。在一名红袍大主教的引导下,两列红衣长老缓缓步入大厅,没有脚步的声音,就像是飘过来的圣灵。他们成两排坐到女神像前,中间为首者正是埃德(注:拜火教硕果仅存的红袍大主教)。在乐音的伴奏下,埃德开始抑扬顿挫地朗声诵经,背后的长老和下面的术士们也跟着**。达姆-布尔曼也加入其中,虔诚地**诵经文,并跟着别人起立和坐下。在这种特有的神圣环境里,在庄严的仪式中,达姆-布尔曼的思想不知不觉地潜入心灵最深处。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而去,当达姆-布尔曼从乐音和诵经中悠然醒来的时候,早课已经结束,埃德大主教和红衣长老们也统统不见了。目睹此景,他不心中大急,正待闯进内厅去找,畔蓦然响起一把轻柔和缓的声音道:“阁下请随我来!”

    达姆-布尔曼定睛瞧去,见是一名穿着深黄长袍的瘦削术士,相貌非常眼熟。他潜心思索片刻,倏然想起此人乃埃德边最信任弟子之一额森,不又惊又喜。他惊的是埃德目光如炬,思虑缜密,在数百人中都能准确捕捉到自己的踪迹,并洞悉来意;喜的是终于有了引路人,且是眼下寺内最有权势的大主教心腹,这下想要见到那个人就更属易如反掌了。

    想通此节,达姆-布尔曼跟着额森离开诵经大厅,通过宽阔的廊道,登上狭窄的楼梯,往位于凤凰东北角顶层的象牙塔走去。

    象牙塔是凤凰寺内地之一,也是拜火教长老们隐居潜修之地,故此尽管为狴奴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可汗,他仍要得到批准,才可以进入那里去。

    用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穿过塔下层层制后,额森不知使用了甚么手段,悄无声息地就为达姆-布尔曼启开了传送阵,同时把他送入象牙塔里。

    达姆-布尔曼闭上眼睛,强忍着天旋地转且晕眩头痛的糟糕感觉,心中暗暗破口大骂。尽管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仍然无法适应空间转移法术带来的不良症状,幸好这种症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传送旅程很快就结束了,他也终于能够重新脚踏实地,置于一间温暖如的书房内。

    拜火教圣女希娃-布尔曼正襟危坐在紫檀木书案旁,全神贯注地看着漂浮空中慢慢旋转的古镜,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室内有不速之客到访。

    “象牙塔内的传送阵节点是单程的,所以她才会如此全无忌惮吧!”达姆-布尔曼一边思忖一边默默地注视着希娃-布尔曼美丽的倩影和柔软光洁波浪起伏的栗色披肩长发,缓缓走到她边,深吸一口气,以最平静的语气道:“我来了!”

    这一刻,他心里五味杂陈,眼睛也不争气地湿润起来。如果不是今临行前兄长基茨-布尔曼郑重其事地告知,他做梦也想不到在这世界上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嫡亲妹妹,而且就住在凤凰城内的凤凰寺里,距离他栖的黄金汗宫不过数里之遥。

    希娃-布尔曼脸容肃穆地继续盯着书案上方的古镜,毫无被达姆-布尔曼的出现和话语影响得绪波动的模样,头也不回地道:“嗯,你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好了。”

    达姆-布尔曼对她的冷淡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妹妹是在襁褓时期就被先知醍醐灌顶,传授草原拜火教最上乘心法,然后送往冰岛去做间谍的,跟他们兄弟之间可谓毫无亲可言。何况能够臻至红衣长老级数的法术高手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怪人,沉迷于对各种元素的控制和探索不能自拔,更没闲心去陷入七的困扰。尤其象希娃-布尔曼这样的天才少女,更属伊莉莎凤凰宗阿德拉和先知希鲁达-布尔曼共同看中的衣钵传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和付出的努力,也就随之成倍增加,变得更无半点人味了。

    “今番任务是为扭转整个不利战局而进行的最根本和最重要的一次努力,哥哥居然想要妹妹出手,这是否太异想天开啦?要知道就连先知大人、黛马克大主教、七名长老、四十二名术士、两百名圣武士联手合力也没能干掉柳轻侯啊!”

    达姆-布尔曼暗暗叹息不已,让天生丽质的美女上战场拼命已经是很煞风景的事,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嫡亲妹妹,那就更煞风景了。象这样的馊主意,恐怕也就是他哥哥那样铁石心肠兼且六亲不认的家伙才能想得出来吧!

    相隔良久,这位终躲在象牙塔里修炼的美女,才施施然地把古镜收起,以冷漠无的语气道:“可汗派你来找我,是否为对付柳轻侯?”

    她顿了一顿,不待达姆-布尔曼回答,继续道:“可是你们知道柳轻侯有多可怕吗?师尊在进入怒炎魔狱前,曾以无上秘法占卜过一课,结果显示若他不能生离冰岛,柳轻侯将命中注定成为古往今来第一名晋级十阶职业的人。目前深蓝大陆有五名大宗师级数的无敌强者,具备挑战柳轻侯的实力,即‘深蓝魔王’哥舒嫩残、‘剑神’关山月、‘天尊’燕憔悴、‘海皇’轩辕天之痕和‘圣母’法塔娜。其中哥舒嫩残不知所终,关山月、燕憔悴、轩辕天之痕分别定居在风云、恺撒、高唐三大帝国境内轻易绝不离开,唯有法塔娜驾临斯图亚特,可惜却偏偏是来找我们报仇雪恨的。综合以上分析可知,我们异族联盟没有一人够资格挑战‘黑暗魔君’柳轻侯,就算是眼下教内地位最尊崇的埃德大主教,也给他提鞋都不配哩!今时今,在柳轻侯强横无匹的黑暗不死魔气下,任何人都要黯然失色且魂飞魄散,成为筑高其无敌威名的基石,我又有甚么办法去除掉他呢?”

    希娃-布尔曼的分析清楚扼要,达姆-布尔曼本亦早就对此了如指掌,但是临来前曾得到过兄长指点的他,却对她做出的结论不敢苟同。他知道作为先知衣钵传人的希娃-布尔曼,手中其实还掌握着一只专门用来对付柳轻侯的杀手锏,那亦是先知为了今天这种即将族灭家亡的最悲惨境况准备的翻本钱,可恨她居然厚颜无耻地窃为己有,并拿此来做筹码,以资换取从前梦寐以求的事物。

    达姆-布尔曼心中轻叹,在利益面前甚么骨都形同虚设,哪有高高在上一呼百诺的熏天权势那么人呢?

    想到这儿,他敛尽所有憎恶与鄙夷的绪,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后,首次以政治谈判代表的份重新确定立场,为了使她对自己有更好的印象,展颜微笑道:“请恕在下愚鲁,不知你的意思是否指任何手段都无法杀死柳轻侯呢?”

    希娃-布尔曼清脆悦耳的嗓音低沉地道:“假若没有意外,那确是铁铮铮的事实。”

    达姆-布尔曼愕然道:“意外?”

    希娃-布尔曼淡淡道:“是的,当玛雅星经历了七千六百年的悠长岁月后,夜空中象征深蓝大陆统治者的霸王星座将会被其他星座联手完全遮蔽,并抵消它对人间的全部影响力,开始大约半个时辰的星蚀。期间宿主一切黑暗能量都会迅速流逝消散,整个人就象初生婴儿般脆弱无比,唯有星蚀结束霸王星座再现时,他才能凭借霸王星座的帮助,由弱转强地重新吸取浮游宇宙的游离黑暗能量。这些是师尊临终前对我讲的,近我亦通过各种方法验证了他老人家推断的正确,相信届时可汗派出一支纯由精锐高手组成的劲旅,出发到柳轻侯藏之所,定能让他任吾等鱼。”

    达姆-布尔曼兴奋得直搓手道:“哈,那真是太好了!如果可以……”说到这儿他倏觉失态,而且心绪尽露也不利于谈判,当下咳嗽两声收拾怀,沉声道:“看来现在我们只好耐心等待了。只是不知那一刻何时来到,我也好向兄长禀报,同时调兵遣将啊!另外兄长临行前曾道,想请你去黄金汗宫一叙,等会不若我们一起回去共进午餐,顺便讨论行动的具体细节可好?”

    希娃-布尔曼清丽的玉容恬静无波,淡然道:“对不起,我还有事,何况教规明文规定,除了总坛指派给各族的红衣长老外,其他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跟各族贵胄私下交往,阁下应该非常清楚这方面的忌吧,所以请恕希娃无法接受基茨可汗的好意了。”

    达姆-布尔曼碰了一鼻子灰,犹不死心地想要再劝几句时,房门忽然开启额森走了进来。

    他毕恭毕敬地道:“启禀长老,大主教命小人前来通知,会议已经准备就绪,请您带达姆可汗一同前往参加。”

    ●●●

    位于凤凰寺不死的涅槃阁,是凤凰城最高的建筑物,无论在凤凰城的什么地方,都可能看到它的影。涅槃阁一六五年八月动工,一六九年十二月完成,共用了四年零四个月,比定鼎门竣工更早了二十四年,费时更长了一半时间。涅槃阁高三六五步,甚至在全斯图亚特境内都是首屈一指的,比草原上第二高的科摩提亚寺祝圣阁还高出四十五步。远远望去,涅槃阁像一根擎天柱地的倒竖的巨型手指,底部粗,上端细,在两百多步的高空有一个球型建筑物,内设讲经堂和议事厅。塔底层的圆厅内暗藏着两个大型传送阵,瞬息之间能把访客送到半空中的讲经堂。访客在此可凭窗鸟瞰四方,全城风光尽收眼底,据说在万里无云的晴空,视线可远及方圆八十里。在讲经堂上方是那个可自行旋转的议事厅。它的直径为二十九步,可供两百人同时聚会,议事厅自转一周,约需半个时辰。人们可在此议事之余从容观赏凤凰城的优美景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整个涅槃阁虽然表面呈灰色,白天不太起眼,但是在夜晚灯光映衬下却会变成蓝色。灯光透过蓝色的琉璃建筑石出来,使它在灯光中显得无比美丽。

    拜火教长老会议就在涅槃阁神通球上层的议事厅举行,除了狴奴族军政代表达姆-布尔曼和红衣长老希娃-布尔曼外,还有红袍大主教埃德、驻狴奴族红衣长老沙罗叶、驻鄂伦族红衣长老憨山、驻塔帕族红衣长老摩罗、驻纳穆族红衣长老颜乌赤(注:功力全失的八思不花继任者)、驻格萨哈族红衣长老撒离喝、原驻纳蒂族红衣长老缪胤,以及曾驻已名存实亡的霍尼亚族、莫尔兹比族、库克族、蒙特赛拉族等大族在内的大大小小百余个少数民族的红衣长老们。

    他们都是各地分坛的主管,也是整个草原拜火教的中坚力量,本来隐隐控制着异族联盟三千万人口的命运,这一点在异族联盟成立后的数百年沧海桑田中没有任何变化,可是今天却完全改变了。先是内战消耗,后是北疆军反击,最后是新月联军趁火打劫,使得除了埃德、沙罗叶和憨山外,其余诸人均丧失了往无尽权势,重新恢复到从前庸庸碌碌的普通清教徒生活。他们决不甘心如此继续堕落下去,于是纷纷响应号召,准备发挥出他们所有的智慧和潜力,以谋求再次在米洛斯大草原诸族中出掌最显赫的祭祀位置。

    与会者中首先发言的是坐在主席的红袍大主教埃德,他把先知遗言和希娃-布尔曼对星蚀的分析与判断说了出来。

    驻狴奴族红衣长老沙罗叶提问道:“在新月盟插手草原事务后,我曾查看过有关霸王星座的所有历史记载,却始终找不到有关它会产生星蚀的任何资料,请问希娃长老是如何分析和判断出那个结论来的呢?还有先知遗言全凭你一人转述口说无凭,很难让人确信那就是原话,或跟原话一字不差,若想仅靠此点就要长老会同意授权你为代理教主并发出的总动员令,全教上下一切人等都听从你的指挥,似乎有些太轻率了。起码这在联盟成立后的数百年间从未有过先例,所以我希望你除了那些空话外,还能拿出确实可靠的物证和人证来,这样即使大家慷慨赴死也算瞑目了!”

    驻鄂伦族红衣长老憨山接口道:“我要求希娃长老提供所有关于霸王星座的详细资料,否则对它会否发生星蚀保留不同意见。”说着顿了一顿,继续道:“另外根据我对霸王星座和附近比邻星座近年运动轨迹的分析,它根本不可能被任何星座遮蔽,因为距离它最近的天童星座要挡住其边缘地带,仍需数万年悠久岁月。请恕我放肆,那时恐怕希娃长老怎都也看不见了吧!所以我反对正酝酿的这次‘撕裂’行动,或许女神可以把恶贯满盈的柳轻侯形神俱灭,但是那显然不是今天、明天或者最近的甚么时候。我再私下声明一点,去完成铲除斯图亚特公敌的任务,我憨山是举双手赞成的,只是任何以空话和缺乏具体资料为基础的况下编织的计划,都极容易引致天大失误和彻底失败,因此我希望大家正视此事。”

    时下两名最具权势和星相学造诣的红衣长老,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不同意见和质询,顿使整个议事厅内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大家都不再发言了,而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希娃-布尔曼清丽的俏脸,静观这位艳丽不可方物的的绝色美女如何做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