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铁壁

    <---凤舞文学网--->    不过此战作为第二次北伐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双方伤亡亦极为惨重。--凤-舞-文-学-网--异族联军被歼灭二十二万余人,北疆军损失了三十一万多人,其中绝大部分阵亡和失踪的都是刚入伍的新兵。另外还存在并暴露出了很多问题。

    北疆军投入“秋季风暴”行动时,因为开始蔓延全国的粮荒,粮草储备只够两个月到三个月使用。而且除了菲拉斯河地区能利用河上运输以外,陆上粮草补充益困难,其原因是辎重车辆太少,尤其是运粮马车更少,整个补给线的效率是很低的。此外北疆军装甲部队和炮兵部队的实力,由于人员的伤亡和车辆的损坏,更已降到编制定额的一半以下。尘土、砂砾和长途行驶使车轴严重磨损,而提供新的车轴进行替换,又有困难(注:南疆只卖整件装备,绝不单独提供备用零件。)。再加上朝廷决定对新组建的军团提供装备应优先于原有的部队,结果战车和炮车的整个供应状况更加严重。

    部队得不到足够补充,而在战场上实际况更比这糟得多,人员、马匹极度劳累,武器装备的磨损程度也很惊人。慢慢地物资短缺和降低补给标准,导致各个部队筋疲力尽,战斗力变得极其有限。同时引人瞩目的是,后方补充来的新兵普遍缺乏作战经验,意志也不坚强,官兵没有御寒的冬衣和皮靴,每餐连干粮也不能按时供应。各级指挥官们还注意到一件最不愿见到的事。在战斗中新补充的步兵越来越难指挥,各级人员渐渐地已形不成一个整体,官兵不再自觉主动采取行动,而是一切意外发生的况都得等候上级下命令处置。

    米洛斯大草原的恶劣环境也叫人特别沮丧。车辆陷入泥沼无法前行,步兵劳累不堪,每天都有几十匹良种战马由于劳累和饥饿而死去,倒是当地矮小的异族马却能生存下来。它们什么都吃,甚至吃灌木嫩枝和茅草。传令兵开始在执行任务时失踪,步兵休息时要睁一只眼睛提防草丛里潜藏的敌人出冷箭。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步兵们徒步走过了后的每里路,没有任何代步工具。他们一连好多天和淤泥、雨水打交道,有时,有时冷,吃得差不说,且不能按时就餐。他们就这样拖着疲惫不堪且长满虱子的体,冒着敌人密集猛烈的箭雨进攻。

    然而当北疆军官兵们终于离开了泥泞和沼泽感到稍许宽慰的时候,天气却使得他们兴奋的心又冷了下来。米洛斯大草原的初秋雨绵绵,刮起寒冷的东北风。宿营地房舍和帐篷有限,疲倦不堪的步兵,在夜晚甚至没有遮之处抵御寒流侵袭,比较起来白天的种种艰辛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夜晚就会感到自己落入了痛苦的深渊。不久初次出现了霜冻。由于雨淋、寒冷、疲劳和高强度的战斗,痢疾、痨病、伤寒流行,病员比例直线上升,有时甚至超过了异族联军最猛烈的攻势下造成的伤亡。正常况下,病员可以离开队伍到后方修养,但因极度缺乏运输工具,所有的人都只得步行,连病员也不例外,而且根本不可能把任何人留下,因为到处都有猖獗的异族盗贼团。于是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苦难,蜿蜒不见尽头的队伍在倾盆大雨中顺从地默默无声地向前走着。除了战马的鼻息声,吱吱嘎嘎的车轮声,以及呼啸的北风从道路两旁灌木及草丛中刮过时发出的呜呜声外,什么也听不见。

    ●●●

    凤凰城位于阿拉希河下游西岸、塔纳利斯河大弯曲部以东的一二○里处,是斯图亚特中部的政治、经济、宗教和文化中心、水陆交通枢纽、南北和东西少数民族领地相接的咽喉,也是异族联盟最重要的军事工业基地,在军事上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帝国历八一一年九月三十拂晓,北疆军突然进军斯图亚特中部,沿覆舟峡、霜林集和三宝河三个方向大举进攻。异族联军进行了凶狠顽强的防御作战。经两天两夜苦战,北疆军的进攻基本上被阻止在覆舟峡、霜林集和鱼尾坞一线。在当前战局中,异族联军的主要任务是消除北疆军对覆舟峡、霜林集和天福镇的威胁。十月三,异族联军在霜林集城下开始反攻,消除了北疆军对霜林集的直接威胁。北疆军在霜林集会战失败后,被迫放弃全面进攻计划。北疆军总指挥部趁新月盟尚未参战之机,继续增强草原战场上的北疆军兵力,并于十月上旬在草原战场右翼实施重点进攻,企图迅速攻占天福镇和凤凰城,然后北取霜林集,东出黑雪谷。不久战局中异族联军失利,十月十一,北疆军进抵塔纳利斯河大弯曲部,威阿拉希河和天福镇地区,在凤凰城方向形成了复杂局势。

    针对北疆军企图,异族联军统帅部组建了凤凰城兵团,十月十二开始了凤凰城会战。

    异族联军先后在通往凤凰城的接近地和凤凰城及其以南实施了两次防御作战,共持续了十三天。

    凤凰城兵团基本力量集中于塔纳利斯河大弯曲部,鄂伦族、格萨哈族兵团防御北疆军沿最近道路突向凤凰城。

    从十月十二起,异族联军鄂伦族、格萨哈族兵团与北疆军第二十四集团军进行激烈战斗,开始了主要防御地带的争夺。北疆军企图对塔纳利斯河大弯曲部分的异族联军两翼实施突击并将其合围,从西面突向凤凰城。异族联军的顽强防御和反突击打破了北疆军的企图,并迟滞了北疆军的进攻。至十月十四前,该部异族联军退到塔纳利斯河东岸,在凤凰城外层防御围廓,阻止了北疆军前进。在凤凰城的西南方向,北疆军第二十一集团军也实施了突击,但遭到异族联军的顽强抵抗,被迫暂时转入防御,至十月十五前,也被阻止于外层防御围廓南部地区。为便于指挥,凤凰城兵团分成凤凰城和东南两个兵团。

    十月十六起,北疆军再次发起进攻,从西面和西南面同时实施向心突击,力图攻占凤凰城,并出动几千架大型投石机和重型弩炮对城市进行了密集的轰炸。北疆军一部分兵力在凤凰城以北近阿拉希河畔,企图从北面沿阿拉希河实施突击夺取该城。撤到西北方向上的异族联军部队由北向南实施了反突击,将该部分北疆军阻止于西北郊区。异族联军统帅部又从其战略预备队调集两个十万人队,会同凤凰城地域异族联军的一部分兵力再次对进到阿拉希河畔之北疆军实施了一连串的突击,这就迫使北疆军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大部兵力调向北面,大大削弱了其对凤凰城的突击力,在十月二十一前该部北疆军被阻击在内层围廓之外。在凤凰城南面的接近地,北疆军第二十一集团军与异族联军进行了激战,北疆军突破了防御,对异族联军鄂伦族、格萨哈族兵团后方构成了威胁。这两个兵团奉命撤至内层防御围廓。这里的激战一直持续到十月二十。至此,北疆军总指挥部以第二十四集团军和第二十一集团军同时出击,从行进间夺取凤凰城的计划破产了。

    当北疆军从西面和西南面临城区时,固守凤凰城的异族联军鄂伦族、格萨哈族兵团与北疆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十月二十一至二十二凌晨,北疆军向城市中心的格萨哈族兵团各部反复发动冲击,格萨哈族兵团与鄂伦族兵团的联系被切断。十月二十二上午,北疆军又发动了第二次强攻,开始了争夺烈马村的战斗和巷战。十月二十二中午,凤凰城兵团改称塔纳利斯河兵团,东南兵团改称凤凰城兵团。十月二十二午后,北疆军第三次企图攻占凤凰城,向阿格拉街、阿蒂迈街和阿克巴街实施了突击。北疆军攻占了阿格拉街并在五里宽的地段上抵近阿拉希河畔。异族联军格萨哈族兵团的处境极端复杂起来。固守每条街、每幢房屋、每寸土地的战斗展开了。此时塔纳利斯河兵团为了援助凤凰城保卫者,在该城以北实施了连续反突击,鄂伦族兵团由南向北疆军进攻部队的翼侧实施了反突击。塔纳利斯河兵团和鄂伦族兵团的反突击减轻了格萨哈族兵团所受的压力。十月二十三,当异族联军已充分做好反攻准备时,北疆军虽已突入城中八个区中的七个区,但最后一次强攻,仍未能占领整个城市。通过凤凰城接近地和市区的激战,北疆军的进攻力已消耗殆尽。

    异族联军统帅部在防御战役过程中就制定了凤凰城反攻计划。战役由西南兵团、凤凰城兵团和塔纳利斯河兵团共同实施。粉碎凤凰城地区之北疆军的战略进攻计划由三个阶段组成:合围北疆军第二十一、第二十四集团军;发展进攻和粉碎北疆军第二十三集团军和第十四集团军解救被围北疆军的企图;歼灭被围北疆军。

    十月二十四黎明,经过猛烈的炮火准备后,西南兵团和塔纳利斯河兵团发起了进攻,揭开了反攻的序幕。清晨,凤凰城兵团开始进攻。经过两个时辰战斗,异族联军各兵团都突破了北疆军防御,骑兵和炮兵得到了向战役纵深发展进攻的机会。傍晚,西南兵团第四伍万骑队和凤凰城兵团第二伍万骑队在米希克牧场会合,封闭了在塔纳利斯河和阿拉希河中间地区对北疆军第二十四集团军及第二十一集团军一部共三十三万人的合围圈。继而西南兵团和凤凰城兵团一边逐步压缩包围圈,同时建立了合围的对外正面工事,以保障顺利地肃清被围之敌。

    北疆军总指挥部为了给被围北疆军解围,建立了“塔纳利斯河”集团军群。该集团军群司令原打算在德巴冈和九蛇湖建立两个突击集团以解救被围北疆军。但预感到北疆军在凤凰城附近要灭亡的夏侯一贯,催促司令不等部队全部集中完毕就发起进攻,于是九蛇湖北疆军集团沿通往凤凰城的官道于十月二十六向异族联军发起进攻,但进展缓慢,随后被迫转入防御。二十七,异族联军对北疆军九蛇湖集团发起坚决进攻并粉碎了该集团。二十六午夜,西南兵团和配属部队发起了进攻,粉碎了塔纳利斯河中游地域的北疆军并进到北疆军德巴冈集团的后方。北疆军总指挥部为制止西南兵团的迅猛突破,被迫耗尽了用于进攻凤凰城的预备队。这一进攻迫使北疆军总指挥部最后放弃了解救被包围于凤凰城的北疆军的企图。

    十月二十八,压缩在包围圈中的北疆军态势急剧恶化,已经没有任何解决的希望。为了停止无谓伤亡,异族联军统帅部命令塔纳利斯河兵团指挥官向北疆军第二十四集团军发出最后通牒,要北疆军根据惯例条件投降,但遭到北疆军拒绝。二十九上午,塔纳利斯河兵团开始了旨在分割并各个消灭被围北疆军的进攻,北疆军被分割成两部分。二十九下午,北疆军南线部队被消灭,以第二十四集团军司令邬井彝为首的残部投降。十一月一北疆军北线部队残部投降,凤凰城会战结束。异族联军消灭了北疆军在草原战场总兵力的二分之一约五十五万人。由北疆军及第十四集团军所组成的最精锐的两大王牌集团军彻底遭到覆灭。

    异族联军在凤凰城会战取得的胜利具有重大的政治、军事意义。这次胜利为第二次北伐战争的根本转折作出了决定贡献。凤凰城会战的结果,使异族联军从北疆军手中夺取了战略主动权,并一直保持到北疆军全军撤退,同时它极大鼓舞了异族联军的士气,使他们更加坚决的要把侵略战争进行到底。截至十一月二,在塔纳利斯河西岸的辽阔草原到阿拉希陡峭河岸之间的十万谷土地上,已经再也看不到任何北疆军官兵的踪迹,第二次北伐战争以风云帝国的惨败而告终。

    ●●●

    仙女湖位于米洛斯大草原中北部,狴奴族领地境内的鹰扬山脉东麓,南距凤凰城四四○里,是一个天然的高山湖泊。湖面呈半月形,长七里,最宽处约三里,面积五谷,最深处约百步。湖水清澈,晶莹如玉;四周群峰环抱,绿草如茵,野花似锦;苍翠拔的云杉和塔松漫山遍岭,遮天蔽;因此素有“斯图亚特明珠”盛誉。

    仙女湖西南面就是雄伟的赤脊山,它是鹰扬山脉第一高山,海拔达三五五六步,耸立在群山之上。主峰和左右两峰肩连,三峰并起,形如笔架,巍峨壮观。峰顶冰川积雪,终年不化,银光闪烁,与山谷中的仙女湖绿水相映成趣,构成了此地高山平湖的优美景色。

    赤脊山上狂风怒号,气候恶劣,温度常在冰点以下,似乎很难相信那里会有生物。那里纵有少量的水也都冻成了冰。可是,在冰雪覆盖的沙石上,雪莲以及其他无名花卉却养成了惊人的适应能力,居然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可以说是奇迹。赤脊山下环绕着仙女湖的起伏群山,资源非常丰富。雪线上生长着雪豹、雪鸡,松林里出没着狍子,遍地长着蘑菇,还有党参、黄芪、贝母等药材。山壑中有珍禽异兽,湖区中有鱼群水鸟,众峰之巅有巨大冰川,还有铜、铁、云母等多种矿物。仙女湖一带如此丰富的资源和奇特的自然景观,对于寻幽探胜的冒险者,极具人的吸引力。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一月三黄昏时分,我分心二用一边展开无上魔翼向东北方疾飞,一边回忆着库索整理出来的第二次北伐战争概要,心中感慨良多。眼下异族联军已经解放了凤凰城,基茨-布尔曼以逸待劳之计获得空前成功,使个人威望如中天,极有可能重现昔斯图亚特汗朝开国皇帝凯隆-赫尔辛格的辉煌。我不暗暗埋怨夏侯一贯在如此关键时刻居然没能住,但是幸好事前早有周密计划应对这种糟糕结果,所以心并不怎么沮丧,只是替功败垂成的一代名将深感惋惜。

    相隔片晌,我长舒了一口闷气,向下望去,一条通往不远处山谷的马道映入眼帘。瞧它狭窄陡峭,沿途怪石嶙峋,极难通行的模样,不问可知是恶龙尾了。它是去仙女湖的必经之路,据说由于山高路险,唯有胆大志坚而又精于骑术的人才能探游,不过对我来说没有半点限制。

    我大力扇动无上魔翼,三两下就越过马道钻进谷口,仙女湖迷离奇妙的景观立刻展现在眼前。位于仙女湖下方还有两个卵形的小湖泊,直径约三十步左右,貌似两个小仙女湖。池水清碧深邃,绿泊辉映,池边绿树环绕,秀色佳丽。池水从峭壁裂缝中喷出,飞流直下,形成瀑布。

    我悄无声息地降落在小仙女湖的源头瀑布前,刚收起那对惊世骇俗的无上魔翼,就见卓立湖畔的法塔娜未卜先知地转过来,兴致盎然看着我略带倦意的脸容,朱唇带笑,神色宁恬。

    我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道:“打扰你清修了吗?”

    法塔娜露出笑靥,瞅我一眼道:“没有,自昨清晨发出金雕传书后,我就一直待在这里一边修炼一边等你,可惜却始终无法进入忘我境界。唉,你真是个害人精呢!”

    我给她瞅得浑酥软,心神剧颤,想起那一夜在怒炎魔狱跟白薇恩的**滋味,眼光不由落到她人无比的红唇上。

    “该死,这丫头融合了那颗完美的伊莉莎凤凰涅槃珠后,一举一动均对我产生不亚于白薇本人的超级魅惑,万一我把持不住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她现在可是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啊!”

    正胡思乱想之际,感受到我不怀好意且大胆放肆的目光的法塔娜,哪管已臻无无求的精神境界,也忍不住嗔道:“你看什么?”

    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实话实说道:“我看到你,不知为何竟想起了白薇,一时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所以走神了。”

    此时的法塔娜早非吴下阿蒙,已融会了不死凤凰伊莉莎白-薇全部记忆的她,哪会不知我言语中暗藏的机锋,忆起那晚令人血脉膨胀心跳加速的羞人景象,顿时玉颊霞烧,连耳根子都嫣红一片了。

    沉默片刻,天下最顶尖的两位神魔级男女高手,均在湖光山色中迅速恢复常态。

    我嘻嘻一笑道:“你功力突飞猛进,都快超过我喽!恭喜恭喜!”

    法塔娜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闷哼道:“你就会拣好听的话说。莫非想要人家沾沾自喜,然后放松修炼,好让你永远没人追得上吗?”

    我听她语气隐含玩笑之意,连忙大呼冤枉,遂跟她任意调侃,走走停停地步向宿营地。现在那里正有大票人马等候新月盟主的驾临,而我不惜辞别才哄好半天的慕容无忧,乘坐“深蓝”号魔将机万里迢迢赶来的目的,亦是为会见他们并作出重要指示,绝非为跟法塔娜谈

    宿营地位于仙女湖右方山野,四周丘陵高处井然有序地驻扎着新月联军一支约五千人的精锐近卫铁骑部队布防。

    我极目扫视,遍览骑兵部队的整体阵势后,赞叹道:“兵是精兵,马是良驹,法度森严,气势迫人,足可与异族联军最彪悍的狴奴狼骑争一之短长了。”

    法塔娜微笑道:“他们是从新月盟各成员国和族嫡系部队里精挑细选出的最优秀战士,理所当然不亚于异族联军的任何一支劲旅哩!”

    我把目光投往与暗黑原野正渐渐浑融为一的南方群山,沉声道:“若我是基茨-布尔曼,现在会立即撤离凤凰城,有那么远就逃那么远,否则稍后四面楚歌,异族联军将永远逃不出阿拉希河和塔纳利斯河之间的那块死亡地域返回家乡。”

    法塔娜叹道:“今趟凤凰城之战,教懂我一件事,就是绝不可小觑任何敌人,狮子搏兔亦要用尽全力。若我所料无误,夏侯一贯的北疆军本该有极大把握攻克凤凰城,然后在那里守株待兔,将夜兼程赶来救援首都这批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残军的增援部队一一吃掉。正因基茨-布尔曼预料到夏侯一贯采取的战略,所以从长城要塞开始一路佯败,甚至不惜假戏真做,借北疆军之手逐一铲除不太听话的塔帕族和纳穆族兵团,同时不着痕迹地连续消耗北疆军实力,最后在凤凰城以逸待劳地全力反攻,直至精疲力竭的北疆军再也无法支撑为止。回想起来,夏侯一贯指挥下的北疆军战力也真叫恐怖,基茨-布尔曼算无遗策,斯役成败犹只一线之差,想想都要让人替他出一冷汗。因为如果他败了,我们将直接面对夏侯一贯和北疆军,你很可能瞻前顾后下不去手呢!”

    我点头道:“不错,基茨-布尔曼的确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否则我真不知如何应付夏侯一贯。哈,不过现在好了。古语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趟凤凰城之战我们将是那只最大得益者黄雀,就是可怜夏侯一贯半生英名毁于一旦,希望朝廷莫要降罪于他才好。”

    法塔娜哂道:“切,貌似你很希望这回获胜的是夏侯一贯呢!”

    我摇头道:“不,皆因这次和以往不同,我毕竟是风云人,怎都希望帝国在北伐战争中获胜的。若非考虑到出手帮助夏侯一贯,就等于帮助朝廷扩张势力,同时给自己挖掘坟墓,我真恨不能调集所有力量跟北疆军协同作战!”

    法塔娜待要说话,忽然宿营地方向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两人目光投去,旗帜飘扬下,百余骑良种骏马齐齐现一座山丘之上,正向这方面迅疾奔来,其他近卫铁骑部队仍各据各位,按兵不动。

    我定睛观瞧,见为首二人一老一少,均为姿雄伟拔,高高踞坐马上威风凛凛的戎装男子,那除了金破天和耶律旻宁还有谁人。

    我和法塔娜漫步迎了过去,距离越近看得越为清楚,金破天神采胜昔,坐在马背上的他比在新曙光城时更威武从容,而耶律旻宁泰然自若的神态,也显出比往更成熟稳重,大有一方豪雄睥睨天下的英姿。

    双方在湖畔草地相遇,来人统统勒缰下马。

    金破天仰天笑道:“盟主,你要是再不来,老夫可要亲自赶去南疆请你啦!眼下战机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片刻也不等人啊!”

    我苦笑道:“嘿嘿,我这不是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嘛!哪敢耽误您老人家出兵呢!”

    法塔娜忍俊不住地“噗哧!”笑出声,美目飘向我,旋又不着痕迹地移开,避免别人看出甚么端倪。

    耶律旻宁则哑然失笑,遂把目光移往我上,上前一步躬施礼道:“耶律旻宁参见盟主。”

    我露出友善亲切的笑容,柔声道:“你的伤势痊愈了吗?”

    耶律旻宁感激地道:“全赖盟主施回妙手相救,旻宁不但康复,而且功力也进步不少呢!”

    客寒暄完毕,新月联军四巨头骑乘骏马,直奔宿营地中心的帅帐驰去。

    新月联军的帅帐非常精致考究,俨如一座宽敞开阔的会议室,地上铺满绵软厚实的羊毛地毯,帐内背北朝南摆着一面雕镂潜龙升天的巨型墨绿色大理石屏风,屏风前是一名贵的紫檀香木桌椅,两旁是冷气森森的兵器架,上面插足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杀人利器。

    我当仁不让地稳坐主席,其余三人分在另几张圈椅坐下,开始正式会谈。

    我微笑道:“呵呵,这段时间大家都忙得透不过气来了吧?嗯,说说‘复仇者’行动进展得如何啦?”

    金破天拈须斟酌片晌,率先答道:“十月二十七,米洛斯第二集团军在埃克特率领下,攻占了纳穆族汗城威丁顿,随后进抵凤凰城东南四一二里的六盘岭。十月二十八,米洛斯第三集团军在拉塔卢率领下,进抵凤凰城东三七○里的壶口坡。同,高唐北方集团军在潘德拉率领下,进抵凤凰城东北三八八里的苍岩山。凤凰城东南、东、东北三个方向,未发现异族联军部队,各部均按原计划进抵指定位置。”

    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静待下一人的报告。

    耶律旻宁肃容道:“十月二十七,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在罗门率领下,攻占了位于狴奴族领地中部的重要城市洛克莫丹,随后进抵凤凰城北四三○里的金石河,沿途未发现任何敌,部队按原计划到达指定位置。”

    法塔娜最后道:“十月二十七,冰岛皇家舰队和冰岛第一集团军在德华-蒂奇和格伍夫率领下,攻占了狴奴族汗城金瓜,随后进抵凤凰城西北四○○里的麦积湖和凤凰城西三六二里的玉龙滩。同,玄溟洋舰队在魏良政率领下,攻占了鄂伦族汗城佩丁堡,随后进抵凤凰城西南三五九里的丹霞谷。凤凰城西北、西、西南三个方向,未发现异族联军部队,各部均按原计划进抵指定位置。”

    我欣然道:“好!既然所有部队都已各据各位,我们施行‘复仇者’行动第二阶段计划的各项条件算是几乎全部具备了,只是还不知北疆军和异族联军的具体伤亡况如何?”

    耶律旻宁道:“根据潜伏在可汗府和凤凰城的细作报告:第二次北伐战争草原战场上,经‘秋季风暴’行动和凤凰城会战后,北疆军第二十一、第二十四集团军及其配属部队全军覆没,部队总伤亡在九十万左右,只有苏飞的第二十三集团军和上官惊梦的第十四集团军残部,合计约十五万人踏上归途,余者阵亡、病逝、失踪、掉队、被俘兼而有之;异族联军塔帕族、纳穆族、格萨哈族兵团全军覆没,狴奴族、鄂伦族兵团伤亡殆尽,部队总伤亡一一四万人,目前西南兵团、凤凰城兵团和塔纳利斯河兵团等,绝大部分是以狴奴族、鄂伦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平民为主的后备军,合计约有七十一万人左右。”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同时在脑海中飞快计算出双方力量对比,继而望向桌面。沙盘上泾渭分明地标示出外圆内三角的两军对峙图,一边是蓄势多、兵精粮足的生力大军,另一边是连番鏖战、疲不能兴的杂牌部队,现在唯一可虑的只是异族联军统帅部的号召力和普通官兵的承受力了,胜败在此一举。

    一**及此,我双目出深不可测的黑暗异芒缓缓扫过众人脸容,最后径直透过帐门,遥望远方的凤凰城,沉声道:“万事俱备,更待何时?我命令‘复仇者’行动第二阶段计划,现在开始立刻施行!”

    ●●●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一月三午夜,即第二次北伐战争刚刚结束不到两天的时间,新月联军所属的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冰岛第一集团军在米洛斯第二集团军左翼和米洛斯第三集团军右翼配合下,施行了“复仇者”行动第二阶段的战略进攻阿拉希河——塔纳利斯河战役。

    新月联军总指挥部认为占领凤凰城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因此为粉碎凤凰城周边地区的异族联军集结了强大集团。战役开始前,仅在米洛斯第一集团军和冰岛第一集团军编成内就有十六个诸兵种合成师团、四个装甲军团、两个炮兵军团,另有若干独立装甲师、炮兵师、骑兵师和大量集团军直属部队,共计四十八万人、火炮和迫击炮三三五○○门、泰坦战车七○○○辆、拜火教术士五○○○名。这是为实施一次进攻战役而预先建立的新月联军最大的战略集团。两个集团军在五○○里宽的地带内行动,控制着阿拉希河左岸金石河、麦积湖和玉龙滩等地域的三个登陆场。

    当面守敌是异族联军西南兵团(注:十一月四起改称西北兵团,司令为达姆-布尔曼)的主力,共有官兵约十二万人、投石机和弩炮约五○○○架、流星弩、掷雷器、铜制火炮和喷火器一二○○余门、拜火教术士六○○余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