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圣域

    <---凤舞文学网--->    在冰岛首都拜森基周围的平原上,是一个大间歇泉区,约有数十个间歇泉。--凤-舞-文-学-网--由于它们昼夜不息地喷的泉水,因此这里的气候四季如,基本上看不到任何积雪,所以狗拉雪橇也不能用了。

    我和法塔娜走出车厢,就看见十二名跟格温尼丝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超级女巫(拜火教圣女),早已站在路旁等候多时。在她们后是一百二十名全副武装的金甲武士(冰岛王国御林军),坐骑皆为冰岛西莫山区出产的麋鹿。

    麋鹿原产风云帝国,是一种珍贵的大型鹿种,从外形看,麋鹿的角似鹿非鹿,颈似驼非驼,蹄似牛非牛,尾似驴似驴,什么也不像,所以又叫“四不象”。不过这一百二十匹麋鹿却尤其怪异,它们的眼睛居然红得象熊熊燃烧的烈焰,一看就知道绝非普通货色。

    我在琢磨着它们到底有何奇特能力之际,蓦然被不远处突如起来的巨响吓了一跳。觅声望去,但见东边数十丈外一道道水柱相继冲天而起,景象壮观到了极点。

    正看得目眩神迷,法塔娜忽然拽了一下我的衣角示意我转,然后指了指西北方的一眼间歇泉,骄傲地道:“东边的都是小不点儿,要想看真正的大喷泉,现在开始集中精神哦,锡尔盖马上就要发威了!”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立刻找到了那个所谓的锡尔盖(冰岛第一大间歇泉)。该间歇泉是一个直径约十八步的圆池,水池中央的泉眼为两步半宽的“洞”,洞深约二十三步,洞内水温俨然有百度以上。

    我正要借助精神能,进一步刺探它更深层是什么结构的时候,我们脚下已经开始隆隆作响,渐渐地响声越来越大,而且沸水也随之升涌,最后冲出洞口,向高空喷。上喷的水柱高七八十步,旋即化作琼珠碎玉,从高空呼啸而下。每次喷发过程持续约一盏茶功夫,蒸汽弥漫的同时,还发出嘶嘶的声音,然后渐归平息,如此反复不息,景观十分壮美。

    殊料法塔娜却叹了一口气道:“唉,近年来,锡尔盖间歇泉的喷水高度下降了不少,间歇时间也不甚规则了。我怀疑这跟冰龙布鲁克斯得到普渡众生后功力暴增,影响了生死之间(极零地狱中的某个神秘地点)冰与火的平衡有关。长此以往,冰岛也许真的会名副其实地成为一个冰雪世界人迹全无了,那可就真遂了它的最大心愿呢!”

    说到这儿,她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幽幽地道:“城里的居民每天都要引喷泉水为家庭取暖,或培育瓜果蔬菜,绝对离不开间歇泉的。如果间歇泉真的不再喷水,全部都被冻住了,那么整个冰岛王国也会消亡了。这就是我一定要帮助你宰掉冰龙布鲁克斯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一种可能,忍不住问道:“你说冰龙布鲁克斯影响了冰与火的平衡,才导致间歇泉喷的高度下降,甚至有可能全部冰冻。那么我们宰掉它,会不会让间歇泉无止境地喷,甚至可能会促使火山爆发啊?”

    法塔娜顿时愕了一愕,像是生平首次认识我般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才道:“这倒不用担心,因为冰龙布鲁克斯被干掉后,极零地狱就会自动聚集冰元素,只需五百年时间即可重新塑造出一条新冰龙来,那是至高无上的因果律决定的事,绝无差池。至于如何让冰岛过五百年时间,我三言两语跟你说不明白,因为涉及到本宗忌法术的应用,反正大概过程就是利用冰龙的遗体做献祭的礼物,向至高神祈福!”

    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遂跟着法塔娜换乘早已准备停当的王室专用四轮豪华马车,朝着冰岛首都拜森基城内驶去。

    这一刻,锡尔盖旁边的一眼差不多大的间歇泉也开始喷了。滚烫的水通过水塘里一个直径约三步的洞口涌出。伴随着一阵轰鸣,气泡翻腾,一股水柱猛地冲向二十二步以上的空中,良久才逐渐平息,等待下一次喷发。

    法塔娜出神地望着那眼间歇泉,饱含感地道:“它叫夏布兰,是锡尔盖的兄弟,我们都这样称呼它。”

    此时,我再也不觉得法塔娜偶尔露出的天真和雀跃有何好笑之处了,反而在内心中充满了崇敬之,因为比起她对生命的认知和理解,我简直就是幼稚得一塌糊涂。

    ●●●

    拜森基市的建筑以其公共场所与城市居住区明确分开为特色;环绕广场的宫和神庙高高耸立在台基上,城内的交通由林荫人行道和宽阔的马路连结。这些建筑中壮观的宫、广场等大都是为拜火教祭祀而修建的。在冰岛人为数不多的城市里,祭司会定期公开举行献祭仪式,他们将用作祭品的动物心脏挖出来献给神灵,以求火的太阳继续在天空中升落。

    “踏上拜森基的土地,你将自此登上神的圣。”此乃拜火教伊莉莎凤凰宗的宣传口号。本来我以为那只是胡说八道,可是当我真正抵达拜森基城内的时候,才发现法塔娜的说法多么恰如其分。

    这座圣城果真不愧是仅次于达迦城(印第安纳群岛首府)和凤凰城(异族联盟首府)的拜火教第三大圣地。我现在看到的这座辉煌、华丽的圣,位于拜森基市中心广场的正西方(因为拜火教崇拜火文化,并认为太阳是火之源泉,因此大门永远冲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是古代冰岛王国保存至今最完整的建筑物之一。在风云历一百二十年左右,古代冰岛女王耶莎贝把这座圣改建成了现在的样子。

    圣的主体建筑是一个直径为四十三步半的穹顶大厅,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建筑。整个穹顶和四周墙壁都用花岗岩建造而成,上面有三十多层圆顶层层升高,向中央圆顶聚拢,显得庞大而优雅,外观堪称一大奇景。外端呈正八角形,每边长九十九步,由云石铺至外墙五步半的高度,外墙上装饰有许多美丽的几何图案和植物图案,其上还布满了两万多块嵌饰用的彩釉瓷砖。据说起初,圣上部内外是一样的金色镶嵌砖图案,后来经不断重修,才变成了现在看到的彩色图案。该的顶部高五十四步,直径二十四步,由成色十足的纯金覆盖,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生辉。除了每月五这一冰岛人的特殊祈祷,以及拜火教的各重大节(纪**圣母诞辰的“圣纪”、表示冬季结束的“迎节”)之外,圣的公众区对所有的人开放。

    圣的入口处是长方形的门廊,采用古代光明神式的造型,里面巍然矗立着神话时代的主神——太阳神阿蒙(据说圣母伊莉莎是阿蒙的女儿)。在阿蒙后是拜森基市最为著名的石柱大厅,里面有一百三十四根巨大的石柱,每根高二十一步。当法塔娜告诉我说这些石柱历经三千多年无一倒塌,令我十分惊讶。

    马车就停在了石柱大厅里,此时我才发现冰岛王国的御林军骑士们并未跟进来,而是不知何时径自去了,随行在法塔娜左右的只剩下十三名圣女了。

    一行人没有片刻停留,在法塔娜率领下浩浩地向更里面的建筑物走去。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我们终于穿过了石柱大厅,进入了在蓝天白云掩映下的一座宫堡式建筑群,它就是最早建于龙神历七百三十年的冰岛的拜火教圣地布林达莫宫,这个被誉为“天下十大土木石建筑”之一的雪域圣地,是历代拜火教圣母居住、办理政务的地方。

    布林达莫宫的宫体主要由赤宫和青宫组成,另加三座金色堂。它集冰岛人古代建筑、绘画、宗教文化和艺术的精华为一体,充分显示了冰岛工匠的智慧与才华。

    赤宫的主体建筑是历代圣母的灵塔和各类教堂。在二十座灵塔中,以五世圣母和十三世圣母的灵塔最为精美豪华。五世圣母的灵塔的塔全部裹以黄金,共用去黄金四蛮牛,塔上饰有钻石、玛瑙等宝石。十三世圣母的灵塔塔也以金包银裹,仅宝石就有四万多颗。青宫是用来做为圣母修习法术以及放置历代圣母雕像之用的。青宫最大的东方圣是为圣母举行授徒、亲政等仪式的地方。青宫里还有圣女学校(学生是预备役圣女)、不死凤凰院(拜火教元老级圣女)以及圣女宿舍等。

    不过法塔娜的目的地显然不是这里,她挥手赶走圣女们后,领着我径直走向赤宫最里面一间外观毫不起眼的普通房舍外面。我注意到她在门前稍做停留的时候,神色分外凝重,嘴里并****有词,双手还不停地幻化出美不胜收的神奇手印来,好像在开启某种超大型制似的。

    片刻后,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能量波动,她脸上却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继而轻轻地推开房门,向我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咿呀!”两人联袂走进去后,房门骤然自动关闭,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境地。本来我拥有黑暗增幅的体质,对付这种状况恰恰是拿手好戏,殊料这座房间内的黑暗特别古怪,我居然什么都看不见,显是另有特殊制存在,干扰了我的精神探测。

    我正要开口相询,法塔娜已抢先一步解释道:“别紧张,这里很安全,只要你不乱动,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现在我要带你坐传送阵,去本宗无上圣地奇琴伊察,那里应该有你能用上的几本秘笈,算是我私人馈赠给你做屠龙之用的吧!”

    我点了点头,继而想起对方看不见,于是又摇了摇头,苦笑道:“好,请尽量快点离开这儿吧!”

    法塔娜嗯了一声,随即又是一阵叽里咕噜的咒语响起。

    过了不大一会儿,我猛然觉得天旋地转、血脉翻腾,难过快要把肠胃都吐出来了。幸好这种糟糕的况持续时间非常短暂,待我重新振作起精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个美妙无比的海底世界顿然展现在我的眼前!

    脚下是一大片珊瑚林,好像有什么人特地栽植在这里,大部分是雪白的,间或也有红色的,粉色的,橙黄色的。有的地方水深,有的地方水浅,珊瑚树因海底地形不同而有大有小,有密有疏,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使我仿佛进入了一座富丽堂皇的艺术之宫。大小鱼群在那光怪陆离的珊林中自由穿梭,更增添了一幅生气勃勃的景象。

    头上是一座弯英的浮游大叶藻迷宫,我发现里面成为了许许多多生物的家和食物。我用精神能窥视那里,马上就把他们一个个找了出来——一只跟我手掌大小的蓝色螃蟹,打横迅速走过,倏忽间便消失在更密的大叶藻里了;龙虾通体透明,像透明琉璃做的,眼睛闪闪发出粉红色的光;有一只小海盘车,一寸半大小,绕着六条大叶藻的茎叶,把它们都卷住,恰似戴在绿色手指上的郁金戒指;还有一条尖嘴鱼,它动也不动地在交错的大叶藻中漂浮着,伪装得似模似样。另外不论我看到哪里,总有一些漂浮的小水母——海蜇,像不断形成的小泡一样,连结在一起。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相隔良久才醒过味来,惊讶至极地道:“天啊,我们居然跑到了海里?”

    法塔娜在旁非常满意地欣赏着我的意外表,格格笑道:“不好吗?这里多有趣啊!要知道你是第一个以非圣母份进入圣域的人,应该感到无上荣幸才对头哦!”

    我欣然点头道:“不错,的确荣幸之至!”说完比划了一圈周围,疑惑不解地问道:“是什么东西在隔绝海水渗透啊?”

    法塔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赧然道:“呵呵,人家光顾向你炫耀了,居然忘记咱们还站在虚空中不上不下的。嗯,别着急,马上就好,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言罢又**出一串繁琐冗长的咒语来。

    霎时间,眼前景物骤变,我和法塔娜已经置于一座庞大无比的古代城市街道上,它的规模好像只有地下龙城方能媲美一二。

    我难以置信地用脚狠狠跺了几下,结果显示地面货真价实,甚至还出现了两只深逾数寸的鞋印。

    法塔娜笑眯眯地看着我试探虚实,相隔半晌才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你玩够没啊!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呢!”

    我老脸微红,赶紧用右脚一扫,抹平了地面所有凹凸不平的痕迹,嘿嘿笑道:“拜火教果然了得,连幻境都能做得以假乱真。”

    法塔娜闻言噗哧一声笑了,她拉着我一边往前走一边偏头问道:“你真认为这是幻境吗?”

    我顿时对适才的判断有些动摇,迟疑不决地道:“难道不是?”

    法塔娜笑得花枝乱颤道:“当然不是了。我们刚刚处的地方只是圣域的几个入口之一罢了,只要**出正确的咒语,再加上本宗信物,即可开启传送阵进入圣域。圣域是货真价实的城市哦,以前这里还住着许许多多的古代玛雅人呢!只是后来不知为什么,他们统统离开了此地,不知所踪。”

    我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突兀地问道:“拜火教也源于玛雅人吧?”

    法塔娜立刻止住了脚步,惊奇地望着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理她的反问,继续说道:“嘿嘿,我还知道拜火教的第一代圣母也是玛雅人呢,对不?”

    法塔娜更加惊奇了,眼神中戒备之意大增,颇有我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马上翻脸动手的意思。

    我自认识她以来就被克制得死死的,直到刚刚才重新占据上风,不老怀大畅道:“告诉你吧,是我猜的!”

    法塔娜小脸儿胀得通红,气呼呼地道:“不可能,这是本宗的最高机密,你怎能随随便便就猜到?肯定是别人告诉你的,说,是不是希鲁达-布尔曼那个老狐狸?”

    我愕然望了她一会儿,苦笑道:“晕了,我跟希鲁达-布尔曼素未谋面,他怎会讲这些给我听啊?还有你可能也听说过,我们新月盟刚刚占领了格萨哈族和纳蒂族原来的领地,我还亲手废了一名拜火教的长老,所以跟异族联盟以及草原拜火教的关系搞得很僵,那老家伙不来找我算帐就算客气的了,怎还会那么关照我呢?”

    此言一出,法塔娜的脸色立刻缓和了不少,陪笑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你一说我才想起来,贸易舰队的司令官联席会议上,似乎确实通报过米洛斯大草原的战事,也谈起过你的一些趣闻逸事,譬如冲冠一怒为红颜之类的……呵呵,不好意思啊!”

    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不住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攻势,解释道:“我的灵感来自于不久前去过的龙城,那里格局虽然与圣域不同,但是历史却颇有相通之处。差别只在于,玛雅人是自己离开的,而龙族人却是被人类屠杀殆尽的。”

    法塔娜大大地愣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我跟龙族之间居然还有如此深厚的渊源,居然能去他们最神秘的种族发源地参观,心中稍有的那点轻视之意也立即不翼而飞了。

    她低头思索片刻,沉声道:“玛雅人要比龙族还早两千多年历史,他们大概算得上是玛雅星最早的居民了吧!你在拜森基看到的宫和神庙,就都出于玛雅人的设计图纸,不然光靠冰岛当地的土著是永远都休想能够建造得出的。”

    我从法塔娜的言辞中听出了稍许不确定的语气,忍不住问道:“你不是第二十一世圣母吗?按理来说应该对玛雅星和玛雅人的历史知之甚详,为何我却觉得有些地方含糊不清呢?”

    法塔娜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苦笑道:“唉,柳轻侯果然名不虚传,所谓的目光如炬和心细如发也就不过如此了!我很难在你面前保守住什么秘密呢!嗯,告诉你吧!其实你早晚也会知道的,因为那也是我要请你帮我做的事。”

    我饶有兴趣地催促道:“别卖关子,快说,我们时间可不多哦!”

    这句话是法塔娜刚刚教训我的,现在原话奉还,她顿时嗔不依道:“你一个大男人还记仇,真是好小气哦!”说着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才正色道:“也许你也早就看出来了,我的法力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强大。这是因为在第十二世圣母临终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灾难,结果导致本宗排名第一的镇宗之宝伊莉莎凤凰涅槃珠遗失了。它后来被先知罗德-哈特得到,不过由于他恃才傲物,并不服气第十三世圣母的统治,就带着伊莉莎凤凰涅槃珠,以及本宗另外三件镇宗之宝火灵球、香泥小塔和离垢净**大光明经去了米洛斯大草原,建立了草原拜火教。”

    我不自地啊了一声,讶道:“弄了半天草原拜火教是个叛徒创建的啊?”说完心里的小算盘就噼里啪啦地打开了,全部精神都用来考虑,如何利用伊莉莎凤凰宗来牵制乃至消灭草原拜火教的上头。

    不管怎么说,伊莉莎凤凰宗都是总教,再差也比分教强吧,定有几手能够克制叛徒的招数,最起码都是拜火教,只要能跟法塔娜条件谈得拢,我很愿意她代替希鲁达-布尔曼成为草原宗教领袖。之前我曾经想过让安德鲁在草原宣传道教,但是无疑难度很大,要短时间内成功非常不现实,倒不如以夷制夷好些。

    法塔娜哪知我脑海里转悠的是这种**头,叹道:“不错,从某种意义上说,先知罗德-哈特也算是拜火教的叛徒了,只是这个叛徒确实很有本事,把个分教搞得有声有色,信徒远超总教百倍呢!”

    我注意到她说的是信徒数量上的超越,而不是实力上的比较,当即试探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要抢回失落的宝物吗?”

    法塔娜愈发沮丧地道:“怎么没有呢?自第十三世圣母以来,每一代继任者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抢回失落的镇宗四宝,尤其是其中最重要的伊莉莎凤凰涅槃珠。你要知道,珠子里面蕴涵着前十二世圣母的智慧与法力,如能得到并以秘法提取,那个人必将立地成神,变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然存在。唉,哪象我现在继承的都只是些古代书籍上记载的一鳞半爪啊!”

    说到这儿,她咬牙切齿道:“可恨就可恨在冰岛人口太少,而米洛斯大草原的人口太多。”

    我愣了一愣,问道:“这有什么关系啊?”

    法塔娜闷哼道:“当然有关系啦!因为每隔八年,我们都要挑选圣女嘛!可是每次费尽心机才能勉强搜罗到几名资质上乘者,而他们却随随便便就能找出几十名同样优秀的男弟子,更幸运的是,每隔几百年还能冒出一个能够修炼到先知级数的超级变态家伙,你说人多人少是不是很有关系啊?我们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导致每次夺宝行动的功败垂成。”

    我哑然失笑道:“要说人口的话,风云帝国足足有十三亿多呢!你们大可以派遣专使前去民间暗暗搜寻啊,何必在冰岛这棵小树上吊死呢?”

    法塔娜眼睛一亮,旋又黯淡下来道:“好是好,不过风云帝国是禅宗的地盘,他们焉能许外教前去挖墙角呢!搞不好会弄出一场大乱子哦!”说完颇有深意地瞅了我一眼,那意思分明是想要我主动提出保证拜火教使者在帝国境内安全的话。

    我哪能不知她的潜台词,当即模棱两可地道:“呵呵,事在人为嘛!当今禅宗是支持朝廷、而反对我们新月盟的人在主事,所以理所当然地在新月盟的管辖地域内,禅宗也被狠狠地打压和限制了。如果圣母大人感兴趣的话,可以亲自去我们那里看看,或者派个使者先去考察考察也好!”

    两人一面暗藏心机地说着话,一面携手走向城市中心,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座太阳神金字塔形台庙脚下。它无疑是全城最漂亮的建筑。塔共有九层,自下而上逐层缩小,直到塔顶。四面台级的总基数正好是三百六十五级,与一年中三百六十五天的数目相同,从中可以看出古代玛雅人在金字塔上赋予的天文学的意义。

    法塔娜拉着我拾级而上,笔直走到了塔楼最高层后,从玉颈上摘下一枚五角星形红宝石链坠,嵌进空地中心的一个凹槽内,向左向右各扭转了几下。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金字塔内部传来沉闷无比的嘎嘎轧轧声,继而地面裂开了,升起一座金灿灿的正方体形小屋子。又过了片刻,那座小房子面对我们的墙壁忽然自动向左右收缩,待我们进入后又自动关闭了。

    这时我惊讶地发现,小屋子里亮如白昼,原来天棚、地板和四面墙壁都在不断映出白色的光晕,给人感觉无限温馨和柔美。

    法塔娜移步到房间右角,不知按动了什么机关,使得空空如也的墙壁上蓦然揭开了一大块,显出密密麻麻的数十排数字。她熟练地摁动了上面写着四百四十一的按键,小屋子顿时迅捷绝伦地沉了下去,不过并没给人任何不适的感觉,只是稍微有点晕眩。

    我偷眼观瞧,发现那些按键中最大的数字竟高达两千五百多,不倒吸了一口凉气,深深为这座金字塔庞大的地底世界而震惊。那究竟需要动员多少人力,耗费多少物力才能建成今天的规模,也是我绝对不敢想象的事

    相隔半晌,小屋子慢慢减速,然后停了下来。但是门却没有打开,我正奇怪之际,发现它又开始动了,这一次是向左加速前进。

    自进入小屋子开始,法塔娜就出奇地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眉宇间显露出无尽的忧虑。

    我探询地望了她一眼,结果法塔娜的回应只是没精打采的勉强一笑。正当我以为她不会告诉我为什么的时候,法塔娜突然说道:“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论如何艰险,都一定要宰掉冰龙布鲁克斯才回来!”

    我疑惑不解地道:“这是我百忙中抽空远赴冰岛来做的唯一任务,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只是你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担心呢?原来不是并没太在意吗?”

    法塔娜轻蹙娥眉道:“以前是因为没有占卜过此行吉凶,所以我理所当然地以为巴士底魔龙王索罗亚斯德再加上你的力量,足以稳稳拿下冰龙布鲁克斯的小命。但是刚刚我却突然有种非常糟糕的预感,你可能会遇上难以想象的困难。唉,我怕你会届时临阵脱逃,所以忍不住先提醒你一下,因为根据先知塔罗牌显示,只要你持之以恒,还是有机会完成任务的,当然过程会非常危险,堪称九死一生。”

    我听罢顿时对法塔娜的观感改良不少,莞尔一笑道:“呵呵,九死一生?就算是十死无生的况,我柳轻侯也遭遇过不知多少次,最终还不是活过来了!你放心好了,从我接受索罗亚斯德的委托那天起,冰龙布鲁克斯已经注定要人间蒸发,这是铁板钉钉绝对不会改变的事。”

    法塔娜不被我强大的自信所感染,欣慰地道:“好,既然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