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突袭

    <---凤舞文学网--->    “啊——”随著张好好失魂落魄的一声尖叫,那只绝代凶器迅猛无俦地贯入了桃源圣地。--凤-舞-文-学-网--

    这一瞬间,张好好的呼吸都停止了,在难以形容的欢愉之感遍布全的同时,她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涌出。因为宝贵的贞洁终于失去了,从现在起,她再也不是懵懂少女,而是一个从属于眼前男子的小妇人了……

    几番**过后,张好好倦极而眠,睡梦中犹紧紧搂抱着我不肯松手,好像害怕失去什么似的。

    我怜悯无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痕,遂轻轻挣脱了她的怀抱,俯给她盖好被褥后,披着衣裳走到了隔壁书房。

    此时,整座虎踞阁每个楼层的战场早已打扫完毕,尸体被收敛火化、血迹也被清洗干净,一切都恢复得跟原来一模一样,只是那些亡灵却只能永远徘徊在虚空之中死而不能复生了。

    窗外夜雨乍晴,薄雾渐渐地消褪,彤红的太阳冉冉在东方升起,天和地之间的界限慢慢地明晰起来。旭初升,眼前展现出一派绚烂耀目、神奇迷人的景色。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肺腑间立刻充满了雨后特有的清新舒爽之气,精神不为之一振。随即拿起笔来,我刷刷点点地片刻间挥就两封短信,最后在信封上分别留下张好好和欧鹭忘机亲启的字样。当然前一封信中写尽甜言蜜语,婉言解释不辞而别的苦衷;后一封信里道遍思**之(昨我抵达碎星渊要塞之时,恰值欧鹭忘机外出巡视未归),并嘱托欧鹭忘机妥善安置张好好,还专门附上一笔巨额资金,供其随意花销。

    做完这些琐事,我马不停蹄地沐浴更衣、饱餐早饭,遂登上返城马车,直奔碎星渊要塞疾驰而去。

    今天是帝国历八百一十一年七月一,距离跟朝廷使节团谈判的时间还有整整九天,按理说我大可以像那帮贵族老爷们一样悠哉游哉地轻松渡过,但是这轮千载难逢的敲竹杠机会,也就会被轻易断送了。疏忽懈怠可决不是柳轻侯的风格,所以我只能在别人吃珍馐、喝佳酿、睡美女的时候,也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深蓝”号魔将机缩短时空距离的同时,它也大大减少了我的悠闲时光。

    “的熊,我还真是个劳碌命啊!”我仰望着万里晴空苦笑了片刻,思绪就又被带入了复杂无比的算计和谋略当中,浑然忘记了刚刚的抱怨。

    ●●●

    当恺印舰队成功地消灭了侵入领海的风云舰队时,印第安纳元老院的成员们预言战争会在九十天内结束。院长霸西&#8226;安塔菲雷对这种乐观的预言嗤之以鼻。他坦率地宣称,战争至少要持续三年,赢得战争的将是能够把一百万经过训练的兵力投到战场上去的最后一个强国。

    结果还不到六月底,元老院其他成员就开始相信,至少是有前提地相信这不会是一场短期战争。在南线战场,风云人用了他们现有南征兵力的不到六成就打退了成群的恺撒人,得恩&#8226;路西法不得不重新启用哈&#8226;路西法,并且投入手中的最后一点力量才能挽回败局,维持一种无奈的对峙。

    恺撒人不乏勇猛,但装备极差。他们的军队缺少大威力钢制弩炮,很多士兵没有连弩。印第安纳元老院准备用出售军火的方法开始弥补恺撒帝国武器装备方面的不足,但恺撒人却不能参与这种或其他任何一种国际贸易,因为它仅有的两条与外部世界间的通道都被卡死了,一条是末大峡谷通道,被风云人控制着。另一条是东海通道,也因风云人增援而来的第十六集团军封锁了近海而无路可走。

    东线战场上出现了僵局。双方在从东海卡龙郡到南天门山脉连绵三千五百里横跨恺撒帝国南北的堑壕里相互对峙。各方想冲破对方用碉堡、弩炮及连弩组成的防线的企图都导致了严重的损失,到六月底双方各有一百多万人伤亡。

    其中海战里风云帝国损失了风云舰队、第三十八集团军,恺印联军损失了印第安纳第一集团军和部分恺撒舰队。陆战更加惨烈,而且结果跟海战截然相反,凭借着比对手更先进的武器装备,风云军作为进攻方反倒只损失了五十余万,而恺撒军作为防守方却损失了七十多万。更糟糕的是,眼见局面危险的印第安纳第二集团军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缩回了印第安纳群岛,连带着黑族军队也紧随其后,跟着这位远亲东渡跑到故乡去保存实力了。

    眼下风云军最高统帅秦九利用战役间隙取消番号、整编部队、补充兵力后发现,手中只剩下第九集团军、第十六集团军、以及七拼八凑的第二十四集团军了。前两支集团军都是独孤氏的嫡系部队,唯有后者是夏侯一贯的直属官兵,于是跟恺撒军大同小异的内部分裂出现了。

    因为进入六月下旬后,塞外米洛斯大草原上风云突变,空前猛烈的暴风雪袭击了绝大部分地区,给斯图亚特各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惨重灾。这迫使受创最重的狴奴族,不得不暂缓侵吞其他民族的步伐,提出了一个草原各部联手南下,掠夺风云帝国粮草渡过危机的计划。结果被暴风雪搞得焦头烂额的鄂伦族、塔帕族、纳穆族、格萨哈族纷纷积极响应,磨刀霍霍地准备南侵。

    偏偏帝国西北义军蜂起,朝廷又从可汗府调走了第三集团军去平叛,听闻仅剩两支集团军在守护数千里辽阔边塞,哪管北疆儿郎知晓夏侯一贯生平未尝败绩,也不忧心忡忡起来,思乡援战之心切。加上原来德高望重的第二十三集团军司令官仲侍元帅战死,邬井彝又本就是异族跟风云族混血生桀骜不逊,无人节制下摩擦时有发生,因此秦九也就愈发指挥不动这支能征惯战之师了。

    幸好勒&#8226;路西法兵团也只剩下第二集团军和部分民团在勉力维持防线,根本无力反击,不然秦九兵团危矣。于是整个恺撒两线战事都显出了一种半死不活的态势,稀稀拉拉地打了几次局部战役后,双方主将见毫无收获就纷纷收兵,却又不愿就此撤走,遂那么生生干耗着进入了七月。

    ●●●

    印第安纳群岛位于恺撒帝国东部海外,总面积方圆三百八十万里,约为高唐八岛的九倍,是深蓝大陆左近最大的群岛国。人口两亿一千两百万,以瓦挝、塔焄、腊杜马等民族为主,共有一百多个民族,使用二百五十多种语言和方言,通用古印语。

    全境南北边界平行于恺撒帝国东海诸郡,由一万三千六百六十七个岛屿组成,其中有人居住的岛屿约六千个,素喜夸夸其谈的古印人遂自称“万岛之邦”。岛屿之间有众多海峡和内海,海岸线长达七万里。群岛内以山地和丘陵为主,全境约有火山四百座,其中一百二十座为活火山。全境有一亿六千万居民信奉拜火教,是世上崇拜火文化的人口最多的地区。腊杜马岛上的亚刹峰海拔五千零三十步,为全境最高峰。境内主要属带雨林气候,常年炎多雨,而且岛上森林资源丰富,金、银、钻石等珍贵矿产储量极多。

    印第安纳群岛的首府是达迦城,位于中部瓦挝岛西北部沿岸,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根据史料记载,它至少从一千六百年前就初具规模了,过去曾叫“塔焄加拉巴”,意为“隐藏钻石的宝库”,所以又称为“钻石城”。在风云历五百二十七年,改称“达迦”,意为“火神的光荣”或“斯卡拉巴沉睡之地”,直到最近八十年来,才迅猛发展为各种设施齐全的现代化城市,是整个印第安纳群岛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境内另有水姒、龙湾等重要城市,地位仅次于达迦城。

    印第安纳群岛腊杜马岛北端的喇苏门城附近的希姆河,是境内较长的淡水河流之一,下游冲积成的肥沃平原,非常有利于农业发展。不过比腊杜马岛“印第安纳北粮仓”美誉更显赫的是,它拥有全境最优良深水港口——班阑港,遂在印第安纳元老院全力发展海军之后,一跃成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因此喇苏门城也就成了印第安纳群岛的北方门户和前进基地,随时都可以出兵攻击高唐帝国乾罗岛、风云帝国东陵郡、以及恺撒帝国东海二十八郡。

    帝国历八百一十一年七月二上午,腊杜马岛东北方二十海里外的一座无人荒岛背后,五六百艘各种型号的铁甲战舰悄无声息地停泊在那里一动不动。令人瞩目的是,在舰艏副桅上并未悬挂任何能够表明国家民族份的旗帜,该处空的,使人看了不由得生出一种诡异无比的感觉。

    旗舰“海神”号指挥舱内,我背北朝南稳坐首席,两侧分别围坐屈吾牙、多尔顿、安乐溪、索佩罗、龙之息,中央会议桌面上摆放着一张详尽无遗的印第安纳群岛全图。

    舷窗入的灿烂阳光下,我眯缝着眼睛,懒洋洋地倚靠椅背,神略微有些疲惫。前夜梅开七度,随即马不停蹄地赶赴碎星渊要塞,继而飞往凌云城,换完能量充足的两枚格米后,在沙穆和席德尔“哀怨”的眼神中,义无反顾地直飞早已利用十天时间在这里集结完毕的新月舰队……迄今为止合眼的时间全加起来也不超过半个时辰,就是铁人也要累个半死哩!

    屈吾牙嘎然打破室内的沉寂,侃侃而谈道:“在陆地上对敌人进行侧翼包围是不可能的,因为战线的四面都是大海,而且据不完全统计,印第安纳元老院名下拥有超过一百万的奴隶大军,这个数字还随时可以增加数倍,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跟他们虚耗着玩,风云恺撒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不动手,届时腹背受敌就糟了。”

    他停顿了片刻,环顾一圈诸人后,继续说道:“不过从海上对印第安纳群岛西部和北部战线进行侧翼包围倒是有可能的。我们可以狠狠地打击他们的重要港口,甚至是直接封锁它们,让一艘战舰,不,哪怕是一艘小渔船也下不了水。没有海军的印第安纳军队,就像是没有爪牙的老虎。另外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印第安纳舰队里,目前受过严格训练的海军官兵总数不过十五万人规模,吃掉他们比干掉百万奴隶大军容易得多!”

    我点点头,饶有兴致地道:“你说说具体计划吧!”

    屈吾牙站起来,用一根金属幼棒指点着地图方位,有成竹地道:“我的计划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依次打击腊杜马岛的班阑港、瓦挝岛的滨奇港、塔焄岛的参狼港,形成一个由北到南的波次攻势,不断扰它们,使他们无暇他顾,只能坐困港内。因为印第安纳群岛疆域虽广,但是全部人口的半数以上集中在上述三岛,军事力量更是全部驻扎在此,定能达到卡住它七寸的效果。”

    众将听得频频点头,唯有龙之息提出置疑道:“根据屈先生的计划,我们封锁印第安纳群岛的战略构想确实达到了,可是我从中除了看到每天要耗费五六十万人的补给外,根本没有一点实际利益呢!这种巨大的消耗,恐怕我们不过一个月就得撤军,届时敌人只需半年,甚至是更短的时间即可重整旗鼓,再次成为恺撒帝国东部霸主呢!”

    屈吾牙眉头微皱,苦笑道:“老夫未尝没考虑过此中利害关系,但是主公要求的是封住敌军出海之路,我们只需照做就是了。”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把目光落到我上,不知我葫芦里面卖的究竟是什么药。要知道我可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的人,所以他们绝不相信我会舍己为人,为帮助独孤世家解除后顾之忧才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这个老狐狸,明明是自己想知道前因后果,偏偏要龙之息触发才肯顺嘴问出。龙之息也是笨蛋一个,难道在座的都是傻瓜不成,就你聪明绝顶能看破个中利害吗?”

    我心中暗暗把两人数落了一遍,从容不迫地道:“二位都言之有理,不过却皆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即新月舰队兴师动众地兵发印第安纳群岛,究其根本是为了实现什么目的。多尔顿,你说说看,我们是来干嘛的?”

    多尔顿微微一愣,遂想也不想道:“无利不动,出动数十万大军当然是来发财的啦!起码得赚够本钱嘛!”

    众人闻言均为之莞尔,唯有我不动声色地赞许道:“不错,你说得好,我们就是来发财赚钱的,而且是来发横财赚大钱的!”言罢霍然站起,接过屈吾牙递过来的金属幼棒指点地图道:“刚才屈先生说得很对,龙之息置疑得也不错,在这个计划基础上再补充一点就是,我们不但要在海上打击敌人,在陆地上也要攻城拔寨,彻底占领整个印第安纳群岛。”

    话音才落,室内顿时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正所谓军中无戏言,最高统帅说的话必须一是一二是二,半点折扣都不能打的,可是若真按照我说的去做,新月舰队的区区六十万大军,恐怕没几人能在两亿印第安纳人愤怒反击下有命回故乡呢!

    我见状不暗暗苦笑摇头,在座诸将或许在战术上各有绝活,但在战略上却纯属一群菜鸟了。当即我缓缓地道:“诸位莫要被敌人的虚张声势吓破胆了,数百万奴隶大军不过是纸老虎罢了。你们想想堂堂风云帝国人口超逾印第安纳群岛六倍有余,现如今还不是被我们占领半壁江山吗?区区印第安纳跳梁小丑又何足道哉!”

    随即我命副官把印有印第安纳群岛详细资料的小册子一一发给诸将,继而悠然自得地道:“大家看看,在人口构成方面,印第安纳群岛竟囊括一百多个民族,使用二百五十多种语言和方言,还分散居住在六千多个岛屿上,其中号称势力最大的瓦挝、塔焄、腊杜马等三族,全部加起来也不到总人口的一成……呵呵,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所谓的印第安纳元老院不过是一个异常松散的利益集合体罢了,尽管他们可能拥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却绝对缺乏大陆民族特有的不朽气节,所以一旦面临生存危机,他们肯定会首先考虑自己,继而分崩离析各自为战。另外极度落后的生产力,也决定了他们孱弱不堪的战斗力,哪管拥有兰若寺提供的火箭自杀艇,也要在绝对优势下付出整整一个集团军,即印第安纳第一集团军为代价,才能全歼风云舰队和第三十八集团军。面对如此窝囊的对手,我真想不出诸位还要担心什么?哈哈哈,我看只需担心腰包太小,放不下那许多金银和钻石吧!”

    刹时间,指挥舱内充满了爽朗豪迈的笑声。

    待众人笑够了,我脸容一整,正色道:“可能琼瑶还不及通知各位,因为异族联军准备南侵了,所以原定在七月中旬的北伐只好无限期延后。趁着其他人无暇捣乱的这段时间,我们要计划完全彻底地占领整个印第安纳群岛,至少……”

    说着我手中的金属幼棒在地图上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继续说道:“我们要割据这条线上以西的全部岛屿,请牢牢记住,它们一个都不能少,因为每个城市都代表着至少一座金矿、银矿及钻石矿。那些尚处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的部族嘛,只需让他们吃饱,再给他们衣服穿,就会对我们死心塌地地效忠了。即使酿成民变也不要紧,我已经调集常胜一军、二军赶来了,预计再过半个月即可全部抵达腊杜马岛,兵力上我们也绝不吃亏。我打算以印第安纳群岛西海岸作为踏板,全力进攻恺撒帝国,一举扫平所有敌军,希望在座诸位好好努力吧!”

    “是,吾等绝不辜负主公期望,誓将踏平这蛮夷之邦!”指挥舱内诸将轰然应诺,显是被眼前这位年轻人的雄才伟略刺激得血,不能自己了。

    战火在怒吼声中熊熊燃起……

    ●●●

    腊杜马人把他们在默奴奴海峡的防卫力量都集中在离东海最近的十二海里处。在海峡入口处的四个要塞里有二百七十门“屠夫”式前装滑膛火炮,在上游十二海里最窄处的十一个要塞里有八百八十门同样规格的火炮,能够发炸出五六个碎片的开花弹和实心铁弹。在这两个要塞群之间的陡峭海岸上还分布着一些更小口径的火炮。

    这都是霸西&#8226;安塔菲雷利用“火山王”巴雷特窃自兰若寺的配方,偷偷制造出来的产品。当然无论是程、威力、以及炮管的寿命,都要远远低于原创,不过相对大陆各大势力来说,这已经足够强大了。狡猾的霸西&#8226;安塔菲雷,害怕黑族因此变得强大起来,所以连令狐千年也欺瞒过去,只是交给心腹大将镇守军港时使用。在内心深处,霸西&#8226;安塔菲雷是非常恐惧两大帝国的实力的,不论是恺撒人的卸磨杀驴,还是风云人的打击报复,他都忌惮非常,所以才不遗余力地发展火炮巩固海防。

    七月二下午,出于试探的目的,安乐溪的七海第三分舰队按照柳轻侯的命令突然炮击了海峡入口处的要塞。这种敌对行动的目的印第安纳元老院获悉后谁也没有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但这种行动却促使腊杜马人加强了防卫。

    他们在精通军事的黑族第一舰队司令陀陀可汗劝说和帮助下,扩大了海峡最窄处的渔网拦截区域,并在下游三海里处的费凯岬外海布设了新的渔网拦截区。另外他们又新增设了保卫网区的炮台,还装上了特大号的气死风灯,以便对付夜间行动的扫网敌艇。他们还在从入口到费凯岬之间高高的海岸上安装了可以移动位置的轮式火炮。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