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枪火

    <---凤舞文学网--->    起义的消息传到天赐府西路镇抚司衙门,他们马上派遣大军前来镇压,但均被起义军一一挫败。--凤-舞-文-学-网--其中包括苏家著名猛将梁兴所带领的一支装备精良的八千人的大军。在六月十六到六月二十的五天期间,他们还先后击败了由大将杨飚和许靖带领的第十五集团军两支精锐师团。

    但是,天赐府西路镇抚使苏度、以及他背后的苏氏家族、还有无数大庄园主们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六月二十一,第十五集团军副司令侍元帅陈横再次率领大批军队,向起义军猛扑过来。他们先是攻占了起义军的重要据点秀峰郡塔河镇,接着苏家又采用收买的手段,利用起义军里叛徒的帮助,攻占了起义军的主要城堡——大杨树。最后他们包围了起义军所在的那思城。

    面对第十五集团军的围困,起义军决定突围,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起义军失败了。斯蒂文英勇战死,威尔福多被俘后惨死于狱中。

    第十五集团军攻陷那思城后,又消灭了幸存的起义军,于是第一次坂坂花脱奴隶起义就这样结束了。可是谁也不曾料到,起义军中还有一支大约两千人的精锐骑兵,在敌人重重包围那思城前夕,就席卷了起义军缴获自数十位大庄园主的价值数以亿计的金银珠宝,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入赞东地区,沿着人迹罕至的小径直下赞南高原而去。

    这支精锐骑兵在新古梵王国的番号为国王近卫军第一师第一团,代号“绿箭”,团长沃尔德是威尔福多在乌木郡起义时最早的战友,也是麾下最信任的虎将,所以才会委托他将天文数字的财富觅地埋葬。

    威尔福多原本的计划是,若起义军胜利就起出扩充军备,若起义军失败就留做东山再起的资本。岂料早年马贼首领出的沃尔德狼子野心,跟种田奴隶出的威尔福多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正是他一面表现出忠心耿耿的姿态骗取威尔福多的信任,另一面转手就把起义军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所有报统统作价卖给了苏家,并且趁着陈横率领大军来袭前的间隙,悄无声息地带着麾下志同道合的帮凶们抛弃起义军离开了那思城。

    帝国历八百一十一年六月二十三下午,天上阳光普照,四野寂静无声。

    “绿箭”骑士团跟往常一样以稀稀拉拉的松散阵形,在弯曲不平的官道上排出四五里长的臃肿队伍缓缓向东北而行。这倒不是说“绿箭”骑士团士兵纪律败坏、训练无方,恰恰相反单从战斗力方面评价,他们甚至远超英勇无畏的起义军战士数筹,导致目前拖沓模样的罪魁祸首只是,夹杂在队伍中间的数百名俘虏和数十辆装满战利品的马车而已。

    这批俘虏均来自刚刚被袭击过的那支商队,里面除雇佣兵被按照惯例全部杀死外,剩下的商旅一概掠回宿营地充当苦力,建设新规划的山寨。

    此刻俘虏们就像是牲口一样被马贼用绳索捆绑双手后串连在一起,亦步亦趋地跟在马股后面小跑前进。时不时地就有体力不支者跌倒在地,被战马在粗砺的沙石道上拖前数步,磨得浑鲜血淋漓。但是这种惨状丝毫不能博取铁石心肠的马贼们半点同,反倒换来一阵阵嘻嘻哈哈的怪笑,以及火辣辣的马鞭抽打,他们借着虐待俘虏享受着变态的快感。

    沃尔德熟视无睹地瞅着这一幕。对于一名干了四十年马贼,又被抓去当了两年奴隶,此时已经年过花甲的职业老贼头来说,他更关心的是此番劫持的货物价值多少金币,另外俘虏中那十来名细皮的少女中,究竟还剩下几名尚未**的处女。

    “现在这世道有钱就能买到一切,那帮小姑娘跟脑子进水了似的主动要求给阔佬们自荐枕席。唉,弄得现在的处女越来越罕见,简直堪称是凤毛麟角啦!嘿嘿,还是老子年轻时那阵子好,大家穷是穷了点,不过小姑娘们多规矩本分啊!嗯,如今俺也老了,得给自己留个后,这种儿必须撒在处女地上才能长得纯正!要是万一撒在别人开垦了无数次的烂泥地上,生出来的孩子究竟有几分自己的血统可就真不好测度了。”

    沃尔德骑在神骏的战马上,腰板得溜直,双眼精光灼灼的望着前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正为“绿箭”骑士团的未来殚精竭虑,哪知他脑海里正转悠着如此龌龊的**头。其实沃尔德自己也颇觉奇怪,年轻的时候,他只喜欢成熟丰满、甜熟蜜桃般的风流少妇,认为那才真正具有女人味儿。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反倒喜欢起青涩嫩、根本受不住第间折腾的清纯少女来。

    “难道是我老了,体力跟不上了吗?”沃尔德疑惑地摸了摸坚硬如铁的手臂,立刻又恢复了信心,他仍雄伟健壮,甚至比绝大多数精悍小伙儿的体力更强横。

    正当沃尔德志得意满地抬起头的刹那,“突!”一声清脆的爆鸣映入耳鼓,同时他眉心剧痛,脑海里一片空白,继而眼帘降下一层殷红血幕,整个人就像半截木桩似的栽下马去。

    此时此刻,埋伏在“绿箭”骑士团前方五百步外丘陵顶端的我,正施施然地放下犹在冒着袅袅青烟的那杆“黑寡妇”贰型突击步枪,笑眯眯地冲着旁“黑豹”小队副队长乔玄比划两根手指。

    乔玄心服口服地道:“主公,您真是好枪法啊!在五百步距离外,不使用‘鬼眼’瞄准镜也能中敌人眉心一击毙命者,全南疆也算独一份儿啦!”

    我欣然接受了他的赞美,遂下令全体“黑豹”小队开始进攻。

    顷刻间,“突突突……”的清脆爆鸣连成一片,埋伏在“绿箭”骑士团四周的五个“黑豹”狙击小组,肆无忌惮地扣动扳机喷吐出一道道火舌来。平素训练时,向军需官领子弹是论发的,现在阻击敌人旁弹药是论箱的,世上哪还有这么好的过枪瘾机会啊!抱着这种有枪不打、过期作废的**头,铁血卫们是玩了命地瞄准击、再瞄准再击……如此一来,“绿箭”骑士团可就倒足了霉运。

    本来此番抢劫行动就是由沃尔德率队巡视新山寨周围的领地时,恰巧碰到肥羊临时起意发动的,所以除了近战兵器外,他们连一副弓箭都没携带。加上对手不过区区数十名佣兵,短短一顿饭功夫就解决了战斗,并且喜获丰收,这更导致了马贼们产生了一种懈怠绪,把行军阵形排得一塌糊涂,事到如今自然要吃足苦头。

    第一轮击结束的时候,“绿箭”骑士团上下再无一人胆敢骑在马上,而是统统滚鞍下马趴在地上,或者就地寻找附近的巨石、沟渠隐蔽,还有些人以数匹战马围拢起来遮住形,或干脆劈晕几名俘虏挡在自己周围。

    整个战场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和浓烈的血腥味儿,在这段长约四五里的官道上,南北两端和东西两翼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殷红的血液从致命伤口中汩汩流淌出来,迅速渗入干涸的大地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滩暗黑色印记。大家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哪怕仅仅是挪移一下手指,刚才那阵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式的攻击,把所有人都打懵了,此时不论是马贼还是俘虏都对未知的敌人充满了极度恐惧。

    “绿箭”骑士团三当家道鲁西感到背脊一阵冰凉,浑都被冷汗湿透了。作为赞南地区的老牌职业强盗,他经百战、杀人无算,可是像今天这么邪门的战斗,尚属生平首遇。才一个照面,连人家的影子都没看到,老当家沃尔德就被敌人的暗器撂倒在地眼见不活了,这仗可怎么打?还有那恐怖无比的火舌,喷吐出的暗器简直无坚不摧,“绿箭”骑士团的兄弟们上穿着的可是起义军们缴获的风云帝国制式装甲,那足足厚逾两格的全重铠居然像薄纸一样被撕成碎片,这……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噩梦吧?

    时间一点一滴地缓缓流逝着,渐渐地道鲁西从最初的惊惶失措中镇定下来,那些一直习惯将脑袋掖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凶悍马贼们也回过神了,开始仔细思量起反击突围之策。他们清楚地看到了刚才敌人毫不留的屠戮,知道继续挨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拼命一搏或许能争得一线生机。

    于是,在一连串的黑道手语沟通过后,所有幸存的马贼统统被调动起来,进行舒缓而隐蔽的爬行,慢慢朝着正北方距离最近的高地潜去。

    那是座马鞍形的小山,山上覆盖着低矮的仙人掌和杂乱的野草,南面坡度平缓,北面比较陡峭。这里是官道边上一个极具战术价值的高地,它控制着向北的官道,是北进必须首先控制的一个制高点。

    道鲁西从高地的西麓向上观察,高地上一片安静,杂草在微风中摇摆,几只被枪声惊动的乌鸦,此刻又大胆地飞回来站在风化岩石上晒太阳,于是道鲁西断定高地上没有什么异常况,命令手下迅速占领这个高地。

    适才的枪林弹雨中,他根本来不及查看周围究竟埋伏了多少敌人,也来不及观察敌人的火力点具体分布位置,所以现在也只能冒险当作敌人放完冷枪后就撤走的况的来处理了,反正靠前冲锋的人不是他,最多再派一批人上去助攻而已。

    另外使他放心大胆地下令进攻的原因还有一条,那就是如果敌人人多势众,而且手中还掌握着如斯恐怖的武器的话,肯定早就冲下来将“绿箭”骑士团一网打尽了。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肯定是有所顾虑,即兵力稀少或者缺乏弹药,这条由多年抢劫作战累积成的经验告诉他,勇敢地冲上去敌人肯定就完蛋了。

    当下沿着南面的缓坡,“绿箭”骑士团的马贼们开始爬山。第二营第一小队作为开路先锋爬在最前面,第二营主力在他们后面大约十步的地方跟进。缓慢地爬了半个时辰,第一小队终于接近了山顶。在距离山顶二十步的地方,马贼们停下来擦汗,刀斧手巴里斯和小队长克林森在擦汗的间隙无意中向上看了一眼,在这一瞬间他们吃惊地张大了嘴:在他们的头顶上,一群黑糊糊的铁球正密集地飞下来!

    手榴弹在“绿箭”骑士团马贼们中间爆炸,接着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突击步枪子弹。

    第一小队的士兵顿时血横飞,第二营营长杰希喊了一声:“敌人!”全营一片卧倒在高地下方。杰希在望向全军覆没的第一小队士兵时,不经意地看见了几名敌人在仙人掌丛中一闪,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敌人却又不见了。此时第二营全营士兵连一刀一枪都没有来得及劈刺。

    随即枪声突然停止了,第二营立即分成两路转入进攻状态。他们正面的敌人好像是消失了,于是第二营登上了一道棱线,由于遍地是光秃秃的岩石,马贼们一下子找不到隐蔽的位置,后续部队第四营也因为棱线上面积太狭窄而无法上前支援。

    正在犹豫之间,从更高处的岩石棱线上的杂草丛中,敌人的击又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和步枪子弹倾泻而下,第二营伤亡的士兵一下子增加到一百八十名。从另一个方向进攻的第三营还没有接近山顶,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于是只好逃退下来重整队伍。

    第三营营长艾度尔是今天才上任的马贼头目,他凭借溜须拍马获得的老当家沃尔德的赏识,可怜此时连归自己指挥的马贼们的名字都还没有弄清楚,这也就难怪攻坚战打得一塌糊涂了。

    三营退下来的时候,“绿箭”骑士团三当家道鲁西带着官道上残存的马贼们赶到了。此时此刻那帮俘虏和抢劫来的货物早被他们丢到了九霄云外,眼下只想着要攻克那座高地后夺路逃命。当下他指挥山下的马贼们全部脱掉笨重的全重铠(反正穿不穿都一样防不住敌人的暗器),稍微调整了一下攻击路线后,就支援三营重新进攻高地了,艾度尔于是也指挥三营再次向山顶冲击,

    就在三营又一次接近山顶的时候,艾度尔看见了一幕令他一生难忘的景;在山顶的杂草丛中,突然站起来一排敌人,这些敌人高举双手是投降的样子,三营在可以看见敌人衣服扣子的距离成散兵队形站起来,一名精通风云语的赞布族马贼开始喊话:“你们走出来投降吧!”敌人回答道:“来这里抓吧!”在和敌人开始对话的时候,又有四五名敌人加入到举手的行列,但是他们突然一起投出手榴弹,然后钻到事先挖好的战壕里不见了。

    艾度尔的三营在高地上再度损失惨重,敌人也再次消失在杂树丛中。

    另一侧在二营营长杰希率领下二百五十人实施突击,却以伤亡一半的代价再次失败后,“绿箭”骑士团的马贼们终于无奈地承认想在白天攻克高地,纯属死路一条。于是,双方在高地上进入了僵持,一直到太阳落山。

    帝国历八百一十一年六月二十三初夜,赞南高原的戈壁滩上空气清冽,月光皎洁。

    寂静的夜色没有持续多久,“绿箭”骑士团的马贼们就被偏北方向突然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惊呆了。半个夜空瞬间被火光染红,滚雷般的巨响声彻苍穹。爆炸声和火光先是在高地另一边的官道上,没过多久“绿箭”骑士团的右后方也有了熊熊的火光。

    “绿箭”骑士团的马贼们明白了,剧烈的战斗在他们的前面和侧后发生了。

    刹时间,三当家道鲁西不惊反喜,因为他知道那铁定是留守在宿营地的二当家林杰克闻讯前来支援了。跟毫无准备的二营、三营、四营不同,一营装备着大量强弓劲矢,这下就不会再是一副光挨打不还手的悲惨局面了。只是道鲁西没能联想到今天白天“绿箭”骑士团遇到的战斗仅仅是敌人的移动靶实弹击训练罢了,对方根本就没有全力以赴,而片刻后他和他的“绿箭”骑士团将陷入一场更加惨烈百倍的战斗之中。

    道鲁西无法想到是有可原的,因为直至此刻他也没摸清敌人到底有多少人,是什么来历,更想不到,在柳轻侯指挥下三十名铁血卫已经从东南西三面开始了全线的进攻。

    “绿箭”骑士团的四周都是枪声爆炸声,但奇怪的是道鲁西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高地下面死一般地寂静。马贼们极度恐惧地听着自己头顶上的阵阵枪声,但没有人知道他们该怎么办。刚刚通过传令兵的联络,道鲁西知道刚刚企图趁乱攻上高地的三营受到了猛烈的攻击而濒临覆灭,二营也已经陷入几乎崩溃的境地,四营因试图趁着两轮枪声之间的空暇强攻上山,也遭到了毁灭打击,营长和很多小队长已下落不明。此时,“绿箭”骑士团的各个部队都处在血战之中。而只有趴在山脚下的道鲁西和原属沃尔德的“绿箭”骑士团亲卫队安然无事。

    位于要地的“绿箭”骑士团亲卫队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方向的攻击,这比受到攻击更加令他们感到恐惧不安。亲卫队的马贼们心绪复杂地望着夜空,望着那轮与往昔差不多的月亮,蜷缩在沟渠石缝中为自己的命运默默祈祷。

    这时,将要置“绿箭”骑士团亲卫队于死地的三十名铁血卫正在一步步地向高地接近。

    他们的攻击位置原本分布在东南西三面,包围着“绿箭”骑士团的队伍,但是没想到马贼们居然聚成一团不知死活地去反攻北方高地。若按照程银的意思,那就想立刻集中所有力量全歼敌军,不过却遭到了我的反对。因为反正眼下高地上的第四战斗小组还没什么危险,就让他们练练枪法好了,何况还有第五战斗小组在官道另一侧帮着掠阵,谅也捅不出什么篓子。目前最紧要的任务是平安解救俘虏,行动时间定在入夜之后,届时敌人两眼一摸黑,我方的“鬼眼”式瞄准镜却可大展神威,谁胜谁败不言而喻。

    孰料我的如意算盘还是算漏了一项,敌人竟有援兵,而且他们还异常狡猾地兵分两路攻至。所幸北面来敌被第五战斗小组生生截下,在光秃秃无遮无掩的官道上展开了大屠杀。对方根本想不到在铁血卫眼里,夜晚黑漆漆的角落也是亮如白昼,因此企图借助黑暗影藏的马贼们几乎全军覆没,唯有极少数狡猾之徒借助宽厚的战马腰腹做盾牌逃过一劫,不过也被压制在原地上动弹不得了。

    南面来敌则要凄惨壮烈得多。他们肆无忌惮地骑着战马沿官道呼啸而至,以为偷袭我方背后毫无危险,结果在二十步的超短距离内,遭到了官道两侧六十支“黑蟒”贰型冲锋枪密集无比的交叉火力覆盖。这还不算一直没捞到机会给手榴弹开洋荤的第一、第二、第三战斗小组的铁血卫们,此番更是卯足了劲儿狂抛乱扔,炸得马贼们血横飞,片刻后就声息全无了。

    我率领着三组铁血卫迅速打扫了战场,主要是检查躺倒在地的马贼们中间是否还有活口,一经发现不管伤势轻重统统就地击毙,眼下可没有多余兵力分出来看管战俘。这种不用仔细搜刮战利品的打扫战场方式自然快捷万分,不到一盏茶功夫战果就统计出来了,共计击毙马贼三百二十余名无一活口,缴获优质战马二百四十多匹。

    大家草草地把战马的缰绳三个一群、五个一组地绑在一起,防止它们在无人监管下伺机逃窜后,就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官道上被俘虏的商旅们边。那些平素谨小慎微的小商小贩们,哪里受到过如此惊吓,现在正一个个匍匐在地双手抱头浑瑟瑟发抖不止,即使知道马贼们都离开了也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我看罢有些哭笑不得,当即用一种足以让所有商旅们都听到,却又不会扩散至高地那边的音量说道:“大家听好了,我们是驻扎在落要塞的常胜二军官兵,是来拯救大家脱离马贼魔掌的。眼下还有不少马贼躲在北边高地上,不过南边的马贼已经被消灭干净了。请大家听我号令,一个接一个撤退到南方马群那边去,体弱的、受了伤的、还有老幼妇女请没受伤的兄弟们帮忙搀扶一下。好啦,现在开始撤退,从南头那位黑胖的仁兄起,猫腰低头,走!”

    或许是我的嗓音极富有亲和力,也或许是轰隆隆的爆炸声把众人都吓傻了,撤退过程竟异常顺利,并未出现我担心的争先恐后、哭爹喊娘的纷乱景象,而是一个接一个秩序井然地走得溜干净了。

    当最后一名半百老人也被搀扶下去后,我马上率领铁血卫们朝着北方高地潜了过去。此时那边的枪声再度沉寂下来,随即一颗银灿灿的信号弹冉冉升空而起。看到它我就知道马贼们的援军已被全部歼灭了,想来北面不过是佯攻部队,南面偷袭的才是骑兵主力,我的布置正好克制得他们死死的,一个也没放过。

    收拾完周边来犯之敌后,除北方高地上据守的第五战斗小组外,其余四组铁血卫团团包围了山上山下的马贼们,总攻即将开始。

    根据惯例我吐气扬声,用一种重金属般铿锵有力的嗓音大喝道:“大胆蟊贼,你们统统都给老子听好了,我们是落要塞的常胜军,现在已经把尔等重重包围,随时可以消灭干净。不过本将军上体苍天有好生之德,准备给你们一条生路走,只要在六十息内放下手中武器,双手抱头走出来投降者一概饶其狗命,逾期不降者老子就炸得他死无全尸。现在开始计时!”

    “一、二、三……”程银中气十足地报起数来,整个高地方圆数里内皆清晰可闻。

    “绿箭”骑士团的马贼们顿时慌了手脚。本来看到南北二路骑兵来援,他们以为马上就能得救了,孰料还没过一顿饭的功夫,一切就又重归沉寂,援军显是被凶猛可怕的敌人全部做掉了。而今敌方首领居然说自己是落要塞的常胜军,这番话马上让原本就低糜的士气更濒临崩溃的境地。眼下深蓝大陆谁不知道南疆有支不败铁军名曰常胜啊,那帮虎狼之兵连天下无敌的恺撒皇家舰队都能打得落花流水,何况是自己这群滥竽充数的蟊贼呢!

    一**及此,众人纷纷把目光可怜兮兮地投往三当家道鲁西的上,企盼他能许并代表大家投降,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现在是明摆着打不过人家,而且手中根本没有远程武器,想拼命都没法拼,最多是送死而已,投降成了唯一的同时也是最好的选择。

    道鲁西无奈地长叹一声,他又何尝不知目前局势对己方有多么不利,但是真若如此投降,丢脸倒是小事,万一对方反悔,顺手就灭掉大伙儿,那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当下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对面那位将军,小人是‘绿箭’骑士团副团长道鲁西,现在愿意率领大家集体投降,但是却担心您出尔反尔,不肯饶过吾等命。因此可否请您立下毒誓,保证我们投降后,绝不损伤大伙儿半根毫毛呢?”

    我听完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好你个贼头,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跟本将军讲起条件来了。嘿嘿,整个南疆谁不知道俺的话能当金子使,偏偏就你小子不信!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只剩下不足三十息了,要投降就赶快抓紧时间,不投降就老老实实地待在那儿别动,等老子炸你个鸡飞狗跳好啦!”话音才落,黑夜中就传来一阵“咔!咔!”整齐划一的子弹上膛之声,随时准备开始大举进攻了。

    事到了这步田地,道鲁西知道除了无条件投降外,自己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当下率先从地上爬起来,扔掉配刀和匕首后,两手抱头走出暗角落,一直行至铁血卫们指定的官道中央位置才被许停下形蹲在那里。

    “嗤!”一枚金针闪电般刺入道鲁西的后颈隐,成功锢了全真气运转,使他最多能像普通人那样行走自如,若想跟人动手,那就是纯粹找死了。

    铁血卫们一面监视着来投降的马贼们,防止他们集体暴起发难;另一面分出十名铁血卫专门负责锢敌人的武功,在这种完美的配合下,很快就肃清了高地上的所有残敌。

    程银率领第五战斗小组在高地上巡视了一圈,确定再无任何一名活着的马贼后,回到山下又从那批商旅中找出数十名青壮年男子,用原本捆绑他们的绳索,反过来缚到了被俘的马贼们上。

    此时被击毙的敌人总数已由“黑豹”小队副队长乔玄报了上来,“绿箭”骑士团包括后续援军全团一共两千零二十人,经过两个多时辰的激烈战斗后,被炸死杀一千六百七十七人,现有俘虏三百四十三人,绝大多数都负有轻伤。

    我冷眼打量着眼前这帮垂头丧气的马贼们,在电光石火的刹那,心底真有一股冲动,想要马上将他们统统处死。不过幸好那种危险的**头一闪而逝,因为我考虑到了很多需要顾忌的事,例如那数百名商旅对我们大肆屠杀无法反抗的俘虏们的看法,还有临行前根据南疆西路镇抚司衙门的报说,赞南地区素来平静,没有任何一股大帮马贼,这所谓的“绿箭”骑士团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到底是何来历必须搞清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