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奸商

    <---凤舞文学网--->    平生首次接触这么大宗生意的我,在被卡尔·麦哲伦猜中了菜鸟份后不老脸微红,苦笑道:“嘿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啦!唉,南疆是个不毛之地,本来就一穷二白,而兄弟我又只管军事不管财政,所以即使有两个糟钱儿也不知存放在哪里,更不知道什么金砖金柜什么的,平常花费都是使用金票哩!”

    卡尔·麦哲伦瞅着我难得一见的窘态,窃笑了一阵儿才转移话题道:“嘿嘿,什么事都有第一次嘛,万事开头难,以后就容易多了。--凤-舞-文-学-网--嗯,这宗生意我们就一言为定了,半个月后钱货两清。”

    “好!”我欣然点头,遂与他击掌为誓。

    此时,天盛外蓦然传来一阵清越嘹亮的钟鸣,原来不知不觉间半个时辰过去了,御前会议即将再次开始。群臣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内廷,最晚到达的人居然是李德宗,他平素最讲究时间观**,想不到也会有迟到的时候。不过大家看他脸色凝重、表严肃,都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件,也就不敢去随意调侃他而自讨没趣了。

    我也在暗暗揣测,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能够让这位意志坚如磐石的财神爷表晴转多云,但是凭空怎都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功夫,莫琼瑶翩然而至,会议接着上个议题继续进行。

    金破天第一个发言道:“经过大家烈讨论的结果,都希望在精兵政策贯彻实施后,南、北两大军区能把兵力限制在一个集团军的规模,即八支军团、四十万人。而需要为他们采购的军备则包括四十万单兵装备、四万狙击弩箭、四千辆泰坦战车、二十万匹飞云兽、四千架重型弩炮,一万六千重机弩,四万支攻城弩箭,六万四千箱重机弩箭。这项军备采购计划的全部资金将由四大道宗和朱家联合提供。”

    朱翊均和木马齐齐表示没有异议,我却暗暗寻思了好半天,心忖道:“他娘的,这些家伙倒是精明啊!还没怎么着呢,就瞄上南疆收缴自恺撒精锐骑士团的飞云兽了。呵呵,也罢,反正它们都是要被淘汰的货,干脆一次全部处理给他们,我也省心啦!”

    想到这儿,我施施然站起来,报价道:“嗯,每匹飞云兽一千金币,每泰坦战车内置武器系统三十七万五千金币,加上其他军备共计六十七亿四千八百万金币。”言罢泰然自若地等了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结果却一无所获,想来这帮家伙在偏时已达成了某种默契。

    莫琼瑶也环顾众人一周后,正容道:“好,凡事宜早不宜迟,大家共同努力保证在六月二十五之前钱货两清。嗯,军备采购协议就这么定下来吧!下面请摄政王阁下继续下一个议程。”

    我重新落座后,先朝着侧正襟危坐的卡尔·麦哲伦微微一笑,继而侃侃而谈道:“适才忠信王阁下提到过要广结盟友,以针对愈渐嚣张跋扈的狴奴族。现在我就这个问题向大家隆重介绍,风云帝国高唐府总督卡尔·麦哲伦阁下。此次他将全权代表风云帝国高唐府,正式加入,成为同盟的第三个伙伴。另外由于成员数增加到了三个,所以同盟的名字也将自动更改为新月盟。”

    “哗!”掌声骤雨般响起,卡尔·麦哲伦站起来频频向众人微笑致意,尽展无懈可击的绝佳风度。

    大约过了一盏茶功夫,我继续说道:“新月盟的宗旨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倒一切需要打倒的敌人,互通有无,同舟共济,最终将两大帝国深蓝六族统统都收归盟内,建成一座伟大、和平、繁荣、富饶、美丽的深蓝联邦。大家刚刚也听到了,军备采购协议中,由风云帝国塔卡玛干府向高唐帝国平价提供的最新式军备,就是互通有无的具体表现之一;而我们三家联手帮助纳蒂族救回俘虏,则是同舟共济的具体表现。我在这里很高兴地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纳蒂族酋长耶律颙琰阁下,半个月前已经同意了参加新月盟,今后我们在米洛斯大草原上也拥有一位最忠实的盟友啦!”

    掌声再次响起,久久不息。这倒不是他们配合着我演戏,而是确实认识到了风云帝国塔卡玛干府的强悍实力,继而做出的下意识的举动。试问整个深蓝大陆两国六族内,谁能像我柳轻侯一样随随便便就敲定近四百一十亿金币的巨额军备供货协议啊?

    接下来的会议顺风顺水,直到全部议程结束也没起半点波澜。期间在莫琼瑶雷厉风行的作风督促下,迅速确定了迁都、登基、建国、建军等大事,并决定明放假一天参观游玩阁道岛的名胜古迹,自后天起所有外地官员和部队就统统离开阁道岛各据各位,开始紧张而忙碌的工作,

    这轮枯燥漫长的廷议终止之时,天色已经擦黑,众人皆离席散去,回到自己的小圈子中去。只有我和卡尔·麦哲伦一时想不起何处好去,于是就傻傻地坐在席位上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孰料本以为内廷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不经意间,我居然发现李德宗也坐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

    我莞尔一笑道:“看来无聊的人不止我们两个啊!”

    卡尔·麦哲伦也发现了李德宗,哑然失笑道:“呵呵,可不是嘛!嗯,我们现在正愁晚上无处消遣呢,他老兄怎都算是半个地头蛇,自当替吾等安排妥当不是?”

    我故作大惊小怪地瞥了他一眼,说道:“啊,弟妹就在左近,你也敢外出风流快活?贤弟真是我的偶像,愚兄佩服得五体投地!”

    “胡说八道!”卡尔·麦哲伦边笑边擂了我一拳,佯作大义凛然道:“你小子切莫把所有人都想象成你一样,出外游玩就是找漂亮姑娘滚单!哼哼,本少爷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从来不流连那些青楼客栈之类充满低级趣味的场所哩!即使偶尔前往,也只是为了应付差使逢场作戏而已,这一点秦琼向来都对我信任有加绝不干涉呢!”

    我听罢摸摸鼻子,苦笑道:“他的熊,你也切莫随便糟蹋我的名声,什么风流快活之类的事,可跟柳轻侯沾不上半点干系!只是各种层出不穷的麻烦,就够我忙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哪还有力气去兼顾其他呢!再说我还打算搞定你和纳蒂族的麻烦后,于年内正式完婚呢!”

    话音才落,卡尔·麦哲伦立刻凑了过来,饶有兴致地问道:“是跟女皇陛下吗?哦,对了,还有那位慕容大小姐!嗯,好像还有一位叫欧鹭忘机的姑娘吧?……”

    我见他如数家珍般一一列举出我心的女子,不住连忙求饶喊停,然后拽着意犹未尽的卡尔·麦哲伦,朝着李德宗走去,以规避畔这位超级八婆的继续轰炸。

    李德宗早就被我俩的窃窃私语声惊醒,此时见二人行至近前,赶紧起相迎道:“德宗只顾忙于想心事了,竟未发现二位王爷就在左近,实在是罪过啊罪过!”

    卡尔·麦哲伦微笑道:“李兄过虑了,您是在忧心国事,我和轻侯是在聊天解闷,两者岂可同而语,算起来还是吾等的不对呢!”

    我哈哈大笑着截断了两人你来我往的客,直截了当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良宵苦短,我看还是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卡尔·麦哲伦笑骂了一句,李德宗脸上也愁云尽散,眼中流露出一抹豁然开朗之色,神神秘秘地笑道:“嘿嘿,小弟手边正有一桩非常有趣的任务,不知该选谁同去处理,恰好它必须在釜城最顶级的销金窟——‘月波楼’内完成。若二位感兴趣的话尽可接下与我同行,这一来可以免费饱浏高唐风月,二来可以给德宗压阵壮胆,真是好处多多哩!”

    “哦?”我和卡尔·麦哲伦面面相觑,彼此间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明悟,原来我们都上当了,李德宗施展的乃是守株待兔和擒故纵之计,其实他故意留在内廷,就是想找机会让我们帮他一个忙。

    一**及此,我不暗暗郁闷,正想拒绝之际,猛然看见李德宗递来一卷明黄色丝帛卷轴。

    “秘旨?”我脑海中刷地闪过这个词儿,赶紧接过仔细浏览起来。片刻后,我一脸凝重地把它递给卡尔·麦哲伦,后者浏览完毕也是一脸严肃的表

    李德宗正色道:“刚才非是小弟故弄玄虚,实在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得不避开闲杂人等的耳目进行。另外因为它也与二位息息相关,所以只好麻烦你们一起前往给提提建议。嘿,不然‘天堂’高手如云,虽然武功不如你们高明,但是我多选几个壮壮声势总是可以的,杨铁那小子就整天地没事找事寻人打架呢!我用他不好吗?”

    我知道李德宗末了几句话是故意说来给我们听的,避免我和卡尔·麦哲伦心生芥蒂。其实他太过虑了,也太小看了风云帝国一方霸主级人物的涵养,这等小事焉能影响到吾等的绪呢?

    果然卡尔·麦哲伦悠然自适道:“李兄不必客,要知过分客就显得疏远啦!此行你全权做主即可,我和轻侯负责从旁协助,就这么定下来如何?”

    李德宗欣然点头,旋又皱起眉峰,从怀中取出两团拳头大小的物事道:“嗯,还有件事得委屈二位,由于你俩的份过于显赫,我担心会被对方认出后另生变故,所以特意准备了两张面具。嘿嘿,这个服饰发型也要全部换掉,另外最好能够运功暂时改变体形和声线,还有行为举止也需注意。总之从现在开始直到撤离月波楼回到内廷为止,你们就是我的贴保镖李一洲和李一峰了。明白了吗?”

    我和卡尔·麦哲伦对他的提议感到十分新鲜有趣,丝毫不以为忤,互望对方一眼后,一齐向李德宗躬施礼道:“李一洲(李一峰)参见盟主!”

    李德宗满意地点点头,打趣道:“很好很好,想不到我李德宗有生之,也能用得起如此大名鼎鼎的跟班呢!呵呵,那柳兄就叫李一洲,麦哲伦兄就叫李一峰吧!这个称呼至关重要,千万不能搞错,我找你们的时候,也一定要随叫随到,否则出了纰漏就不好弥补了。嗯,我们现在就去换衣服,顺便再吃点东西,然后就赴约去!”

    “是,盟主大人!”我和卡尔·麦哲伦再次躬施礼,随即三人都被彼此装腔作势的滑稽模样逗得捧腹大笑,无形中感觉亲近了许多。

    这一刻,我蓦然觉得此种不包含任何利益关系的友弥足珍贵。不过我想的或许也不对,那可能只是因为大家从不同的舢板,怀着不同的目的登上了同一艘大船,以后也要同舟共济,扬帆远航的缘故吧!而那艘大船的名字就叫做新月盟。

    ●●●

    釜城是高唐八岛范围内最大的城市,也是闻名天下的国际大都会。作为高唐帝国的首都,釜城享有“高唐门户”和“东方金融之都”等种种称誉。这个城市具有强烈的国际化特色,生活着各种肤色的人们,是个对比鲜明,色彩缤纷的城市。这里既有一掷千金的亿万富翁,也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既有成片的琼楼玉宇,也有破烂不堪的贫民窟。然而釜城对所有人来说,都具有强烈的吸引力,人们莫不希望亲自尝一尝它的味道。早在数千年前,吟游诗人们就用“大苹果”来吟唱釜城,这个绰号随着歌声传遍了四方。

    华灯初上,烽火大道两侧的高楼广厦和豪华的店面构成了色彩绚丽的画面,街道一侧洒下皎洁的月光,另一侧的月光被楼宇遮住显得漆黑森。大道上,大型公共马车驶过,车轮“隆隆”震动地面;计程马车和私家马车鱼贯而行,“嗒嗒”铁蹄声清脆嘹亮地传出老远。街边的牌匾五颜六色,商店货架里满放着琳琅满目的货物。一个大型百货商店的正厅内站着几位体态婀娜的年轻姑娘,有的穿着斑马线条的装,有的穿着灯笼袖的细格上衣和真丝长裙,清雅娴丽,高贵脱俗。街道两边来往着各种肤色、各种服装、各种发型的仕女们,汇成一幅生动斑斓的画面。

    我透过车窗目不转睛着盯着那座人流汹涌的百货商店,不自地赞叹道:“我的娘啊,想不到生意居然还可以这么做呢!它的老板一定是个商业天才!”

    话音才落,卡尔·麦哲伦就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另一侧的李德宗则嘿嘿干笑了几声,赧然道:“惭愧,惭愧,你说的那个人好像就是区区在下哦!”

    我愕了一愕,一时间有点难以置信,旁边的卡尔·麦哲伦迫不及待地帮他证明道:“轻侯只顾欣赏青靓丽的美女,却忘了留意它的招牌吧?上面不是明明刻有‘小天使’二字和天堂之门的商标吗?要知‘小天使’乃是遍及深蓝大陆各大主要城市的连锁百货商店,所售货物包罗万象,大至货船、马车小至纽扣、针线,无不应有尽有呢!”

    “啊?”我心中更加纳闷了,马上问道:“对不起,刚才只顾惊诧它的竞争手段,却压根就没注意到招牌上写有什么!不过像‘小天使’这样吸引眼球的商家定然家喻户晓,在南疆我也会有所耳闻才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听说呢?”

    卡尔·麦哲伦含笑不语,摆明是要看我笑话,倒是李德宗耐心地解释道:“说起来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小天使’在南疆没有分店。其实不仅仅是南疆,很多地方‘小天使’都没有设分店呢!因为做生意第一讲求安全,第二讲求利润,譬如未开化的少数民族聚集地,战乱连年的沙场,以及对高唐人不友好的国家和地区就都不能开设‘小天使’分店了。否则命都保不住了,又如何赚钱呢?”

    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苦笑道:“嘿嘿,我明白了!之前南疆是不毛之地,现在又最靠近兵荒马乱的疆场,所以‘小天使’自然就看不上眼,不会设立分店了。”

    李德宗莞尔一笑,旋又摇头道:“话也不能那么说!虽然我曾经考虑过你说的那两个原因,但是富贵险中求,做生意总是要冒点风险的,不在南疆设立‘小天使’分店,甚至根本不敢介入南疆商业圈实是另有苦衷。”

    我立刻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真心求教道:“愿闻其详!”

    李德宗淡淡地道:“因为南疆现在的官方经济政策太保守。”

    我愣了一下,疑惑不解道:“保守?你的意思是南疆总督府下令封锁了边境,拒绝任何外来商人进入吗?没有啊,我们只是为了防止各方势力的间谍渗透进来,普通商人可是不在限制范围之内的啊!”

    李德宗头摇得跟波浪鼓似地道:“不不不,我指的不是这个,而是指南疆户部司在成立以后对领地内的所有商家采取的公有化和兼并政策。虽然从短期效果来说,这种由官方控制所有商号的做法,可以大量增加财政收入,但是长远来看,却是一种竭泽而渔的错误做法。毕竟官府的职能乃是宏观调控,而不是做直接参予市场竞争,若长此以往难免诟病丛生。一来得外地商家根本不敢进入南疆,因为官商结合的恶竞争下神仙也赚不到钱;二来本地商家也会积极尽失而无心经营,因为做得再好也是官方收入,他们一个铜板也多得不着;三来前两种因素综合影响下,官府控制的商号虽然能够在南大,但是与外界商号相比竞争力却是越来越弱,终有一会被大陆市场所淘汰。这其实也就跟高唐帝国建国初期的商业历史一模一样,我没有半点夸张失实的地方,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

    “不会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苦笑道:“嘿嘿,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南疆境内的商号统统都纳入官方经营了,财政收入反倒减少了呢!起初还以为有人在贪污,可是孔龙经过调查后一口咬定绝无可能,唉,真没想到症结居然在政策本啊!”

    言罢我站起来,向李德宗深施一礼道:“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轻侯受教了,回到南疆后一定改过自新,重新拟定新的经济政策。不过……他的熊,我是个门外汉,我那帮属下也个个不懂商业经营,还请李兄继续指点迷津啊!”

    李德宗连连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反正路上也闲来无事,我们就随便探讨一下吧!”说到这儿,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很简单,南疆只要做到‘一收一放’,所有问题皆可迎刃而解。一收指的是关乎军备生产的工业要监管妥当,绝对不能流入民间经营;一放指的是开放市场,给大家提供一个能够公平竞争的良好环境,官府不再随意介入,任由商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只需按律抽取税金,用来不断投入和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即可。”

    我边听边记,待他说完猛然想起一事,说道:“对了,军备采购协议生效后,南疆会拥有数百亿资金可供随意支配,除了必须投入到军工方面的资金外,剩余部分我还不知道要如何使用呢!嘿嘿,不知李兄是否有兴趣帮我参谋参谋呢?做为回报,南疆工部司最新研制的一些民用产品,可以全权交由‘小天使’代售,同时我保证‘小天使’在南疆以及今后南疆占领的任何一座城市里都可以开设分店,并且获得官方的全力支持与保护!”

    话音才落,一旁闷声听了好久的卡尔·麦哲伦就表示强烈不满道:“不公平不公平,焉能让你一个人独占财神爷呢?我看不如这样,刚刚不是成立了新月盟嘛,我们就把李兄聘任为新月盟的财务总管吧!由他来掌管三方财务,不不不,应该是今后所有加入到新月盟的成员,都要把财务自动转交给他掌管。如此一来好处多多:第一、有‘点石成金’美誉的李兄帮忙理财,我们新月盟肯定会财源广进,实力越来越强;第二、众所周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要把大家的经济命脉统统整合在一起,共同承担风险与收益,那盟约自然就更加稳固有效,不会出现内斗和背叛,即使个别成员想要耍花样,大家也一定会联手对付他,铲除害群之马;第三、通过经济领域的合作,可以进一步带动其他领域的融合,譬如军事、政治、文化、教育、资源等各个方面,使得互通有无,同舟共济再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承诺,最终我们的理想深蓝联邦也就水到渠成了。”

    “说得好!”我和李德宗异口同声地大声赞叹。我俩谁都没料到卡尔·麦哲伦在经历过一次刻骨铭心的背叛后,竟能想出如此简单有效的办法,来控制所有势力的人心向背。其实小至个人、中至集体、大至民族和国家,不论他们做什么归根结底求的就是一个钱字。钱就是他们的命脉,有钱就可以让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进步,国家长治久安,领袖也可以气定神闲,不必整天再为上上下下的生计犯愁了。

    李德宗听得眉飞色舞道:“麦哲伦兄所言极是,这就好比几个人一起投资做生意,若亏损则人人有份,以致大家都必须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这样才能保证不赔掉老本。”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脸容严肃地道:“不过由于国家和地区的综合实力,很难计算出具体数字去折合成股本,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以包括现金、现物出资的方式,来确定各个成员在新月盟内拥有的股份。譬如我们以天堂集团的‘小天使’连锁店为例,按照它的实际价值折现为五百亿金币,高唐帝国拥有它全部的十成股份,那么塔卡玛干府和高唐府就可以出资入股,成为股东的同时获得收益。”

    我听得迷迷糊糊,一知半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出钱买断‘小天使’的一部分股份,然后赚钱了大家分红吗?”

    李德宗微笑道:“差不多吧!不过不一定是钱,其他东西也可以交换股份,譬如土地和港口的使用权,矿山的开采权,先进技术的转让,武器装备的共享等等方面简直不胜枚举。一言以蔽之,大家可以把所有值钱的东西统统折算成现金后弄到一个框架内,确认各自占有的比例,再通过这个框架开始经营各种赚钱的项目,每隔一段时间后分红。目前这个框架就是新月盟,成员就是高唐帝国、塔卡玛干府、高唐府,出资比例待定。由于新月盟潜力无穷,所以我估计只要号召一下的话,四大道宗和朱家肯定会倾尽家财前来投资的。他们的总资产约合三百四十亿金币,若扣除第二期军备采购费用的话,大约还剩下二百七十亿金币;我和金老元帅的财产则都捐献给了国库,若国库扣除支付给南疆的第一期军备采购费用,那么现金就所剩无几,只留有一座大约市值五百亿金币的天堂集团‘小天使’连锁店了。嗯,帝国的况我介绍完了,你们想投资多少呢?”

    我沉吟片刻,仔细思索了一遍他说的话后,不答反问道:“我们能赚多少呢?”

    李德宗哈哈大笑道:“这个问题问得好!每个投资者都想知道能赚多少钱,但是答案比较复杂,而且不太好确定。譬如踏踏实实做生意的话,那就赚的少且慢,还要到处打点巴结,可是若换成以最强大的武力做后盾,去与别人进行贸易的话,那就赚的多且快,甚至有些东西根本不需成本和一本万利。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假设我们把米洛斯大草原全部占领的话,他们的宝石矿藏和畜牧业就统统成了新月盟所有,只要根据出资比例来分配就可以了,根本就是零成本。哦不,还是需要支付一些薪金给军队,花钱修葺武器装备什么的,呵呵,不过也就那几项不大的开支罢了,根本和获得的收益不成比例。”

    话音才落,我就把眼睛瞪得溜圆,同时心底翻起滔天巨浪,终于明白了一个至关簧要的道理——原来战争的目的就是掠夺财富。由于一直以来南疆战场都是在消极被动地搞防守反击,所以习惯在本土作战的我,就下意识地忽略掉了恺撒帝国不断主动进攻背后隐藏的真正的战略意图。他们之所以屡次不惜血本地攻打碎星渊要塞,妄图侵入南疆内陆,其实就是为了掠夺塔卡玛干府境内丰富无比的矿产资源。至于什么宁·路西法的野心,还有禅道两宗水火不容的说法,与这种现实利益相比统统不过是苍白无力的谎言罢了。

    如今通过卡尔·麦哲伦的抛砖引玉,再经过李德宗的仔细推敲和严密论证后,一个跨国跨地区军商结合的同盟组织终于成立了。它不再是一个模糊的概**,而是一个清晰的构架。原来我提出的遥不可及的深蓝联邦梦想,如今也踏踏实实地迈出了第一步,拥有了三个真正意义上的成员。今后新月盟的一切计划都将是为了掠夺财富,一切行动都将要计算成本和利润,哪管小至一支弩箭的消耗,将来都要从战利品中弥补回来。而新月盟的收入来源将分为两大部分即商场和战场,前者根据股本投资比例分红,后者则依照按劳分配的原则,只有实际参予战争的军队才能根据投入武装力量的比例分享战利品,其他人就休想得到一个铜板。

    总而言之,新月盟就如同一架庞大无比的战争机器,不断发动商战和国战,尽可能地赚取最大利润。它下属的每个成员国及成员国下属的每名士兵都会成为大大小小的股东,可以不断通过自的努力得到分红。于是,深蓝大陆上就会诞生出一支实力强横绝伦,作战悍不畏死的超级联军,飓风过境般席卷阳光照耀下的每一寸土地……

    我脑海里疯狂歪歪着,越想越是兴奋,差点就要仰天长啸,以发泄中汹涌澎湃的激

    蓦然间,耳畔传来李德宗不耐烦的声音道:“喂,你们俩别傻愣着,倒是说话啊!究竟打算出多少钱啊?”

    我倏然被拉回现实中来,只见卡尔·麦哲伦和我一样也是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不面面相觑尴尬无比。

    我不好意思地干笑道:“嘿嘿,这个投资金额嘛,还要李兄帮忙出主意哩!”

    卡尔·麦哲伦也附和道:“不错不错,李兄对我们塔高二府的财政状况了若指掌,还请不吝赐教!”

    李德宗没好气地瞅了我们一眼,满脸被你们打败了的表,苦笑道:“好吧,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出点馊主意吧!嗯,行不行最终还是要你们自己拍板定案的。我的想法是这样地,与其投入现金,不如依照刚才提过的办法,即以‘小天使’连锁百货商店为基本框架,由三方继续投入土地、房产、商品、人员等方式进行合作。”

    他停顿了一下,理顺思路后继续说道:“具体步骤如下:第一、由天堂集团派出专家组进驻塔高二府,详细指导选址、建店、进货、招聘、培训、广告、管理、销售、后勤等一系列的工作,先把两地各大主要城市的分店建起来。其中高唐府原有的店面,为了方便集中管理,将统统按照市价转让给麦哲伦兄,涉及的转让费不用支付现金,只需从整体股本中划拨给高唐帝国即可。这一步所需的全部费用由塔高二府自行承担,建成开业后再纳入‘小天使’之中,根据各自的市值换算成股本,以统计整体持股比例。第二、南疆技术先进,矿产丰富;高唐府农业发达,商业繁荣。你们可以陆续地把武器和粮食纳入‘小天使’连锁店作为商品出售,当然我的意思是不违反原则的况下进行,并且它们可作为资本纳入股本计算。如果还有其他销路紧俏的商品,也可以同样按照这个办法计入股本,提高塔高二府在‘小天使’中的持股比例。第三、关于今后的发展计划,我的设想是向米洛斯大草原拓展业务,最好的机会就是北伐军登陆佛得角港的时候。我希望塔高二府也可以派出两支军团参加,这样的话,整个过程中所获得的收益即可平均划分,风险也降到最低。如果你们对得到的东西不感兴趣,还可以跟‘小天使’股本进行置换,我很愿意全额收购……”

    待李德宗好不容易停止口若悬河的演说,卡尔·麦哲伦立即接茬道:“且慢,李兄所言我全部同意,只是另外小弟有一点不明。如果新月盟一方成员遇到了困难,其他成员帮忙的话,这笔费用要如何计算呢?”

    此言一出,我在一旁忍不住暗暗点头道:“嗯,小麦终于问到了一个敏感且实际的问题,待俺看看老李如何回答。”

    只听李德宗不慌不忙道:“通常来说,像我们这样的势力遇到麻烦的话,制造麻烦者肯定是一方或几方的敌对势力,一旦开战必将是国家和地区间你死我活的存亡之战。届时敌人失败了领地肯定被占,我们只需三方瓜分它即可。如果没能达成那种效果,仅仅是一场局部战争,我们只是获得了不多的战利品,也需按劳分配,若不能弥补发动战争的成本,差额部分就要由求助方补给支援方。我想这么处理应该很公平吧?”

    卡尔·麦哲伦连连点头称是,继而直接提出了高唐府可能面临风云帝国高层制裁的可能

    李德宗听完淡淡一笑道:“如果他们真敢不识好歹,悍然进犯高唐府麦哲伦家族的势力范围的话,那么新月盟就可以正式开张啦!嘿嘿,就不知道向他们讨要多少战争赔偿金才好!哦,对了,还有以后高唐府沿岸所有港口都必须对过往船只收费,其中除去新月盟成员下属舰队外,哪怕是风云帝国皇家舰队也要交钱才许靠港。要知现在南征进行得如火如荼,此时不狠狠敲他们一笔竹杠,你还要更待何时啊?”

    “高,实在是高!”我和卡尔·麦哲伦不约而同地脱口赞叹。

    这一刻,我们终于知道李德宗“点石成金”的绰号是如何得来的啦!原来在这位超级商的眼睛里,世界上只存在两件事,一件是在商场上赚钱,另一件是在战场上抢钱。对于两者的机会把握,他简直就像鲨鱼对血腥味一般敏感,这样的家伙若还不能致富的话,才是天下奇闻。眼下他就在通过循循善的方法,把整个商界的游戏规则,一点一滴地灌输给两只菜鸟,并借此准备进军天下第一商人的宝座。

    时间流逝得飞快,不知不觉间,马车停了下来。原来目的地已经到了,三人之间火朝天的新月盟未来几年“钱景”讨论会也终于暂时地告一段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