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恶棍

    <---凤舞文学网--->    慕容炯炯喜形于色地问道:“主公,您想到解决方法啦?”

    我双目精光电闪,淡淡道:“我想到了一个最笨的办法,只是不知道管不管用呢!”言罢缓缓走近“十方俱灭”剑,伸出右手中指,第二次轻轻捺在剑锋上。--凤-舞-文-学-网--

    “嗤!嗤!嗤!……”随着一滴滴鲜血融入剑,灭世魔气也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地汹涌而出。眼前形几乎与上次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点是我预先就启动了“本相”境界,可以保证自己能够随时安全离开。

    纯黑剑衣一寸一寸地消融,当它褪至剑柄下方一尺三寸的位置时,我的真气终于消耗殆尽,遍体传来一种整个人都被吞噬一空的虚弱感觉。

    “是时候撤退啦!”我暗暗警告自己,马上就想收回手指。

    正转**间,脑域精神海骤然传来一阵剧烈波动,继而小宇宙内赫然浮现出一尊顶天立地的灭世魔君,将亿兆星辰皆映成了一片暗金色。刹时间,一股浩瀚无垠的灭世魔气迅速从眉心倾泻而下,光速填满了每一条经脉、每一处道、甚至是每一颗细胞。那种充盈无比的动人感觉,爽得我呻吟出声,连魔剑噬魂都再不觉任何痛苦了。

    此时此刻,我勉勉强强地站稳脚跟,以避免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所击倒,嘴里不断地梦呓道:“我的天啊,想不到‘灭世魔体’居然还有一种涅槃重生功能呢!嘿嘿,魔剑啊魔剑,这回你可有难了!”言罢不由分说将灭世魔气加足最大马力,一股脑儿地全部灌入魔剑体内。

    我聚精会神地察看着消褪速度越来越快的纯黑剑衣,却浑然不觉两股灭世魔气已顺势侵入神魔骑士装和马铠之内,正如秋风扫落叶般将所有光暗能量迅速吸收、转化、释放成灭世魔气,甚至连最隐蔽细微的角落也不放过。

    “呜!”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虎啸,我掌中赫然出现一柄绝世魔剑——“十方俱灭”。

    它由雷神之锤、炼狱、獠牙三柄神兵合铸,经天雷地火炼制整整九九八十一才大功告成。乍看此剑长逾八尺,重逾百斤,剑脊宽厚,剑头钝圆,全剑无任何华丽雕饰,黝黑剑上蕴含的那股盖世霸气也深藏不露。

    我不暗暗有点纳闷,刚刚褪化剑衣时,它还灿烂辉煌光芒万丈,怎么一眨眼就变得如此平凡普通了呢?

    当下我功聚双目,仔细观察起来。只见剑菱纹层叠若密云排布,锋刃则于层云之中如铁骑匝出直月华,剑柄更如龙尾盘卷,掌心盈握处还暗镶冰螭、炎魃、诅咒、爆元素、天谴等五颗神奇钻石构成南斗十字星座图案。

    我直瞧得目瞪口呆,心道:“好家伙,原来神兽异能并未消失,只是被它原封不动地吸收过来挪为己用啊!嘿嘿,刚刚还真让哥哥我心痛了好一阵子哩!咦,这一颗从来没见过,难道是新生成的吗?”

    正思忖间,一旁的慕容炯炯赞叹不已道:“好剑啊好剑,十方俱灭果然不愧是旷世神器啊,它甚至比我昔在剑神宫中所见的那柄屠龙更胜一筹!传说中铸造剑器有三个登峰造极的完美境界,分别是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盈若缺,想不到竟被它一剑全部独揽了。唉,我慕容炯炯能亲手打造并得睹此剑,哪怕即刻魂游地府,也算没虚度此生啦!”

    他不提还好,这一提顿时勾起刚刚那两次让我心惊胆颤的可怕经历,不由气得暴跳如雷道:“他的熊,哥哥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你根本就是想谋杀本王,对不对?”

    慕容炯炯连忙陪笑道:“呵呵,这……这个嘛……您现在是不是手持十方俱灭,而且浑一根毫毛也没伤到啊?下官曾经承诺过的事,现在都已分毫不差地完成,至于其中的细枝末节嘛,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小人我斤斤计较啦!”

    我被他噎得哑口无言,毕竟拿人家手短嘛!何况魔剑十方确是天下无双的神器,甚至可以毫无悬**地压过剑神关山月的剑屠龙一头,我怎都该心满意足了。

    我默然片刻后,沉声道:“好啦,本王对你既往不咎,现在你快想办法弄这副体积庞大的神魔骑士装和马铠出去吧!哦,你还得给十方找一柄剑鞘来。”

    慕容炯炯满口应承下来,随即走到展览厅的角落里不知道按动什么机括,墙壁上倏忽变出一扇门,门内是一间小小的储藏室。他钻进室内,先取出一柄暗金剑鞘递给我,然后手脚并用地费力推出一方边长三尺的暗金装备箱。

    我见他累得满头大汗,不心生怜悯,忙将十方锵然归鞘后,走过去帮他做苦力。岂料我一触手就觉得坚硬异常,忍不住问道:“咦,这箱子质地好怪,你用什么材料打造的?”

    慕容炯炯兴致勃勃地解释道:“那是一种铁匠梦寐以求的稀有金属——精金,用它来打造物品,不论锋锐度和坚硬度都将火箭般攀升十倍百倍千倍档次。举个例子说吧,一把锈迹斑斑、缺口处处的菜刀,只要重铸时加入一钱精金,它就可以立刻变成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器。只不过由于精金太过罕见,就算是富可敌国也无处可买就是了。”

    我听得呆若木鸡,半晌才口干舌燥道:“咳咳……那这只箱子一共用了多少精金啊?”

    慕容炯炯笑眯眯道:“不多不多,它构造异常简单,我才用了区区数十斤精金就搞定了。”

    “什么?”我失声叫道:“你……你用那么多精金只造了一口装备箱?”

    慕容炯炯愕然点头道:“是啊!哦,我想起来了,不仅仅是装备厢,那支十方剑鞘也是用精金打造的。嘿嘿,这可是风云、恺撒两大帝国的皇帝陛下才配拥有的殊荣啊!因为工部司最近发现了一处精金矿脉,所以提前就给主公装备上了。您还满意吗?”

    我哭笑不得道:“满意,满意,本王非常满意!可经你这么一搞,哥哥我以后岂敢佩戴十方见人啊?万一被别人认出来,岂不是证据确凿的谋逆大罪嘛!本王看你是真嫌我命太长了,是不?”

    慕容炯炯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连连解释道:“主公,请您听我解释。这精金除了色泽略微黯淡外,外形酷似普通黄金,我敢担保找遍整座帝国都难有三两人识得,您尽可放心大胆地随意佩戴出门。”

    我不置可否地点头,淡淡问道:“嗯,除了精金,你们工部还发现什么宝贝没有啊?”

    慕容炯炯哪敢隐瞒,恭声答道:“世间堪堪能与精金相提并论的只剩下密银和陨铁,其中密银稍次,陨铁稍强,不过也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宝了。据古老相传密银只产于恺撒帝国南部边境亚马逊河流域的密林深处,被当地各族族酋奉为镇族之宝,外人几乎没有机会得到的。而陨铁则更加神秘,传说是天上掉落的陨石中提炼获得,迄今从未听说谁得到过。”

    “原来如此!”我遗憾地摇摇头,吩咐道:“好啦,废话少说,赶快把这大家伙拆掉重装吧!我们在仓库里已耽搁了好些时光,期间外面发生什么变故可就不好了。”

    “是!”慕容炯炯应声而动,伸手就去触碰铠面。

    此时我正在低头观察装备箱,耳畔猛听得一声惨叫,继而一团黑影倏忽飞来。我想也不想随手探出剑鞘,轻描淡写地一牵一引,将吓得面无人色的慕容炯炯放回地上。

    “哎哟!”他刚一着地,就抱着那只肿成猪蹄形状的右手连连呼痛。

    我赶紧用“锁魂”境界探测却未发现任何内伤,他只是血脉流速有点异常缓慢,骨骼受到强劲冲击有点变形而已。当即走到他边,我轻握患处输送去一缕灭世魔气。“呼!”慕容炯炯整个人都浸入一团暗金光影里熊熊燃烧起来,这可是当世最高档次的医疗术,爽得他不自地直哼哼。

    疗伤完毕,我莞儿一笑道:“慕容兄,您怎么突然有兴致表演空中飞人啊?”

    慕容炯炯直勾勾地望着那尊不知何时变成暗金色的骑士雕像,苦笑道:“我刚才没仔细看就伸手去卸,想不到主公刚刚洗剑时,早就把它也顺手升级了。唉,现在它浑充斥着主公特有的真气,根本就是生人勿碰的典型。如今只能麻烦您自己动手搞定了,微臣最多在旁边指点两句完事。”言罢还耸耸肩膀,脸上一副莫能助的表

    “他的雄!慕容炯炯你这个死变态佬,想偷懒就明说嘛,何必找那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呢?”我郁闷无比地充当起劳工来,不过转**一想:“反正以后我也得亲手装卸和穿戴铠甲,拣不如撞,现在学也没什么啦!”

    时间逝如流水,我足足装卸了三遍,才彻底搞清楚神魔骑士装和马铠的来龙去脉。期间慕容炯炯对各个零件的能都介绍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我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这才住嘴。第四次我单独一人在没有任何提示的况下,轻松自如地将一箱零件十息间拼成了那尊骑士雕像,随后在三息间又将它恢复成零件状态装回装备箱,以满分成绩通过了考试。

    当背背装备箱、手拎十方剑的我昂首阔步迈出仓库的一瞬间,深蓝大陆强者排行榜立刻变得扑朔迷离,再也搞不清孰高孰低了。

    “十方出世,谁与争锋!”我想这句话很快就会传遍整座大陆了。

    傍晚时分,武器场外濛濛细雨如烟如雾,笼罩得附近景物迷迷茫茫的看不真切。一阵风吹来,雨丝被卷着扭着不分方向地乱飞,渐渐地雨幕越下越密,城市里水雾升腾,天地的界限也再不清晰。

    我和慕容炯炯刚步出正门,早有安德鲁和风萧萧抢步走近贴护卫,同时重重雨幕中不知闪过多少条矫健影,层层叠叠如铁桶般封锁了现场。

    安德鲁一边接过装备箱,一边撑伞躬施礼道:“启禀主公,刚才库司长曾三度催驾,说帝都派钦差大人驾临碎星渊,若您出库请立刻赶回总长府议事。”

    “哦?”我微微一愣,遂伸手探出伞外默默感受着凉浸浸的雨丝,让自己慢慢恢复冷静。

    隔了片刻,我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微笑道:“呵呵,朝廷的手脚真够麻利的!如果他们划拨预算的时候,也能够这么干脆那就好啦!走,去看看都来了哪些大人物吧!噢,对了,若慕容司长没其他公务也请一道上车,我忘了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对你说呢!”

    慕容炯炯欣然道:“遵命!”

    “嘭!”的一声随着车门重重关闭,漫天风雨也被隔绝窗外,厢内刹时变成一个寂静空间,让人颇感压抑郁闷。

    我和慕容炯炯面对面临桌而坐,看着他略微忐忑不安的脸容也不安慰,遂起斟满两杯美酒,将其中之一递给他。

    他愕然接过浅浅地抿了一口,继而眼睛瞪得溜圆将杯中一饮而尽,赞不绝口道:“好酒啊好酒,下官尚是首次品尝此等佳酿呢!敢问可否——”刚说到这儿,他忽然住口赧然道:“嘿嘿,请恕下官鲁莽,怎能随意向主公索取心美酒呢?”

    我哑然失笑道:“此酒名曰‘天池鳞’,是高唐酿酒大师楚残雨百岁寿诞时亲手调配的封山之作。据说当年一共也只酿制了八瓶封存,除去喝掉、失落、收藏、战祸等等原因,迄今世上遗留下来的仅剩这一瓶喽!噢,我说错了,应该是大半瓶才对,我们刚刚还喝掉了两杯呢!呵呵,你若喜欢的话,待会儿就带回府去慢慢品尝吧!”

    慕容炯炯双眼一直眼巴巴地盯着酒柜,舌尖还不自觉地舐嘴唇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就差没扑过去把那瓶“天池鳞”抢在手里了。此刻他陡然听到我说的最后一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问道:“主公,您是说要将它送……送给我?”

    我正容道:“慕容司长一直对本王忠心耿耿,做事也兢兢业业,他就算封侯拜相也非难事。这不过是区区一瓶美酒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

    慕容炯炯慌忙起施礼道:“下官蒙主公如此厚,定当肝脑涂地报答君恩!唉,炯炯生平嗜好有二,一是设计制造,二是杯中之物。前者能让我一展抱负扬眉吐气,后者能让我灵感如泉创作不断,实乃缺一不可。今得到这瓶‘天池鳞’,下官定能借它醇厚意境,构思出一件经典之作来!”

    我倏地坐直哈哈大笑道:“炯炯果真鬼才也,现在除会上给你的绝密资料外,我还有一物需你亲自主持设计,可有信心吗?当然灵感所需的美酒,我将想方设法给你弄来,要多少有多少!”

    慕容炯炯愕然瞧着我,疑惑道:“请问主公要设计何物?”

    我故意避而不答,转移话题反问道:“你对当世步兵战车有何见解?”

    慕容炯炯略作思索,侃侃而谈道:“战车系统创始于黑暗战国时代早期,鼎盛于龙皇朝时代中期,没落于龙皇朝时代末期。它拥有整整四千年悠久历史,以攻势迅猛、防御坚固、远程近战两者皆宜而闻名于世,是平原大作战不可或缺的攻击手段。”

    “可惜随着时间流逝,人们渐渐发现战车受到诸多限制。第一、它只能在平原行驶,在沼泽、森林、丘陵、沙漠地带不但威力大打折扣,而且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第二、它多取坚硬木材制造,以铁皮碗钉契合,所以一般抵受不住火攻和强弩透,但若改为全钢铁制造却又太重,光凭牲畜移动艰难。第三、随着重装骑兵的出现,这种即可近程冲锋又可远程奔袭的钢铁怪物,终于击垮了战车系统。我个人认为龙皇朝末期南北大起义的最终胜利,从纯粹的战略战术角度来说,实际就是新式重装骑兵对旧式木制战车的胜利。”

    我拍案叫绝道:“不错,慕容兄对骑兵和战车的理解着实透彻,轻侯非常钦佩!”言罢我话锋一转,淡淡问道:“那对新式泰坦战车,你又有何点评呢?”

    慕容炯炯有成竹道:“一言以蔽之就六个字:减负加攻加防。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我始终找不到一种力大无穷的牲畜来代替蛮牛。所以表面看来新式泰坦战车风光无限,实际上它的持续作战能力非常弱,是一种攻防超强、移动超弱的畸形战争机器。唉,实在是太遗憾了!”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唏嘘不止感慨万千,谁都看得出他曾经搜肠刮肚也找不出答案来。

    我仰天狂笑,透出说不尽的豪雄气概,遂扶案而起视着对方,一字一字道:“慕容兄的选择范围一直局限于牲畜,岂非等同于画地为牢吗?”

    慕容炯炯闻言一愣,苦笑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嘴角逸出一丝笑意,淡淡道:“难道你忘记了‘海神的心脏’吗?嘿嘿,既然它能令‘海神号’那种庞然大物都横越东西大陆了,区区一辆战车又算什么呢?你只要设计一个‘泰坦的心脏’就行啦,唯一分别不过是把旋叶制动改造成车轮驱动罢了。”

    慕容炯炯躯剧震,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瞅我半晌,终于发出一声鬼哭神嚎般的怪叫道:“天啊,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我看到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也不吓了一跳,连忙搀扶住慕容炯炯的手臂,同时输送一股真气过去助他平复汹涌澎湃的血脉。

    当慕容炯炯恢复冷静的一刻,第一句话居然是:“停车,我要马上赶回工部司,请主公特许我沿途施行一级警戒状态开道。”

    他眼睛里疯狂出两道咄咄人的精芒,那股架势根本不容任何人拒绝,我还能说什么呢?当即下令铁血卫沿途开道,新月卫贴保护,让慕容炯炯乘坐另一辆马车飞也似的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了。

    车厢内,我呢喃自语道:“他的熊,今晚总算知道啥叫炼金狂人啦!”言罢思绪倏地又转到了总长府的不速之客上,心中暗忖:“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我虔诚祈祷奥丁大神垂怜,您千万莫要送来太大的‘惊喜’才好!”

    车窗外,雨越下越大,渐渐织成了一张密密匝匝的水网漫山遍野地覆盖下来,把整个碎星渊都置于水气氤氲之下。

    大雨倾盆直下,街道上空无一人,马车仅用了一顿饭功夫就赶回了总长府,停靠在白屋廊下。

    我刚走下马车,就见四名新月卫拱卫着一名礼部司信使从一楼大厅内迎了出来。那名信使跑到近前躬施礼道:“启禀主公,礼部急件!”言罢恭恭敬敬地递过一封火漆密封的绝密信件。

    我轻轻点了一下头,脚下却半步不停笔直走进白屋,后安德鲁知机接过密函快步跟了上来。

    一路急行步入更衣室内,我在四名绝色美婢的服侍下,迅速地梳洗打扮,然后郑重地穿戴上一整正规朝服。

    一旁安德鲁趁此功夫拆开密函,用传音入密向我**颂内容:“主公在上:今番钦差突如其来,礼部司毫无察觉,为此微臣库索请罪。经事后调查发现,他们一行百人在一个月前化妆成商旅,从帝都西进,越过赞布府边界后,再折入南疆境内。沿途先后驻留落、白骨、长鲸三大要塞,于今午时抵达碎星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心中暗忖道:“我的熊,你们明摆着是为查探南疆地盘而来啊!嘿嘿,一个月前,那不正与老子失踪的时间非常吻合嘛!你们既然如此心急,那我又何必客气呢!”

    安德鲁见我脸色晴不定,下面的内容顿时**不下去了。

    我倏地抬头,双目透出无限杀机,寒声道:“**!”

    安德鲁连忙应是,继续读道:“根据调查显示,此行为首者乃是横空飞来阁阁主秦五,随行人员有内务部侍郎刘禝,兵部军机处陆锦江、封靳,独孤家世子独孤锋寒,苏家外戚第一高手甄麴,其他人员一概为横空飞来阁秘密训练的一流高手,推测仅是履行保镖职责。报告完毕!”

    我皱眉苦思,不知不觉间四名绝色美婢已经给我换装完毕后悄然退去,更衣室内只剩下安德鲁一人了。

    他小心翼翼地提醒道:“主公,钦差大人尚在等候,您看是推到明,还是——”

    我断然摇头道:“不,我现在就去!朝廷既然如此兴师动众,那么拖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话音才落,室内“劈啪!”一声脆响,灯罩内的蜡烛无由地爆出两朵芯花来。

    我莞儿一笑道:“古人有云:灯爆双芯乃大吉大利之兆啊!”言罢语锋骤寒,冷哼道:“何况现在南疆还是我柳轻侯的一亩三分地儿,如果谈不拢绝对没他们什么好果子吃的。”

    安德鲁似懂非懂地点头,看着我龙骧虎步地迈出门槛直奔议事厅。

    我乍入厅门,目光就落在桌旁端坐的数人上。他们泾渭分明地分成两大阵营:西首空着主位,第二个坐席开始依次是麒麟、库索、欧鹭忘机三位南疆重臣,东首坐着四位份尊贵的客人,背后站着两名锋芒毕露的青年将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充满了宽容、温和、睿智、冷静气质的年轻人。

    他材傲岸拔,四肢修长粗壮,宽广的高额,斜斜的奇长的浓黑剑眉直连鬓角,一双仿佛洞彻世的晶莹剔透眼神,拥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强大魅力。

    那赫然是我最敬畏的敌人之一——秦五。

    由于今天场合特殊,所以着装也非常正式。只见他穿一袭明黄滚龙袍,头戴一顶八宝珍珠冠,双脚蹬着一双厚底牛皮官靴,配合着那副英俊相貌和健硕材,整个人说不出的雍容气派,让人产生矮他一头的沮丧感觉。

    倏忽间,秦五的强大气势就牢牢将我锁定,根本不容我再分神去观察其他人。

    我暗暗苦笑一声,抢步上前躬施礼道:“微臣秦南参见五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不知您大驾光临,未能远迎之罪尚请海涵!”

    秦五哈哈大笑着起走近,一边用双臂搀我起,一边朗声说道:“此言差矣,贤弟在袍哥浴血疆场之时,愚兄还在帝都喝酒赏月呢!呵呵,若用这区区两个时辰就能等来帝国第一名将,我秦五绝对是求之不得,甘愿等他七天七夜呢!来来来,待为兄给你引见几位朋友!”说着与我把臂走向东首诸人。

    我嘴里连声道:“罪过,罪过!”脚下不由自主地跟着他。

    这时厅内诸人已纷纷站起,根据官职高低依次晋见道:“下官内务部侍郎刘禝,兵部军机处陆锦江、封靳,帝都北督侍大将独孤锋寒,帝都御林军侍大将甄麴参见威武王下!”

    我赶紧吩咐免礼平,同时留神观察着他们。

    刘禝是一名须发灰白的低矮老者,他穿一特别华丽的暗红色宦官朝服,背脊有些佝偻形如一个问号,眉眼低垂整张脸几乎缩到高领之内,让人根本看不清脸上的表

    其实就算他扬起脸来,我也敢保证绝对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因为能够在残酷无比的宫廷斗争中升迁至内务部侍郎一职者,莫不是城府深沉老巨猾之辈,想要看破他们心底机密,还不如让哑巴张口说话容易一点。

    陆锦江和封靳二人皆是文职高级将领,乍看外表温文尔雅,实际内心冷酷无

    听到兵部军机处这五个字的时候,许多人都会轻易理解为兵部下属的某个单位。其实这个部门跟兵部没有半点关系,它是直接隶属皇帝陛下管辖,职责为专门监视帝国各大集团军动向的秘密报机构。

    风云帝国皇帝直辖三大秘密组织:兵部军机处、横空飞来阁、内务部。其中除兵部军机处负责监视外,横空飞来阁负责行动,内务部负责管理。如今三巨头一齐光临南疆,我不冷汗涔涔,心知大事不妙。

    我匆匆对独孤锋寒和甄麴瞥了一眼,倒也没太留意。只是凭直觉感到独孤锋寒变化不小,他比在帝都时少了几分飞扬跳脱,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甄麴却是一名貌不惊人的老气青年,唯有注视我的一瞬间,双眸才露出一闪而逝的精芒来,显示出不俗的武功修为。

    当众人想要再次落座的时候,秦五倏地抬手阻止,正容道:“本驾临碎星渊,其实奉有皇太后秘旨。嗯,既然威武王已到场,那就请刘大人立即宣读吧!”

    “嗯噷!”刘禝习惯地轻咳一声,在场诸人莫不匍匐跪倒三拜九叩。

    他慢悠悠地取出一道圣旨,尖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任命内务部侍郎刘禝为钦差大臣至南疆公干,沿途各府各州官员不论官职高低必须倾力协助,钦此!帝国历811年4月4。”言罢他将圣旨交给我过目,但见谕旨右下端落款处除明文规定的玉玺外,还在旁边加盖了一枚凤凰宝印,证明这道旨意是新皇登基前夕,皇太后代掌朝纲时发布的。

    我心中暗暗大骂道:“我靠,你耍哥哥我哪!搞了半天,居然只是一封任命函。”

    正寻思着,只见刘禝变魔术般又取出一道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南疆总督、南疆军区总长、三等威武王秦南,率领南疆官兵舍生忘死抗击敌寇,终于全歼了屡犯我境的恺撒皇家舰队。鉴于此等不世奇功,朝廷特嘉奖如下:1.晋升三等威武王秦南为二等常胜王,御赐稷下名剑‘吹雪’。2.取消原第五十五集团军番号,建立新番号为‘常胜军’,新军全体官兵都职升一级,爵晋一阶。3.凡属此役有功之臣,朝廷都将一次发放整年薪金作为奖励。其中建立特殊功勋者,一律按照功劳大小御赐各级风云魔舞勋章以资鼓励。钦此!帝国历811年5月14。”

    我、麒麟、库索三人都以为完事了,却愕然发现刘禝只将圣旨交给我查验,却未让大家免礼平。难道说他还要继续……

    果不其然,刘禝真的取出了第三道圣旨,阳怪气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邻国恺撒屡屡犯我边境,是可忍孰不可忍,故朝廷于新年后,已先后征调五大军区三百万雄兵参予南征。鉴于当前战事愈演愈烈,今特别颁布第11号紧急征调令内容如下:1.撤销原新编第59集团军番号,将其全员编入新编风云舰队,由秦五担任总长,即刻起程开赴高唐府入海口,支援二路南征军。2.撤销雷霆、水幂涛二人第57、第58集团军总长职务,由兵部军机处陆锦江、封靳继任,即刻赶赴末峡谷前线,支援一路南征军。3.晋升帝国侍元帅、一等伯雷霆为南疆西路镇抚使、三等侯,晋升帝国侍元帅、一等伯水幂涛为南疆北路镇抚使、三等侯。钦此!帝国历811年5月14。”

    这道旨意**完,早已学乖的诸人静悄悄地翘首以待,等着刘禝再变出第四道圣旨。岂料他老人家竟然一动不动,眼神嗔怪地瞪着我们。

    隔了片刻,我们这才恍然大悟,赶紧齐声高呼道:“谢主隆恩!”继而再次三拜九叩结束了这场繁琐无比的宣读仪式。

    诸人重新落座后,秦五率先道贺道:“呵呵,恭喜贤弟再度荣升啦!想我风云建国800余年来,能够晋升二等王爵者已屈指可数,而以年仅二十三岁之资进阶者更可堪称是空前绝后。愚兄比起贤弟你来真是惭愧得很哩!”

    我心底暗暗问候着秦家祖宗十八代,嘴上却不得不虚与委蛇道:“哪里哪里,小弟能有这么一点点成就,都要归功于先皇运筹帷幄,诸位皇子决胜千里,满朝文武同舟共济,还有南疆将士们的誓死效命。嘿嘿,小弟岂敢妄居此贪天之功啊?”

    秦五被我一番厚颜无耻的超级马拍得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缓过神来,干笑道:“嘿嘿,贤弟你太谦虚了,我看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目前南征东南两大战线都进行得如火如荼,急需帝国后备力量的支援与帮助。你是南疆军区总长,倒是说说看第57、第58、第59三大集团军的交接最快需要多长时间呢?”

    我面露为难之色,叹道:“唉,这恐怕至少得三个月的准备时间吧!”

    “啊!”厅内诸人一听顿时哗然,所有目光齐刷刷聚焦在我上,尤其是秦五等人万万没想到我如此无赖,双眸震惊中犹带着一股暴怒。麒麟、库索、欧鹭忘机等三人也都吓了一跳,他们早料到我会讨价还价,却未料到还价还得如此离谱。

    秦五静默了片刻,皱眉道:“贤弟所言,愚兄可就有点不明白了。要知钦差大人驾临碎星渊之前,曾经先后视察过落、白骨、长鲸等三大要塞。我们沿途所见的驻军,莫不是军容鼎盛骁勇善战的精锐之师。不知三月交接之期,都将浪费在什么上头呢?贤弟若是耽误了南征大计,恐怕不太好吧?”

    他最后一句隐带威胁恐吓之意,我却丝毫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噢,下恐怕是误会微臣了。您和诸位大人沿途所见的强盛景象,仅仅是为迷惑敌人的暗探而设置的假相罢了,如今的南疆军区其实危机四伏一触即发呀!”

    “哦,是吗?”刘禝皮笑不笑地说道:“下官只听说王爷在疆场上战无不胜,想不到在反间方面也能做到滴水不漏,甚至连我们这群专门搞报的专家们都骗了过去。嘿嘿,下官突然很想知道详细况哩!”

    陆锦江和封靳也连连附和道:“正是!正是!王爷实乃吾辈学习之楷模,下官等愿闻其详!”

    我苦笑道:“岂敢!岂敢!本王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丝毫没有卖弄之意。唉,我就实话实说吧,其实眼下的南疆军区根本没有可用之兵了。休说刚刚组建不足半久的第57、第58、第59等三大集团军根本没有形成战斗力,就是素称精锐部队的第55、第56集团军,经过连番激战也仅仅剩下一副空壳子了。请诸位好好想想,南疆自帝国历809年起迄今两年间一共与多少敌人战斗过?”

    我环顾四周一眼,黯然闭起双目,缓缓屈指算道:“从勒·路西法和林·路西法联手奇袭开始到哈·路西法孤逃往截止,南疆一共经历过:一场塔卡玛干盗盟歼灭战、两场碎星渊要塞保卫战、一场豪族联盟歼灭战、一场长鲸要塞保卫战、一场袍哥州反击战,总计六场大规模战役,小规模战役更是不计其数,交战敌人总数近千万人。”

    “常言道:杀敌一万自损七千,又言:一将功成万骨枯,本王能够晋升今时今高位,不知牺牲了多少南疆血男儿啊!现在南疆军区表面强盛,其实骨子里全都是老弱残兵,下和诸位大人要征调军队,本王绝对支持,毕竟吾等为帝**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不过万一因这几个集团军战斗力太弱而贻误战机,本王担待不起如此重大的责任啊!另外当初本王征集新军的时候,完全只重人数未重质量,光顾想以百万大军的浩瀚声势吓退哈·路西法求得喘息之机,这战斗力方面也成问题。还有第55、第56集团军新伤旧创皆未复原,只凭借他们恐怕守卫不住南疆全境……”

    我罗里罗嗦地痛陈家史,听得秦五脸色沉似水,双眸寒芒大盛。

    猛然间,他倏地抬手嘎然截断话头道:“且慢,南疆境况朝廷非常清楚,贤弟就不必继续介绍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把握住南征中稍纵即逝的战机,并做出强有力的支援。一地得失比起帝国荣辱根本无足轻重,更何况南疆有贤弟坐镇,还有经百战的两大精锐集团军驻扎,定可保边境万无一失。愚兄希望贤弟能以大局为重服从朝廷安排。若有难处你尽管提出来,本和钦差刘大人既然来到南疆,自会助你解决一二。”

    闻听此言,麒麟、库索、欧鹭忘机三人皆面面相觑,同时用眼神交换了一个信息:“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呀,愣是成功施展了一招虎口拔牙。嘿嘿,终于可以狠狠地敲诈他们一笔了,就不知老大的胃口究竟有多大!”

    刘禝、陆锦江、封靳、独孤锋寒、甄麴等五人却不约而同恶狠狠地盯着我的嘴唇,生怕出现狮子大开口的场面。

    我将众人的表尽收眼底,脸上遂装出感激涕零的模样,欣然道:“微臣代表南疆全境百姓衷心感谢下和钦差大人的无私帮助了。其实南疆面临的困难概括起来说就八个字:匪患、兵祸、民变、官贫。经过两年艰苦战斗,匪兵之患基本上都圆满解决了,现在只剩下官民问题。众所周知边境作战的粮草器械、民工薪金,都由军队隶属的州府财政承担。可本府新建不久库存金粮严重短缺,偏偏每次面对的敌人都声势浩大,需要连年征战。时至今本府赤字累累,早已臻达破产边缘,全靠朝廷信誉拖欠着各地百姓战时充当民工的薪金,这也是饮鸠止渴之举,早一刻解决少一分危险啊!另外本府地理特殊,全境八成以上皆是荒漠戈壁产粮极少,根本不能满足和军队需要。所以我想下和诸位大人能够帮助解决一下钱粮问题。”

    秦五巡视了一遍诸人,尤其是得到五位同伴一致支持的眼神后,双目精光灼灼地盯着我的眼睛,沉声道:“贤弟暂缺多少金粮,请报出一份明细来吧!”这句话乃是蕴含摄魂夺魄的魔宗上乘心法说出,旁人听来普普通通与平常说话毫无二致,而受袭者听来却增强了千百倍威力,心神将不知不觉间被施法者控制,惟命是从。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