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骑士

    <---凤舞文学网--->    这时,慕容炯炯的声音要死不活的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魔宗修炼者本来都是魔族成员,他们信奉龙一样强横无匹的力量。--凤-舞-文-学-网--个中超级高手则兼备精神与力量,双重巅峰修为,实力乃是远远超越道禅两宗的存在。不过,基本上不适合体质脆弱无比的人类修行,通常强迫修炼的话,唯有灰飞烟灭的悲惨下场。”

    我摇头道:“这可不对,我曾经亲眼目睹魔宗高手出招,甚至还同他们中间的佼佼者做过殊死搏斗。他们体质平平无奇,却练成绝不输于我的神奇武功。这又怎么解释呢?”

    慕容炯炯轻描淡写道:“小人指的是龙族正宗武功。据古籍记载龙族人平均高逾两丈五尺,且天生钢筋铁骨力大无穷,双手可随随便便撕裂棕熊大象。最可怕的是,一出生就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魔斗气。魔斗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自动发展壮大,直至增强到体质承受的极限。龙族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算真正成年,始能修行本族武功。”

    我惊疑不定道:“好家伙,难怪他们能独家垄断本族武学,想必那魔斗气,是天生用来保护其免受修行时的剧烈反噬之苦。”

    慕容炯炯肃容道:“正是如此,曾经有无数前辈尝试过修炼龙族武学,结果莫不走火入魔经脉尽废。不过经历一次次失败后,终究还是有一名人类最杰出高手钻研出一种心法,可以大幅增强人类体质,用来适应龙族真气的反噬。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始终不曾露出过真面目。不过他创立的新魔宗,却是足堪与禅、道两宗并驾齐驱的厉害门派。他的门下和世人,鉴于他创出史无前例的诡异心法来适应龙族武功的功绩,遂尊称他为魔君。”

    我恍然大悟道:“啊,难怪我总觉得他们的心法稀奇古怪,总有七股真气同时运行,偏偏又丝毫没有交集。想必那是因为必须架起七座通道,才能保证霸道无匹的龙族真气顺利运转,且没有任何反噬存在。”

    一法通百法通,我忍不住欢欣雀跃地道:“嘿嘿,下回秦五兄妹可有难了,我只要集中全力随便破坏其中一条,他们就必然受反噬。再多破坏几条,他们想死得多惨,可就都由我说了算了。”

    遂不又有点疑惑,自言自语道:“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若七股真气相辅相成、遥相呼应,我破坏起来肯定顾此失彼,怎都不能得心应手。呜,得找她好好试验试验。”

    慕容炯炯笑吟吟地瞅着我,仿佛看到主公像疯子般喃喃自语,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这种神通常只发生在自己上,想不到今从另外一个人上也看到了,一时间不引为平生知己,大有同病相怜的感触。

    我蓦然从狂想中醒悟过来,看看窗外,不知不觉早已是掌灯时分。

    由于宵令还未解除,街道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唯有我们一行队伍浩浩赶奔总督府。大部队早就返回营地,只剩下一个五千人规模的整编主力加强团,密密麻麻包裹在马车周围。听着齐刷刷杀气腾腾的铁蹄声,我倏地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

    慕容炯炯还在兴致勃勃地瞅着我,却猛然发现我不怀好意地笑笑,不由头皮发麻地道:“主公有令,请随意吩咐,小人无不欣然领命。”

    我微笑着拍拍他瘦弱的肩膀道:“没什么,就是一会儿可能要召开一个临时最高军事会议。你也要列席,并且得准备好正式发言。”

    慕容炯炯苦着脸道:“发言内容不是关于魔草装备方面的吧?”

    我笑得更甜了,淡淡道:“哈哈,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啊!根本不用点明,孺子可教也。”

    慕容炯炯狐疑地问道:“关于魔草,现在将制品统统算起来也不过潜龙匕一件,而且它是20级极品黑铁炼制,根本没有普遍。主公,您看是否等小人打造出一副普通铁矿制造的铠甲,那样才更有说服力啊?”

    我哈哈大笑着,声音却压制到最低点,道:“慕容啊慕容,作为科研人员我不如你,但是权术运用你就不如我了。全军换装岂是儿戏,更非一蹴而就的简单小事,那得南疆各个部门统统全力配合才行啊!等一会儿开会你就知道了。我要提醒你的只有一点,那就是……”

    慕容炯炯听完目瞪口呆地道:“啊,这个主意好像是我……”

    我幽幽凉凉地道:“没错,就是出自你的观点。”

    慕容炯炯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可是如果失败……”

    我云淡风轻道:“没有如果,一定要成功。我们现在只剩下一条路,你则是我们能够走完这条路的唯一保证。嗯,拜托了,慕容!”

    慕容炯炯闻言差点晕过去,仅仅瞬间之后,他那一对浑浊无力的眸子,却倏地爆发出咄咄人的神采,恶狠狠地道:“靠,赌了!”

    我仰天长笑道:“这才像鬼才慕容炯炯的样子啊,风萧萧,请在要塞的各位总管前来开会。”

    风萧萧应声出现在车窗不远处,朗声应答道:“是,属下明白!”遂刚想转施行,猛然回头问道:“主公,紫气东来阁没了,会议召开的地点设在哪里啊?”

    我悠然自得地说出两个字:“白屋!”

    白屋不是一间屋子,而是一座水上楼阁。它有十二层梯子,登上楼顶,人可与白云相齐。从窗子向外望去,只见满窗湖水流向南方,倩影倒映水中,由水中斑斓的色泽又侧面表现出白屋的灿烂多姿。

    白屋这个地方是在太白金星正对着的位置,传说在这里兴建楼阁,可以积攒天下的精粹。

    它造型峻逸,气势伟岸宏大,天空中那长长的银河就好像依挂在楼阁的斗拱旁边。

    古雅清淡的阁楼,低垂着层层帘幕,多层结构的楼阁高高耸峙,曲绕的红栏杆像是萦回楼的彩带非常鲜艳,重檐翘角一片青翠。

    这安适恬静的居住环境,让我第一次产生一种遁世隐居的**头。不过那也仅仅停留了刹那光,就永远被抛弃脑后。

    陪我一起欣赏湖光山色的慕容炯炯,从容不迫地道:“真是奇怪,小人看这白屋不论格局气势,都远远超越紫气东来阁。奇怪的是,蒙岩却舍弃它不要,偏偏住起后者。”

    我幽幽辩驳道:“不是眼光问题,而是心境。紫气东来阁金壁辉煌,时刻提醒人这一切荣华富贵得来不易,要牢牢把握。而白屋是一种遁世隐居的意境,呆久了难免生出出家的**头。蒙岩的抉择肯定是正确无误的。倒是这一动一静莫不显露大家手笔,看来设计者绝对是顶尖高手。”

    慕容炯炯欣然道:“这个人我知道,是帝国极有名的建筑大师雪傍竹,现在魔舞学院专职教授建筑。”

    刚刚聊到这儿,一声豪迈爽朗的仰天长笑,远远就清晰无比地传入耳中,不用看我就知道是麒麟等人到了。我遂招呼慕容在东侧第三把交椅坐下,面无表地等着开会。

    在要塞的大佬们都到齐了,齐刷刷恭恭敬敬向我请安后,分东西两侧落座。

    照惯例东侧第一位是龙克缍,他后坐着副手彭真;第二位是库索,他后坐着副手欧鹭忘机;第三位是慕容炯炯,还没有副手。

    照惯例西侧第一位是麒麟,他后坐着艨艟;第二位是孔龙后无人。西侧空置着两张椅子,其后排并肩坐着汤姆、龙之息、古辉、辛辣。

    按理来说,水幂涛和雷霆现在都是份不亚于雷霆、孔龙的人物,可惜远在万里之外,只好按缺席会议处理,后再通知讨论结果。后排人物中,还缺少龙之吻,现正执掌饿狼帮帮主,专门执行特殊人物。

    我轻描淡写做开场白,道:“首先宣布两件事,嗯,一是为庆祝战败高唐军,会后秦楼贵宾厅我请客,大家可以开怀畅饮。二是我提名慕容炯炯兼任装备、贸易总长。嗯,明一早,各部长官将此役立功官兵名单报上来,交给慕容总长从速审批,然后立即给予奖励。嗯,好了,下面本次会议正式开始,议题是南疆军区编制改革草案,慕容,你宣读一下必要和展望。”

    慕容炯炯有成竹地站起来,侃侃而谈道:“关于亲卫队计划的弊端有如下几条……我们南疆的财政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恢复骑士制度是目前唯一解决途径,关于装备问题解决方案如下……所以我倡议改革目前编制现状。”

    他从容不迫地将马车上向我说过的话,重新组织有序地演讲开来。这次不同以往,他要说服的是全部是南疆顶尖的实力派人物,非是朋友之间私人建议,故引经据典将论断说得头头是道,连我这听过一次的人,都不再次被巨大震撼所淹没。

    我默默地听着,心神却早就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地扩展开来,观察着在座每位高官任何一丝细微表变化。

    结果是令人满意的,连素来有铁面人之称的龙克缍,都不为慕容炯炯宣读的统计数字冒出一头冷汗。而其他人则个个面面相觑,相顾骇然失色。

    慕容炯炯滔滔不绝地说了大半个时辰,这才知机地短暂停顿了一会儿,给众人心理承受的空闲。

    这一刻,屋内十双犀利无匹的电眸,瞬间全部聚焦到他上,仿佛看怪物一般瞅着慕容炯炯,好像怎都想不出,外表平凡如他竟能发表如此惊心动魄的言论。

    我脸容波澜不惊地环顾众人一圈,遂淡淡道:“各位有什么疑问,尽管向我们的慕容总长提。啊,集思广益吗!”

    一句话打破了沉寂如坟墓般的宁静,作为老大哥的麒麟率先发问道:“刚刚慕容老弟提到,打算搁浅亲卫队计划,不知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他顿了顿,脸色沉重地道:“这亲卫队诸有千般不是,可现在战事吃紧,联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破袍哥州防线西进或南下,我们南疆怎都是首当其冲。如今匆忙改革,恐怕士兵们一时不能适应之下,大大影响部队的战斗力呀。”

    麒麟不愧是在座最卓越将领,这番话说得大家频频点头,显然将所有人顾虑的焦点,一股脑讲了出来。

    慕容炯炯淡淡一笑道:“戚元帅提到的问题,下官也曾考虑过一二,现在跟您这位带兵打仗的行家里手讨论讨论,希望可以得到您的点拨,弥补其不足。”

    麒麟一听慕容炯炯对自己这么恭顺有礼,毫无新官上任的傲气,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微笑,道:“慕容老弟莫要客气,尽管说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什么事都可以有商有量!”

    慕容炯炯欣然道:“下官敢不从命!我先说说亲卫队的缺点。它太费金钱,这属于经济层面的问题,我刚刚已经详细阐述过,在此就不再说明了。现在我主要说说它的实用。目前我军亲卫队序列中,一名铁血亲卫队员的标准装备,包括重型比蒙装甲、混沌戟、裂阳刀、冲锋弩、飞云兽。一名泰坦亲卫队员的标准装备,包括重型比蒙装甲、泰坦战剑、塔盾,每五名队员还配备一台攻城弩、一辆泰坦战车。”

    麒麟点头道:“完全正确,目前第55、56集团军已全部装备完毕,总人数是70万人。其中两大军种比例大约各占一半左右。”

    慕容炯炯幽幽叹息道:“唉,这得浪费多少上好钢铁啊?”

    众人目瞪口呆,傻傻地瞅着他,根本不知道慕容炯炯突然发什么神经,说出的话也驴唇不对马嘴,装备完毕和浪费钢铁有什么直接关系啊。

    会议室内唯有我一人知道慕容炯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装傻充愣乃是他看家本领,这一招施展开来,为的就是引起大家的好奇心,不知不觉地入预先设计好的圈

    果不其然,慕容炯炯咄咄人地扫视众人一圈,无限惋惜道:“唉,对不起,下官刚刚失态了。只因实在是心疼那些上好钢铁用的不是地方啊。”

    艨艟笑呵呵插嘴道:“不是啊,我就觉得不错的。那比蒙装甲穿在上,等闲刀剑枪斧根本无法穿透,箭矢也像隔靴搔痒一般无济于事。嘿嘿,那可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慕容炯炯轻笑道:“艨将军豪勇盖世,比蒙装甲的重量自然不在话下,不知您穿着它能持续战斗多长时间啊?”

    艨艟挠挠头,憨笑道:“若是骑战,飞云兽恐怕最多能坚持三个时辰;若是步战,老子恐怕最多能坚持一个半时辰吧!”

    慕容炯炯咋舌不下,赞叹道:“真是不可思议。可若超过您刚刚所说的限度,会发生什么事呢?”

    艨艟明显一愣,呆呆道:“这倒从未试过,因为每次亲卫队出战,敌人都在限度内被轻松解决了。如果……”下面的话,他嘎然而止说不出来了。

    一旁沉默寡言的汤姆,淡淡道:“如果继续下去,飞云兽将因过度疲劳而累毙,人吗,恐怕连逃命的力气都欠奉,只能听任敌人宰割,最终惨淡收场。”

    艨艟脸色一紧,想反驳几句,偏偏知道汤姆说的千真万确,根本无法违心说出谎话。

    孔龙慨然长叹道:“比蒙装甲的防御确是固若金汤,可其体积和重量,恐怕也唯有比蒙战士的强悍体魄可以承受,普通人类是万难坚持长久的。嗯,重绝对是一个缺点,现在军中长途奔袭,都是用战车搭载装甲,到目的地之前再穿戴。若遇到意外况,甚至得在没有穿戴护甲的况下,应付危机。”

    慕容炯炯悠悠笑道:“这是装甲方面的缺点,那么武器方面呢?混沌戟、裂阳刀、泰坦战剑足以堪称二流兵器中的佼佼者,但距离一流兵器,仍有天壤之别。首先它先天不足的还是重量,一柄混沌戟相当于十柄普通铁戟重量,一柄裂阳刀也相当于十柄普通铁剑,泰坦战剑呢,恐怕更加恐怖,它的每柄重量甚至超过两柄混沌戟。”

    艨艟听到这儿不嘟囔道:“重也不错啊,骑战中冲刺的力量,往往是步战的两倍甚至三倍,重型兵器最擅长适应这种惯,杀敌绝对远远超过轻型兵器的。这可没什么不好的。”

    慕容炯炯笑眯眯道:“艨将军说的观点也对,但就是不太精确。尽管上述三件武器重量如此惊人,但杀伤力却也平平无奇,我曾做过一个实验,结果显示每杀一万名敌人,它们的效果仅仅比普通武器强一点点,也就是多杀一百名左右。那等于是说,每杀一百人,它只能多杀一个敌人。请问一场大战下来,除非是绝顶高手,否则谁能一口气杀掉敌方数百人呢?”

    汤姆长长叹息一声道:“想不到威风凛凛的三宝,其真实杀伤力竟是这般平庸!我以前还一直羡慕,一刀两断的强横杀势呢!嘿,都是妄想罢了。”

    慕容炯炯瞧了汤姆一眼,这金毛狮王两次插嘴,都是大力捧场,心底不由产生几分感激之。不过,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间如此帮忙,其用意不说自明,他定是有求于己。

    慕容炯炯心中闪电般掠过这个**头,嘴里却不闲着,他趁打铁地继续说道:“武器、装甲都说了,第三项是冲锋弩。”

    一时间厅内众人鸦雀无声,脑海中同时闪过的想法都一模一样:“冲锋弩乃是亲卫队王牌杀手锏,这大半年不知立下多少赫赫战功,你慕容炯炯要是能在鸡蛋里挑出骨头,我们这才服了你的本事。”

    万种瞩目中,慕容炯炯不慌不忙道:“冲锋弩还是不错地,现装备的是全自动连发型,箭容五十发。每支短钢弩长三寸七分、重四两八钱,通体都用优质乌钢铸造……”

    他说了一大通冲锋弩的好处,大伙听得是一愣一愣的。想不到慕容炯炯随口道出的好处,比他们这帮成年累月弩不离手的家伙,还要多出数十条,俨然冲锋弩就是他发明的一般。

    就在大伙有点赞叹,还参杂着一点失望的时候,戏终于来了。

    慕容炯炯话锋一转,说出另一番骇人听闻的说辞:“冲锋弩算不错了,威力也算入流。可从整体配合角度来说,它还是太重。试想武器装甲已经那么沉重,它本超越普通弓弩十倍的重量不说,每名队员起码还要携带八封备用弩箭吧,那不是给飞云兽雪上加霜吗?要知道飞云兽虽是擅长负重奔跑的猛兽,但是它也是血之躯,也有疲劳度的。亲卫队员一整装备下来,再加上骑士本的重量,这就极度限制了战斗时间。噢,还有一点潜在隐患,那就是飞云兽长期过度疲劳,将导致其寿命大大缩短,估计已经服役一年的飞云兽,经过亲卫队员的折腾,能活够原来预期的一半寿命也就不错了。”

    这番话让厅内诸人不齐齐动容,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良久,麒麟豁然站起来,开朗长笑道:“慕容老弟莫非早有通盘解决之道?嘿嘿,快快说来,可把老戚憋得郁闷好久了。”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迎合,叫得最起劲儿的是艨艟,他嚷嚷道:“老慕快快说来,不要再打哑谜了。最多艨艟给你认错,呵呵,有什么宝贝先给俺装备上就是。”

    古辉、辛辣见机不可失齐声道:“慕容大佬,您这个月的开销,不管多少我们兄弟都买单了,装备方面还请多多照顾啊!”

    巨大惑下,汤姆、龙之息、甚至是欧鹭忘机都伸出了橄榄枝……我见场面越来越乱,气得一拍桌子。

    “轰!”一声巨响中,会议室瞬间万籁俱寂,窗外月光幽幽凉凉地照进室内,平添几分清冷素雅的气氛。

    我霸气十足地大喝道:“混帐,这是南疆最高军事会议,不是菜市场买菜。看看你们这副样子,哪里有一点儿像帝国高级将领!嗯?简直连半兽人都不如,他们起码还知道尊老幼,长辈在场的时候,连个都不敢随便乱放。我堂堂一疆之主还没提要求,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忙什么?嗯?”

    诸人马上垂手肃立,噤若寒蝉般聆听我的教诲。大半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火,锋芒毕露的杀气,瞬间提醒了诸人,眼前这位可从不是笑呵呵的和事老,而是纵横天下驰骋沙场,戟下从无一合之将的主公。

    我见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却因刚刚表演得太过火,不知如何收场。

    就在这时,艨艟搔搔后脑勺,赧然说道:“老大,都是俺们不对。那你先说吧,俺们都排在你后面好了。不要生气啦!”

    我听完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却刚好找到一截梯子下台。

    于是,哭笑不得道:“他的熊,哥哥我是为了和你们抢装备吗?”此言一出,室内再度恢复一片欢声笑语,两位大美女被艨艟的话逗得花枝乱颤,仿佛连肠子都笑抽筋了。

    我微笑道:“慕容,继续刚刚的话题说。”

    慕容炯炯知机地道:“鉴于亲卫队制式装备的非实用,我打算开发一批新式装备来替代它们。这批新式装备,在保证超越原来装备的基础上,还将避免我提到过的所有缺点。概括地说,将实现轻、快、硬三个优点。”

    麒麟听罢喜上眉梢,心痒难耐道:“嘿,老戚我早知你有暗杠,快点儿详细说说!”

    慕容炯炯一对眼眸熠熠生辉,露出一股强大自信,顾盼谁雄道:“新式装备照旧分骑步两种。骑兵装备包括装甲、枪、刀、冲锋弩。步兵装备包括装甲、剑、盾、车、攻城弩。骑步装备将统统分为轻型、中型、重型三个阶级,质料分别为青铜、钢铁、黑铁三种,可适合青铜骑士至黄金骑士的需要。”

    孔龙心细如发,淡淡质疑道:“噢,普通士兵的装备好像没有提到啊!”

    慕容炯炯淡淡微笑道:“孔元帅,这得请主公回答您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暗叹慕容老巨猾,懂得时机让大牌露脸,说到底这种事关全局的命令,还得我这掌舵人发言。

    我清清嗓子,扫视群雄一圈儿,淡淡道:“说了半天,今天的议案可能大家都忘了。我们讨论的问题是南疆军区编制改革草案。装备更换只是副议题,最重要的还是改制。我动议建立新型骑士团,具体隶属四大骑士团:青铜骑士团、白银骑士团、黄金骑士团、钻石骑士团。”

    麒麟奇道:“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和以前可没什么区别啊!”

    我哈哈大笑道:“老戚啊老戚,总算把你也蒙过了,此骑士团非彼骑士团也。我这番改革的重点,就在于发展真正的精锐骑士团。青铜骑士团就意味着,整团五千骑士清一色都是青铜骑士。其他白银、黄金、钻石三大骑士团也莫不如此。这可绝非恺撒帝国那些,仅仅只有团长副团长才是黄金、钻石骑士的团队。”

    包括麒麟在内诸人都是目瞪口呆,半晌无语。

    良久,龙克缍才醒悟过来,狐疑道:“可根据下官掌握的资料,我南疆军区高阶骑士的数量恐怕……不容乐观啊!”

    我悠然自得道:“嘿,这就要大大感激哥哥我的亲卫队计划了,我让70万人个个感受了一次青铜骑士的实力。这种亲体验是一种万金难买的精神财富啊。”

    龙克缍恍然大悟道:“啊,我懂了!他们虽然还不是青铜骑士,但个个拥有超越青铜骑士的实战经验,只要稍加引导不难步入正轨,成为数量惊人的优秀青铜骑士。唉,主公才智真乃我辈难以企及,想不到般若功加亲卫队,这两项计划合二为一就是培养高阶骑士的捷径啊。”

    我老脸微红,连忙谦虚道:“哈哈,老龙莫要夸我,这还得慕容出谋划策,否则岂能变废为宝?只凭哥哥我的计划,恐怕南疆破产指可待呢。”

    一直沉默无言的库索,画龙点睛般问道:“慕容兄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换装,装备生产地点又在哪里?”

    慕容炯炯不假思索道:“我打算在全军先施行确认骑士资格计划,同时大批量生产新式武器装备。至于装备生产地点,最好是在南天门山脉的玄武矿区。据我勘测得到的数据,玄武矿产出的铜、铁、金、银都是第一流品质,而且背靠南天门的第一峰南斗,地势易守难攻,距离碎星渊要塞也不过百里之遥,是绝佳的原矿石采集地。”

    库索冷冷淡淡道:“嗯,那请慕容兄尽快将参与开发计划的人员名单交给我,好安排过滤,防止敌方细混进来。还有玄武矿区方圆三十里将划为区,由安全部全权负责保安。这里先跟戚元帅、孔元帅、以及各位大将打招呼了。”

    慕容炯炯微微一愣,却发现大家都是泰然自若,仿佛库索说的话都是天经地义一般,早就料到了似的。他哑然失笑道:“就是就是,不然我的心血将很可能付之东流啊。”

    这时库索后的欧鹭忘机,优雅好看地蹙起蛾眉淡淡问道:“慕容总长,您刚刚还提到过骑士资格认证的事儿,据小女子所知,骑士资格认证,整座风云帝国唯有魔舞、天翔两大学院拥有,且认证完毕后,还要给骑士公会登记备案。若我们大张旗鼓请他们来办,岂不街知巷闻,毫无隐秘可言了吗?小女子在这方面,很想听听您的处理办法!”

    换一个人问这种近似挑衅的问题,肯定得到的是慕容炯炯的白眼,可大美女提问题就是另一回事了。

    慕容炯炯在这位大美女的密切关注下,不容光焕发,恍如换了一个人般神采熠熠地答道:“这一点我早就盘算在内,我们也搞骑士资格认证,不过方式与传统的晋级式认证不同。他们是由一名准青铜骑士,同时挑战十名正规骑士,获胜就晋级。这种一比十晋级方式有利有弊。利就是晋级者铁定实力超群,可以以一敌十;弊就是仅限小规模晋级。像我们一次要检验70万名准青铜骑士,要到哪儿找来700万名正规骑士陪练啊?这等耗时耗力、旷持久的赔本买卖,我是绝对不干的。”

    欧鹭忘机若有所思地瞅着他,一对秀眸出如梦似幻的光芒,像首次认识慕容炯炯一般,问道:“那慕容总长的赚钱买卖是指……”

    慕容炯炯诡异绝伦地微笑道:“谜底就是……呵呵,请恕在下卖个关子,明自有分晓。戚元帅、孔元帅明清晨请分批在校军场阅兵,一个主力师团三万人,大约半个时辰就可以测试结束,还请时间上预先做好安排。”

    麒麟、孔龙瞅着慕容炯炯,都觉着这家伙深不可测,打死他们都不敢相信他能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内,分辨出三万骑士的优劣。

    艨艟插嘴道:“呵呵,那可太好了。俺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可否也插队试试,好有个正式的名分?”

    慕容炯炯有成竹道:“没问题,在座各位都可放心参与,测试结果在下以人头担保,绝对精确无误。”

    彭真一直负责会议笔录,这才有暇提议道:“既然慕容总长如此自信满满,我们南疆何不成立一所专门的骑士学院。反正拥有骑士认证资格,不利用白不利用。而骑士公会方面,只要我们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办公费用提襟见肘的他们,一定欣然应。学员方面就更简单,认证完毕肯定有不合格的骑士,他们就进入骑士学院进行再教育。而潜在学员就更加数不胜数,只要军区下一道指令,唯有青铜骑士以上才能入伍,那么数百万在职骑士肯定闻风而动,学院门槛想不被踏平都难上加难。”

    我拍案叫绝道:“彭副总长不愧是专业报巨头啊,这一招可谓得天独厚,定将在南疆掀起骑士狂潮。一直以来,我军训练费用都居高不下、只出不进,士兵素质却没有显著提高。嘿,骑士学院一建立,没有根基的奠基,有根基的晋级,提高我军战力不说,还可赚取大量金钱弥补费用开支,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啊。嗯,这件事就由你们报部负责,彭副总长就暂时兼任骑士学院院长好了。”

    龙克缍老巨猾地道:“这份公告的草拟,请交给下官负责。具体内容就写:凡隶属南疆子民男,年满八岁必须成为骑士学徒,年满十四岁必须成为见习骑士,年满十九岁必须成为正规骑士,年满二十三岁必须成为青铜骑士,并且参军服役四年。嘿嘿,骑士要从娃娃抓起吗!”

    库索老谋深算地补充道:“我南疆疆域广阔,少数民族众多,时有流血摩擦发生。究其原因都是相互沟通太少,与外部交流也太闭塞所致。不如趁着这次骑士学院的建立,我们修建一座巨型城市,骑士学院也建造在那里,以后专供那些游牧民族定居。天下父母心思都是一样望子成龙啊!我想这个伟大感召下,南疆民族间的凝聚力绝对可以上一个新台阶。”

    我不对他刮目相看,库索对人了解之透彻,以及对安全事务的纵,都已经臻至炉火纯青的境界了。只看这招兵不血刃的民族融合方法,就够别人受用一生。

    我欣然道:“库总长说得太好了,兴建工作就交给慕容总长吧!嗯,那批修建三大要塞的施工人员先别遣散,就趁势修葺这座城市。资金方面不用担心,先由疆财政预支,然后从骑士学院的每一期学费中扣除就是。嗯,龙总长你的公告要快,顺便草拟一下学院的规章制度。库总长你的移民计划也要快点儿拿出来,孔元帅将配合你进行疆域内治安整治工作。呵呵,慕容总长的一个提议竟能带出这么多好主意,真是万万没想到的事啊。”

    龙之息幽幽站起,恭恭敬敬道:“属下也有点建议,不知可否提出?”

    我闻言淡淡道:“此番会议正是要大家畅所言,龙将军尽管说。”

    龙之息一对虎眸露出一丝极度的渴望,道:“刚刚库总长提到民族融合问题,属下认为最关键问题还是各民族平等。这一条若能由主公钦定为南疆宪法,少数民族定然闻风而动,潮水般投降归附。龙之息敢以项上人头担保,他们定将死心塌地辅佐主公,促成不朽霸业。多少年来,少数民族一直受欺压凌辱,求的莫过于公平两个字而已。”

    他说着说着不泪盈眶,我亦眼角湿润起来,动道:“嗯,正该如此啊。联系各族酋长的工作,就由你来负责。宪法修改方面,也要从快从速完成,孔元帅完成文书工作。”

    一时间大伙讨论得兴高采烈,差点连吃饭都忘记了。

    我见时候差不多了,连忙起道:“今晚会议就到这儿,赶快去吃饭吧,秦楼掌柜肯定以为我们放鸽子呢。呵呵……”

    静静的流水,悠悠的白云,赏心悦目,令人流连忘返。

    在那连绵不断、宛若神山的岩壑深谷中,轩辕天之痕独驾轻舟,在寒江上垂钓。他着蓑衣,舒适、安闲,自有乐趣在其中。水波浩淼,信船泛舟水上,让人感觉世间一切荣誉、羞辱之类的俗事都离得远远的。

    蓦然,水影奇迹般分开,一道鬼魅般的人影,幽幽跃到那叶孤舟上。整个过程悄无声息,且快得不可思议,连水中游玩的小鱼都不曾惊动。

    那名不速之客冷冷瞅着轩辕天之痕的背影一言不发,恍惚间,宛若变成了一尊木雕泥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