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道宗

    <---凤舞文学网--->    渐渐地我发现另一个更可怕的事实,我的裂阳刀竟渐渐分崩离析,尽管有十倍加乘的光明真气保护,仍无法挽回它支离破碎的命运,顷刻间,我掌中徒留一截刀柄,片刻后它又自动化为一粒粒尘埃。--凤-舞-文-学-网--莫琼瑶掌中的剑,竟隐隐然散发出唯有神兵利器才拥有的气息,换作另一柄没有保护的兵器,恐怕一交手就立刻粉碎骨了。

    我的预感几乎马上成为现实,闻声赶来救驾的龙之息,第一个照面就被斩断圆月弯刀。若非他凭借“啸月”魔功险险躲过那一剑,此刻定然已经被裁成一剑两截。

    龙之息惊骇绝地暴退数丈,用脚尖挑起地上两柄无主战刀在手,倏地重新冲回战圈。这一退一进的法,好像经过千百遍演习一般,快准狠不说,更如行云流水一般浑然天成。

    “好!”一声断喝中,那名老僧也骤然启动,鬼魅般横在龙之息的必经之路上,一副千百世前就一直卓立在那里的模样,不让人为之气结,还得对他那份气定神闲钦佩万分。

    龙之息一直肃容盯着枯砚大师,哪怕他稍微露出一丝破绽,也将立即被两柄战刀斩成碎片。可是枯砚大师宛如一尊佛法无边的菩萨,处处存在又处处不在,龙之息始终无法确认他确切位置。双刀锋刃侵出的杀气越来越炽,却根本无从入手。无奈下高速欺近中的雄躯,在枯砚大师前两丈处嘎然立定,恍如一座大山般稳稳地与敌展开对峙。

    一时间两人木雕泥塑般不言不动,方圆三丈内却连半颗石粒都欠奉,一股股强劲无比的旋风和一阵阵静谧无声的佛光同时出现,形成半场龙卷狂舞,半场静如坟墓的奇异景象。这场气势比拼较之一招一式的真实杀伐更加凶险万倍,稍有倏忽立刻万劫不复。

    龙之息将第十重“啸月”魔功运行到极至,双眸露出不可思议的金灿灿神芒,漆黑闪亮的披肩长发迎风高速增长,且抖得笔直宛如一柄柄无限延伸的利剑。龙卷风恍如一团漆黑如墨的黑洞,连续不断地恶狠狠冲击着枯砚大师的气场。

    枯砚大师宝相庄严地淡淡伫立原地,说不出的悠闲自得。他一对眼眸犹如两颗夜明珠般熠熠生辉,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单手捏住神圣印诀,不骄不躁地和龙之息对峙着。那副气定神现的架势,落入下风的根本不是高唐军,而是占尽上风的南疆军一般。

    我一边暗暗钦佩他旁若无人的超人修养,一边暗暗头痛莫琼瑶的野蛮杀伐。

    “锵锵锵……”一串接连不断的剧震中,我和莫琼瑶硬碰硬地互换了七七四十九剑。潜龙匕果然没辜负我的期望,硬是没留下一丝伤痕,相反我却注意到莫琼瑶的玉容越来越难看,一对秀眸差点落下泪来。

    蓦然间,莫琼瑶鬼魅般倏地后退,剑锋劈出一道道惊涛骇浪的剑气,霸道无比地截住我能跟踪而至的去路。待我破除层层阻碍,欺近莫琼瑶畔时,她老早就摆出完美无缺的守势,丰姿绰约地卓立。霸道无匹的剑气有如实质遥拒两丈距离,我想多近一寸都将顷刻引爆蓄至巅峰的剑气。

    正感无从下手,突然我发现了一件令人喷饭的笑料。

    我忍不住仰天长笑道:“姑娘的剑法,柳某是从打心眼里钦佩有加的,想来天下女子中,能胜过芳驾者犹如凤毛麟角不多矣。可是你用的剑,实在是垃圾。哈哈哈……没钱买的话,和哥哥说一声,借你点买好装备也不是不可以……”

    莫琼瑶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夸夸其谈,好看之极地轻撇樱唇,不屑地瞅向掌中剑锋。这一看不要紧,只见那柄美丽无暇的粉红色长剑,赫然变得坑坑洼洼,锋刃两侧到处是米粒大小的缺口,且不多不少整好是七七四十九处。眼看命的宝剑,恶梦般变成锯齿形状,蓦然间,她发出惊天动地的厉啸,剑气猛地突破极限,失心疯般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短暂无比的一瞬,她无懈可击的守势,终于露出一处千载难逢的破绽,我岂肯放过这等良机,鬼魅般原地消失,避过一阵阵疾风骤雨似的先天剑气,“锁魂”倏然启动一枚宿命针奇迹般刺向她心脏。

    莫琼瑶哪曾想到这一切都是我随机应变想出来的诡计,剑剑落空下气势顿泻,再不复纤尘不染的剑道无上妙境。她惊觉不妙之际,也唯有眼睁睁看着那枚宿命针高速近,危险迫在眉睫。

    眼看着一代绝色尤物,就要在我亲手导演下香消玉殒,刹那间,一种不忍心的怜悯陡然涌上心头。我盼望奇迹出现,那就不必有几难过心

    正踌躇间,转机倏至,莫琼瑶从未出现过般骤然消失,换之而来的是,一片乌云蔽般黑影忽然崛起。

    “轰隆隆!”那枚宿命针毫无保留地狠狠刺入那道黑影,发出震破耳膜般的滚滚巨响。

    促不及防下,我被震得头晕脑涨,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只大得离谱的土黄色巨手,早就铺天盖地地抓来。它移动速度快逾闪电,几乎我才察觉,他已袭至我头顶。眨眼间,我眼前黑糊糊一片,看不到一丝阳光,本能地一翻手腕,“潜龙匕”猛然贴地掠起一道冲霄光柱。

    “嗤!”那只土黄色巨手应声被断成两截,我滴溜溜一转游鱼般灵活得窜出数丈。

    直到此刻,我才有机会仔细观看袭击庞然大物。这定睛一瞧,吓得我冒出一冷汗。但见刚刚战斗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卓立一物。

    它高超逾三丈,头大颈粗,五官模模糊糊,只是隐隐透出古代武士特有的庄严肃穆,四肢雄壮无比,连小臂都有一抱粗细。整个“人”站在那里,像是一道崇山峻岭不可逾越。最特异的是它通体土黄色,体表成一块块厚逾尺许的装甲状,不但坚固无匹,更连一丝杂色都欠奉。这“人”整体动作虽给人慢腾腾的错觉,可细微处攻击动作却真是快逾闪电,让人防不胜防,我就差点被拍成一块饼。

    它现在正“含脉脉”地瞅着我,擎天巨柱似的右腿根部赫然被炸开一个直径数尺的透明,而左手也齐肘被切去整整一截,使它多少显得有些怪异可笑。可我却真的一点都笑不出来,全副精神都放在它随时可能发动的闪电战上。

    这位“仁兄”的出现,给战场带来了一幕戏剧的变化。

    枯砚大师召唤怪物现救主的刹那,精神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点点空隙。

    龙之息本来一直苦苦支撑着,就像喷泉被一压再压。枯砚大师那丝精神空隙,就像是突然在喷泉地表凿出一眼儿,龙之息哪还客气,顷刻间破釜沉舟地施展毕生功力,遵循着气机牵引的方向双刀齐发。忍无可忍的刀光,化作两轮金月毫无保留地爆斩枯砚大师头脚。

    “嗷嗷嗷……”刀锋咆哮着鬼哭狼嚎厉啸,也伴随着龙之息压抑久久的怒吼,天地间仅剩下两轮金月在高速盘旋欺近。由于蕴涵功力太过强横,所过之处空气被裂开一道宽逾半丈的宏阔真空带。刀锋未至,犀利无匹的刀气,已经率先掠向枯砚大师。

    枯砚大师枯槁面容死水微澜,似乎也未料到刻意打压后,一朝爆发的刀气竟强烈至斯。不过危机迫在眉睫,他却犹自不慌不忙地掏出两张红蓝各异的符咒,淡淡释放出去,口中还****有词道:“电鸟·光虎!”

    刹那间,枯砚大师前蓦然烟雾缭绕、电闪雷鸣,陡然从迷雾中钻出一红一蓝两道魅影,闪电般噬咬向两轮金月。

    龙之息哪曾料到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法术,不过这一刻他早抱着遇神杀神遇佛屠佛的心态,反正都是杀,遂毫不留凶狠绝伦地斩去,同时心中暗道:“老子管你是人是妖,一律杀无赦。”

    “蓬!蓬!蓬!蓬!”一连四声足以刺破耳膜的连环剧烈爆炸响过,龙之息只觉像是劈中两座大山,双臂瞬间麻木不仁,整个人都被震飞十余丈,那两柄临时拣来战刀,更是触及暗器的同时就灰飞烟灭,连一丝碎渣也未留下。他一边倒飞一边惊骇绝地想道:“什么鬼东西这么厉害?”

    尘埃落定的战场,早已台风过境般面目全非。刚刚交锋的地点,被强烈无匹的连环爆炸,硬生生弄出数丈方圆的巨坑,微风掠过,带起寸寸皆裂的红蓝碎末迎风起舞。

    龙之息简直不敢相信两片符咒就可抵挡他前所未有的倾力一击,遂又幸运之极地发现枯砚大师并没有追踪杀至,这一惊一喜过后,他仔细再看敌人早就踪影皆无。

    我一直监视着整座战场的动静,莫琼瑶和枯砚几乎同时消失,那尊土黄色巨人也倏地变成一张残破不堪的符咒落地,这不让我预感到一丝不妙。

    果然,刚刚一**至此,汤姆和艨艟同时发出怒吼,我侧目望去,只见两人的对手倏地换成四大天王联手,一时间符剑斧拳卷天席地地攻至,那无孔不入的攻势,饶是两人勇贯三军也唯有节节败退的份儿。

    “不好,他们要逃跑!”我鬼魅般骑上“幽灵”,一道厉电般斜斜切过去,准备断掉四大天王的逃生去路。可是一切都显得那么遥不可及,战场就在我启动“幽灵”赶去增援的刹那,再生剧变。

    “八歧大蛇!”枯砚声嘶力竭地仰天怒喝一声,天空骤然变得乌漆抹黑一片,青白粉红的霹雳闪电发疯似的一齐涌现,四大天王从未出现过一般踪影皆无,原地骤然地震般山鸣地动。整整数十丈方圆的大地齐齐龟裂沉陷,一声似龙非龙难听至极点,却也嘹亮至极点的狂啸,轰然从地底传来。

    “快退,危险!”我倏地舍弃“幽灵”,十倍加乘的光明真气蓦然超负荷地爆发出来。

    “飕!”我快得像一抹流光,刹那间掠过百丈距离,一手一个抓住汤姆和艨艟的脖领,蓦然闪出险境。几乎同时,背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条盘起蛇阵高逾近百丈的巨型惨绿大蛇幽幽出现在地洞口。

    “我的妈呀!”也不知道谁发出的一声感慨,却诉说出在场亲眼目睹这幕奇景的所有人心声。这简直是人力难以抗拒的洪荒猛兽。天知道枯砚怎么搞出来超级东东,也太邪门了一点。刚刚我见枯砚其他符咒都轻描淡写,偏偏这一次就叫得声嘶力竭,就知道发作起来非同小可。不过怎都想不到的就是,居然会是如此巨大的动作。

    那条八歧大蛇瞅也不瞅众人,根本就是不屑一顾,蓦然仰天怒号一声,遂巨型三角头颅双颊一鼓,猛然喷出碧绿碧绿的炎芒。眨眼间,一道道排山倒海般的深绿炎芒淹没了方圆百丈内的一切事物,甚至连它自己都难以幸免。烈焰欢快的燃烧着一切物质,那股世界末般的景象,让在场的骑士们个个面无人色。

    良久良久……八歧大蛇在火中悄无声息地化作缕缕轻烟,就像从未出现过般消失了。

    当一切恢复平静,人们仍然鸦雀无声,没有一人胆敢步入那一片灰烬的火圈之内。

    我愕然发现一幕奇景,刚刚被砍死的高唐武士们的尸体,竟一具具全部踪影皆无,连战刀等武器都统统消失不见。

    艨艟咋舌不下道:“好厉害的火焰,即使是传说中的炉火纯青,恐怕也不过如此了。”他的话给人一种启迪,八歧大蛇吐出的火焰真的像是冶炼兵器需要的最纯正火焰。

    汤姆恢复一贯冷静,懒洋洋道:“唉,幸好只是一张超级符咒,而不是真有这么恐怖的怪物。呜,刚刚被吓得有点饿了,你们谁上还带着干粮?”

    被他注视的人们一副快要晕倒的架势,不有人小声嘀咕道:“汤姆大哥,你还真是粗线条啊,现在还有胃口吃东西呢!嘿,野蛮人就是野蛮人!神经简直粗到可以忽略一切恐惧的程度,不服不行啊!”

    汤姆嘿嘿一声冷笑,亲耳听闻一般飕地鬼魅般出现在那人畔。

    那人吓得赶紧收声,忙不迭地掏出干粮谄媚地陪笑道:“汤姆大哥,这是小弟的干粮,您拿去慢慢享用好了。”

    汤姆闻言淡淡笑道:“呵呵,背后说人坏话这个习惯可不好啊,我现在不是太饿,嗯,晚上回要塞后,你请我一顿秦楼,我就原谅你好了。”

    那人听完差点晕倒,上次请汤姆吃饭赔罪的小子,到现在还没还清秦楼的欠款呢。汤姆可不是普通的能吃,而且是专拣昂贵得离谱的东西吃。

    传说上次他就餐点菜如下:先用一斤极品虎鲨鱼翅漱漱口,然后饭前甜点吃了两斤亚马逊群岛的极品圣梨,正菜要了八头鲍鱼三只、百年结丹龙虾四尾、千年黄金娃娃鱼六条、星宿海蓝珍珠贝七对、万年海龟汤一蛊,酒水点的是风云建国元年封藏的“美人血”一瓶。据说最可气的是,临走前他居然吩咐厨房,将上叙菜肴酒水,重新点齐了一份儿打包,作为夜宵。

    我懒得理他们插科打诨,阳光灿烂般微笑道:“这一役大家打得很不错,尤其是面对‘嗜血战士团’也能毫不手软,坚决打击。这是很大的进步啊!”

    刚刚彻底歼灭“嗜血战士团”余孽,才赶过来的四名师团长,连一杯水都来不及喝,就挤到前排高级将领之间,开始聆听我的总结发言。当他们听到我的真诚赞许的时候,一对对虎眸都不自露出感激莫名的神色。

    其中一名最老资格的师团长动地道:“要不是主公您大力提倡重型装备普及化,光是这一战恐怕就得有半数战士统统阵亡,另一半也得终残疾大多数啊。说到底,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还是您平时重视且真心保护士兵命的结果,卑职等都是铭感五内,时刻都牢记在心的!”

    我首次认识他般仔细端详一遍,想不到新月师还有如此擅于渲染绪的高手,此前怎都没有发现呢。

    我轻描淡写道:“轻侯岂敢居功,这都是兄弟们不怕流血牺牲,奋勇杀敌赚来的功勋啊。期待大家后可以愈发努力奋斗,继续发扬优良传统,使南疆世代长治久安,成就我军不朽之霸业!”

    “奥丁!奥丁!奥丁!……”一浪高过一浪的胜利欢呼声中,我结束了简短有力的战役总结。

    战士们士气顿时高涨,刚刚被八歧大蛇引起的消极影响,早就渺然无踪。我却开始感到有点心力交瘁,因为局势正愈演愈烈,历史的车轮也开始向我无法控制的方向前进。

    痛快淋漓地宰掉轩辕天之痕的两名天王,挫败其他四名天王,还冷酷无地吞噬三千高唐武士,这不论是脾气多么好的领袖,都不会善罢甘休的,何况轩辕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物。

    我淡淡的一声叹息,无可奈何地呢喃道:“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随它去吧!”

    回程的马车上,我懒懒洋洋地躺在车座上,对面坐席上,慕容炯炯犹自抱着三柄剑心肝宝贝似的抚不休。

    我忍不住称赞了一句:“老慕,你的潜龙匕还真不是盖的,嘿嘿,那个小姑娘拿了一柄粉红色长剑,本来拉风之极,可我潜龙匕一亮,居然被我七七四十九剑,砍成锯齿形状,倒也算是出了中一口恶气。气只气那老秃驴实在难缠,居然搞出八歧大蛇那么超级的东东,害我们差点葬火海。”

    我说到这儿不有点意兴阑珊,因为下次聚首实在不知如何应付他那层出不穷的妖术。

    慕容炯炯宛如从梦中醒来,大吃一惊似的瞅着我,讶异地道:“什么火海,什么八歧大蛇?我怎么统统听不明白?”

    我只好原原本本将战役全过程叙述一遍,直讲到八歧大蛇化作轻烟渺然失踪。

    慕容炯炯听得眉头大皱,脸色凝重地道:“那家伙应该叫枯砚,是高唐末代皇帝的国师。此人门派隶属于与禅宗并列的道宗,现任高唐炎卷流流主,据说有通天彻底之能,且忠心耿耿辅佐高唐公主莫琼瑶复国,一心要奠定道宗超越禅宗的地位。”

    我打断他的话,抢问道:“啊,原来他不是轩辕的八大天王之一啊……哦,还有道宗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慕容炯炯脸色沉地道:“风云帝国隶属禅宗控制范围,故道宗之说几乎从来没有人敢提起,久而久之自然闻者全无。其实严格说起来,禅宗、道宗、甚至魔宗都是追求突破人类生命极限的一群人,自发源起的门派。随着悠久历史,不断整合成现如今的规模。其中三家流派的修炼方法迥然不同,结果也就千差万别。”

    我饶有兴致地问道:“反正无聊,你就详细说来听听。我只听过禅宗,道宗和魔宗是知之甚少的。”

    慕容炯炯淡淡微笑道:“小人也是略知一二,就给主公讲讲,说的不对之处,还请批评指正。”

    他清清嗓子,略做沉吟整理思绪后,道:“传说三宗源起于历史上最黑暗恐怖的战国时代,那个时候整座深蓝大陆,都处于千百诸侯割据的状态,战争像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不断运转运转再运转……大陆各族人民饱受战火蹂躏,生活在水深火之中。当人们最绝望的时候,出现了一群矢志不渝地追求和平的人们,他们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心、勇气、和大无畏精神,还有超凡入圣的武功、法术,缔造出一门流派。”

    我恍然大悟道:“这就是禅宗的启蒙吗?”

    慕容炯炯摇摇头接着说道:“噢,还不是!这个流派宗旨是平息一切战争,信奉传说中的和平女神婆罗门,于是根据古大陆语人们尊敬无比地叫它婆罗门宗。由于宗旨极得民心,成员数量遂成千上万地迅猛增加,它极盛时期,甚至拥有五百万信徒,俨然超过大陆一半以上的正规军。武力极度的膨胀,大大触动了诸侯最敏感神经,他们直接展开历史上第一次圆桌骑士会议,签署了第一个联合声明,开始共同声讨‘婆罗门’。”

    我淡淡冷笑道:“真正的和平是要用拳头来说话的。谁的拳头够硬,谁说的话就好使。嘿,这一点倒是自古始然。”

    慕容炯炯点头叹道:“正是如此。在外部打击激烈展开的同时,它内部矛盾却更猛烈地爆发了。一群高级元老,强烈不满足于现阶段掌握的权力,在抗议无效后,遂直接拥戴另一尊大神刹帝利成为崇拜偶像,旗帜鲜明地反对起原始教派来。战争再次席卷了整个大陆,这一次的人数规模和激烈程度,都是前所未有的。”

    我隐隐把握到一点真谛,淡淡猜测道:“莫非婆罗门就是禅宗,刹帝利就是道宗?”

    慕容炯炯动容地瞅着我,不可思议地叫道:“主公真乃奇才也,这也能够想到。不错,婆罗门正是禅宗的原始称谓,刹帝利则是道宗最初的名字。随着战争升级,宗教和政权不断交融斗争,经过一段漫长时期的较量,双方最终两败俱伤,这才意识到联合的重要。不过稍微不同的地方是,婆罗门和骑士制度结合,刹帝利和战士制度结合。”

    我惊叹不已道:“难怪骑士崇尚光明属的精神力量,而战士却崇拜猛兽的原始力量。原来这还是历史渊源决定的啊!”

    慕容炯炯微笑道:“和主公谈话真的轻松愉快,很多话都不用小人说明,您就都知道了。”

    我老脸微红,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还是听你说吧,嘿嘿,真的非常长知识呢!”

    慕容炯炯正容继续阐述道:“经历数千年的演变,禅、道两宗分别形成风格迥异的特殊技。禅宗一贯提倡天道自然,遂以光明力量为主,始终崇拜太阳神婆罗门,发展出不断凭借自力量,来超越生命极限的修炼方法,俗称佛法。道宗则提倡乾坤无极,遂凭借修炼符咒、药剂,来提升自实力,他们受到战士的部分影响,崇拜纵大自然的混沌神刹帝利,而这种特殊技巧俗称道术。”

    我暗暗心悸,问道:“照你这么说,风云帝国和恺撒帝国的争端,岂不就是禅宗和道宗的争执?原来八百年战争,仅仅是历史长河中禅道之争的延续啊?”

    慕容炯炯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态,点头道:“正是如此!我风云帝国家喻户晓的‘剑神’关山月,就是当代禅宗宗主。他以禅入剑,独领风数百年,不老不死天下无敌。这足堪铁证禅宗实力的勇悍啊!”

    我虚心求教道:“那恺撒帝国的‘剑魔’燕憔悴又是怎么回事?”

    慕容炯炯哑然失笑道:“非也非也,‘剑魔’燕憔悴擅长的并非是剑,而是道宗法术。他在道术上的造诣,足以堪称震古烁今。传说中即使关山月和燕憔悴交锋不下十次,每一次都是平分秋色。若非如此,风云恺撒北南对峙的局面,数百年前就早已被打破了。我们北方人戏称燕憔悴为‘剑魔’,那是民间杜撰的绰号,凭空创造出来对应‘剑神’关山月的。他们以为两剑交锋才煞是好看,殊不知燕憔悴根本不懂剑法的。而且恺撒帝国百姓称呼他,也用另一个名字‘道尊’哈里发。他少年时,曾经游历大陆所有名山大川,那时的名讳是燕憔悴,故也有人一直叫下来。”

    我不茅塞顿开,接着问道:“慕容真是学识渊博,连这么隐秘的事,都如数家珍。嘿,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

    慕容炯炯连忙谦虚道:“小人仅仅是练武不成,在魔舞学院的国立图书馆的时候,多读了几本内部资料而已。”

    我刮目相看道:“噢,慕容是魔舞学院毕业生?不知学的是哪个专业?”

    慕容炯炯淡淡一笑道:“小人哪有那等福分,只是曾经在图书馆做了几年杂役,直到设计制造的兵器崭露头角,生活才稍微有点改善。小人出慕容世家旁系,父母幼年时早丧,能安然活到今天已经是非常知足了。”

    我见他这几句话说得感慨万千,似有说不尽的坎坷曲折,不怜意大生,柔声道:“慕容不必哀伤,凭借你不输于无忧的盖世鬼才,在南疆定能大展拳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嘿嘿,你现在可是南疆装备、贸易总长,屈指数来整个南疆也是排得上字号的大员,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人呢。怎可再妄自菲薄?”

    慕容眼圈一红,激动地道:“都是主公提拔,小人万死不足答谢您这份恩啊!”

    我连连摆手道:“非也非也,我得慕容这等贤能,实如增添左膀右臂,又好似如虎添翼。我柳轻侯一偿夙愿,可就全拜托慕容的智慧与才能了。”

    慕容炯炯噙泪肃容道:“小人……”他还想说点什么,可声音却已哽咽地讲不出一句话。

    我见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实在不象话,连忙岔开话题道:“刚刚我们讲到禅道两宗的争执,现在我想了解了解讳莫如深的魔宗,它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慕容炯炯不愧智囊型人物,迅速收拾绪,接茬儿道:“禅道两宗都是深蓝大陆本土诞生的教派,魔宗却不是。它的由来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种说法被现代大多数专家学者所接受,那就是魔宗诞生的同时,也衍生了龙皇朝。那是黑暗恐怖的战国时代末期,禅道两宗犹自征战不休。突然某一年,大陆各地连续不断地爆发瘟疫,随后无数魔兽凭空出现。很多人死去,人们陷入世界末般的恐慌。”

    我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魔兽是什么东东?”

    慕容炯炯微笑道:“根据古籍上刊载的图鉴和说明,魔兽就是来自异界,也就是所谓魔界的生物。他们不但拥有强横的力量,也拥有由低至高不同程度的智慧。可怕的是,他们攻击任何人和物,所过之处片瓦无存一片狼藉。当时的武技没有现代发达,要应付层出不穷的魔兽,实在是力有未逮。就在这人类堪堪灭亡之际,一个不可思议的种族像魔兽一样凭空出现了。他们拥有比魔兽更加强横的力量,而且拥有匪夷所思的智慧,更是无私帮助各个种族的每一名成员重建家园,甚至传授最上乘武技。”

    我咋舌不下道:“不是吧?想不到龙族祖先竟如此无私伟大!那后来他们怎会因残暴不仁而被灭亡呢?”

    慕容炯炯叹息道:“唉,那是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人们在魔兽消灭之际,感恩戴德之余集体拥戴龙族成为统治阶级,一心向往着建设一个富足长乐的美好世界。于是,历史上第一个龙皇朝问世了。建朝初期的数百年,深蓝武技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甚至拥有了一部分可以抗衡龙族的尖端武学问世。不过人类的劣根,渐渐感染了单纯无私的龙族,他们在和人类通婚交往的过程中,不断尝试到贪婪、虚伪、狡诈的苦果。这迫使擅于学习总结的龙族,演化出更贪婪、更虚伪、更狡诈的习。”

    我也长长叹息道:“唉,正是如此。‘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乃是千古不变的至理,龙族恐怕是被人类带坏了。”

    慕容炯炯无奈地道:“于是,龙族的统治开始变质,压榨剥削千百倍地强化起来,他们认认真真地执行起新学到的本领。从龙皇朝的中期开始,人类不甘受欺辱,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抗争。但武力的差距是不能短时间弥补回来的,龙族之强横简直不可思议,即使最普通的龙族都可抵挡人类的第一流高手。幸好龙族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我兴致勃勃地猜道:“是否是人数?我猜人类蟑螂一般的繁殖力,绝对是龙族无法抗衡的力量。”

    慕容炯炯眉宇顿开道:“正是。龙族尽管强横无匹,甚至寿命都比人类多出数倍,可其繁殖能力极其低下,通常要人类繁殖周期的数十倍,而且龙族女受孕成功率接近万分之一,大多数龙族女也不愿意虚耗生命去尝试生产,因为那太痛苦和漫长。于是,龙族在历届斗争中开始慢慢落入下风,人数开始慢慢减少减少再减少。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坚了长达千年的悠久岁月。”

    我接口道:“直到龙皇朝的最后一代暴君龙洗洋的灭亡是吧?”

    慕容炯炯淡淡道:“没错,龙洗洋是龙族罕见暴虐的君主,他甚至屠杀过超越百万的人类平民百姓,双手染满了血腥。不过,秦魔舞、断狱·路西法、哥舒嫩残等人类最杰出的高手一起联手聚众围攻下,即使强横如他,也唯有惨死收场。”

    我一直听得津津有味,此刻霍然醒悟一件事不自叫道:“慕容,你说了半天都是龙皇朝的事迹,可我问的是魔宗啊!”

    慕容炯炯不好意思笑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最喜欢研究龙皇朝历史,一提起来就忘了正题。呵呵,是魔宗啊!”

    我气得直翻白眼,怒道:“快说!”

    慕容炯炯整理了一遍思路,幽幽道:“魔宗其实就是龙族最虔诚信奉的宗教,本来它的名字叫索罗亚斯德,据说龙族语的意思是最强横的龙,所以如果你译为龙宗也不算错的。不过由于龙族和人族水火不容,人们干脆叫它魔宗。现代关于魔宗的资料极其稀少,大部分都被义愤填膺的人们,攻克龙皇朝帝都阿兹特克的时候焚毁了。”

    我不眉头一皱,道:“那就是根本无从考证喽?上回在帝都,禅宗宗主关山月要宰我,就说我是什么魔宗继承人之类的话,我始终没搞懂。看来想破解这个谜底,也是遥遥无期喽?”

    慕容炯炯诡笑道:“非也非也,稀少不等于没有。国立图书馆迄今还保存着关于魔宗的资料。据说魔宗崇拜的神是一头最强横的龙,也叫龙神。我联系魔兽和龙族的出现,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主公应该也猜到了吧!”

    我微微一怔,遂呆了半晌,才难以置信地叫道:“你是说獠牙……巴士底魔龙王……龙神……魔兽……龙族……”由于太激动,我的话语结结巴巴地,竟说不出一句完整话语,而且我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想法没有说出口。

    慕容炯炯叹服道:“主公就是主公,真是英明神武啊!不错,根据小人多方考证,终于肯定龙族就是来自魔界的魔族,龙神其实就是巴士底魔龙王,对,也就是小人手中这柄獠牙的原始主人。而魔兽破开结界出现人间,恐怕和魔界环境异变有关。”

    我木然听着,嘴里却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哥舒嫩残啊哥舒嫩残,你到底是否是魔族出呢?”

    其实我心里早就肯定了这个答案,否则一名人类怎能随意拥有魔界最尖端的三大武技?“暗黑不死魔功”、“九幽搜神变天击地**”、“斩剐剥凌迟车裂”那可都是大魔神皇的看家本领啊。而且他后来指导我们的武功,莫不是人类各大流派的巅峰之作,若他本是龙族一员那么事就非常好解释,毕竟人类大部分高级武学都源于龙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