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待兔

    <---凤舞文学网--->    我不自地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叫道:“什么?那我不成了帮别人辛苦了吗?”

    慕容炯炯轻描淡写地道:“这是慕容世家兵不血刃占领南疆的完美计划,而且是主公您自愿上钩的。--凤-舞-文-学-网--所谓的亲卫队计划,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卑职斗胆预期,根本不用敌人来打,只要继续维持现状,数年后的财政赤字足以搞垮整个南疆的经济。届时慕容世家可以随随便便就成为南疆主宰。”

    他顿了顿,长长呼吸了一口气,心沉重地道:“而且鉴于要和恺撒盗贼联军长期对峙,我们很难再开辟疆土,一段时间内,唯有不断巩固地盘。那么根据协议南疆最丰富的矿产,都将流水般运给慕容世家。表面上看我们赚到很多钱,可细细算来,我们不但要全部用来支付给慕容世家,作为根本不必要的军费开支。到头来,还得欠一股的债。”

    我冷汗涔涔地问道:“难道这是……”

    慕容炯炯幽幽凉凉冷笑道:“没错,这是一个陷阱。事到如今我也实话实说,这并不一定就是慕容无忧的伎俩。正相反如果是那倒好办了,反正主公主母之间,钱在谁兜里都一样。怕就怕是暗地里控制全局的慕容神工那老不死。他号称‘鬼斧神工’,不但打造兵器天下无双,小算盘也是精明不二地。他……”

    我一听就真急了,急忙问道:“那究竟有何对策,慕容兄就不要藏着腋着的啦!快说啊!”

    刚刚问到这个问题,门外传来风萧萧必恭必敬的声音:“启禀主公,大队人马已经集合完毕,请指示!”

    我不耐烦地道:“立刻启程,没有极特殊的事,不要打扰我。”

    风萧萧纳闷地连忙答道:“是!”他听出我在忙,识趣地马上消失了。

    马车缓缓启动起来,在泥水中发出阵阵吱呀吱呀的呻吟。

    慕容炯炯脸色微变道:“我们去哪里?”

    我随口答道:“打仗,是去接应艨艟。你不用管那么多,快说啊!”

    慕容炯炯陪笑道:“呵,主公,我是负责装备的总长,不是负责打仗的,就不用去了吧?”

    我一点商量余地都不给地道:“不行,你要和我一起去!路上继续报告南疆现存的装备问题。……哦,你刚刚说的很有见地,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贸易总长。嗯,就和装备总长兼任好了,薪水也拿双份,福利双倍。如果发现重大问题,解决的好的话,还可以根据挽回损失的量给你提成。譬如这一次,我如果见到确实有成效,嘿,美女、华厦、金砖、宝马……总之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且都是最好的,跟我一个级别待遇。怎么样,快说啊!”

    慕容炯炯被突然降临的幸福击倒,想想现在居住的地点,还是慕容世家当年临时租赁的简陋宿舍,不泪盈眶,差点当场跪下谢恩。心中暗付:“真不枉我一番苦心钻研啊,唉,将来我孩子一定得叫他好好学习文化知识,练武有什么用啊?一辈子都难有出头之,再说谁能保证自己能天下第一啊!”

    正当他浮想联翩的时候,我忍无可忍地一把揪住他脖领子,高高举起,怒喝道:“你的,倒是快说啊!”

    慕容炯炯被勒得一个劲咳嗽,瞬间从美梦里惊醒,艰辛地用手指指我的手。

    我气得一把将他轻轻放回原地,暗付:“呜,现在你是宝宝啊,换了别人胆敢这么罗嗦,这时定然早就被我撕成碎片了。”

    慕容炯炯重整旗鼓,恭恭敬敬地道:“首先感谢主公委以重任,对于南疆现状属下有如下几点建议。第一是必须现在开始停止从慕容世家进货。”

    我皱眉道:“这倒没问题,但是我军的装备怎么办?”

    慕容炯炯若无其事地道:“估计现有的装备足够我们抵挡联军和守备南疆半年有余,这段时间我将正式设计出产南疆自己的武器装备。”

    我狐疑的问道:“你一个人行不行啊?这批亲卫队装备,可是帝国设计院集体的创意啊!”

    慕容炯炯有成竹地道:“主公请放宽心,卑职别的才能只是末流,唯独武器设计制造这一项,敢说不作第二人想。即使是盛名不坠的主母慕容无忧小姐,擅长的也仅仅是高速能武器:譬如碎星大炮和精神刀,在冷兵器方面,还是差卑职数筹的。呵呵,将帝国设计院绑在一起,也不及我一晚的灵感。卑职曾经多年苦心钻研,总结出……”

    我听着他侃侃而谈,那副领袖群伦的风范,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不知为什么,看着他说话时的神态和脸上洋溢的神采,我不自想起关山月那个老混蛋谈起剑法时的样子。或许某一领域的无敌高手,在诉说自己最擅长技能时,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吧。

    慕容炯炯继续夸夸其谈,大有罢不能的态势。我连忙打断他的兴致,直接切入重点问道:“嗯,这些我都略知一二,你可以后找时间,慢慢地详详细细解释给我听。现在说说你刚刚提到的那个骑士制度的普及问题吧。”

    慕容炯炯意犹未尽地抿抿嘴唇,仿佛刚刚还没有说够,还想说却慑于我的威严,只好把话题从“吹牛”转移回到正题上来。

    他神完气足地道:“骑士制度由来以久,拥有近万年历史。经过从遥远的黑暗时代,到现在的帝国时代的演变,它早就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的考验,成为当世最具权威的人类四大主力职业之首。它与战士、剑士、弓箭手,都成为军队不可或缺的构成力量,其中尤以骑士最重要,为领袖力量而存在。”

    我暗暗点头,他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却从未仔细考虑过,也绝对不能像他那般侃侃而谈,心中不由对他“姗姗来迟”的计划,第一次充满了信心。

    慕容炯炯见我没有不耐烦的表,反倒是若有所思的神态,不由信心更足地道:“风云帝国太祖皇帝秦魔舞,就是手使‘毁天’‘灭地’两柄天下无双神戟出的神骑士,这就奠定了后八百余年,风云帝国一贯崇尚骑士的风俗,人人都以做骑士为荣。即使是现在每家每户都以出了一名骑士而引以为荣,哪怕他仅仅是一名最普通的骑士学徒而已。”

    我连连称是道:“嗯,这就具备了群众基础,大家都不反对,而且极度赞成,那么发展起来当然是事倍功半。就像我也曾经化装和恺撒商人闲聊,他们国内也是非常尊崇拥有强大力量的高阶战士的,譬如号称万人敌的比蒙战士,简直是家家都想把姑娘嫁给他,好在邻居亲戚们面前,大大露一回脸子。”

    慕容炯炯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赞赏的点点头,道:“嘿,没错。这么好的思想观**不利用太可惜了。要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啊!”他感慨不已地摇头晃脑,我差点忍不住敲他满头包,却愣是勉强忍住,因为那会更浪费时间,不如耐心等待下文。

    慕容炯炯笑眯眯道:“最关键还是成本,根据最可靠资料,一名亲卫队员战斗力约等于一名青铜骑士。可是全副装备的成本,却是后者的二十倍,维修费用则高达五十倍。”

    我瞠目结舌地瞅着他,难以置信地问道:“这个数字,你是怎么算出来的?真的可靠吗?”

    慕容炯炯云淡风轻地道:“千真万确!亲卫队的第一次装备,都是从库房的积压中提现出来的物资。那些年久失修的比蒙装甲,几乎经历一次修理,就得耗去修理正常青铜铠甲的五十倍费用。幸亏都是旧货,不然还得更多,最高甚至能达到一百倍。要知道比蒙装甲的原料都是最稀罕的黑铁矿石,对纯度还有特殊要求。”

    我摇头叹气道:“这么复杂啊?”

    慕容炯炯没好气地道:“您以为随随便便就可以装备出几十万的比蒙战士啊,真要那样的话,恺撒帝国早就横扫深蓝、一统天下多时了。他们的算盘精着呢,这年头老百姓随便一煽动就当兵了,人命如此廉价,何必掏光皇帝自己的腰包保护百姓的生命,国库还得供他们挥霍呢!”

    我深有感触地点点头,叹息道:“唉,要塞不就是因为差最好的装备,才牺牲了那么多兄弟吗?我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出卖部属的卑劣行径的。”

    慕容炯炯肃然起敬道:“主公仁慈为怀,惜部属生命,这一点大伙都心知肚明的,所以才舍命陪着您打天下。”他小小地再拍了我一记马,继续开始诉说自己的观点,我也舒舒服服的继续听着。

    慕容炯炯正色道:“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其实只有一条道路,创造出我们自己的骑士装备。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独立起来,不论政治、军事、经济各个方面,都再不用看别人脸色行事。”

    我兴奋无比地问道:“你早有腹案?”

    慕容炯炯一副忍痛割的神道:“这是我苦心钻研半生的精华,名曰‘诸神的黄昏’。”

    我见他言又止,不心痒难耐道:“你就不要遮遮掩掩了,快说啊!”

    慕容炯炯咬牙切齿地下决心道:“嗯,其实就是一种诡异无匹的液体。它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可识别外来能量的等级,且自动吸收用来改变本强度和质量。只要将这种生命液体,分离一滴注入到一块普通铁矿中,不久那块凡铁的质量强度,就甚至超越了珍贵无比的黑铁。我前不久终于下狠心,不惜血本地改变过一次黑铁矿。结果是……天啊,真的难以置信。”

    我辛辛苦苦等待着结果,他却冷不丁发了一句感慨,正题却只字不提,气得我差点将他踢出疾驰的马车之外。

    我耐着子问道:“嗯,后来呢?”

    慕容炯炯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梦幻般迷离的色彩,呢喃道:“呜,简直是奇迹。那黑铁矿是纯度达到二十级的终极极品,可惜就是体积太小了,根本不够制造一副铠甲,只够制造一柄匕首的。于是,我用那改造过的黑铁矿,制造出了一柄短小精悍的匕首。打造完成的那一天,我抱着万分激动的心,用它狠狠刺向一副比蒙装甲。嗯,没错,是那种万人敌专用的比蒙装甲,足足厚逾三寸。结果是……将盛名显赫的‘钢铁堡垒’,像削豆腐一般砍成一堆破烂。呵呵,爽,太爽了。”

    我忍不住问道:“晕,你在编故事吧!”

    慕容炯炯本来激动不已的心,陡然被我泼了一头冷水,不恼羞成怒,愤然地从革囊中抽出一物递给我看。

    我暗笑:“他的熊,哥哥我不激你,你又得罗嗦半天,哪能这么痛快掏出来啊?呵呵!”不过得意归得意,脸上还是一副根本不信的架势,手却老早将匕首一把抢过来,慢慢端详起来。

    借着昏暗的光,我仔仔细细观察起这柄“神奇”匕首。

    它仿佛就是一只黑漆漆的手镯,外表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很像是碎星渊街头随处可见的地摊货,呵呵,就是五个铜币一枚的那种。可是触手就是一沉,好家伙!它几乎有一柄重型开山斧的重量。

    我暗暗好笑:“难怪这么好的武器,你小子不戴在手腕上妥善保管。原来是太重了,嘿嘿,如果真戴上,不把你手腕勒断才怪。”

    可当我运足天眼看的时候,却有点笑不出来了。天眼亦只能隐隐约约侦测到一些古怪的地方,譬如镯上暗刻着无数奇怪花纹,似乎是金属经过冶炼锻造后的纹理,又好像某种天生神秘符咒。

    “符咒?”这个**头让我不由得大吃一惊,遂谨慎无比地用“锁魂”牢牢锁定手镯,轻轻渗透进一缕光明属的精神能量。

    “轰!”那缕精神能才触及手镯,就被强劲无匹地反弹出来。若非我早有防备,差点整个人都被震出马车。

    慕容炯炯惊骇绝地瞅着我,说出的话更让我绝倒:“呜,小心我的镯子。”

    我差点晕倒,继而想破口大骂,不过还是忍住了,暗付:“他的熊,算你狠。不关心你直属上司的生命安全,而只关心那只鬼镯子有否破损。哼,等我将来慢慢和你算帐。”

    我不理慕容炯炯苦苦哀求的眼神,再次改换黑暗属的精神能量,一鼓作气输入到镯子内部。

    这一次顺利非常,那缕精神能龙游大海般自由自在地深入到镯内最深处,一下子就探测到一股不弱的另类黑暗属能量,那是一种与精神能截然不同的能量,却生出一股生命的雀跃。那种诡异绝伦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嗯,就像是在陌生世界,首次遇到同伴喜悦一般。唯一遗憾的是,那是一股冰冷、寒、邪恶无比的能量,绝非什么好路数。

    我倏地抽回那缕精神能,面色深沉地道:“你这种药水,是从什么渠道提炼出来的?”

    慕容炯炯忐忑不安的瞅着我的表,手足无措地道:“这……”

    我怒气狂涌,凶狠绝伦地道:“嘿嘿,到现在你还以为得到宝宝了,真不知天高地厚!你看看我的眼睛。”说着我运起了刚刚接触到的能量,迅速虚拟出那种生物的原型,冷冷地印入慕容炯炯脑海。

    “嗷!”他刚刚接触精神能,整个人就像中箭的兔子一般窜起来,没我拽住,简直可以穿透顶棚冲出车厢。

    我静静地按住他,使他动弹不得。

    良久,他才恢复过来,整个躯都被冷汗湿透。

    我缓缓灌输一股强劲的光明属精神能进入他体内,慢慢抚平他的精神振,这才幽幽凉凉地道:“这是一种我们未知的魔界生物,生命力非常顽强。如果你说的仅仅一滴的数量是真的,那么它也就可怕到了极点。长期用这种材料的武器,轻辄生命力渐渐被吸食一空、百病丛生。重辄灵魂被夺舍,成为行尸走。嘿嘿!”

    慕容炯炯的反映绝对经典,他绝望地叫道:“呜,我的发明就这么毁于一旦了吗?不要啊,这是我多年的心血!”

    我差点一头栽出马车,暗暗咒骂:“好家伙,不服不行!迄今还没有悔改之心,倒是只关心研究成果的成败,呜,不愧是科学狂人啊,你拽!不过若现在不治治你,说不定连魔神你都敢复制出来,靠,来点狠的,让你清醒清醒,也便于后控制。”

    想到这儿,我故意卖个关子道:“解决这个技术问题,我刚好有点办法,可是不知道你的配方,嗯,这个,就不好办啊!”

    慕容炯炯捞到一根救命稻草慌忙道:“呜,这‘诸神的黄昏’是用一种奇特的药草配置的,它似乎对依附金属有着天生嗜好,我也是不小心实验出来的成果。呜,我就觉着那药草太邪门,居然长在最黑暗的角落,不但一点阳光看不见,甚至附近一只野兽都不敢靠近。我也是费了千辛万苦才移植成功了一株,养了十年现在一共只有一百多株,每到月圆之夜才能提供一株一滴。”

    我暗暗得意,略施手段就彻底得到了一切需要的报。

    我冷笑一声,淡淡道:“幸亏你遇上了我,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是否总有感觉头晕无力、心烦躁,甚至突然暴怒起来,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那都是魔草在作怪,明白吗?”

    慕容炯炯一头冷汗涔涔,仔细回想着连连道:“是啊,是啊!呜,主公,你要救救卑职啊!”说着说着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看来真是被刚刚的异像吓得够呛。

    我在一旁差点笑破了肚皮,暗付:“靠,只要是科学狂人都是脾气暴躁之辈,当然是看谁不顺眼就和谁吵了,呵呵,这都可以蒙混过关,我简直可以去做职业骗子了。还有那颗烂草,在魔界入不入流还不知道的破生物,呵呵,造武器就第一流,要捣乱就生生世世休想。你以为人间结界是水货啊,是个魔物就可以突破?嘿,连大魔神皇和天魔都得付出从零开始的代价,何况别的东东。再说要作乱早就做了,还等你发现。呵呵,你以为你是太阳啊,都绕着你转。”

    看着慕容炯炯服服帖帖的模样,我真是爽得没话说,于是假戏真做地道:“嗯,幸亏我修练的光明属能量,刚刚可以克制魔草的邪气,你过来我给你注入一道祝福能量,那么今后就不必害怕了,放心地制造魔兵吧!”

    慕容炯炯乖巧地靠过来,我倒是真的将一股光明能量注入他体内,循环不断地游弋了一个大周天。看着他虔诚无比的模样,差点将我当成上帝转世。

    接受完“祝福”的他就立刻精神抖擞起来,他感激涕零地道:“呜呜呜……多谢主公挽救小人命啊!”

    我镇静自若地“抚”着他的秃顶,淡淡道:“嗯,你尽管尽心尽力办事,再也不必害怕那魔草了。嗯,关于魔草的事,你不许和任何人提起,一切参加研究制造的人员,都得经过我亲自许。听到没有?”

    慕容炯炯现在简直拿我当上帝使,恭恭敬敬地答道:“是,小人明白,一切谨遵主公吩咐。”

    我暗笑:“嘿,从卑职变成了小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跟我斗,你还嫩了点。”一边想着一边将匕首没收,忽然想起还不知道怎么开启手镯,于是有点惭愧地问道:“这匕首怎么拔出来?”

    慕容炯炯像儿子一般孝顺地讲解道:“嗯,只要按动那个微微凹进的位置,匕首就自动弹出了。”言语间丝毫没有半点鄙视的意思,看来这次给予的教训真是深刻啊。

    我依言轻轻按下,几乎同一刹那,“嗤!”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黑铁手镯倏地变成一柄长逾半尺的黝黑匕首。剑通体漆黑如墨毫不起眼,却隐隐笼罩着层层寒无比的能量,使人刹那间就变得冷酷无、仿佛随时可以六亲不认杀掉任何人。

    我低低惊呼道:“好一柄杀人利器!”说着随手切入车厢壁,那厚逾数寸的钢板,竟然被毫无阻碍地刺个对穿,连一丝声响都欠奉,好像刺入水中一般随心所

    我差点咬断舌头,咋着舌珍视异常地将匕首恢复成手镯状,准备交还给慕容炯炯。

    他果然如我所料般慌忙道:“这手镯的制造,小人也颇费了一番功夫,若主公看得上眼,还请收下小人这份心意。”

    我喜出望外连连推辞道:“呵呵,这怎么好意思。”说归说,黑铁手镯还是老实不客气地戴上左腕。

    慕容炯炯诚挚地道:“还请主公为此镯命名,也算对小人工作的一点肯定吧,小人将非常荣幸!”

    我略略思索,立刻决断道:“嗯,就叫潜龙吧!潜龙匕,不错的名字啊!发现魔草就意味着潜龙升天,我们南疆霸业也将开启新的篇章。炯炯,此番你居功至伟,不论何时我都将记着你的功勋。嘿,只要我柳轻侯掌权一,你就是我的心腹将,你的家人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嗯,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慕容炯炯感激不尽地道:“是,小人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微笑道:“不要随便提那个死字吗,活着多好啊!你将有世上最令人羡慕的生活啊,好好享受吧!”

    慕容炯炯眼神中掠过一抹水影,咬牙下定决心道:“小人本来不敢奢求,但主公如此戴,不由斗胆再请求一件事,希望主公可以恩准。”

    “噢?”我微微惊讶的瞅着他,不知他又有什么暗杠,淡淡问道:“尽管说吧!”

    慕容炯炯炽的眼神,盯着我的腰际,恳切地道:“小人知道主公有三把剑,分别是缴获自欧楚的‘獠牙’、宿的‘炼狱’、雷万里的‘雷神之锤’。现在斗胆请您将三柄剑全部赐予小人,让小人完成一件毕生心愿。”

    我做梦也想不到他的要求竟是如此奢侈,却先头把话说满,此刻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口了,只好柔声道:“如果可以完成你的心愿,区区三把剑,算不了什么。即使是三百把也照样送你就是!”

    我嘴上说的痛快淋漓,心中却暗付:“他的熊,真有三百把宝剑才怪啊!呜,你以为是地摊货啊,这都是传说中的名剑啊!”

    慕容炯炯欢喜无限地含泪道:“呜,属下的心愿就是炼成一柄盖世无双的名剑。这三柄剑,主公想必知道其中妙用吧!”

    我看着他一副以为我肯定明白的神,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只好含糊地道:“略知一二,也不是很详细。”

    慕容炯炯面容虔诚向往地道:“传说中‘獠牙’是魔界最可怕的巴士底魔龙王的锐角。魔龙王每一千年才长一寸角,每一万年才换一次色。其中犹以深蓝色最为珍贵,因为那是几乎寿命永恒的魔龙王,临死前留下的锐角。已经是终极进化过的角质了,是天地之间最最坚硬的物质。”

    我见他仿佛着魔似的诉说着,不由轻轻抽出腰际獠牙,见剑剑柄,果然通体绽放一股深蓝光辉,幽幽的流转不休,仿佛剑蕴涵着强横无匹的能量一般,不由深深相信慕容炯炯的话。

    他继续说道:“所以要炼盖世无双的名剑,第一条要素就是深蓝魔龙王的锐角,我们已经具备了。”

    他顿了顿,幽幽道:“传说中‘炼狱’是地狱永恒不灭的业火石,由于某种奇特的原因,瞬间被封印。在特定条件下,将恢复燃烧,成为融化一切物质的烈焰。这第二个要素就是业火,我们也具备了。”

    我听得差点魂飞魄散,不由呻吟道:“你不是想把业火也搞出来烧吧?”

    慕容炯炯仿佛根本没听到,整个人都陷入一种狂的宗教信仰中,他虔诚无比地说道:“传说神界有一位执掌刑罚的大神,拥有一柄惩善罚恶的大锤,可以释放‘忌之雷’毁灭一切物体。俗语说的天雷勾动地火,就是指‘雷神之锤’和‘炼狱’啊!呜,好激动啊!第三条要素我们也具备了。”

    我的脸色渐渐发青,哭笑不得地想象着无数天雷地火毁灭一切的惨况,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连忙道:“还是算了吧!那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邪门的事呢!”

    慕容炯炯刚刚全心投入到美丽憧憬当中去,一听我打退堂鼓,岂肯善罢甘休。

    这一刻,他变成了最善于花言巧语的说客,从容不迫地煽动道:“如果不用这三件传说中神器,打造那柄‘十方俱灭’的话,绝对是天打雷劈的事啊!想想吧,如果您拥有了‘十方俱灭’,等于功力瞬息间暴增百倍,世间还有谁是您的对手啊?届时您就天下无敌,不,简直是宇宙无敌。呵呵,偷着乐吧!”

    我将头摇得像是波浪鼓一般,连连拒绝道:“不行,不行……如果让整座南疆变成一片废墟,我宁愿不要这种天下无敌。况且谁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成功。若不成功,反倒陪上三柄神剑,那就得不偿失了。”

    慕容炯炯无奈抛出杀手锏道:“那就没办法了。我本来想好了万全之策的,这种修炼方式是一本古籍记载的,论述从头到尾丝丝入扣、滴水不露,而且找个塔卡玛干最荒芜所在,那就不会影响到百姓了,简直没有一点点危险。再说炼剑吗,总是有一点点危险存在的,您不也是刀光剑影里杀出重围,才获得今声威的吗!如今怎都怕事起来?……”

    他将劝降计、激将计、美男计……三十六计一个个接连不断地施展出来,我却雷打不动。

    慕容炯炯见我始终无动于衷的样子,话题一岔奇兵突出道:“您知道关山月的‘屠龙’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注意我的神色,我猛地听到仇人的名字忍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上次在帝都落荒而逃的奇耻大辱,瞬间全部涌上心头,刹那间脸色微微一变。

    慕容炯炯知机地继续挑拨道:“小人曾经有幸见识过一次‘屠龙’,哇,那真是一柄绝世神剑啊!您现在拥有的三柄剑,绝对没法和它媲美的。除非炼成‘十方俱灭’,不过您不愿意冒险,那就算了。下次遇见老关,躲着点别惹他就是。他都好几百岁了,小名也叫‘剑神’,咱是小辈躲躲也不算丢脸。您说是不,主公!”

    我明明知道他是故意刺激我,可是帝都那次绝对是顺风顺水的生涯中,最最窝囊的一次惨败。此刻哪还顾虑许多,血气狂涌下,破口大骂道:“放!哪个要躲那个老不死?慕容炯炯,给,给,给,这三把剑我都给你。你小子给我去炼,好好炼,一定要炼成‘十方俱灭’,靠,若我柳轻侯不亲手砍死那老王八蛋,哥哥我就挥刀自宫,做太监去。”

    话一出口,才发觉这个誓言有点太毒了,可收口却已来不及,唯有眼睁睁看着慕容炯炯高高兴兴接过三柄神剑,笑呵呵地观赏去了。

    车厢内的气氛不由得立刻变得郁闷之极,我打开车窗大喝道:“他的熊,怎么还没到?”

    风萧萧应声出现近前,小心翼翼地道:“启禀主公,前面那座山岗后的树林就是地头了。”他说话的声音都紧张之极,真不知道平时温和亲切、深有城府的主公,被慕容炯炯什么言词挑拨得如此火爆,这倒是一件新鲜事,一会儿抽空得好好问问。

    我哪管他心里转悠的是什么**头,只是微微皱眉,仔细聆听着遥遥传来的阵阵杀声,不由狂喝道:“糟糕,前面动起手了,你们怎么还这么慢腾腾的。还不给哥哥我吹冲锋号?”

    风萧萧吓了一跳,缩缩脖子拔出冲锋号就吹。

    “呜……”号角顷刻传遍方圆数十里,山岗后几乎同时传来同样低沉悠长的号角声,那是准确无误的确认方位号。

    闻听冲锋号的无数重型骑士,宛如一幢幢会移动的战争城堡,迅速汇聚成一股巨大的钢铁洪流,铺天盖地地冲向目的地。

    一场歼灭战即将打响了。

    我冷冷一笑,吩咐道:“风萧萧,你们黄金骑士和铁血卫第一团,别的事都不用做了,就是给我好好保护慕容炯炯。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剁了你们喂狗,听到没?”

    风萧萧委屈万分地道:“这……”

    我理也不理他,飞窜上飞云兽王,一溜烟追上冲锋阵型的队尾。

    都狂奔出老远了,我仍是不放心地千里传音道:“嗯,要寸步不离左右,即使他方便,也给我一级戒备状态。”

    风萧萧刚刚以为能够松口气,咋听到我的声音,吓得魂飞魄散,嘴里不由嘟囔道:“晕,这小子怎么惹主公大发脾气后,反倒价倍增啊?一级戒备连主公都很少使用的。他妈的,真是傻人有傻福!”

    风萧萧不可思议地瞅着马车里,剑痴般抱着三柄剑流口水的慕容炯炯,说什么也不能够和价值连城四个字联系到一起,不也纳闷地瞅着他发呆。

    起风了,山岗后的冰雨蓦然传来一阵阵浓郁的血腥气,战争随着援军的加入,倏地进入白化状态。

    ps:每天最少解1w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