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逼宫

    <---凤舞文学网--->    “站住!师部重地闲杂人等不许擅入!”守卫营门的执勤小队长,尽忠职守地阻拦着这队军容鼎盛的铁血卫。--凤-舞-文-学-网--看着浩浩的足有万人规模的重装铁骑,杀气腾腾地编织冲锋阵型在安全区外空地上虎视眈眈。他的嗓音都开始微微地变形,子更是哆嗦不已。

    那锃明雪亮的极品“裂阳刀”分明已拔出了鞘外,硕长粗壮的漆黑的混沌铁戟,锋刃出一道道森森的寒光,冲锋弩的机头全部大张着,匣内的精钢短弩赫然是不下于二十余支的特殊款式,显然是现代最先进最精良的武器。甚至连那些“飞云兽”都低声咆哮着,头上镶嵌的尖利铁角也狰狞无比地轻轻地摆动着,散发出待人而噬的幽幽的寒光。

    人马皆是武装到牙齿的恐怖模样,不愧是南疆乃至风云帝国的最精锐师团-铁血亲卫队。

    最可怕的却不是眼前程外虎视眈眈的铁血亲卫队,而是远方磷磷而来,茫茫无际的泰坦战车的队列。看着集结得越来越多的攻城弩炮,小队长头也不回地返跑掉直奔师部。

    外围的泰坦亲卫队根本不管寨内士兵的反应,只是从容不迫且紧锣密鼓地布置着重重的包围。数千门弩炮密密麻麻地布置在营盘的周围,控制了所有的制高点,封锁了全部的出口。在一堆又一堆整齐划一的弩炮的瞄准下,炮阵的缝隙处留下了相隔十二丈的间隙,那是留给整装待发的铁血亲卫队冲锋突击用的死亡通道。

    不到半个时辰,整座营寨就被彻底地包围了,铁桶般的阵势真个是水泄不通。

    天空中自由翱翔着数以千计的凶猛秃鹫。不要小看它们,那是专门为了对付营寨释放求援的鹞鹰而准备的杀手。麒麟早就设想到了一切可能,水幂涛、龙克缍、库索、孔龙、艨艟、龙之息、龙之吻、汤姆所有的南疆将领纷纷出马,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网,顷刻间牢不可破地笼罩了整座南疆,卡断所有的交通要道,捕杀所有的涉嫌人士,扣留大批的可疑人物,警戒级别瞬间提升到红色。

    第一次大规模的清洗行动,对外宣称是年末军事演习。其实除非在南疆拥有超一流的报网络,不然绝对难以窥睹全豹,也绝对难以了解柳轻侯这一年来在哥舒嫩残的辅助下,将南疆治理成何等森严肃穆的军事疆域。那如神迹般的成绩,非是亲眼目睹绝不会有人相信的。

    欧阳紫龙淡淡地望着窗外的斜阳,心头涌起了淡淡的惆怅:“此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嘿,柳轻侯啊柳轻侯,我终究还是斗不过你。只不过怎么也未想到,即使你在帝都,我也万万不是你的敌手。”

    报信的小队长和副官欧阳控,默然看着枭雄末路的欧阳紫龙,不知道如何地安慰他。或许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事

    欧阳紫龙笑眯眯地看着欧阳控,轻描淡写地道:“输了就是输了。阿控记住这句话。如果你也有我这一天的话,也要勇于承认自己的失败。嗯,现在你去宣布投降,顺便请麒麟师长单独来见我。”

    欧阳控暗暗咋舌,不管何时何地师长就是师长,始终都是第二十七主力军团,三号大人物。

    “大人物都是这样的吗?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都是那么从容不迫、视若等闲。那管他多少兵马重重地围困,顷刻覆于巢下完卵无存。”欧阳控不自地佩服起这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卓绝将领,并从此将他作为心目中最崇拜的英雄,终生不殆地永远向他学习。

    听闻投降的命令,第三师上下官兵莫不长长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打起来,凭借着坚固的营寨莫偿不可做一番困兽犹斗。但一来对手是曾经并肩作战多年的生死兄弟,二来对手装备着堪称南疆乃至帝国最精良的军火,硬拼是绝对讨不到一点便宜的。说成是对方单方面的屠杀也不为过。何况他们根本不必强攻,只要断绝水源,闭塞粮道,包围困守,就足以兵不血刃地拿下这座孤城。

    若非经百战后养成的坚忍不拔的硬朗作风,换支队伍说不定早就投降了。此刻听闻命令,纷纷抛下武器,乖乖地鱼贯走出营盘,顷刻间营内空空如也,再无其他闲杂人等。连投降都是那么地秩序井然、有条不紊,足见这支军队是多么训练有素、军纪严明。

    局面异常诡异,也堪称盛况空前。战胜方丝毫没有吆五喝六的打骂战俘,战败方也丝毫没有垂头丧气,双方都是那么自觉地排列着整齐划一的方阵。同样的威严肃穆同样的军容鼎盛,若说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一方刀枪耀眼,另一方则赤手空拳。共同点是数万双贼亮的眼神,庄严尊敬地望着麒麟的背影,仿佛期待着什么,希冀着奇迹的出现。

    麒麟慨叹一声,催马孤一人进入营盘的大门。“飞云兽王”的铁蹄发出孤寂空洞的回音,似乎就那么毫无间隔地冰冷僵硬地直接踏在他的心口。他觉得那么痛苦窒息。这么多年的戎马生涯血雨腥风地渡过来,除了损失掉“麒麟营”全部手足的“血月战役”结束后的时光外,他还从未这么压抑难受过。

    “靠,这算是什么事?你的柳轻侯,你小子在帝都享福,叫老子办这种伤心绝的蠢事。嘿……”麒麟豁然咬紧钢牙,双腿加紧马腹,催马箭一般地窜入中军帅帐。

    “蓬!”帐门紧紧地关闭,麒麟瞬间沉浸在另一个宁静安详的世界,仿佛与世隔绝。

    古辉皱着眉苦笑道:“我说小辛啊,你说这他娘的算是怎么回事啊?头儿突然下死命令来,对付欧阳二哥。唉,他也是,居然搞得有鼻子有眼,还联合外地杀手对付雷三哥。这事有点棘手啊。你看结局会如何?我可有点看不下去了,不忍心啊!”

    辛苦沉默无语,半晌才答道:“看看麒麟大哥,能够达成什么协议吧。我感觉哥俩动刀子没那么严重吧?何况也没死人。根据雷三哥的脾气,也许能原谅欧阳二哥也不一定。嘿,不过这次欧阳二哥真的太过火了。头儿既然能在帝都都晓得南疆即将发生的谋,事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怕就怕涉及到敏感的问题,若只是兄弟矛盾,倒是好解决呀。”

    古辉点点头,幽幽地叹了口气道:“现在恐怕不止是我们,你没看到吗?亲卫队和第三师的兄弟们都在翘首以待呢。靠,这他妈的真让人义愤填膺,刚刚有点扬眉吐气自己人就干起来了。难道南疆这么大地盘还不够折腾的呀?”

    辛苦哑然失笑道:“平时说你单纯,你还反驳我而且不高兴。看看你那点器量,熊样吧!南疆算什么呀?咱们头儿可是怀天下的主儿。我跟着头儿那光景,他没少搜集深红大陆的资料。嘿嘿,看他经常研究出海口,还有深红大陆民的劲头,我看八成对人家的地盘都相当有意思。当然,那是平定深蓝大陆之后的事了。到时候,就从东陵府的港口起兵,携带千万带甲之众,来个远征深红,创造不世的功业。”

    古辉也哈哈大笑道:“你他娘的做清秋大梦去吧!现在南疆初定百废待兴。咱们连三十万兵马都不到,哪来什么千万带甲之众?呵呵,没听麒麟大哥说吗,赶快磨兵砺马扩军备战。东陵府那边的海盗联盟,可比盗贼联盟凶悍多了。那个叫什么秦汉的大元帅,率领百万大军都快顶不住了。早晚还得咱们头儿出手。你呀还是顾顾眼前的灭顶之灾吧。别总是不切实际地幻想那么遥远的事。”

    辛苦嘟嘟囔囔地道:“鼠目寸光的家伙,就知道眼前。哥哥我可是要做个总督大人来光宗耀祖的。嘿,自从干上了铁血亲卫队副师团长,你都不知道城里的姑娘排着队给我写书。偏偏个个貌美如花,我都不知道和哪个约会好了,愁死我了!要是哥哥我做了总督那还不得……呵呵……”

    古辉看着辛苦的不良的色色的笑容,抬手一个暴栗,笑骂道:“你的,表面满脸正经,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原来一肚子的花肠。我说每次要去你的师部看看,你都鬼鬼祟祟地推三阻四。原来是有这么一道暗杠啊?靠,赶快请我吃饭,堵住哥哥我的嘴巴。否则军法处有你受的。孔龙那小子最是正经八百,你呀,就等着他回来,惩罚你吧。”

    辛辣苦笑不迭道:“唉,忘了你是最佳损友啦,失误呀失误。不过,说到孔龙那小子,嘿嘿,惩罚我还轮不到他。虽然他掌管监察厅军法处,不过也是监守自盗呢。那个驻守葫芦州的女营长叫什么来着,对,宇文雪!他们俩可是打得火经常幽会呢。不过,小孔似乎是个菜鸟,那个小姑娘也是窦初开的模样。唉,连个手都不敢牵,可真的急死我了。”

    古辉骇然道:“小辛啊小辛,你可千万小心啊!敢跟踪孔龙那小子你不想混了?呵呵,就当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免得被你拖累。那个军法处不管谁去了都是封住道,先打一百煞威棒。嘿,你自己玩火吧,老子才不蹚这混水,自求多福啊!”

    辛苦唉声叹气道:“唉,看你紧张的,我也就是那么一回呀,还差点被他发现呢。嗯,那小子的武功真不是盖的,我看南疆除了头儿,麒麟大哥,就得算是他最厉害了。”

    古辉似乎无意再跟他纠缠不清,打断话题轻皱着眉头道:“麒麟大哥,已经进去好长时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里面不是有什么暗杠吧?”

    辛苦也开始犯嘀咕。若麒麟有个三长两短,头儿回来肯定得要他俩的小命陪葬不可。

    时间在忐忑不安中渡过,偏偏不敢打扰老大们谈话的雅兴,只好抓耳挠腮地等着继续打。当然一个个耳朵都竖得象狼狗似的,倾听着每一分风吹草动,随时保持着最佳竞技状态,预备冲进中军大帐。

    而中军大帐内的两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忍受着百倍的煎熬。

    麒麟目光落在窗畔卓立如山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颓然地坐到原属于欧阳紫龙的座椅上,一点鸠占鹊巢的愧疚也欠奉。

    欧阳紫龙也毫无责怪的语气,他头也不回地笑道:“你还是老样子。永远都把别人的办公室当作自己的狗窝,那么随便写意。”

    麒麟凄然地道:“唉,不过以后是否可以再到你家做客坐你的破椅子,就非常难以确定了。”

    欧阳紫龙微感意外,诧异地道:“麒麟兄的话实在让小弟大惑不解。难道出此大祸,欧阳还有命可留?你为何含糊其词呢?”

    麒麟蓦然激动起来,声音哽咽地道:“嘿,你也知道是大祸吗?雷老三差点被你派遣的杀手挂掉老命。临昏迷前还惦记你小子是否安康,要我们急速到‘甘蓝’报信。他的熊,你就对这样对待死心塌地地跟你的兄弟还下死手。你还是人吗?”

    欧阳紫龙闷哼一声,躯剧颤,良久才叹气道:“唉,不必多说了。我自知罪大恶极,恕无可恕。是你老兄给我一刀,还是让我自己了断。总不至于把我拉到大街上砍头吧?那对南疆军区威望一点好处也没有,反倒容易惹来政敌的攻击。”

    麒麟恨声道:“嗯,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还知道影响颇大,居然被区区女子蛊惑至此。我麒麟根本不屑与你为伍。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尽管放马过来。”

    欧阳紫龙被骂得哑口无言,半晌才道:“唉,我没什么好牵挂的。只有在要塞的父母,得要你帮我颐养天年。嗯,借把刀用用好吗?嘿嘿,武器都忘了携带呢。”

    麒麟看他心丧若死垂头丧气的模样,忍不住咆哮道:“你这副熊样子,哪里像个男子汉大丈夫?死也得死得像个英雄好汉啊!东西留在这里,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赌气坐在椅上不再说话。

    欧阳紫龙静默良久,才缓缓转。可当他怀着必死的信**,目光落在桌上物品时,整个人都难以置信地呆呆瞪着它,简直呆若木鸡。

    那赫然是一封书信,信封的封面端端正正地书写着两行大字。欧阳二哥亲启,弟柳轻侯拜上。

    麒麟淡淡地道:“这封信是小柳飞鹰传书捎来的。他说不论你做出什么事,都要你看完它,才可以决定生死。任何人不可动你半根毫毛。”

    欧阳紫龙眼球倏地红了,两行泪滚滚而下,迅速无匹地模糊了虎眸。

    等到激动的心稍微平复,他才伸出颤颤巍巍的双手,哆哆嗦嗦地开启信封,凑近光观瞧。

    信的内容不长短短半篇,不过由于书写者过于激动,笔记极为潦草,需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观看,才能辨认明白。

    书信的内容大致如下:“紫龙兄:见字如面。弟在帝都,遥闻兄长被妖女秦明月蛊惑,将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毕生憾事。弟彻夜难眠特写此信,拜托麒麟兄转交与你。希望兄长见信之时,尚未铸成大错。小弟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忘怀当并肩作战的蹉跎岁月,难道人与人之间,真的就那么可同患难,却不可共富贵吗?弟心恻然。唉,当您、小弟、雷霆历经多少战役,仍矢志不改、亲逾兄弟。其实弟视功名利禄如粪土,待他重整山河,区区帝位送于兄长又有何妨?兄为一弱质女流所惑,又待如何面对黄泉路上众位弟兄?兄乃当世智者,弟仅一介武夫,个中道理兄不言自明。故小弟也不愿徒劳无功地多费唇舌。现有一事请兄代为筹谋,事成兄之夙愿亦算达成。事不成兄也算毕生无憾。详如下:……,请斟酌答复。”

    欧阳紫龙再次目瞪口呆,世事变幻莫测可若论曲折离奇,他毕生经历莫过于此宗。明明必死无疑,转眼间脱离了鬼门关,还可一偿夙愿,天底下竟会有这等的好事。他感觉人生宛如梦幻般缺乏真实的感觉,一时间仿佛痴了,那封信也轻轻坠落尘埃,若此刻他的心灵接受着大地的依托一般充实无比。

    帝国历八百一十年二月某,南疆军区第二十七主力军团第三师师长欧阳紫龙,副师长雷霆在巡视边防的过程中,遭遇数目不详的大批刺客的袭击。事后全部击毙当场,欧阳紫龙师长亦力战捐躯,享年二十九岁,雷霆副师长受重伤。南疆军区军民愤怒要求严惩凶手,总督府特批全疆进入红色警戒状态,直到捉拿到幕后的主使人为止。

    陛下闻讯也极为震怒,追封欧阳紫龙师长为军长、侍元帅、三等伯爵衔。第三师由副师长雷霆伤好后继续统领,即刻升职为正师级别,养伤期间麒麟暂时代理常训练安排。对南疆常的治安予以更加谨慎态度,勿要轻视盗贼匪患应以民第一。具体事务请南疆总督府酌处理。

    黎明前夕,我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开门才发现是麻雀,他仍是一副温和有礼、文质彬彬的绅士模样,仿佛任何时刻都可保持最整洁的仪容,这一点我是绝对钦佩的。

    麻雀淡淡地递过一封密信后悄无声息地告退了。来去都像幽灵般地诡秘,哪是多年的杀手生涯养成的职业习惯吧。

    我缓缓地抽出信纸,轻描淡写地无声阅读着文章的内容。待看完密信,我不心怀大慰悠然自得地望着洁白纯净的雪花,似乎它蕴涵着不可思议的玄奥真理。

    南疆叛乱事件,麒麟处理得非常妥当,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下一步步走向完美结局。欧阳紫龙的出格,刚好实现了我下一个战略部署。正可谓山穷水尽,柳暗花明。安置好后院,全部精力要放在帝都这块一亩三分地上了。说实话,比起南疆的叛乱最让我头痛的还是帝都各派阀间的权力倾轧,皆因每个对手实力都太过庞大,况且不是在我的地盘内,所以要瞻前顾后顾虑重重。

    风云榜排名赛已经进行到第二十二轮。我每天都要麻雀把最新的战况拿来给我观瞧。这是哥舒嫩残强迫我养成的习惯,从浩瀚如海的信息中寻找实用的报,以备筹划大事的时候随时调用。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眼前艾丹妮的战绩,唉,女孩子最是鬼灵精、天生的谋家,每句话无不蕴涵着深意。若你以为她随便向我透露要准备宫廷剑士总决赛,那就大错特错了。她是希望我可以去观看,她力战群雄的绝世风姿。

    我苦笑着吩咐麻雀准备帝都时下最流行的各种小玩意,以最诗画意的方式交给艾丹妮。自己则全心投入苦思冥想,准备应付随时随地从天而降的横祸。若秦氏兄妹大手笔后,闷声不响毫无动作,我会更加心惊胆战地坐卧不宁。天知道他们会继续什么惊天的谋。尤其是天明开始,都要寸步不离地召开那个见鬼的军部年会。希望会议期间,他们俩都得了痴心症乖巧一些才好。

    遇刺事件发生后,孔龙艨艟都是暴跳如雷,再也不肯任我孑然一地留在帝都,非要派遣铁血卫最精锐高手组成一个整编团,偷偷化妆进驻帝都,气得我拍碎了两张桌子。真是迂腐,老子还不知道孰轻孰重,都给我乖乖地呆在“白骨要塞”等我。在回信中被骂的两人虽然不敢抗命,但通过龙克缍的报部门,硬是安排了一批最精锐死士进驻京师,美其名曰是交换报员,实际就是秘密派来了超级保镖们暗中保护于我。我实在不好说什么唯有佯装不知,心底倒也微微踏实一些。

    帝都中心内皇城的鼓楼,十二口名震大陆的庞然巨钟,准确无误地开始报时。浑厚悠扬的钟声,响彻帝都尚是雾霭弥漫,大雪纷飞的帝都。六响完毕,我无可奈何地离开温暖如的寝室,屋外是早早就肃立等候的军部标志的豪华马车。

    麻雀神秘莫测地出现在后,我微笑着点头招呼道:“总管不必相送,府内一切都交予你好好照看。嗯,有客人来的话,安排住下好了。不过不可太多,嘿嘿,本王的俸禄也养不起太多吃白食的家伙。”

    麻雀心领神会,知道我吩咐的潜意思是不让铁血卫大举进驻王府,免得被有心人看出破绽徒惹是非,恭恭敬敬地施礼道:“小人明白!”

    我哈哈一笑道:“嗯,那就好。本王去开会了。准备好酒回来吃吃,最关键是找几个漂亮姑娘。”说着调皮地眨眨眼。

    麻雀苦笑着暗暗地道:“嘿,我哪敢啊!上回那个艾小姐就够麻烦的了。您老人家还用找,找来的都推卸不完呢!”嘴里当然不敢那么说,当然是乘兴胡乱应付。

    我迈步蹬车跨入车厢,笑容顿时隐藏在波澜不惊的冷酷面容下。即将面对的军部大佬们,堪称帝国最具实力的超级军阀,他们在任何时刻都拥有影响帝国政坛的庞大实力,我莫名其妙地介入其中,实在不知是福是祸。

    听着清脆均匀的马蹄作响,我的神思不知不觉地飞到九天之外,体会着繁星闪烁、黑暗静谧的奇异空间。这是近来难得一见的机遇,让我重圆旧梦地体会精神离体的感觉。自从擅用“新月”次数达到一定量后,与费心两败俱伤一战,已是最后一次疯狂。自那以后,我稍微动**“新月”,都头痛裂简直苦不堪言。

    我不敢和慕容无忧诉说此事,鉴于“新月”始作俑者就是她,我不敢排除她故意设下圈的可能。说到底我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她,如果她只是平民百姓就毫无顾忌。偏偏她是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一族之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