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奥丁

    <---凤舞文学网--->    领路的营长听完只有苦笑,因为属下的装备真的是让人笑掉大牙,毕竟国家的正规编制和由郡财政养活的警察部队是根本不同的呀,素质上更是没法比拟。--凤-舞-文-学-网--因为训练经费紧张和编入人员良莠不齐,直接导致作战部队的能力先天不足,缺乏斗志和战场上真刀真枪血的洗礼,但镇压示威者和抓抓流氓还是足够的。我开始怀疑就这样的卫戍部队,如果不是第27集团军支持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和索家抗衡。要知道索罗寺虽死了,但索尔还在,索家实力并没有丝毫损失。看来我组织麒麟第2主力师三万人,开拔到哈市绝对是一步非此不可的好棋呀!

    我终于看到袍哥洲乃至东陵郡的治安总长关云海。这是一间朴素的客厅,没有任何奢侈品。这说明关云海是一名纯粹的军人,而且非常清廉。仔细观察这位军团长,发现他起码超过五十岁了,而且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还要苍老得多,古铜色皮肤显示出这位老人饱经风霜。看来呼延驭龙给这位老军人带来了不少压力呀!不过他的躯依然拔如松,双目还带着锐利锋芒,昔的威风多少还留了一点。

    而站在他边的梁太平就显得完全不同。虽根据雷笑透露他已五十多岁,可外表仅仅只有三十岁的模样,皮肤白嫩细滑得连一般的女子都无法媲美,一对威严的凤目总是出审查似的目光,或许是职业病吧!最关键的是,我知道梁太平实际是艾愁飞的结拜兄弟,当年的绰号是“玉面判官”,乃是白道十大高手之一,武功恐怕不会比艾愁飞差得太多,并且心狠手辣无残忍。

    在梁太平后站着三个人,因为都是戴着精致面具,所以根本无法辨识他们的真面目。尽管都是些大众化的脸孔,但还是被我用锁魂侦察到他们的真气运行状态,果然和欧鹭忘机没有任何差别。从材来看,最左边的人极为魁梧雄壮,手臂已跟我的大腿般粗细,皮肤是稍微异样的桔红色。普通人也许会忽略过去,高手或许会因奇怪而留意,但是像我这种对数万年以来必杀技都涉猎一二的卓越高手来说,几乎立刻就知道那是某种极为特异的护体罡气练到极致的外在特征。一般来说风云榜高手以下的任何攻击,都不会给他带来什么伤痕。

    中间那人材极为小玲珑,和左边的大汉形成鲜明对比,我不佩服起自己的眼力。因我马上发现这是个年轻女孩子,虽比不上欧鹭忘机,但特点却一模一样。还有她佩剑的尺寸也是如此,那么轻功和剑法将是她的强项,相信应该也是个非常美丽的丫头,至少那星星一般的眼睛让孔龙也破例看了一眼。最右边那个人无疑是三人之中武功最高者,因为我没有办法看透他的深浅,只知道这个家伙的水准绝对不在“七风铃”欧鹭忘机之下。

    我淡淡地道:“卑职参见侍郎大人!关军长也是久闻大名了!”我的问候是非常讲究的。关云海只是一个非正规军团的军长,我是主力军团军长,随便说说就好,其实他应向我问好才对。而梁太平刑部侍郎的官职就比较可观,严格来说比我高半级,因为我现在还只是侍元帅。等我正式成为元帅时,那我们的级别又是另一番局面。

    侍元帅、元帅都可以统帅集团军。但像我这样刚刚任命的,还没建立任何功勋的主力军长,帝国至少有三十多个。而帝国真正的元帅编制,一直都只有十来个名额,分别授予帝都三个、赞布府,可汗府,高唐府各两个。由于南疆还没有元帅,如我可结束南疆纷乱的局面,我将是第一个拥有元帅军衔并驻守南疆军区的集团军司令,而且我也可指挥所有隶属于南疆军区的军队。

    换言之,全国三十七个集团军里面,帝都秦颐拥有八个,风云舰队秦腾拥有四个,三府一共拥有并保持着八个集团军建制,统归六名元帅统领,其余的集团军番号永远埋没在对付外族战争的硝烟战火中。根据地理位置的重要分析,南疆至少需要八个集团军建制,而我至少可以指挥直属于自己的四个集团军。不过根据元帅晋升的严格制度,极有可能是我一人独揽八个集团军领导权。前提必须是在秦颐死前统一南疆,秦颐死后牢牢控制住军队领导权。当然政治眼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追随某个绝对可以继承皇位的皇子,才能完成心愿。

    前途还真是辉煌与危险并存,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想想我将开拓前所未有的帝国疆土塔卡玛干大沙漠,亲手建立起拥有八个集团军的南疆军区,并且绝对会被赐封为南疆总督,赐予公爵的爵位。在三万里南疆升起新月旗帜时,哈哈,就是我迎娶慕容无忧之时吧?(按照帝国的千年惯例并且由宪法规定,开拓帝国新疆土的将领,不容置疑地可拥有该地域,并为其后世子孙永久世袭,这是风云帝国可以迅速统一深蓝大陆北部的秘诀,曾经调动起军队疯狂的士气。历史惊人的相似,凯撒帝国采取的办法完全相同。)

    关云海连忙回礼,而梁太平也微笑回答:“柳侯客气了!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如何?”

    我云淡风轻地道:“轻侯对东陵郡况不太熟悉,一切还请梁大人指挥定夺!”我话中的用意非常简单,就是要出梁太平的真正意图,究竟要怎么对付呼延驭龙和索家。毕竟作为东陵郡主长达八年的呼延驭龙和辛辛苦苦经营十数年、势力庞大无匹的索家,绝对有可能通过某种渠道改变皇帝的心意。其实我最想知道的就是秦颐的真正想法。

    梁太平若有若无地微笑道:“当然是采取正当途径,向呼延驭龙宣布圣旨!我想他还没有胆大妄为到谋杀钦差吧?善后事当然是柳侯和关军长联合搜捕叛逆!”

    我轻描淡写地道:“卑职以为整个计划完美无缺,如果不使用本地子弟兵,那么将给予敌人最严厉的打击!”

    梁太平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向关云海道:“关军长以为如何?”

    关云海这只老狐狸哪里还不明白,分明是梁太平想独善其,却从柳轻侯的嘴里说出来好不得罪人,真是地地道道的混蛋。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说。“柳元帅的话非常有道理。叛党筹划多年,恐怕在卫戍军团里也不乏细,卑职以为应该重新整顿。至于此次行动吗,卫戍军团将完全不参与!”

    梁太平轻描淡写地看了我一眼道:“柳侯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心中大骂,你个直娘贼生儿子没,坏人全让老子当了。可是话还是不得不说的,“卑职以为鉴于卫戍军团潜在的危险,不如……”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梁太平微微皱眉道:“你想换防?”

    我硬着头皮道:“不只是换防,还要打散编制!”

    关云海忍不住道:“这恐怕会引起兵变!”

    我忍不住心中暗暗叹息:真是老笨蛋一个!你难道还没有认清目前的形势吗?难怪干到快退休了,还只是个卫戍军团长。皇帝的意思是: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秦五的人,早把你革职查办了,还做梦呢!

    梁太平愁眉苦脸道:“可这是皇帝陛下的旨意呀!圣旨你自己看吧!”

    关云海勉强镇定道:“那总要给我三天时间准备一下吧!”

    梁太平望向我道:“柳元帅意思怎样?”

    我无可奈何地道:“在帝都时,陛下曾有口谕,卑职哪敢耽误,末将麾下亲卫队已着手换防,现在恐怕已改编完毕!唉!”关云海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忽然仰天摔倒自此昏迷不醒。

    梁太平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向外叫了军医仆人,淡淡地道:“柳大人聪明机智,未来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

    我恭恭敬敬地道:“大人过奖了!一切只是陛下英明和您果断罢了。卑职只是忠实地履行上头交待的任务。后还要大人多多提携才是!”

    梁太平凝望着客厅正面墙上挂的“风雨神州图”,自言自语道:“希望东陵郡的风雨不要太狂烈才好啊!”我却只想捧腹大笑,古辉奉的命是杀无赦,彻底清洗东陵郡牌局,再完全依照我的思维设计。真不知道有多少笨蛋会在这场残酷的权力斗争中活下来。

    怀着复杂难名的心,我走出了客厅,正好看到不知何时溜出去的孔龙返回,他报告道:“报告梁大人和元帅阁下,第27军新月亲卫队已完全占领袍哥洲所有重要建筑物,并封锁了一切交通要道,现在郡主府第正遭受重重包围,敌人的反抗非常顽强。精确估计之下,藏匿的叛党人数大大出乎原先的预料。竟有高达七八千装备精良、怀疑是正规编制的职业军人。而且来历不明,似乎来自大漠。”

    镇定如梁太平,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要知道现在袍哥洲只有我的新月亲卫队五千精锐骑兵,到底谁胜谁负还言之过早呢。我微微一笑,深邃难测的眼神投出寒冷无匹的杀意,淡淡地道:“去看看吧!梁大人请!”梁太平无奈地跟着我坐上了骏马,直奔郡主府。

    一路上,街道萧条若死,家家关门闭户,惟一可以看到的是清一色的黑铁重装铠甲覆盖全及战马的重装骑兵,他们有条不紊地控制着街道。头盔上鲜红如血的新月标志,代表着他们是南疆最精锐的师团——新月亲卫队。沿途每当我经过时,士兵们整齐划一的欢呼声不断重复着两个字——“奥丁!”。那是上帝奥丁大神的名字。一遍遍的重复,使士气高昂到吞天食地的地步,然后是不知道谁开始高唱第27军军歌——“上帝之手”。“当黑暗降临大地,当恶魔肆虐人间,当城市变成废墟,当村庄变成地狱,当亲人遭受杀戮的时候,兄弟们啊!怎能继续保持沉默?怎能成为待宰羔羊?拿起你们的武器,砍掉敌人的头颅,让他们的鲜血灌溉大地,让他们的灵魂忏悔罪孽,这一刻,上帝之手指向他们丑陋的灵魂,打入永不超生的深渊。”

    慷慨激昂悲壮豪迈的歌声,充斥着整个袍哥洲,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重复着……当我们赶到郡主府时,战斗已经进入白化阶段。指挥作战的代理师团长侍大将古辉兴奋地报告道:“报告!我们逮到了一条大鱼!根据俘虏招供,死守在郡主府的正规军,其实是杜格拉斯盗贼团。”

    我微微诧异地和梁太平对望了一眼,后者的惊讶程度还远远超过我。梁太平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难怪这些年杜格拉斯可以横行大漠无人可挡!原来是呼延驭龙在撑腰啊!”

    我忍不住补充道:“恐怕不止如此!杜格拉斯成名,恰好是呼延驭龙到任那一年,我怀疑……”

    梁太平出了一冷汗道:“呼延驭龙就是杜格拉斯?”

    我冷静无匹地点头道:“恐怕他也想到自己可能会暴露,所以打算干脆干回马贼的老本行去。”

    梁太平咬牙切齿道:“可恶!”我暗暗好笑,因为他肯定是想到,如果贸然地去颁布圣旨,恐怕眼下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我淡淡地道:“古辉侍大将,你认为还要多长时间可以拿下郡主府?”

    古辉透露出强烈的信心道:“现在是下午一点,我保证今晚八点,准时在郡主府召开盛大晚宴!”

    我决然地道:“不!”然后在众人惊愕时间已经非常短暂,惊异于第1师团是否有这个战斗力,能在七个小时内消灭八千名凶狠悍、纵横大沙漠多年的王牌强盗时,我的反对让所有人大吃了一惊。“我已很累了!”说着打了个呵欠,再摸了摸肚皮道,“午饭吃的也不是太多。晚餐必须在五点钟准时开始!如果耽误我吃饭的话,你自己到军法处报到吧!”

    古辉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大声回答道:“是,元帅阁下!保证完成任务。”众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刚刚还需要七个小时的年轻有为的大将,现在居然欣然接受了任务,还好像迫不及待似的。其中的奥妙只有随行的孔龙和另一位侍大将辛辣才明白。一直的攻袭其实不过是烟雾弹而已,真正的压轴戏在于我将投入第27军团最精锐的特种部队——铁血卫。

    对于我的轻率,梁太平明显地感觉到不安。处于如此劣势,还敢说出如此豪言壮语的将军,不是绝代名将就是盖世蠢猪,而我的威望和名声都显然不能够成为前者。就连梁太平后的雷霆小组成员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眼色,只有我仍然是稳如泰山,因为我对铁血卫的信任就像我对哥舒嫩残的信任一样,铁血卫就像哥舒嫩残一样绝对天下无敌。即使现在还缺乏更加残酷的考验,但对付盗贼团嘛,我从来没把他们看在眼里,更绝对不会担心。

    温和宁静地举起茶杯,呷了一口极品香茗,我的思绪已转移到如何改造东陵郡的问题上。正思忖间,孔龙忽然进来禀报紧急军。“第27军团麒麟第2主力师遭到强敌伏击,不过麒麟副军长经验丰富,小心谨慎行军,并没有因此遭受大的损失,目前正和敌人在哈市郊外对阵。哈市已完全被敌人控制,敌军数量大约接近两个军团的规模,根据最新的报分析是‘狂神降世’。索罗寺其实就是狂神降世这一代的狂神,他死后由索尔接替职务,总管魏中弦任军师。麒麟将军的粮草只够七天所用,请阁下定夺。”

    梁太平的脸色在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如果叛党占据了整个东陵郡,那他这个钦差也就不必回到帝都了,因为回去也是死罪一条。但如能平息这个叛乱,那么他在刑部的声望将直线上升,甚至可以铁定地说下任刑部相,他不想当都不行。而雷霆小组三位成员的眼神也立刻聚焦在我这个大放厥词的大话王上,因为他们非常希望从我嘴里吐出,一切可以随意摆平这样的话,那样至少可以稳定军心。

    我当然不会让这帮哥们失望,因为这正好是我最佳的崛起时机,还有什么机会比这次更加容易浑水摸鱼呢?先不说平定叛乱我能名正言顺地顺应民意成为东陵郡救星,顺水推舟地成为除碎星渊外,南疆最富庶行省东陵郡的军政首脑,直接地控制了三成南疆,最关键的是可以切断所有南疆范围内的粮草与装备来源。还有什么比这更毒辣的手段呢?它将可直接威胁到塔卡玛干大沙漠所有利益团体的最根本的生命线,且地形优势使我可形成半包围态势,任意出击下即使不能完全消灭塔卡玛干盗联,也至少能做到将塔卡玛干盗联彻底赶出大沙漠,然后控制所有绿洲与矿藏。拥有更多财富后,间接地将影响朝廷对我的任免,从而在真正意义上统治整个南疆。其实到时候不管有没有任命,我都是南疆惟一的统治者,谁都不可以改变这个事实。

    我若无其事轻描淡写地道:“索尔这条鱼不是更加巨大嘛!”

    “柳元帅就不要开玩笑了!有什么计策赶快说出来吧!局势极为紧迫呀。麒麟非整编的第2师团只有三万不到的新军,连对方一半都不到,且多数是新兵啊!”梁太平终于说出了心中担忧。

    我微微一笑,满不在乎地道:“您说应该怎么办呢?”梁太平沉吟着道:“可否将别的师团调来支援?首先在兵力上保持平衡?”

    我坚决地摇头道:“万万不可!第3师团驻守着碎星渊要塞,此时凯撒随时会突然发动袭击,常备军事力量不足,将出现风雨飘摇之势。第1师团驻守在塔卡玛干咽喉要道,随便撤换或者减弱兵力,都会导致塔卡玛干盗联从背后来的打击。到时东西夹击里应外合……要知道整个南疆财富至少九成储存在东陵郡银行,如果失陷,在座各位的人头都将不保,包括在下柳轻侯的大好头颅也不例外。”

    梁太平不愧是在宦海沉浮多年、经验丰富的老将,漂亮的凤目微微眯缝起来也能出慑人精芒,他仰望着天棚不知在想什么。而我则似笑非笑地研究着哈市地图。别人都以为我们都在苦思对策,其实梁太平和我都在做着某项利益谈判。

    梁太平问:“柳侯有何破敌良策?”

    “区区十万乌合之众,柳某要灭之如探囊取物、如拾草芥。只是,就这么灭了对大人可没有任何好处呀!”

    梁太平问:“此话怎讲?”

    我淡淡地道:“即便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又怎能做到竭尽全力与忠君报国呢?梁大人如果想要成为梁相的话,自然要将事做大嘛!如此平叛功劳才会落到大人头上。”

    梁太平怦然心动道:“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只要您在报告中随便夹杂一点功劳,将我这个侍字去掉就可以了!”

    梁太平怒道:“你好大的胃口啊!一年之间从列兵到元帅,放烟火也没有你升得这么快的吧!”

    “梁相不必生气,岂不闻太祖皇帝语录中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我只是严格遵守和贯彻祖先训示而已。”

    梁太平哭笑不得道:“此事我自己做不了主的。”

    我平静地道:“梁相何必谦虚呢?梁相姨母乃当今皇帝陛下的生母,贵为皇太后。据说皇太后她老人家乃最严厉的母亲,陛下惧母如虎,平生俱是如此。而梁相姨母一直对您父母怀着极大歉意,老早就想将你扶正,撤掉半疯半癫不知所谓的艾愁飞。而卑职将作为梁相在外廷最坚实的军事后盾。那时内廷外廷谁敢不给梁相三分面子,哪像此刻要看着许多脸色做人?”

    我的话宛如惊雷闪电,句句击中梁太平的要害,他的脸色忽明忽暗片刻,一咬牙道:“好!只要你可平定此次叛党贼寇,姨母处自有我全权负责说项,即使不成功我也可保证你,说服她答应将南疆的集团军数目在一个的基础上增加到四个。那时你肯定已开始塔卡玛干剿匪战役,所有部队又怎能逃脱你的控制?”

    我差点忍耐不住狂喜,但脸上古井不波,平静无比地道:“真的可以如此,只要梁相英明领导,即使是……卑职也敢刀!”

    梁太平丝毫不动声色地道:“那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