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雷霆

    <---凤舞文学网--->    邹文远淡淡地道:“而在帝都的只有风云榜十大高手和有限的几位老一辈天榜高手。--凤-舞-文-学-网--昨夜真可谓是闹得天翻地覆呀!独孤阔海亲口证实,刺客是武功绝对不下于自己的年轻高手。于是怀疑到了所有在帝都的年轻高手。并且此案已经惊动了陛下和剑圣关山月,他们特批准对所有的年轻人进行盘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冷汗迅速地浸透后背,一个可怕的想法升入脑海。“难道蒙恬是为了试探我才来的吗?毕竟她不像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傻丫头呀!可恶,竟然被算计了一道。不过,我的武功在白天仅仅拥有昨夜的一成,根本不能与独孤阔海或者独孤寂灭之辈抗衡。可是,晚上试探的话……”我不由得深深地感激邹文远,因为在夜间,我的武功将是在白昼的十倍,恐怕独孤阔海和独孤寂灭全力联手,也不能将我怎样吧?那就是说如果我毫无戒心的话,此刻说不定已经陷入重围了。

    邹文远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道:“贤弟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吗?”

    我始终如一地保持着古井不波的冷静和若有若无的微笑,直到他问起才淡淡地道:“邹兄是让小弟也预防一二,免得被陷害了也不知道,是吧?”

    邹文远默默地点头,良久才道:“其实,我绝对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因为于公于私你都没有理由这么做。”

    邹文远品了口微凉的茶水,慢悠悠地道:“贤弟对九皇子了解多少?”

    我摇头道:“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还请邹兄指点!”

    邹文远深沉地道:“诸位皇子之中,我们苏家始终支持大皇子,独孤世家始终支持九皇子,上官世家始终支持三皇子,慕容世家贯彻祖训始终保持着独立。其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血缘。三位皇子的母亲分别是三大世家的嫡系。所以,皇位的争夺其实就是三大世家的斗争而已。独孤禅宗本来是独孤家极其重要的棋子,甚至被尊为独孤家的准继承人。虽然独孤世家子弟众多,但是杰出的人才仅仅只有他一个,其弟独孤锋寒各方面都要差一点点,根本无法和上官惊梦、苏小桥以及慕容无忧相提并论。根据以往的经验,遭受如此沉重打击的独孤阔海有可能改变以往的策略,即将主动地采取所有可能的手段,来想方设法打击其他世家的世子。而陛下的龙体也许不能拖过今年岁末了。”

    邹文远叹了一口气道:“所以柳兄这次来到京师,恐怕真的要卷入斗争的旋涡了。”

    我深思半晌:“那兄长以为小弟应该如何应变呢?”

    邹文远和善的眼睛里犀利无比的精芒一闪而逝,淡淡地说道:“远离是非之地,西北收复塔卡玛干沙漠,东南囊括东陵府(帝国南部最富庶的府。帝国行政编制是都、府(要塞)、州、县、镇、村。帝国只有三个半府。)重新建立风云帝国完整的南疆总督府,必可建立盖世功业。横观我国其余三府,北部的可汗府始终受到‘游牧民族联盟战线’(简称‘异族联盟’)的间接控制与威胁,历来稳定的时间少于战乱的时间;西部的赞布府对高原民族从来都没有实际权力;东部的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高唐府面对的是仅仅相隔数百里海域,东瀛诸国自由都市商业联盟背后,藏有大量随时准备复辟故国‘高唐’的顽固分子。所以,贤弟只要拿下东陵府,再以此为根据地消灭塔卡玛干盗联,那么整个南疆不管什么人不愿意,也必须绝对服从你的领导。甚至是陛下!”

    “真是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由衷感慨着,心想原来帝国留下了这么多不稳定的因素呀?也许这是凯撒帝国不断犯境导致的吧?只要我可以平定南疆,那么无论谁的脸色我都不必看了,因为我就是南疆之王。事实上无论谁都不希望看到一个统一的南疆的出现,但是为了统治的需要又必须派一个能干的人去收拾残局,而这个人就是我。也许因为我是南疆土生土长的人,或者是我那堪称奇迹般的显赫战功导致的吧?秦颐临死时还是希望挽回一下危机四伏的王朝吗?

    邹文远莫测高深地一笑道:“贤弟,最关键的是此番你还要接受一个神秘的任务,这是老板交待的。由于是密旨,所以你也要秘密执行。阅兵式你也不必参加了。”“嗯?”我疑惑地看着邹文远,试探地道:“除非是……”邹文远钦佩至极地道:“果然不愧是南疆名将,一猜就中。只是此事万分机密,稍微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恐怕都会导致东陵府的叛乱。不论如何,那里至少有呼延驭龙的卫戍军三个整编师团五万人啊。他还是秦九的亲信,你一定要慎重再慎重才是。”

    我云淡风轻地微笑道:“不论如何他已经死定了。”我的语气透露出磅礴无匹的自信,仿佛对方就是一个死人似的。原因很简单,从苏晚灯接受我的证据开始,碎星渊的麒麟已经开始针对东陵府展开了行动。最厉害的一招就是以募兵、练兵、后勤补给等不知所谓的名目,将我最精锐的整编亲卫队“新月”偷偷地安置到据说都是新兵的大营里。这支队伍也没有什么特别,就是全部都是青铜骑士级别以上的高级骑士。就是说普通士兵都是青铜骑士,小队长是白银骑士,营长都是黄金骑士,团长都是钻石骑士,当然团长不是别人就是麒麟。

    邹文远放心地道:“我知道你用兵从来都非常谨慎,而且运气也一直不错。这次的密旨陛下指派了一个人协助你完成。因为东陵的军队需要这个人帮你摆平。”

    我好奇心大起,心道:“什么人可以摆平呼延驭龙的保护伞呢?”

    邹文远含笑道:“论职位资历,呼延驭龙都是远在你之上啊!”

    我不能否认呼延驭龙这个东陵府府主的显赫,(尽管管辖的面积只是其他府的百分之三十九,而且不包括军队的控制权,支配的仅仅是维持治安的卫戍部队。但他是南疆地位最高的行政长官,是实际的南疆总督。)他的悲哀就是没有自己的军队,即使有自己的卫戍军团,在我的战士们看来也只是抓抓小混混的警察组织,真正打起仗来,无论是装备还是素质都不是对手。

    而且卫戍军团分布在整个东陵府的各个州县镇村,就东陵府府城袍哥洲来说全部兵力也不过三万人,其中防御盗贼突袭的城外桥头堡固定守卫部队就有两万,城里各个要害部门和必须保持严密警戒的主要行政商业区域就布置了八千人固定守卫和流动守卫,剩余的两千人才是府主的近卫团。不过是一个团而已,我又怎会看在眼里?如果有人可以保证卫戍军团不会反抗的话,那么呼延驭龙想怎么死都要看我高兴。

    只要我当上东陵府主,事实上也必须是我兼任,因为只有如此才可以完成以后的统一号令,进行绞杀塔卡玛干沙漠的大规模军事计划,最后是我将成为南疆总督,一个掌握南疆数万里广袤大地所有军政大权的超级大军阀。邹文远打断了我的遐想,笑眯眯地道:“想见见这个人吗?”

    我识趣地道:“还请兄长引荐!”

    邹文远点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这座宅院的样式格局,古朴素净得就像是禅宗的千年古刹似的。我和邹文远下了马车不对此间的主人充满了好奇。庭院里看不到一个人影,这里的面积很大,甚至比艾愁飞的庄园还要大一些。这让我怀疑这次会见的大人物,起码也是一名六部相。

    但是,我错了。看着充满了朴素、原始、自然的庄园,我知道此间主人寄于山水田园,而且从建筑的布局来看,此人神通广大,对天道研究得极为透彻,应是我见过的惟一一个仅次于哥舒嫩残的尖峰人物。苏晚灯、艾愁飞、独孤阔海等人简直不可与此人相提并论。

    沿着蜿蜒的鹅卵石小路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来到灯光柔和明亮的一座假山凉亭,亭内端坐着一个人。那个人乍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甚至他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但是当他的目光注视我的时候,却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为他存在一样,他的生存仿佛就是为了受到亿万人尊敬和戴以及仰慕一般。

    一个拥有宽容、温和、睿智、冷静气质的年轻人。岁数和我相仿,材修长拔简直可以和我相提并论,手脚修长四肢粗壮,让人可以联想到他并不是一名文弱书生,而是一名充满威慑力的劲爆战士。宽广的高额,斜斜的奇长的浓黑剑眉直连鬓角,一双仿佛洞彻世的晶莹剔透的眼睛,散发着震撼人心的魅力。说实话,看清此人,我的心中陡生警惕,希望千万不要和这个人为敌,因为他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最可怕的一个。

    当然他也在打量着我,眼光犹如实质直接透我的心灵深处,但是他恐怕要失望了。因为在晚上,我的武功有四大世家世子联手的近三倍的威力,即使是独孤阔海或者苏晚灯、艾愁飞之流也要对我无可奈何。除非是哥舒嫩残那样的超越神的存在,否则放眼帝都我还真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呢。

    再说精神力方面,即使是哥舒嫩残也要甘拜下风,何况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呢?不过锋芒毕露只会遭到忌讳,让别人防范我而已,那可不是我一贯的风格,所以,此刻我表现出来的仅仅是我白天的功力,也就是说仅仅是相当于独孤禅宗的水平,当然就是如此已经足够让人吃惊的了,因为帝都与我岁数相仿的年轻人里,仅仅有十个人拥有此等惊人的武功修为,还被人们尊称为风云榜高手。

    他们就是“魔烧焚烬”秦汉、“心魔”独孤禅宗、“**”上官惊梦,不知道绰号的苏小桥,其他的我还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独孤禅宗死后有一个人肯定会被加入到风云榜十大高手之中,那就是我的宝贝——慕容无忧。其实,她的“无忧诀”堪称我见识过的最完美的心法之一,早就可以名列风云榜,自从经历过昨夜,她的“无忧诀”已经晋级到难以想像的境界,慕容无忧随时可以变为在我国处于统治地位的宗教提娜神教信奉的至高无上的神——“冰雪女王”。不过从来没有人看到过慕容无忧在公众场合和别人动手,所以不被排名也是有可能的。

    邹文远恭恭敬敬地施礼后才道:“五下贵安!”我的脑际“轰”的一下,原来眼前的年轻公子哥儿,居然是当朝秦氏诸皇子中,才最高的也是最受秦颐喜欢的五皇子秦五。可是支持大皇子秦大的苏家权臣邹文远来见他做什么呢?五皇子其实应该算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但是他没有任何背景,或者说,因为他不是四大世家的亲戚,所以在只能用拳头说话的年代,就显得那么无力,故他早就退出了纷纷扰扰的权力斗争,置事外。或许是这一点才被秦颐所欣赏吧?血缘关系真的是很重要的呀!

    “微臣柳轻侯参见五下!”我也恭恭敬敬地施礼请安。秦五朗声长笑,搀扶起我真诚地道:“早就听说过‘八天九夜’和‘背叛’之役,今一会果然是见面更胜闻名,真乃我朝虎狼之将。”我知道他是因为看不透我的深浅,所以才会发出如此的感慨,毕竟他无论如何都是完全可以和风云榜群雄并驾齐驱的尖峰高手。而这座年代久远的府第更让我联想到他的师傅,绝对是极可怕的大宗师。我更加怀疑秦五莫非也是风云榜十大高手之一?看来这个风云榜的明细真的要向邹文远问个清楚才好。

    “五下过誉了,卑职的功劳都是部下的血汗换来的,轻侯不敢居功。”我推了个一干二净。

    秦五豪爽地一笑道:“居功不傲,看来柳元帅还真是谦虚呀!俗话也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啊!”随即转头对着邹文远道,“此番请二位来就是针对‘背叛’一役,商定对东陵府府主呼延驭龙渎职问题的处理方案。父皇决定对此役有功者重赏,有过者严惩不殆。鉴于呼延驭龙位居帝国四大府主之一,任期八年内从未出过任何纰漏,此次也仅仅是失察之罪,其他私通敌国的叛国罪还需查证。所以,决定先将他革职收押。但是,考虑到他是从东陵府基层的村长开始一步一步升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从上到下几乎处处都是他的门生故旧,如果真的牵扯到私通敌国,那么其危害将是本朝罕见的。所以,必须谨慎对待,务求一击必中,同时还得防范他狗急跳墙。”

    “为什么不要他回京述职,再采取行动呢?”我淡淡地问道。秦五微笑,邹文远也笑道:“因为东陵府府主每年述职的时间都是四月中旬,现在距离正常述职还有整整半年多的时间,谁都无法保证这段期间内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尤其是皇上龙体欠安,万一有什么变动,简直危机社稷根本。”

    秦五叹息道:“哎,其实我朝的吏制真的必须整顿一番才好。比如蒙岩的事,在事未发之前,谁敢轻举妄动呀?这回这个呼延驭龙,更是比蒙岩还要难对付的老狐狸,做事向来滴水不露。此行极端危险,幸好陛下早有预见,现在管理东陵府卫戍军团的总军团长关云海,恰好是我们的人。只要有他在,所有卫戍部队就会完全失灵,只会听从我们的命令。当然为了防止消息的泄漏,这一次全部用的是你的碎星渊部队,不用很多只要完全有把握吃掉一个近卫团就好。”

    我充满自信地道:“下请放心!只要命令一下,随时会有数千精骑出动,绝对是我第27军团的最精锐部队。”

    秦五点点头道:“很好!剩下来的我想就交给你来做好了。这次钦差大臣的人选是谁呀?”

    邹文远淡淡地道:“由于这次牵连太广,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陛下、吏部苏相、刑部艾相和五下,以及小人和柳元帅,其余一概不知道。所以钦差大臣携带密旨前往东陵府的事,还要劳烦刑部侍郎梁太平。行动方面就全拜托柳兄了。因为要避人耳目,所以护卫的选拔也很让人头疼,最后还是五皇子派‘雷霆’小组成员跟随的好。”

    我尚是首次听到关于“雷霆”小组的名字,也是这一次它才真正地浮出水面。一个号称帝国最精锐的行动小组,成员极其神秘,不过绝对忠于风云帝国,从事的是最危险的任务。五皇子丝毫不感到意外地道:“这个没有问题,就派吧!但是人数最多只可以答应你三个。”邹文远含笑点头,连声称谢。

    研究了具体的行动方式,邹文远和我告别秦五,坐上了马车返回我的别府。路上,我忍不住问道:“这个‘雷霆’小组是什么来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邹文远压低声音道:“贤弟不知,‘雷霆’小组是太祖皇帝建国就成立的专门从事最重要保卫职责的超级保镖,不知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其成员都是经过最严格训练的战争孤儿,战斗力极其惊人。当年与凯撒帝国交战正酣,路西法十三世派出凯撒帝国第一高手黑金国师,率领国内‘海市蜃楼’所有精锐高手倾巢出动,直扑行宫。结果被‘雷霆’小组迎头痛击,该役凯撒无人生还。从此,‘雷霆’小组声威大振,睥睨天下,让四方诸族闻名丧胆。”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一个本不该现在想起的人——欧鹭忘机。莫非“横空飞来阁”就是“雷霆”小组吗?想到欧鹭忘机那种诡异莫测的真气运行方式,不正是综合了多种最优秀的心法结合而成的吗?如果我的推测成立,那么欧鹭忘机为什么背叛“雷霆”小组呢?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我很希望看到欧鹭忘机问个清楚。

    那么金雕盟又是怎么回事?他要追杀欧鹭忘机,原因是什么“魔灵珠”,可是假设金雕盟其实就是横空飞来阁的话,或者说它是横空飞来阁一部分的话,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苏晚灯成为吏部相,而同样不逊色于“邪王”苏晚灯的师兄“邪帝”费心没有任何理由退出江湖的,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邪帝”费心实际纵着“横空飞来阁”,是其名副其实的阁主。费无极同时兼修“修罗煞功”和“青魔手”,就证明师兄弟的感很好,更让我联想到了“睥世君”的第三个徒弟,也就是他的真正传人,这个人就是秦五,他绝对就是“孔雀翎”的传人。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证明为什么秦颐会那么喜欢他,因为他最看重的两个助手苏晚灯和费心都是秦五的师兄。更加让人云开雾散的就是秦五主持着“雷霆”小组,如果没有这层关系,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我现在终于知道秦五庄园的原创设计者是谁了,他就是百年孤独寂寞没有遇到过一个对手的“睥世君”冷笑,也只有他才堪称仅次于老色狼哥舒嫩残。

    “哎哟!不好。”我突然想到了与费无极那一战,浑冷汗直冒。如果全部都和我想像的一样,那么孔龙和我,以及铁血卫岂不是尽数暴露了。幸亏费无极不是敌人,否则我早就挂了。不过,恐怕苏系的人马对我先忌讳三分了吧?而我真正的实力恐怕没有人知道,那么事还不是太糟糕。

    而纷纷扰扰的南疆还是需要一个有绝对威望的人来收拾残局的。现在塔卡玛干盗联已经渐渐从金雕盟的控制中脱离出来,在这种不安之下,苏系应该没有任何理由限制我的实力膨胀。只是最危险的就是我收拾完塔卡玛干盗联的时候,那时,是否就是设计我的时刻了?看来我得和宝贝儿好好商量一下,看看究竟应该怎么应对今后的危机!这一刻,我分外想**慕容无忧。只有她才会不计较利害地帮助我吗?或许牵扯到慕容世家的存亡的时候,也会不一样的吧?我彻底地陷入了困惑,看来还得麻烦那个老色狼呀!好像只有他才是超然物外毫无烦恼的家伙。

    陪着邹文远谈笑自如地吃了一点便饭,送我回官邸后,他谨慎地道:“实际此次我们的对手就是秦九和独孤家。他们不会轻易让我们得手的。所以,不泄漏风声最是重要。明天陛下的旨意就会下达,鉴于近期碎星渊外的凯撒军团调动频繁,不排除一次大规模攻袭的开始,所以,你火速赶回碎星渊主持常工作。而梁太平侍郎会暗中到达东陵府袍哥洲。届时就由你策划指挥了。时间就订在809年12月31好了。新任东陵府的府主论功行赏只有你合适,别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才好。”

    我暗暗咬牙切齿:“想给我灌迷汤呀?把我抬得那么高,是希望我太年轻可以纵呢,还是看好我的韬略可以为你们打江山呢?”当然口中自然是真诚无比地感激涕零。

    ※※※

    召集了铁血卫和孔龙、龙克缍,我第一次按照家乡的规矩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会议。我淡淡地道:“这次召集大伙没有什么别的议题。只是想告诉大家,明天开始我们将星夜赶回南疆。从此刻起任何人不许私自离队,特殊况必须有我的批准。而且,今夜此时此刻起,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我不在的时候,孔龙负责指挥。”

    “是!”二十名最精锐的铁血卫齐声应答。(孔龙和龙克缍其实也是铁血卫成员,是我最信任的小组成员。)

    交待了一声,我戴上了人皮面具,变成了一副从来没有人见过的普通面孔,仿佛是一个夜生活很丰富的无精打采的中年汉子,穿质料不高不低微微俗气的袍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漆黑的夜里我就像是睥睨天下的无敌强者,没有任何人物可以和我相提并论。完全没有任何动作,我就用感应联系到了慕容无忧。

    她刚刚从招待自由都市商业联盟首席副盟主李杜白一行的宴会上撤出,将讨厌的应酬交给了工部侍郎卓绝。这次的宴会实际是洽谈两国通商往来的一次最重要的谈判,双方火气十足,偏偏运的物资又是彼此间最敏感的关键,导致慕容无忧失去了耐,将细致的工作交给了素有“帝都最有耐心之人”称号的卓绝。

    慕容无忧不胜酒力,白玉一般嫩无匹的脸颊上霞飞嫣红,坐上马车才发现我好整以暇地出现在车里。车窗外整整一个小队的慕容世家最精锐的护卫居然一点察觉也没有,真的是太惊人了。鲜艳无比的小嘴里散发着淡淡的酒气,此时此刻的她的温柔仿佛像大海一样淹没了我。然后,她忽然钻到我的怀里,幸亏我布下了黑暗结界,使得车内不但什么光线都吸收,而且任何声音也照样地不会泄漏一星半点。不然,恐怕整个帝都都会吵翻天的……

    累得连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的她,**地躺在我的怀里,纠缠着我就像是八爪鱼似的。我深地道:“我明天就要回碎星渊了。或许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慕容无忧嫩无匹的体慢慢地散发出冰蓝色的雾霭,然后越来越浓,整个人圣洁高尚得仿佛一尘不染。顷刻间,她的体力就完全恢复了。我带给她的改变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尤其是黑夜里的我,拥有着白天近十倍的功力,慕容无忧此刻简直成为丝毫不下于秦五的尖峰高手。我知道至少到现在为止这还是一件好事。“我会在帝都等你的好消息。”慕容无忧的话语平平淡淡的,但是,“锁魂”感应到她的话语里充满了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的柔蜜意。

    ※※※

    清凉的晨风,吹醒了我微微颓废伤感的精神,略略定神恢复了钢铁般不可动摇的意志。我毅然地消失在蒙蒙亮的黎明中。今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蓝如水洗,看来也是个启程的好子。我躺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喝着冰镇的葡萄酒,虚心地研究着哥舒嫩残指点的几篇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人练成过的古今难题。

    这座马车是特制的,由十二匹神骏般的黑马来拉。车厢的样式就像是棺材,只是至少要比棺材大十倍,可以容纳十五个人同时进餐而不嫌拥挤。由于车和轱辘的设计异常科学严谨,对道路的适应达到空前的地步,所以速度比起普通的骏马还要快两倍左右。这是慕容世家的最新研究成果,好像他们找不到试验的人,所以正好给需要最快捷的交通工具的我们使用。而且上万里包括沙漠地带的检验,正是此次试验的真正目的。

    驾车的兄弟并不是慕容世家的人,据慕容无忧说这两兄弟应该是塔卡玛干沙漠的异族人,是她某次在帝都街头拣到的,当时他们受重伤几乎毙命,而且都伤在内家最毒的“噬魂剑”之下。由于怜才,(中‘噬魂剑’本该马上毙命,两人居然可以上半个月,而且还在其中击退过至少三十次的狙杀。)所以就一直收留到今天。

    由于是秘密进行这一切,所以他们再未遭到暗杀,只是一直隐藏在慕容无忧的秘密制造工厂,协助生产马战武器。因为慕容无忧无意中发现两兄弟简直堪称马战大宗师,慕容家的专家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还在吃的孩子。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居然是龙克缍那么冷静克制的人,见到兄弟俩居然克制不住地泪流满面,原来这两个兄弟居然就是龙克缍失散多年的亲人。他们都是龙克缍的子侄辈,而且是塔卡玛干沙漠被塔卡玛干盗联灭族的金狼族最骁勇善战的“天狼星”龙万里的儿子。他们曾经是横扫大漠最强大的金狼族骑兵——“狼牙”最锐利的两道箭芒,曾任金狼最精锐军团——“狼群”左右先锋大将,是五万金狼骑士排名稳居前三的尖峰高手。

    如此意外的惊喜真是让我喜从天降,仔细地观瞧二人,发现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同样颀长硕壮的材,四肢粗壮得胜似雄狮,宛如小山似的肌块块隆起,古铜色的肌肤宛如铜墙铁壁,那是某种护体罡气已经练到极致的最显著标志。骨骼粗大轮廓分明,眉宇间始终洋溢着强大无匹的自信。宛如刀削的棱角五官分明,充满了个。哥俩都姓龙,那是当年龙王朝的皇帝赐姓。惟一不同就是,哥哥龙之息脸上还遗留着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深刻无比蜿蜒崎岖的剑痕,给人留下难以遗忘的酷厉印象。弟弟龙之吻则温和得多,但曾经和他为敌,且小看他的人,今时今已经没有一个还活在世界上。

    龙之息缓慢而清晰无比地说道:“金狼族是崇拜力量的种族,作为一个领袖必须战胜我们。”我早已预料到了,他叔叔龙克缍何尝不是这副鸟样。于是,我淡淡地道:“那么你们兄弟谁先来呢?”龙之息慎重地道:“他先!”话音才落,龙之吻已经化作无数龙卷风暴从前后左右一起袭来。

    我深深知道这是金狼族的镇族绝技——“啸月”十三式。据说除了神秘的原创作者外,很少有人可以练成“啸月”全部心法。但是即使是这样,凭借只有十一式“啸月”,天狼星龙万里仍然奠定了大漠第一高手的无敌盛誉。我和龙克缍闲聊的时候得知,龙万里如不是遭到盗联所有精锐高手的联合打击,绝对可以东山再起。那一役虽过多年,但无论敌人还是朋友,从来都没有人忘怀过那曾像噩梦般的恐怖招式。

    我丝毫不为所动,任凭风沙吹打脸颊,甚至索闭上了我的眼睛。“锁魂”宛如天网恢恢笼罩住战场,一丝一毫变化都无遗漏。我惊心动魄地看着这式“龙魔旋风斩”的真面目,不得不由衷地感叹。难怪哥舒嫩残说大漠金狼族“啸月”可怕无比,当年和金狼族族长龙荒楼打了十天十夜仍不能奈何对方,称对手是大陆最坚毅忍耐最值得尊敬的敌人。

    不过根据那个不要脸的家伙的说法,如果决斗地点不是沙漠,龙荒楼绝不是他的对手。哥舒嫩残说,沙漠对金狼族族长武功的增幅高达数倍。尤其是每当到了夜晚月亮出现的时候,他功力会暴涨十三倍(因为龙荒楼练成了啸月全部十三式)。所以,那一战堪称是哥舒嫩残这辈子最窝囊的一战。依靠练成于大漠的独特气功来控制风沙走向,迷惑对手视线听觉,把对手变成瞎子聋子,把每一粒细小沙粒,都变成致命暗器,自隐藏在龙旋风或者是莽莽黄沙下,这种武功难怪连哥舒嫩残都感到头疼。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