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子爵

    <---凤舞文学网--->    奉命前来支援的是第38集团军,共计二十四万人。--凤-舞-文-学-网--集团军总指挥是十大元帅中赫赫有名的“不死苍龙”赫连铁树,他兼任着第381主力军团军团长。由元帅亲自率领来援的集团军,足见朝廷对碎星渊要塞的高度重视。不过,另一方面用如此众兵长期镇守碎星渊要塞也构成了人数庞大的弊病。所以,第38集团军全部驻扎在城外,这注定是一种短期行为。

    传奇人物赫连铁树元帅的到来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整座要塞都被欢庆胜利的喜悦充塞,丝毫没有闲暇照顾那位老元帅的绪。蒙岩大将给予了第38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们最高级别的款待,但对于级别相差太多的团队级干部来说,惟一能做的却是等在家里自由活动。他们作为此次战役的功臣之一,虽有被冷落的嫌疑,可接下来内务部颁布的奖赏令,立刻驱散了没被邀请的影。

    墓碑仿佛是这里惟一的物品,就如它们主人生前的威武不屈的雄姿一样,无数墓碑傲然屹立于茫茫戈壁间。宛如无边无际的烈士陵园,总给前来观瞻的人们一种血的冲动和无限神往的悲伤。它是每名刚入伍新兵宣誓永远效忠帝国的地方,也是那些真正实现了誓言的战士们永远沉睡的温

    每到清明时节,陵园会是一片洁白花朵的海洋,譬如今天。

    在斗志昂扬壮怀激烈的国歌声中,四万一千八百九十六名帝国英魂即将永远地沉睡在这片英雄的土地。随着棺木沉入地底,我的心似乎也永远沉了下去。朝夕相伴的战友,半师半父的前辈,肝胆相照的兄弟……一切都似乎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曾有一面之缘的那名内务部老倌,孤零零地站在地上宣读着诏书。他白白胖胖笑容可掬的脸上,此刻仿佛戴上了一层厚厚的面具,庄严肃穆的面具。在他前不远处,是数以千计的帝国士兵们。他们排列成三个整齐划一的大型方阵,无论是锃明瓦亮的崭新铁甲,还是胯下神骏如龙的战马,即使是最疯狂的梦想家,也无法把雄壮如山的他们,和刚刚劫后余生的第27军团官兵们联系到一起。

    我端坐在神骏如龙的战马上,全都覆盖在漆黑锃亮的龙鳞宝甲下,只露出一双锐利无匹的眼睛。显示军阶的战盔上是一只威严狰狞的狼头,通体是由一种稀罕的白色魔晶石制作的,一双狼眼镶嵌的绝对是无价之宝黑珍珠。后是一字排开的五名形态各异却悍伟岸的猛将。麒麟、欧阳紫龙、水幂涛、雷霆、艨艟,他们都穿着一尘不染的笔的帝**服,庄严肃穆地守护着我。在他们后组成方型战阵的是第2师团仅存的一个团官兵。尽管曾经属不同番号,但战争的铁血洗礼将这群分属不同团队的士兵们牢牢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其实他们是怕被当成散兵游勇闲置抛弃,麒麟就是最好的例子。于是自发地投到我的门下。原因无它,因为八天九夜的战役下来,我成为第2师团幸存的最高长官,其余的团长团副不是阵亡就是残废,或者成为植物人。想不投靠我也不行。毕竟我们总算是一家人,总好过投靠别的师团尝试寄人篱下的滋味。”当然,这番话我只敢在心中想想,永远也不会公诸于外。

    人嘛,就是那么回事儿。在濒临危难之际,而出率领大家走向光明前途的就可成为领袖;即使走不到,但可将所有人命运扛在肩头勇于承担的人,依然可以获得众人无比的尊敬。命运再一次戏剧地也是万分残酷地将我推上了人生的另一个舞台。是机遇还是危机,我都必须坦然承受。因为命运从来都没有和我妥协过,无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凯撒蛮夷无故犯我天朝神威,幸驻守碎星渊要塞第27军团将士上下一心齐力抗敌,终以寡敌众败退顽敌,其忠心耿耿天可表。朕也心怀大慰。特令嘉奖第27军团全体将士,论功行赏。具体事务概由内务部驻碎星渊要塞刘卿全权处理。钦此!”

    老倌**完圣旨,全场静肃无比,只听得到那地卷圣旨的声音。这道圣旨与其说是嘉奖令,倒不如说是对内务部驻碎星渊要塞的最高长官刘老倌的委任状。所有人眼巴巴地瞅着刘老倌的手,终于他不负众望地又取出一卷圣旨宣读起来。原来是因为时间的滞后,他先收到一份圣旨,待统计通报完将士阵亡名单和功劳簿后,间隔了数天又接到了一份圣旨,这才是任命书。

    也不知老倌是故意吊大家的胃口,还是无限尊重皇帝陛下,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也好,任是赫连铁树元帅也只好耐心无比地等他折腾完。因为这一刻,老倌代表的就是伟大的英明的正确的皇帝陛下。

    “帝国历809年5月26,凯撒帝国发动五十年罕见的特大侵略行动,由凯撒二皇子勒·路西法、四皇子林·路西法携一百个团队凶猛来犯我国南疆碎星渊要塞。经历八天九夜的艰苦卓绝的恶战,在我英勇无双的驻塞第27军团全体将士用血和生命的保卫下,要塞完整无损。在这里朕衷心感谢那些英勇战斗的官兵们,你们是帝国的骄傲,是帝国永不陷落长盛不衰的坚固基石。也感谢奔袭千里不顾疲倦的第38集团军将士们,你们辛苦了……对于因战斗导致严重缺编的第27军团,朕决定授予你们光荣的主力军团称号,全体将士无论职位高低,官职、爵位皆提升一级,重新组成崭新的英勇无双的战斗集体。

    “具体任命如下:

    “撤销原第27军团长、第1主力师团长蒙岩大将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长,授侍元帅、一等伯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副军团长、第2师团长铁然侍大将职务,追授大将、三等伯爵衔,子嗣沿袭一代。

    “撤销原第27军团副军团长、第3师团长辛百寿侍大将职务,授大将、三等伯爵衔,赴京疗养,待伤好后再行委任。

    ……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4团队葛毅团长职务,追授侍大将、三等子爵衔,子嗣沿袭一代。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团队柳轻侯副团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代理副师团长,授侍大将、三等子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1营麒麟营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第1团团长,授一等男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2营欧阳紫龙营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第2团团长,授一等男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3营水幂涛营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第3团团长,授一等男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4营雷霆营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第4团团长,授一等男爵衔。

    “撤销原第27军团第255营艨艟营长职务,改任新编第27主力军团、第2主力师团、第5团团长,授一等男爵衔。

    “望各位始终铭记精忠报国,继续为帝国的和平安定、百姓的安居乐业贡献心力。钦此!”诏书公布完毕,整座陵园响起了震天的欢呼。

    “奥丁!奥丁!奥丁!”根据帝国的惯例,士兵们高呼的并不是皇帝陛下的称号,而是象征着秦皇室守护神的奥丁大神的名字。皇帝陛下特批重新招募新兵,还拨发巨额军费和奖金,当作守城多的奖赏和牺牲战士的慰问金。这种做法无疑得到了广大官兵的一致欢迎。

    而按照内务部一贯以严肃认真闻名帝国的功劳簿记载(是内务部官员的实地记录),第27军团官兵上自军团长下至列兵,全体官职平均上升一级,第27军团还被破格提升为主力军团,这一点更加出乎绝大部分人的意料之外。虽仅仅是两个字的差异,待遇却截然不同,至少薪水、装备、福利都整整提高了一个档次。

    蒙岩大将经此一役遂成为主力军团指挥官,享侍元帅伯爵衔,如有新的特殊功勋就可正式问鼎元帅了。其麾下的各级军官均官升一级。由于大多数的高级军官已和敌人同归于尽,给无数年轻面孔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遇。毕竟在刚刚结束的那场战役中,无论长官还是士兵他们的心灵第一次那么贴近。最关键的当然还是帝国的军事铁律,空缺填补原则第一条:“首先考虑本部军官是否有合适人选。”

    蒙岩大将接过老倌递来的两道圣旨不住老泪纵横,谁说军人天生是铁石心肠,冷血动物啊,他们只是不轻易表露罢了。看着自己一手带出的部队七零八落,眼看一个个昔谈笑风生的老战友、老部下纷纷离他而去,蒙岩最终还是显示出铁血军人的本色,收拾怀后准备整理残局。他可不想被军部的小人们参上一本,说他的第27军团实际已经名存实亡,然后和许多老友的部队一样被撤掉番号后悔终生。军队就是他生命的一切呀,要死也得死在沙场上。蒙岩似乎在恶狠狠地自言自语,“谁也别想把我的第27军团从我手里夺走。我得迅速补充有生力量。”

    接下来是来援的第38集团军元帅赫连铁树发表祝贺词,具体的内容毫无新意又臭又长,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倒是感觉赫连铁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奇怪殊异之处,只是一名平平凡凡唠唠叨叨的糟老头,要不是穿着元帅军衔的笔军服,说他是蹲门房的大爷也不会有什么人提出反对意见。可偏偏他就是“不死苍龙”赫连铁树,帝国东部军区最高指挥官,风云屈指可数的十大元帅之一。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传说他还是帝国内寥寥无几的高级圣骑士之一。

    好不容易听完他老人家的祝词,新官上任的蒙岩侍元帅阁下开始了新一轮的“疲劳轰炸”……等到所有的大人物全部发言完毕,宣布队伍各自回到营区解散后自由活动的时候,我好像比干掉一个小队的比蒙战士还累,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老子当上这劳什子的元帅,定要优先改革废话连篇的陈规陋习。”当时只是一时的气话,怎料到不久之后竟完成了心中所愿。命运之奇妙,莫过于此。

    晚饭后,我正在我的狗窝里孜孜不倦地研究“魔化计划”时,四个人的脚步声悄无声息地传来。我叫道:“小古,倒五杯茶来。”小古是我惟一的亲兵,叫古辉,虽然岁数比我还小那么一岁,可是经过了刚刚战役的洗礼和我没事闲不住的点拨教导,他的武功此时此刻绝对胜任骑士考试。作为交换条件,常打扫卫生和准备饮食也要全部麻烦他。

    “不是四个人……咦?”小古开门时发现了除了雷霆、欧阳紫龙、艨艟、水幂涛之外,还有那位让人害怕的大叔麒麟。

    麒麟一进门就笑嘻嘻地道:“功力大进啊,居然可以听出我使出‘潜踪匿迹’**后的真。”

    我没好气地道:“几位大哥不会又没有银两去青楼,才找小弟我举债吧?”我说这句话是因为前几天刚刚发奖金不久,这五位损友就让我到最昂贵的“狮子楼”请了一顿大餐,之后又拐骗了我剩下的一半财产去青楼厮混。

    “哈哈!”五个人里最会插科打诨的艨艟先声夺人地道:“错!错!错!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这回我们哥五个是给你报喜来的。”

    我冷笑道:“何喜之有?死了恁多弟兄喜从何来?”五人瞬间沉默起来。

    麒麟有趣地看着我,似乎想不到我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战后居然还拥有悲天悯人的怀,于是淡淡地打破僵局道:“其实,这件事是喜是忧还无定数,现在大伙都在一条名叫柳轻侯的贼船上,事又和你大有关系,才和你商量一下对策。”

    我冷静思索片刻,淡淡地道:“莫不是为了升迁之事烦恼?”

    三人惊讶地看着我,雷霆喃喃地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我淡淡地道:“不就是代理副师团长吗?我做不了吗?”

    欧阳紫龙这时叫道:“差点被他唬住了。原来他根本不知道。”

    我这才惊奇道:“难道……”我心里想的是:莫非蒙岩还想让我多磨练几年?看向五人中最英明果断的麒麟时,才发现他仿佛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似的,缓缓摇头面色沉重地道:“唉,如果蒙岩为难你倒也好了,糟糕的却是他极力向陛下保荐你。”

    我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蒙岩的意思非常明显啊。蒙岩是担心军部趁机发难将他的27军团收编改制,所以赶快坐实各部各位,同时安插亲信。或者老部下如我等,比起外来人资历还浅,但只要拉拢是很容易感恩戴德的,不是吗?一下子就落实了六万人马,即使被夺取了一个师团长也没什么关系了。何况后慢慢还可以放两个副师团长来掣肘。

    我认清现实冷静地问道:“蒙岩是依靠哪位皇子的?”朝廷里的事还是麒麟这个当年故交遍布大内的老江湖熟悉一些,这句话我当然是问他的。

    麒麟摇头道:“一个普通军团长还没有资格投靠任何一位皇子,只能投奔一位家老。蒙岩的靠山是当今的四大世家里的苏家。”他看我好像不太明白的样子,继续说道:“四大世家是指当年帮助太祖秦魔舞统一北方大陆的四姓家臣,分别是如今各霸一行垄断产业的巨头,他们是垄断衣食行业的苏家、垄断住行行业的独孤家、垄断盐铁武器行业的慕容家、垄断天下钱庄的上官家。这些世家不但权倾朝野,更是财大气粗手眼通天,他们任何一家都对朝廷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这些世家也聪明地与未来最可能成为皇帝的皇子保持着最密切的接触,以保证在将来王朝中的地位得以巩固发展。”

    麒麟最后总结道:“蒙岩投靠的苏家支持的是可顺理成章继位的大皇子。”我还是疑问地看着麒麟。麒麟无奈地续道:“我有数年没去过京里,但是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当今的陛下似乎不太喜欢嚣张狂妄、恃才傲物的大皇子,反倒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三皇子最是宠,但如果论起统兵打仗,所有皇子加起来也不如现在第九集团军司令九皇子,而最仁慈最老成持重的却是五皇子。”

    我听得头大,连忙摇头道:“饶了我吧!该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们这种普通军团别说是把守边关,除了发饷打仗外从来没人理会,就算进得了京师也不会有人重视的。”

    艨艟低低地道:“已是主力军团了。”

    我假装没有听见,淡淡地道:“回去等候佳音吧!我想凭大皇子的格这份任命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么露脸的事他会打压吗?会容忍别人打压吗?所以安心地回去睡觉吧,准备下个月发薪水的时候,赶快把欠我的钱还了。不然,嘿嘿,我好像是代理副师团长的喔!”五人怪叫一声,仿佛见到鬼一样逃离。

    接下来的子里,我还是最关心“魔化计划”,孜孜不倦地研究,毕竟我还是很满足做一名代理副师团长的,因为之前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列兵而已。如果短短不到数年的时间里我从列兵迅速地升迁为副师团长、一个直接指挥三万大军的师团总指挥官,我肯定认为任命我的人疯了,而我自己也疯了。因为我今年才刚刚二十一岁。不过,好像以前有个小家伙十二岁也当宰相的。

    ※※※※

    此时,就在与我相隔数万里的帝都,正展开一场辩论会。辩论的主题就是可否任命一个像我这么“年轻”的小家伙担任一个主力军团的师团长。参加辩论的是吏部相苏晚灯和军部相独孤阔海,地点是金銮上。

    苏晚灯温文尔雅地道:“独孤大人刚刚的话可是大错特错。说什么年纪小就不能成事。岂不知太祖皇帝13岁已经是百万雄师的总盟主了。你这么说岂不是……”

    独孤阔海吓了一跳,当下连忙道:“老臣可没有那个意思。老臣只是说像太祖皇帝那么威仪天下的人,世间无人能及,也不是谁都及得。尤其是……”

    苏晚灯淡淡一笑,“独孤大人所言有理,这柳轻侯确实是比之先祖皇帝天差地远,但是,作为一名大将却足够了。大将者应具备什么条件独孤大人想必明了吧?”

    独孤阔海墨水有限又怕被抓到话柄,索忍痛听苏晚灯说下去。虽然明明知道不妥,但却一点办法没有,只好望向九皇子秦九。岂料秦九正听得有趣,打算让苏晚灯说下去。

    其实皇帝也在等苏晚灯说下去。苏晚灯抓住时机,侃侃而谈道:“夫为将者应具备以下几个条件:治军应赏罚分明,明定军律,识人善用,兵如子。作战要勇猛、机智、料敌于先,退敌后,这些还只是慢慢培养也可具备之条件。为大将者不可或缺的则是士兵对你的信任,他肯为你死,你也肯为他死的生死与共的信任。而这里有一份资料恰恰说明了柳轻侯具备这条最重要的可以用兵如神、如臂使指的条件的证据。请看!”

    资料上写的是八天九夜战役中柳轻侯所属的5团寸步不让地与敌抗争的绝对真实的战场记录。记录上没有一丝遗漏地将他临阵的一言一行记录了下来,包括所有的指挥命令。苏晚灯末了又加了一句道:“兵法韬略的不足,大家不用担心吧。柳轻侯已经表现出其聪明机警的一面,同时他的副手大家也都认识,是麒麟。如果大家对麒麟也不放心的话,恐怕是不太礼貌的事啊!”

    麒麟是皇帝钦典的魔舞学院早期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由于毕业后,曾经在大内担任过皇帝寝宫的实习御卫,曾因在实习期间偶立殊功,还被皇帝陛下亲自嘉奖过,算是和皇室渊源深厚。苏晚灯的挑拨还真是杀人不用刀啊!如果反驳无疑是指着皇帝的鼻子说其用人不善。独孤阔海看了一眼九皇子,发现他摇头示意,此事就此作罢,然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皇帝古井不波深邃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会暴露感**彩的东西。他环顾了四周才淡淡地道:“既然没有人提出别的意见,那么就这么决定吧。第27主力军团第2师团代理副师团长柳轻侯作战勇猛,谋略出众,在敌众我寡兵力相差近二十倍的况下仍然可以坚守到援军到达的一刻,并斩杀敌方重要将领多名,小小年纪立下盖世奇功,是不可多得的帝国中流砥柱之材。朕听闻之后龙心大悦。若我风云帝国子民,个个肯向柳轻侯学习,何愁凯撒帝国不灭。故为了完成消灭异教徒的神圣使命,特再次提拔柳轻侯为第27主力军团第2师师团长,仍旧授予柳轻侯三等子爵衔,如再立新功再行加封。钦此!”

    大上谁也没有料到竟会是这种结局。居然将一个普通军团的副团长,就那么轻易地提拔到了富贵荣华无限的帝国权贵阶层,三等子爵和主力师团的师团长,从此可以拥有自己的府邸近卫和世袭领土。按照大将的级别他可以拥有所率领的兵马的百分之五作为看守自己领地不被侵犯的武装力量,那么他就拥有整整三个整编营级亲卫队,最精锐重装甲骑兵一千五百人。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肥沃得流油的近五百里方圆的土地和百姓真的属于自己了吗?一切仿佛都像是美丽无比的梦境。想起昨夜刘老倌高诵圣旨时,蒙岩几乎可以刮下一层霜来的老脸,我心中无由地感到快慰至极。

    对于这个吸血鬼来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会不受控制地变成现在这般模样。本来只是想随便找个人安插在代理“副师团长”的虚位上,待时局稳定再随时更换下去。这如意算盘,在最注重资历的军方,堪称无懈可击,岂料朝廷的任命竟然打破了以往的惯例,索将计就计把那个“列兵”扶了正。尤其可恨的是,那小子不知施展了什么卑鄙手段,麾下集结了若干慷慨悲歌顾盼谁雄的“刺头”们,想要动手铲除都要考虑会否激起兵变。

    我眯着眼睛替老蒙盘算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恐怕他最近半年内都没有闲暇下手,因为一来那样做太过惹人注目,容易引起高层重视,二来主力军团的筹备工作正火朝天地开展着,他忙得喘口气都难,根本无暇搭理我。“唉,管他呢!”我甩掉这令人烦恼的想法,全心地融入到眼前的景色里。

    这里是位于碎星渊要塞西北方三十里地,隐蔽在“南天门”山脉与湍急的“天藏河”交汇的三角洲地带。由于背靠不可逾越的南天门山脉和不可强渡的水势湍急的天藏河,天生就没有被万恶的马贼群偷袭的危险。加之它正面对着有天堑之称的碎星渊要塞,所以只要稍加引导,这里肯定会一改贫穷落后的面貌,成为各地商家必经之路,繁荣昌盛指可待。

    欧阳紫龙等人全都留在要塞里,紧锣密鼓地为招纳新兵入伍忙碌着,因此只有已经习惯忙里偷闲的麒麟和我带着数十骑亲卫队出来“闲逛”。内务部的刘澈还真是够“义气”,在勒索得我仅剩下买阳面的铜板后,又“慷慨大度”地划拨给我据说是整座要塞周围方圆数千里范围内最肥沃的五百里方圆的土地。

    尽管眼前的事实和他的描述有极大的出入,但有一点他还是没有撒谎,那就是在这座隐秘的山谷里,有一座用花岗岩石砌成的巨型城堡。它宛如伺机待猎的猛兽,躲藏在终年云雾缭绕的“龙腾谷”口不远处。由于当初设计者选择的地理位置妙到毫巅,以至外人站在谷口也很难发现其中的奥妙。

    传说此堡的前主人是位常年隐居谷内的公爵大人,因无子嗣加上地理位置实在荒僻,公爵逝世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听当地土著传说,本来也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到堡中“探险”想要顺便捞点值钱的玩艺,却一概没有人走出来过。故渐渐传出“鬼堡”的名头,从此再也没有人敢闯进去,甚至连“龙腾谷”都成了讳莫如深的忌之地,仿佛提一下,都会冒犯长眠于堡内的公爵灵魂,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

    “哥舒”是当年那个老公爵的姓氏,我决定沿用这个古老尊贵的姓氏来命名城堡。虽然我并不迷信,但传说总有一定的原因。占据别人的房产,还得寸进尺地冠以自己的名讳,这么厚脸皮的事,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而且,我并没有立即入住的打算,只是想把它当作后统辖领地时的政治军事中心。这样非但可独立于帝国的体制之外,在战争期间还可作为要塞的犄角遥相呼应,作为突击奇袭的根据地。

    其实,说了这么多好处,不能入住的最关键的原因却是:维修一幢如此庞大规模的古堡需耗资亿万。我对敌时并没有机会可以掠夺霸占,而战后获得的奖金又被“卑鄙小人”们洗劫数次,导致现在囊空如洗,故只好先将就看看。

    参观完“哥舒堡”,接下来就是逐步会见生活在“领地”里的居民头领们。还是要多多感谢那位“吸血鬼”刘澈,在我主动签下欠款若干金币的借条后,他异常“爽快”地提供了一份复制的原始背景资料清单手抄本,上面详细无比地记录着领地内所有的山川、河流、湖泊、峡谷、沙丘、绿洲、小镇、集市,最关键的就是人。

    我做梦也没想到过领地里居然还有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类。从茹毛饮血洞为居的原始部落,到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盗贼团;从起早贪黑殷实工作的小商小贩,到成群结伙横行不法的走私商旅;从四处漂泊乞讨为生的流浪者团队,到定点设卡抽佣提成的土豪恶霸高利贷者……

    一时间,我的头变得有两个大,根本无从下手。不过,我很快从麒麟那里学会了一整管理领地的要诀。首先第一课要让他们认识到我是一个强横无比的实力派人物,这早在无形之中就完成了。因为无论谁站在一千五百名全副武装的重装甲骑士前最醒目的位置,都足以说明一件事。何况我的战绩早已被这里的人民传诵崇拜。

    第二课是让百姓相信我是他们的保护神,可为他们解决所有疑难问题,尤其是需动用武力解决的问题。当然他们要交纳税赋来养活我们。当前领地里的人民还是很少,总人数不到两万。但麒麟告诉我:“很快人民就会多了。因为此地位于边陲,方圆万里都是不毛之地。这里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什么丑恶的事都会发生,人们需要保护。而皇帝已将土地中心的那块肥沃的部分赐给了你,根据惯例,贵族尤其是拥有封地的贵族可将不属于其他贵族的封地圈到自己的领地范围内,并且第一个发现的人可以拥有世袭权力。而其他贵族可以通过决斗来抢夺其他贵族的非皇帝赐地。”

    麒麟蕴涵深意地一笑道:“据我所知方圆万里还没有任何皇帝分封的领地,除了你这一块。所以可以这么说,你是这方圆万里惟一的一个合法领主。你可以用武力掠夺任何一块土地,让任何一个地方的人民服从你的领导,交纳税赋接受我们的保护。”我仿佛被雷劈中般猛地愣了一下,随即兴奋无比地道:“这就是说我实际上是这里的无冕之王?”

    麒麟严肃地道:“就土地和人民来说你是合法领主,且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当然,要塞的驻军是个麻烦。不过,我已听说赫连铁树元帅将留下第384军团,协助防守要塞,他们第38集团军主力则要回到东部战区那边的防线去了。所以,蒙岩元帅和384军团的军团长令狐千年就应该留下,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开发这片广袤的处女地。”

    麒麟的话仿佛蓦然在我的脚下展开了整幅风光秀丽的南疆地图。尽管它仍然贫瘠混乱愚昧丑恶,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南疆会因我而彻底改变容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柳轻侯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