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亡灵阴影

    青阳长老沉浸在问天之策的书页里,完全忘记了世间一切的纷扰。广场上寂静得可怕,只是青阳长老翻动书页的声音。

    他脸上的神时而狂喜,时而激奋,时而沮丧,似乎这一册古典,就让他得以窥视天道的秘境,大悲大喜之下,完全漠视了边一切的危机。

    修殇紧张的望着青阳长老的脸上的表,喃喃道:“太不可思议了,他……他只有一枚云戒,怎么可能看得到这么多的问题?这不可能?他看到哪一个了?”

    青阳长老的脸越来越靠近书页,他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的体,完全钻进书里去一般。修殇忽然大叫一声:“他已经看到你了!快出来!”

    那翻动的书页,忽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书页上那一行行的沧原字,似乎像火焰一般跳跃起来,然后汇聚成一张灰黑色的脸,张开了嗥叫的嘴,在书页上夺面而出,然后扑进了猝手不及的青阳长老的面孔里。

    青阳长老大叫一声,掀翻了手中的书册,捧着脸翻倒在地。似乎有什么诡异的力量,像食髓鬼物一样扯开了他的脸,进钻进了他的脑内。

    韶华凌河心中骇然,看了卓子一眼,却惊然发现,卓子的神变得非常古怪。修殇哈哈大笑:“青阳,你想不到吧,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明王临世!”

    “伟大的火焰之子,您座下邪王即将临世,就差一枚戒指了!”修殇跪伏在地,取出率铜锁里犹带着血迹的白云神戒,双手奉给已慢慢直起腰来,神色逐渐平复的青阳长老。

    青阳长老长发缠绕在脖子上,苍老的脸上流动着一抹抹黑色的气息,如深渊之水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给搅动了一般,在剧烈的翻滚着。

    “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青阳长老张开双臂,捧着问天之策,眸瞳中血意涌动不绝。

    “父亲——”卓子艰难的嚅动着嘴唇,发出一声低低的哀呼。韶华凌河大吃一惊,颤声道:“卓子,你说什么?”

    “女儿?”青阳长老袍袖一振。霍然回头。“我地女儿。你为何还没有死?”

    “父亲。我以为莫华哥哥已经杀了你。”卓子炫然泣。“您地体呢?”

    “你地莫华哥哥?”青阳长老嗤嗤地冷笑起来。“你居然称他为莫华哥哥!他杀了你母亲和兄长。将我地灵魂关押在这部魔鬼之书里。如此深仇大恨。你难道全忘了吗?”

    卓子哭道:“父亲。母亲是被你杀死地……”

    “青阳长老”哎了一声。似乎若有所悟。“对。她是我所杀。但如果不是莫华他用这本该死地书。引了我去探求九枚云戒地帝王之秘。我怎么会中了他地道而不能自拔呢?我总算从书中出来了。这副躯体虽然衰老了些。但总算还好用。”

    他扔掉了手中地书。仰首望天而呼:“莫华。等我杀了韶华凌河之后。我们之间地约定便已经完了。我们从此之后。自不相欠。你对我地污辱。我定当百倍偿还!”

    “不行,你不能杀凌河哥哥!”卓子惊呼道。

    “卓子,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任何挡我者,即使亲如骨,定杀无赦!”青阳长老冷冷道,“我的王戒在何处?”

    “明王,您的戒指在这里。”修殇已经从玄铜锁中,取出了云戒,跪于青阳长老面前,双手奉上。那一道黯红的血迹,越发显得邪气弥漫。青阳长老将云戒捧在手里,端详良久,喃喃而语:“白云神戒,我终于透析了你个中的秘密。只要我能够齐集九枚戒指,那整个沧原九州岛,便将归于我明光崇一人!”

    青阳长老郑重的将戒指重新圈在大拇指上,向天高举,“这只戒指,将成为九州的帝王之戒!”

    修殇嘿嘿的冷笑起来,嘴唇微微动着,不知念动了一句什么样的幻咒,那只戒指上的血迹,突然发出一道血红的光来,将青阳长老扭曲的脸,照得通红。青阳长老啊啊的张开大嘴巴,想要将手上的戒指拧下来,但那戒指似乎生了根一般拧脱不下。

    “明光崇,火焰之子正在向你召唤,你将成为他座下明王!”修殇哈哈大笑,而青阳长老一袭玄青色的幻道袍,也逐渐漆黑如墨,与浓黑的天空浑然一体。

    “你……你这个恶魔,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卓子大惊。

    修殇得意的笑着,“焰摩大帝在这枚戒指上施下了一个诅咒,一个贪天下的诅咒。明光崇与大帝立约,以他的云戒和自由,换取韶华凌河的命。焰摩大帝早就算准了青阳心中所为最为希冀之事,一个伟大的幻道师,毕生追索于天道,必将询问上天的最高秘密,那就是是否真有神帝的存在。大帝告诉明光崇,让他附在书中最后一个问题所载之书页上,等待青阳长老的入魔。青阳长老被明光崇夺去躯体,这是他疚由自取,也是大帝的所定下的决策。明光崇必将借青阳长老的躯体降世成明王。嘿嘿,如果你父亲不是执迷贪恋于权势和荣耀,这个已经不再是王者象征的白云神戒,怎么会控制住他的灵魂呢?焰摩大帝要统御沧原,必有四大明王跟随,而这四明王,都将是沧原最伟大的人物。你父亲能成为明王,这是他的荣耀。”

    “明光崇必将终生追随火焰之子,以死效忠。”“青阳长老”双瞳弥漫着邪气,枯老的脸上,只有铁石一般的坚冷。

    “明王,大帝已下令,擒杀一切阻大帝一统沧原的障碍,包括韶华凌河和你的女儿明光卓子!”修殇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束漆黑如墨的卷帛,扔在“青阳长老”的面前,“这是大帝所下的擒杀令。”

    明光崇仰天厉笑,一步步向韶华凌河走去。卓子低低的哀哭不已:“父亲,你真的要杀死我吗?”

    “青阳长老”一怔,大拇指上云戒的血迹,再次发出耀眼的血红之光来。“青阳长老”怔了一下,双瞳一张,再次向韶华凌河走了过来。

    韶华凌河突然睁开眼睛,徐徐而吟:“白帝归西,碧落移位,韶华居北……”

    只听到广场上的石人像,发出隆隆的声音,似乎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所推动着,各自移位了。修殇啊的一声,仿佛被什么人给撞了一下,竟然凌空撞飞了,发出长长的惨叫。

    韶华凌河的嘴角上,露出一抹笑意。他缓缓舒展开凝定的躯体,然后从半空中走了下来,站在了青阳长老的面前。

    卓子和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当那些石像移动了位置之后,体上的巨大压力瞬息之间便消失了。而那些在空中狞狞咆哮的幻影,也没有了。

    青阳长老双手十指聚于前,呈火焰跃舞之状,啜然喝了一声,向着天空推出一道蒙蒙的光焰,“隐之咒,何足道哉!”

    远处有人啊的一声,然后便看到一条淡青色的人影,在地面上逐渐凝出人形,然后一跃而起。贤人拍手大叫道:“好,青丰兄,你来的正是时候啊。”

    青丰无忌解下隐云袍,双手呈给韶华凌河,正色道:“现在隐袍功成退,物归原主了。”

    韶华凌河哈哈大笑道:“我赠你云袍,本是别有用心。若非你心思如发,却怎能悟解我的意思呢?我这件云袍,真真正正的送给你,岂有再拿回来的道理。”

    卓子低声道:“原来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来欺骗我。”青丰无忌笑道:“岂敢岂敢。这叫做心有灵犀。我隐之后便看着你们进入塔中,又目睹了修殇变阵将贤人困住。然后在塔中,当修殇拿到云戒反被伏魔咒擒住之后,青阳长老便向修殇索要问天之策,却哪料修殇早已经将问天之策给了韶华凌河。青阳虽然愤怒难堪,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出来欺骗韶华先生。我在暗中早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因此干脆将修殇给放了出来,好让他们狗咬狗打一场。嘿嘿,想不到事态发展成差点不可挽回的地步,青阳长老被这部所谓的魔鬼之书,给迷得神魂颠倒,一念如魔,被魂不散的明光崇亡灵之影给占据了躯体。这却是始料不及的了。”

    “好小子,原来是你救了我。不过纵然你诡灵精怪,一切却在焰摩大帝的掌控之中。明王降世终不可避。明王,快给我杀了他们!”

    青阳长老突然伸手,将修殇凌空抓了起来,扣住了他的头顶,冷而言:“我告诉你,明光崇只听令于伟大的火焰之子,任何人都不能够对我发号施令,尤其是你!你让我重新降世人世,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帝会赏赐你荣耀的。”

    “啊——”修殇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呼。他就像一只布囊一般,伴随着劈哩啪啦的骨裂声,他的躯体青阳长老凌空高举的手下,竟然破碎了。

    青阳长老望空一抛,满天血雨如花,浇落于地。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