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问天之策

    “且慢——”

    从龙丘之巅,传来一声厉喝。一条淡灰色的人影,如展翅之鹰,从龙飞之巅飞跃而下,落在了摩罗石人的肩头上,正是修殇!

    “你……谁放你出来的?”青阳长老如见鬼魅,脸色大变。“你中了我伏魔咒,没有解咒之人,如何能够解咒?”

    修殇仰天大笑起来:“青阳,你解得开这摩罗之咒吗?”

    青阳长老已经站在铸戒者石人之旁,手已经塔在石人的臂膀上。修殇冷笑不已,“青阳,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你放了他,那我就只有揭穿你了。”

    “你说什么?”青阳长老苍须飞扬,手中琉璃杖一挥。一道白色的光影,像漫天的圆形刀影,疾飞而出。修殇像一只鸟一般,踩着光影从摩罗石人的头顶飞过,落在沧帝韶华的石人头顶上,哈哈大笑:“铸戒者无忧手中的石锤指向,正是摩罗之咒的关键所在。不过已经没用了,北丘公,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的老友青阳,作了一笔什么样的交易?”

    韶华凌河淡淡道:“我没有兴趣听你的胡言乱语。我只知道我脱困而出后,你即使有通天之能,也难逃我和长老的合力一击了。”

    青阳长老的脸,剎那间变成了紫色。他嘴唇哆嗦着,手已经移开了,“凌河,待我先将他擒下再说。”

    “北丘公,你以为我给你的那个书盒,是什么狗灵魂吗?它是被你们称之为魔鬼之书,被我们称之为神帝之秘的问天之策!”

    青阳长老啊的一声,如触蛇蝎,怀中的那个书盒,已然掉落地上。韶华凌河默然无言,盯着滚落地上的那只书盒,仿佛火焰一般在他眸子里燃烧着。青阳长老看了韶华凌河一眼,颤声道:“你……你相信他的鬼话吗?”

    “我们是不是十几年的好友?”韶华凌河神色澹定,“如果是的话,就将它毁掉。魔鬼之书,不是常人能读的。”卓子和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修殇狂笑不已。“你以为他会扔掉吗?我与他作了一个交易。他助我拿到云戒。然后将你擒拿。而我给则这部神帝之秘地问天之策给他。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青阳长老痛苦地靠在铸戒者地石像上。手中地琉璃杖掉落下地。他捧起那只书盒。眸瞳中放出一种奇异地光来。“凌河。我本不想伤害你。因此我虽然答应了他。但是按我本来地计划。是将他擒住以后。再还你自由。可是你无法知道。我作为幻道师联盟地第一幻道师。我内心对于天道地追索。是多么地焦渴。先知传下往世书。神帝之子将携问天之策降临人世。以传播神帝地信仰。”

    他奋然而起。高举双手。仰天而叫:“可是有谁知道。我对于神帝地信仰。是多么地虔诚呢?我自认为我有这个能力。将伟大地神帝信仰。传于沧原云洲。成为一代教宗。我是先知地预言。神帝选中了我。让我成为神帝之子。以继神子诞君地衣钵!”

    韶华凌河地心。一点一点地冷淡了下去。这个多年地知交好友。而今却突然间仿佛着了魔一般。变得面目不识了。

    “青阳。你并不是神帝之子。韶华凌河才是。你虽然号称沧原第一幻道师。但是在焰摩大帝地眼里。韶华凌河才是火焰之子地真正威胁。只有他才有能力传承神帝那些虚无地信仰。导人们去对抗火焰之神地信徒。”修殇讥笑道。

    “你闭嘴!”青阳长老完全失去了往地平和与淡定。变得暴怒而张狂。“凌河他不是神帝地信仰者。他怎么可能是神帝之子呢?”

    韶华凌河凝眉闭目而思,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话。卓子惊道:“这……你说凌河哥哥是神帝之子?”

    “不错,否则焰摩大帝怎么会必除之而后快呢?”修殇冷笑不已,看着焦燥不安的青阳长老。

    “你不是神帝之子,我也不是。”韶华凌河忽然睁开了眼睛,“长老,再听我一言。往世书的预言,只是古老的传说,这部魔鬼之书,或者真有纵灵魂的恶魔,它让你执迷了。”

    青阳长老一挥手,眸眸中全是焦虑和兴奋之意,“凌河,你错了。这部被誉为神帝之秘的问天之策,是神帝九子提问的答案,它包含有宇宙及万物的真理智慧,是窥视万物的天道。如果我掌握了这本书的秘密,那我就更加有能力和智慧,却传播神帝的信仰了。”

    “那为什么神帝没有将答案告诉给神帝其余的儿子,而是只打算传给他最小的神子诞君呢?明焰为何盗书而叛变成摩罗?是不是这本书的答案惑了他?”韶华凌河问道。

    修殇诡异的笑着,“青阳,问天之策中,包含有你所有想要的答案。而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明焰的问题,这世间果真有掌控宇宙万物最伟大的力量主宰神帝的存在呢?”

    韶华凌河心中一震,这个问题,他不曾想过。但他在苦苦修习擒龙术的时候,却何曾没有想过一个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到底是什么呢?按照源力的原理,源力是一切运动的推力,一切生命的源泉。但是这个规律之奥妙,却是无人能穷知。若根据神帝的信仰来论,推动一切运动和生命源展的,正是神帝那支神奇的手!

    难道在这只小小的盒子里,果真藏有令擒龙师和幻道师们,极一生精力都在追求的天道秘密吗?他不是神帝的信仰者,但是如果没有神帝的存在,那到底还有一种什么样的伟大力量,可以主宰宇宙一切呢?

    “长老,你是神帝的信仰者,你怎么能够去怀疑神帝的存在呢?这样岂不是和明焰摩罗一样了吗?”卓子脆生生的说道。

    修殇厉声断喝:“幻道师首先是追求天道智慧,然后再是信仰者。火焰之子告诉我,明焰盗取了问天之策后,便看到了答案,神帝如是回答,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主宰宇宙万物的神帝的存在,因此明焰根本就不是背叛,他才是宇宙间最伟大的主宰!”

    “闭嘴!”青阳长老怒目而视,“谁也无法阻止我对于神帝的信仰。这是神帝的旨意,先知的预言。”

    他左手高举着那枚仍然未脱血迹的云戒,大声祷告:“伟大的神帝,请许我开启您传下的宝典,以传承您包容宇宙的信仰!”

    他咬破手指,解开了书盒上的血字咒,然后准备将云戒**玄铜锁中。

    “你这样打开问天之策,里面将是无字的天书。铸戒者打造了九枚云戒,每一个人都只能用云戒打开一个问题。一个人如果想要全览九策,就必须齐集九枚云戒。你只有一枚云戒,当然只可以打开一个问题的答案。”修殇离得远远的,大声的提醒。

    “为什么是这样?”青阳长老抬起头来,双眸赤红如血。

    “问天之策何等宝贵,人若能读得一策,已窥天道之境。你心中默念着那九个问题,然后告诉自己,最想要哪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你能够齐集九戒,便可以完全窥破天道,成为真正的神帝之子了。”

    贤人焦虑不已,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恶魔是在引师父,他是在引师父。”

    卓子看了韶华凌河一眼,但韶华凌河似乎仍不为所动,神平和,嘴角边凝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中也逐渐镇定下来。她悄悄的问:“凌河哥哥,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脱困之计?”

    韶华凌河不答,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将目光投向那部即将被打开的问天之策。

    青阳长老长发四溢,跪倒在问天之策之旁,将云戒盒在掌心中,向天默自祷告。修殇厉声大喊:“不,你要大声地告诉苍天,你最想得到哪个答案?”

    “一定要大声的祷告吗?”青阳长老的脸上,泛起层层涌动的黑气。而双眸却更如血浸似的红。

    “这不是祷告,这是询问。如果你不大声询问,神帝如何能够听到你的呼唤?大声的念出来你心中的所求!你的信仰,必将为你开启智慧之门!”修殇仰天大笑着,原本晨曦渐露的天空,竟然又理新黠淡了下来。碧色之月早已坠入了沉渊,不知何时,乌云卷集,将天之衡城紧紧的笼住了。

    神龙之窟内,传来龙兽沉哑狂郁的怒吼声。大地都在抖动。如刀一般的电光,割裂了厚重的乌云,露出天之一隙来。

    “神帝,请原谅我,我是为传承您的信仰而开启宝典!”青阳长老双手向天高举,“我请求您赐予我答案,虽然您的伟大主宰着宇宙万物,可是我仍然想问,伟大的神帝,您究竟在何处?”

    修殇邪异而张扬的笑着,声如幽魅,“不对,你说错了。没有这个问题。”

    青阳长老仰天大哭,“神帝,请问这世间,到底有没有主宰万物的神帝的存在?”

    雷如战车般碾过天空,闪电撕裂了天幕,大雨从裂缝中如万比之瀑,浇下人间。修殇哈哈大笑,“青阳,苍天之泪降下来了,快打开问天之策!”

    卓子紧紧的缩成一团,任雨劈头盖脸的淋了下来。而韶华凌河仍然半悬在空中,不能动弹。

    “这……这不是苍天之泪,这不是苍天之泪,这是天之怒。”贤人惶恐的俯伏在地,喃喃而语。卓子双眼被大雨所迷,但她仍然强自辩道:“贤人,你说得不对。这是苍天之泪,是神帝的哭泣。神帝伤心了……”

    韶华凌河默然不语,眼看着青阳长老将那只仍未洗濯去血迹的云戒,**了玄铜锁中。

    仿佛耀眼的流星归于死寂,那只玄铜锁,剎那间绽放出猛烈的光芒来同,夺人心魄。大雨倏忽而来,霎然而止,而乌云却仍然将天空和大地紧紧的笼在袖中。

    光芒渐黯,书盒中仍是漆黑一片。当封页全部打开来,一阵风吹过,卷动发黄的书页,发出呼啦啦的脆响。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