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摩罗之咒

    龙丘之下火光渐黯。遥远的东方,已露出一隙微白。此刻,碧色之月仍然半悬在西面的天空,华辉四

    韶华凌河负着卓子,沿铁索飞而下龙丘。神龙之窟幽深不见底的洞**,如黑暗中魔鬼的巨眼,窥视着龙丘之下的天之衡城,还有南方微波广浩的龙湖。

    “咦,贤人呢?”卓子最先发现仗剑守在神龙之窟的贤人,不见了踪影。韶华凌河举目四望,心里微微一惊。因为他发现,原来的八具石人像,竟然已经移动了位置。

    “在这里!”卓子指着铸戒者石人叫道。她挣开韶华凌河的手,便往铸戒者奔去。贤人躺倒在炉鼎之后,一动也不动,只露出一截袍袖。韶华凌河大呼一声:“卓子,不要动!”

    他在神光一瞥间,已然看到铸戒者石人原醚左手握着的石锤,已经换成了右手,而石锤竟然直指炉鼎之后的贤人!他展开御风术,如浮光掠影般直扑了过去。卓子天真烂熳,哪里料到这危机四伏的广场?她已经奔到了贤人的边,俯下去查看,而韶华凌河如巨鹰一般,已飞至她的后,想要去拉她的臂膀。

    韶华凌河在施展御风术的时候,体内激发起的源力,如沧河逝川之水,狂涌不绝。空气中似乎如平湖投石般激起一**异动的涛澜,然后迅速的扩散向广场四周。那九具石人头顶上晕晕灭的灯火,如流星坠入沉渊的最后一绚,猛烈的燃烧起来。

    “不好——”韶华凌河已经拉起了卓子,但他立刻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力量,如巨网一般从四面八方急涌过来,然后逐渐的收缩,像鱼一般将自己给缚住了。

    他抬起头来,有些头晕脑胀,连眼都难以睁开。卓子已经晕迷过去,刚才这突然而来的神秘力量,一击之下,卓子已经抵挡不住了。四周的灯火,越来越晕黯如幽冥之光,石像也随之狰狞起来,如魔界之幽魂,高举厉刃狞笑着秘自己围困而来,连铸戒者石人,也笑如邪异无比,整个广场,在剎那间似乎变成了世间最幽黯诡异的魔界,邪恶的力量如鱼网一般,将自己紧紧的困在中间,竟是难以动弹。

    韶华凌河知道自己落入了陷阱当中,看来修殇来甘露之塔的时候,已经移动了神龙之咒的阵法。可是世间到底有一种什么样的幻咒,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强大到与神龙之咒不相伯仲的力量,将自己给围困住呢?

    他干脆闭上眼睛,将体内的源力默然潜运全,待神智稍复,力气渐生,这才重新睁开眼睛。幻像已经消失了,然后他试图动弹一下都不可能,如此强大的幻力,实在太可怕了。

    卓子仍然醋睡着,而脚下的贤人却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他看到韶华凌河像鹰一般半悬在空中,大是好奇,问道:“韶华先生,您怎么……怎么停在半空中了……不对,不对……”

    他想要摇自己地头。但却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这才有些惊慌。韶华凌河看着他惊慌失措地脸。淡定道:“贤人。你不能怕。你大师兄修殇改了这阵法。是吗?”

    贤人一怔。这才回想起刚才发生地事来。脸上已是骇然失色。“大师兄为什么要这做做?他……他劫持了师父。然后改变了阵法。神龙之咒失效了。他……他说他启动了这个亘古未有地。据说是传自明焰地摩罗之咒。他还说这个咒。专门用来对付你地……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摩罗之咒?”韶华凌河心中一动。摩罗是最邪恶地魔王。但是神帝九子之中。只有明焰才叛变成了摩罗。这九尊石人像。怎么能够形成最邪恶地摩罗之咒呢?

    贤人突然大叫起来:“先生。你看这些石像。怎么都变了?怎么都变得这么狰狞可怖?简直都变成了魔鬼!这不是神帝九子。这不是!”

    “贤人。你冷静点。这是你眼中地幻像。不是真实地。”韶华凌河说道。

    卓子幽幽地醒转过来。沧蓝色地眸子咕噜噜一转。便看到了如鹰翔鹤举地韶华凌河。悬挂在半空中。便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韶华凌河只能苦笑。心中概然。这小姑娘真是不分轻重。完全不知险恶就在边。

    “卓子,你不要动。我们现在中了魔罗之咒,脱不了。”韶华凌河打断了她的笑声。卓子的笑容在脸上凝固,然后便看到了贤人一张哭丧的脸。她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想要点点头,但体却像石化了一般,竟然不能够动弹分毫,这才有些惊慌之意。

    “凌河哥哥,你能够想办法救我们,对吗?”卓子瞪着眼睛问道。韶华凌河苦笑不已,突然,他将目光投在神龙之窟口,笑容也凝固了。然后,他说道:“是的,有人能够救我们。”

    “先生,你看我师父出来了——”贤人的眼中突然亮了起来。

    青阳长老,仿佛大病初愈一般,拄着琉璃杖,站在龙丘之巅的甘露之塔前。他突然跃起,如流光掠影般从龙丘之巅飞下,落在了神龙之窟口。

    “凌河,多亏你在云戒上施了伏魔咒,才趁其不意,擒住了被妖魔附的修殇。”

    韶华凌河淡淡一笑,“全赖长老的妙计。可是……”

    青阳长老呵呵大笑,苍须飞扬,“凌河,你在怪我有些事也瞒着你吗?修殇被明域的邪恶力量占据了躯体,而他自己的灵魂,却被锢在一个盒里。你是明域焰摩大帝的敌人,因此他威胁我,若不将你擒住,便要毁去修殇的躯体。”

    “修殇告诉我,你的灵魂被困住了,要我用云戒来换。想不到他其志并不在此,杀了我,便可以让明域少一个敌人了。书盒在我怀中,我现在动不了……”

    “修殇是我大弟子,视如已出,我迫不得已,才答应了他的要求,用这个幻咒困住了你。请原谅。”青阳长老眼中已泛泪光。

    韶华凌河淡然一笑:“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岂会见怪。现在最重要的是修殇已经被擒住了。书盒就在我怀中,请长老自取。”

    “如此得罪了。”青阳长老走近韶华凌河,一只手伸了进去。仿佛碰触到极厚极浊的物质,在韶华凌河的四周流动着,却强劲的阻隔了青阳长老的手。他的手穿过了这层幻界,从韶华凌河的怀中,取出了那本淡黄封页,用两只玄铜锁锁住的书册。

    青阳长老退开后,双手捧书,眼中现出喜悦之意。

    “待此间事了,我定当向你陪罪。”青阳长老微一屈。“我代修殇谢谢你。”

    “长老是天之衡的首席幻道师,掌握着神龙之咒的秘密。可是这摩罗幻咒,却是沧原至邪的幻咒,长老能解开这个摩罗之咒吗?”

    青阳长老微有诧异,“你好眼光,竟然能够看出这个邪恶的幻咒,是摩罗之咒。它和神龙之咒,其实为一反一正,都是以神帝九子像,按摩罗珠法则排布,但其中的变化之数难以穷尽,共有三万多种变化。据说当年明焰要和无忧祖师争高下,他们便打了一个赌,看谁能够研习出世间最强的,足以擒龙诛神的幻咒。于是两人按摩罗法则,计算了十天十夜,各自计算出了自己认为最强的一个幻咒,然后一比较,却发现原来他们的幻咒,其排布规则完全一样,只是顺序刚好相反,正好形成至正至邪的最强幻咒。占据了修殇体的妖人来自明域焰摩大帝座下。焰摩大帝号称火焰之子,正是明焰的传承者。他能够从明焰得到这个摩罗之咒,正好用来对付你。”

    “长老能解否?”韶华凌河问道。

    青阳长老点了点头,“我毕生研习神龙之咒,都未能参透其中的变化之道。修殇以摩罗之咒困你,却让我霍然而悟。要解开摩罗之咒,是非常艰险之事。如果计算稍有差误,移动石人位置和顺序出错,则有可能对中咒之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