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甘露之塔

    暗蓝色的天空,三轮残月之影,斜照着龙丘。眼前是一方巨大而黑暗的深窟,深入龙丘的山腹之内。偶尔有龙沉雄的喘息声,从黝黯幽深的神龙之窟内传出来,令人毛骨竦然。

    龙丘之巅,甘露之塔撑天而起。这座巨塔,似乎将整座龙丘,和龙丘山腹内的神龙之窟,都压在了下面。或者神龙便是不堪这座巨塔的重压而喘息吧。

    “神……神龙怎么会在龙**里呢?它会不会跑出来?”卓子紧紧拉着韶华凌河的袍袖,颤声问道。

    贤人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当年擒龙道的创始者沧帝,与神龙大战三天三夜,终于将神龙擒住。铸戒者无忧祖师便将神龙关在了龙丘的深**内,上面又建了这座巨塔,镇住了神龙。而龙**之前,也有一个远古的阵法封锁了**口,以防神龙逃逸。”

    贤人仗剑站在神龙之窟的前面广场上。广场的正中央,是一尊巨大的炉鼎。炉鼎前站立着一尊石像,弓腰马立,虬髯暴张,左手持钳,右手举锤,作奋力打击状。而旁边是一尊童子石像,正**着鼓风机,以吹起炉鼎中火。这形,正是当年铸戒者无忧祖师铸戒的形,而这尊石像,想来便是铸戒者无忧本人了。

    “神龙之咒——”韶华凌河举目四望,概然而叹。广场远处,分立着八具石人,对广场中央的铸戒者石人,形成半围之势,刚好堵住了神龙之窟的**口。此刻,贤人已经将石人头顶上的灯盘点着,火光闪耀,将龙丘之下,照得通明。那八具石人,神态不一,资态各异,有仗剑者,有捧书者,有生两翼者,甚至还有裙裾飞动,脚踏云彩者……

    “韶华先生好厉害的眼光。”贤人似乎有些惊异,“神龙之咒,是天之衡不外传的秘密,却能够被先生一眼识破。”

    “包括铸戒者在内的九具石人,正是神帝九子。他们所构成的阵法,恰好包含了一个世间最强大的幻咒——神龙之咒,神龙如果逃逸,此咒刚好可以将神龙锢。贤人,今夜恐有妖异之人来犯,你一定要小心一些。”韶华凌河淡淡的提醒他道。他本想将修殇的谋说给他听,但这个贤人敦厚老实,要他相信一个外人而怀疑自己的师兄,这怎么可能呢?

    他攒指用“天运之术”计算了片刻,然后便将目光投向铸戒者无忧祖师右手高举的石锤,露出了神秘的一笑。卓子好奇的问道:“凌河哥哥,你笑什么?”韶华凌河“哎”了一声,“我笑了吗?”

    “你刚才明明在笑,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东西了?”卓子追问不已。

    蓝、红之月已坠落于各自的沉渊。碧色之月也偏落向西方的山岭。神龙的怒吼,似乎也逐渐沉寂。“卓子,咱们便看一看铸戒者无忧祖师淬炼神戒的皓苍之海罢。”韶华凌河袍袖一振,将卓子负在背后,然后攀着龙丘崖壁上直垂下来的铁索,向龙丘之巅攀去。

    那甘露之塔全由巨石所建。向着四方飞出塔檐。如虬龙苍鹰。气势恢宏。在三月之光下。金铜仙人地巨影。昂立于塔巅。右手向天空高撑着承露玉盘。

    明光卓子仰着酸痛地脖子观望那金铜仙人地巨影。说道:“凌河哥哥。要造这么一座石塔。不知道要花费多大地力气。难道要镇住神龙。就非得这么一座塔吗?我看先知无忧。也不是一个好幻道师。”

    韶华凌河哈哈大笑。“相传沧帝羡慕无忧有长生不死术。他边地小人便盅惑沧帝说无忧喝过天之甘露。因此可以长生。于是沧帝便命无忧建造了这座撑天高塔和金铜仙人。承天之甘露。后来无忧却利用这座巨塔。铸了九枚白云神戒。以象征沧原九州地王权。赐予沧帝和九州地王者。”

    “那沧帝喝了甘露没有?”卓子奇道。

    韶华凌河叹道:“沧帝得饮甘露仍奔碧海而去。自古不知有多少人。都梦想着长生不死。却无人可以做到。连铸戒者无忧。也要化作尘土。这喝甘露又有何用?”

    “凌河哥哥。我地手……”卓子忽然惊叫起来。她大拇指上戴着地云戒上那一抹黯红色地血迹。仿佛受到感染一般。竟然发出蒙蒙地红光来。“这只戒指越来越紧了……”卓子苍灰枯败地脸上。竟然涌上一层妖异地红晕。

    韶华凌河暗自惊心。他拉起卓子,飘然直入巨塔。长长的甬道两旁,火炬熊熊而烧,将卓子有些枯灰的脸,照得黝亮。穿过甬道,进入塔中的大

    大极为冷,四周的墙壁,似乎为一种罕见的冷玉所铸,在晕暗的灯光之下,泛着莹莹的微光。大的正中央跪伏着一尊石像,双手举过头顶,向天承着一方巨大的玉盘。从顶的左端下一道碧色的月光,照在石人的右侧。玉盘的两端边缘,连接着无数细细的玉管,一直延伸到塔顶的金铜仙人的脚下。

    天光如剑,从塔巅金铜仙人的两足之间中,在凝定的时光中缓缓移向那高擎的玉盘。卓子见这大中晕暗如旧,有些失望,说道:“凌河哥哥,你不是说天之衡最圣洁之地,乃是皓苍之海吗?皓苍之海在哪里?我还以为总得有一盘晶莹剔透的玉露,才像个样子,这玉盘中却是什么也没有。”

    “承皓海苍天之灵气,集玉露而成海,这只玉盘,就是皓苍之海,正是铸戒者无忧淬炼云戒的地方。想要看到皓苍之海,现在还不到时候。”

    卓子伸手在那玉管中一探,然后用唇一啜,扎吧一声,嘴唇,嘻嘻笑道:“凌河哥哥,我已经饮玉露而得长生了。这天之甘露,一点味道都没有,还不如江州云锦之城的泉水呢。”卓子忽然止住了笑声,神有些黯然。韶华凌河知道她想起了故乡云锦之城,只是人是物已非,那繁华之都,早已化成灰烬了。

    “我已算过时刻,等这道碧色之月光,照在玉盘当中,一天凌晨最寒冷的时刻就将到来。金铜仙人手中的承露玉盘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冷玉所制。露水凝结在玉盘中,然后从盘下的细管流下来,汇成皓苍之海。是所谓月光收苍天之灵气,玉露承皓海之涵光。卓子,将云戒给我。”韶华凌河说道。

    卓子取下云戒。韶华凌河接戒合于掌心,向天大声祷告:

    “神帝,请赐下天之甘露,以释解玷污云戒的邪恶。”他祷告完毕,用默念了一遍“伏魔咒”,手指端透出一道蒙蒙的光影,渗入了云戒戒。那黯红色的血迹,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激发,越发的邪恶而醒眼了。他念罢幻咒,便将云戒轻轻的放在玉盘之中。

    那道碧色的月光,终于移照在玉盘之上。从玉管的边缘,极其缓慢的凝结出一颗甘露,良久之后,终于掉落在玉盘的云戒之上,发出一声清悠迈远的脆响来。卓子紧张的望着那道戒上似乎已经篆刻上去的血迹,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那一颗颗从玉管中掉落下来的天之甘露。大陷入了寂静当中,只有一声声珠落玉盘的嘀嗒声。

    “北丘公,让你久等了。”铸戒大之外,修殇的声音如鬼魅般飘了进来。韶华凌河霍然转口站着两条人影,赫然便是修殇和青阳长老。

    修殇左手紧紧的搀着青阳长老,桀桀地笑道:“韶华凌河,你很守信用。只要我拿到云戒,便还你完完整整的青阳,然后远走高飞。”

    韶华凌河牵着卓子的手,退到了口。青阳长老似乎没了骨头般倚靠着修殇,垂眉闭目,一声不息。

    此刻,那承露玉盘中,已承结了一层薄薄的水珠,将整只云戒浸在了露中,被碧月之光一照,折出熠熠的白光来。修殇眸中光如刀锋,“这……这就是那些傻瓜一生追逐的,据说可以号令九州,拥有神奇力量的白云神戒吗?”

    他伸出手去,想要去拿那戒指。韶华凌河啜然一喝:“被邪恶所玷污的云戒,已经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力量,它反而会会让你的内心更加堕落。纯正无瑕的云戒,只有王者才能够拥有。你若想取云戒,也当让云戒在甘露中洗濯去邪恶的痕迹。”

    修殇沉默良久,突然问道:“皓苍之海由天之甘露汇集而成,它果真能洗濯邪恶吗?天之甘露就是苍天之泪吗?”

    韶华凌河不再说什么,携了卓子之手,转走出了铸戒大

    修殇看着韶华凌河已走出了甘露之塔,冷的笑着,将手伸出了玉盘中的云戒。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