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神之遗族

    <---凤舞文学网--->

    那哥舒英男似乎不以左小仙的讥讽为意,只浅浅地笑着,摇了摇头,气度好得很。--凤-舞-文-学-网--左小仙仍然心有不甘,便问道:“英男兄,你到底喜不喜欢美女?都是大老爷们的,说句痛快话吗?”岂料哥舒英男倒还真畅快,展颜一笑,道:“美女乃天下少有之尤物,人人喜欢。我哥舒英男岂会例外?尤其之,尤其之。”

    布子墨哈哈大笑。而青丰碧舞一直淡漠的脸,也不露出一丝莞尔。倒是左小仙被笑得丈二摸不着头脑,当场就傻了。

    摔倒在地的姬雨灵不断地扭动着躯,抽搐哀号着。青丰碧舞轻舒纤臂,从箭囊中取出一支通体淡碧的箭羽,扣弦张弓,对准了姬雨灵。左小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觉得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舒张和柔韧。等到她即将发弓箭箭的?那,左小仙这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不要杀她!”

    姬雨灵披头散发,低垂着头,捧着自己的脑袋哀号喘叫,颤声而呼:“不……不要……”

    青丰碧舞冷冷道:“为何?”左小仙脑子里想了无数个借口,但知道在现在这种形下,相比于姬雨灵的躯只怕要被罗侯所占据的现实,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就……就这么一个美女,就……就因为什么什么的,你就要杀死她?英男兄,你以为呢?”左小仙慌乱之下,便将哥舒英男给拖下水来,“我听闻布子墨兄说幽冥岛的众弟子,尽是慈悲之人,而仙道更是悲天悯人,想必他老人家在此,定会有另一番的见解吧。”他现在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女人了,不明白这片异世大陆上的女人,为什么都那么可怕,不是背叛自己,就是心狠手残,而唯一一个对自己真心相对的姬风柔,此刻也装出一副不理不睬的神,完全的将自己鄙视了。

    在他心中,姬雨灵毕竟曾经和他同共枕了十余天,舍死缠绵的记忆,可是永生难忘的。再者,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着实是一件痛苦的事,特别是杀像姬雨灵这样的美女。

    青丰碧舞面无表,淡然道:“斩草不除根,妇人之仁。她的躯体为罗侯所占据,你若不杀她,她必杀你。”如果说左小仙的废话有如油腻腻的红烧,那这青丰碧舞的言语则如清汤寡水,连片菜叶子油星儿都捞不起来。

    箭羽离弦而发,疾如流星闪电。姬雨灵霍然抬头,双手拂开遮挡住脸面的乱发,露出一张令人惊骇的脸来。此刻的她,却哪还是原来千百媚的姬雨灵?这分明是布满老纹,鹰勾鼻子,双目如血的罗侯!

    “姬雨灵”向后一仰,那支箭羽擦着她的发际飞了过去,没入那石壁之中,声若龙吟凤啸。“姬雨灵”一跃而起,挚的目光在左小仙和青丰碧舞掠过,发出几声冷的笑声:“燕空雪,青丰碧舞,我们在里面见!”言罢窜入那道从落之壁上反出来的太阳光束之中。

    左小仙瞪大了眼睛,他分明看到姬雨灵竟然踏着那光束之中显现出来的苍黄古道,踩践起沙尘,迅若飘风般地隐没在远处。

    青丰碧舞正待纵而入,忽然转过头来,对左小仙道:“燕空雪,你跟在后面。”左小仙大摇其手,苦笑道:“能够跟在这样一位美女后,那简直是我左小仙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不过……我还有些私人事没做,就恕不奉陪了。美女自己保重吧,请。”

    “你不随我进去?”青丰碧舞细长的眉,轻轻一抖,喜怒不形于色。但左小仙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地跳。不得不承认,青丰碧舞是他所见过的美女当中,最具有冲击力的。左小仙暗想,我若跟在你后面,不免被别人当成你是男人,而我左小仙变成了弱不风的女人了。再者,被一大群人当作猴子一般耍来耍去,他已经厌烦了,发誓要离开这鬼地方。

    左小仙笑道:“不了。有空来找我喝茶解闷儿,布子墨兄,还有这位帅得打颤英男兄,后会有期了。风柔姐,咱们也走吧,数不见,可把我想死了。”言罢便去拉姬风柔的手。姬风柔御风之术绝顶,只是轻轻巧巧地便避过去了,板着脸道:“这位公子,你若再无礼,我可要到沧浪王城,告你个非礼之罪了。好歹也得判你个充军什么的,将你送到荒凉的昆冈雪域或者是北风神城去。”左小仙无奈,只得苦笑道:“风柔姐,你跟我十来天,已经尽得我真传了。难怪你要将我甩手不理了。”

    布子墨道:“燕空雪,当我救你之时,并不知晓你的份。这次我师尊仙道得遇青丰姑娘,终于将《往世书》中的预言解释了出来。你是往世书预言中所指的神之命定者,亦将是百年前紫帝韶华凌河的传承者。”左小仙哑口无言,他只觉得这事有些荒唐,但却无话可说。

    莫奇道:“燕空雪,我们守墓一族看到你受焚天魔火的煎熬,便不惜冒险开启落之壁前来救你,以继承那紫帝的秘密。你是神之命定人,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帝陵的秘密,落入罗侯之手呢?我们在这荒凉的帝陵之中,已经苦苦守候了一百年,直等到焚天魔火再次降临人世。想不到我们等候的神之命定者,却是一个碌碌无为,胆小如鼠之辈,这岂非让人寒心?”这守墓者素来都心静如水,此刻在极度失望之下,也不够黯然神伤了。

    左小仙将信将疑,道:“你……你们不是在忽悠我?什么叫做预言?”

    布子墨道:“这个预言,虽然早在千多年前的《往世书》中便已经记载,一如书中曾经记载过神帝之子卓子降临人间,拯救世人一般。而今距卓子降临人间已过百年,经书中的预言歌是这么唱的,九星将逝,三月新生,魔之火焰,重临人间。月之合,天地之夕。青丰原上,燕行于空。碧雪合舞,明域之终。青丰氏和燕空氏,都是神之遗族,你自从出生之始,我师尊仙道便以天运之术算出了你的命运。因此幽冥岛一直关注于你。可惜你父亲出权门,在沧浪之城为官,位高权重,又生耿直暴燥,不听人言。本让你从小便进入幽冥岛学习幻道和擒龙术,可是你父亲坚决不,终致家道崩颓,惨遭灭门之祸,却又无力避祸,落入落入御女宫之手,差点酿成大祸。”

    “这些东西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又瞎编出来忽悠我的?”左小仙被骗了无数次,开始对一切都怀疑起来,生怕这幽冥岛的人将自己当成神之命定者,又有什么谋诡计。

    布子墨道:“你父亲在沧浪之城以叛州之罪被处以磔刑,我师尊仙道曾入城中探望,其一便是对你施以绝天术,其二,更取得了你父亲所修遗书一封。如果你不相信自己是往世书预言歌中的神之命定者,你父亲的书信必将提及此事。”

    布子墨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连同一块玉?,交给左小仙。那玉?呈一种雪白光润的颜色,似乎年代久远,却更显得光泽人。左小仙捧着书信,反复的拨弄着那块玉?,只见那玉?吊着一根紫金链子,玉?的正反两面刻满了一种像火焰一般跳动的文字,却是一字不识。布子墨道:“这块玉?亦是你父亲所留下。他将之吞下了肚中,见到我时,便切腹取出,将此玉交给我,言道关于此玉之事,已在书信之中提及。你一阅可知。”

    左小仙吓了一跳,捧着那块玉?,颤声道:“他……他将这块玉吃了下去?”布子墨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左小仙过了半晌才道:“且慢。我……我还是不明白。什么叫做神之命定者。”

    姬风柔终于忍不住了,瞪了他一眼:“这么简单还不明白。往世书上说,当九星逝,三月生时,明域妖火必将重燃沧原,人间大乱。只有你和……和这位青丰姑娘,才是覆没明域,挽救沧原命运的神之子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