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沧原第一擒龙师

    <---凤舞文学网--->

    那光球有两道光尾托曳着,从两个蓝衣男子的手中伸出来。--凤-舞-文-学-网--此刻光球被吞噬,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像受到漩涡的吞噬,一齐向着那团血色的怪雾而去。莫奇根本来不及相救,便眼看着两个同伴被隐没入血色的怪雾之中,一阵惨叫,伴随着嗤嗤嗤如同剥皮拆骨之声,血雾昂然而上,两具雪白的骷髅,便软软的垂了下来,倒在地上。

    左小仙吓得魂飞魄散,骂道:“老东西,难道我的体真是香饽饽。”他这回可学乖了,坚决不坐以待毙,眼看那团血色怪雾追着他跑,便撒开脚丫子,也跑了起来。

    那罗侯的残躯所幻化的血雾似乎没有料到左小仙这块砧上的鸭居然扇起翅膀飞了起来,尖啸一声,缠向左小仙的足部。左小仙大骇,源力激涌,上窜上跳,在那山谷之中的巨石上窜来窜去。

    左小仙自修习源力以来,第一次学以致用。打不过别人,逃命总还有一线生机。他源力充沛,飞纵如意,而那莫奇也在旁边随意指点他一些纵跃之术,左小仙竭尽全力,竟是支撑了半刻有余。那团血雾竟是拿它无可奈何。

    血色怪雾更加急了,厉啸一声,倏然扩大,形成一大片血幕,扑天盖地般兜了过来。左小仙大骇而呼:“快救我――”

    一条长藤矢矫而至,卷住了左小仙的腰,将他凌空了起来,飞向那石壁。头顶上一抹淡碧的微光闪了一下,从崖顶上疾飞而下一支通体碧绿的大箭,如闪电奔雷,直扑入那血幕之上,带起一声惨厉的长呼和猛然爆起如蓬的血雾。

    那血幕急剧的缩小,在尖啸声中凝聚成如拳头一般大小的人形颅骨,在山谷中飞掠了半圈,无处可遁,便在惊惶闪避的姬雨灵额间扑了进去!姬雨灵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仰面倒了下去,抱住头颤抖扭曲成一团。

    左小仙在半空之中,被那长藤卷起,刚要撞到那石壁之上,一只胳膊如铁一般,轻轻刁住了自己。左小仙松了口气,暗想他爷爷的命真大,这都撞不死,看来我这神之命定者可不是白当的。暗自庆幸之余,回头一看救自己之人,不傻了。

    挟住自己的,却是一白衣青年,头顶竹冠,鬓角斜飞,面如明玉,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如大海一般深远。左小仙登时觉得满不自在,暗想我左小仙自从有了燕空雪的头和逍遥的躯之后,好歹也说得上是英俊潇洒,风流倜侃,可怎么在这人前一站,便觉得如坐针?,这人简直如玉雕粉琢一般,你简直无法找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他的那种绝世风华来。

    “老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将我堂堂罗侯之主放下来。谢谢。”左小仙好不容易撑了句门面话。那样貌俊美得异乎寻常的年轻公子立刻将左小仙放下地来,微一屈为礼,道:“原来兄台便是燕空雪,在下哥舒英男,布子墨的师弟。我们差点晚来一步,害得燕空兄受惊了。”

    布子墨、姬风柔和另一个碧衣女子,如轻雁般地落在残破的石柱上,飘而下。左小仙松了口气,喜道:“风柔姐,布子墨兄,还有这位陌生的美女,你们来得可真是时候,可想死我了。”不由分说,上前便要去搂姬风柔。姬风柔却轻轻巧巧地一避,竟当没看见她,而是转到了那碧衣女子的后,道:“请问尊驾是谁?为何如此无礼?”

    左小仙见她居然跟自己来这一手,心中暗自发笑,便转那对碧衣女子行了个自进入沧原大陆以来自己所行过的最为隆重的礼节:屈礼,道:“在下得这位姑娘出手相救,心中感念。不知姑娘芳姓美名,仙乡何处,有无……那个什么……也好让在下铭感五内,夜挂怀啊。”

    “燕空兄,她是我幽冥岛的座上贵客,沧原最伟大的女擒龙师青丰碧舞,”哥舒英男望着青丰碧舞,似乎一脸的崇敬和慕。那青丰碧舞腰间扣着一只箭囊,右手执了一张银白色的大弓,碧衫飘展,目若寒星,当真有倾城之姿,绝世之风,连脸皮厚如城墙者如左小仙,也不感到一丝丝的自惭之意。

    眼前这两人并肩而立,男人丰神隽永,女的英姿绝立,却当真如一对璧人一般,让左小仙隐隐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敌意和酸意。

    左小仙肆无忌憧地打量着哥舒英男,暗想这家伙倒是长得一双好眼睛,幽蓝幽蓝的,女人被他这么一望,靠,也不知道有多少黄花闺女和深楼怨妇会软倒在这该死的眼珠子之下。但一想金无赤金,人无完人,便肆无忌惮地顺着他的眼睛往下看,不暗自郁闷,自己的鼻子已经够高了,可和眼前这只鼻子一比较,他妈的就简直像团泥捏的一样,自己的鼻子已经不能够叫做鼻子了……他更加不服气,将他全上下打量了一番,却竟然找不到一丝瑕疵,直如仙人一般隽秀神姿,不由得极其沮丧气馁,暗想罢了罢了,以老子这种资质,跟他这么一比较,几乎是野鸡之于天鹅,黄泥巴之于明珠,那天底下的男人还用活吗?靠!

    他无可奈何,在对方的相貌上无法取得哪怕是一丁点儿心里平衡的形下,终于强行给自己找了一点,忍不住嘴角一卷,暗想这混蛋帅则帅矣,就是俊过了头,没有男人的刚毅和棱角。不过转念一想,似乎虽然逍遥老祖的躯够刚毅棱角,可怎么装在自己的脑袋之下,好好的棱角似乎也给磨平了……

    于是左小仙摆出一副平生最酷的造型,一支手撑着石壁,另一支手轻轻缕开鬃发,一脸笑意地盯着那青丰碧舞的一双玉眸。他此刻虽然衣衫褴褛,满面脏污,但造型酷绝沧原,纵使落魄,也是一种惊心动魄的沧桑落魄。“原来是青丰姑娘,久仰久仰。我听布子墨兄提及青丰姑娘在沧原大陆的美名,一直在想,她擒龙术和幻道冠绝沧原,男人都要辟易三舍,竟会是怎样一个威猛无敌的人呢。今一见,当真大吃一惊。”

    那青丰碧舞淡淡道:“闻名不如见面,想必是失望已极了。”左小仙大摇其头,道:“不是失望,是绝望。青丰姑娘英气人,不让须眉倒也罢了,却玉质兰姿,不让倾城。余……燕空雪今能得见玉颜,余生纵然孤苦流离,独自相思,怅然而终亦无悔了……”言罢黯然而叹。

    “燕空雪,姬风柔是你什么人?”青丰碧舞不疾不徐地道,似乎完全抛却了喜怒哀乐,“我闻得你成为御女宫主人,拥有无数妻美妾,何来孤苦流离,怅然而终?”

    她甚至连正眼都不带瞧左小仙一眼。左小仙觉得大受鄙视,郁闷已极,好不容易想出一番震撼人心的赞语想要一把攫住佳人之心,岂料对方完全不吃这一,当真失算,又尴尬不已,只得苦笑道:“这位风柔姐曾与我有秦晋之好。不过她因为我失算的缘故,大大地生我气,打算不再理我了。”

    姬风柔故意偏过头去,漫不经心地打着着这山谷中的物事,浑不将左小仙放在眼里。

    “燕空雪,自从你姬雨灵劫入御女宫,我回去后便被师尊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师尊本亲临御女宫,可他老人家与逍遥老祖一战之后,重伤未愈,实不宜远劳,恰逢青丰碧舞姑娘来访,因此我师尊便让我与我师……师弟,随青丰姑娘一起来救你。我师弟和青丰姑娘同时出手救你,你只谢青丰姑娘,却不谢我师弟,你良心被狗吃了吗?”布子墨见他见到美女就立刻将兄弟抛在脑后,不大是着恼。

    左小仙尴尬地笑道:“当然当然。多谢英男兄的救命之恩。在下本待回御女宫后便将御女宫解散,将所有女民遣返乡里。可如今欠着英男兄这么大一个人,在下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挑选两个美人送给英男兄,权当感谢。”

    那叫做哥舒英男的白衣男子似乎十分腼腆,俊脸微微一红,道:“燕空兄,你说笑了。”

    布子墨忙道:“燕空雪,在青丰碧舞面前,不可胡说。”

    左小仙奇道:“咦,布子墨兄,你怎么搞的?那你在千仙集外和姬雨灵争抢我时,你不是跟我提及你幽冥岛一些师兄弟,还有沧原第一女擒龙师青丰姑娘的事吗?当时你那刁蛮老婆还在场呢,她说姬雨灵原是仙道的弟子,你又说这位英男兄,也是仙道的弟子,还说他天资聪慧,风流倜傥,尤其得美女们的钟呢。”布子墨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不已,笑得一小撮鼠须乱颤,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放,放!”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