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乌森林的王者

    <---凤舞文学网--->

    三人跟随在宝珠之后,快步而行。--凤-舞-文-学-网--那宝珠仿佛受到一种未知力量的感召,呜喑盘旋着,光华越来越盛。那些乌密诡异的巨树,在光芒的照下左摇右摆,极尽扭曲之能事。三人分明看到,那些巨树的老根和树枝,仿佛老人的手臂一般,在乌森林中摇曳摆动,甚至还能如蛇一般滑行,已经很难分得清是树根还是长蛇了。

    “不好,辟玉邪珠仿佛受到干扰!”姬雨灵脸色一变,惊呼道。那宝珠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盛怒一般向前飞行,而两旁的巨树无不低伏,如同人类的低眉顺目。甚至还有许多的树根紧紧的倒缠在树干上,其状之诡异,难以形容。

    左小仙似乎听到有沉重的呼吸声和叹息声。左小仙心头巨震,而顷刻间,那宝珠陡然向上空一窜,然后停了下来,旋转着散发出灼目的白光来。

    宝珠停在了一株巨树前方。三人仔细一看那巨树,陡然吃了一惊。因为那株巨树似乎并不是生长扎根于地面,而是向四面八方伸出无数如触角一般的根,紧紧的缠绕着别的树,与之连成一体。

    三人同时吸了口冷气,不约而同的退了几步。那株巨树仿佛活了一般,触角一般的树根滑来滑去,如同人的四肢。而更匪夷所思的是,那黑漆漆的树干上,裂开了一个巨大的树洞,一张长满了乌草的脸,在树洞里隐约可见。那是一个人的躯体,似乎被镶嵌在树洞里,而他的四肢则在树洞里伸展开去,与那树根树枝连成一体,借手臂而御使着树根,如同活了一般。

    “尊驾何人?”姬雨灵双掌中源力激,光华吞吐,但那半空中的辟玉邪珠,却高悬于上,仿佛完全不受控制。姬风柔横执风月之刃,挡在左小仙的面前。那怪人连同巨树,缩回了千万根树根和枝条,缩成一团,伏于地上,似乎极其畏惧那空中飞舞的辟玉邪珠。吐出几声粗涩沙哑的声音:

    “你……你便是新任的大神官燕空雪?”那怪人声音沙涩嘶哑,闻之令人震惊,似乎许久未曾说过话一般,生涩异常。左小仙和姬风柔对望了一眼,并不说话。

    “你为何能够御使这辟玉邪珠?你到底是什么人?”姬雨灵不敢造次,神色淡定。那怪人沙沙沙地笑了几声,如同落叶飘地,“这辟玉邪珠乃精通御女神经的人死后源力所聚化,御使邪珠何足道哉?仅仅只是几句口诀和幻咒罢了。”

    姬风柔长袖一动,风月之刃带着炫目的光华飞而出,嗤地一声竟然将那怪人上的一根树根拦腰截断。那怪人啊的一声尖叫,万根齐动,向后飞开。

    三人这才放下心来。原来这怪人连姬风柔的一刃都接不住,似乎并不足惧。“老兄,别再装神弄鬼了。乖乖地在前面带路,将我们引路乌森林。否则,这位美女的风月之刃,只怕便要将你的千手万足,给砍个干干净净了。”左小仙调侃道。

    “如果……燕空雪,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你或者便不会如此了。”那怪人道。左小仙越听越奇怪,怎么这世界上有这么多人知道自己是燕空雪?

    左小仙没好气地道:“你是谁关我事。我没兴趣知道。风柔长老,他再?里?嗦的,你便将他的那些树根通通砍光。”姬风柔闻言,手指一动,再次将风月之刃扬起。

    “且慢!”那怪人喝道。一条长蛇和巨蛛似乎因为饥饿难忍,在旁边的一株树上开始激烈地交缠在一起,互相噬咬缠绕。那怪人伸展而出的树根,仿佛温柔的手,沿着树干爬了上去,在那巨蛛和长蛇的上轻轻的抚摸了摸。那巨蛛和长蛇竟然停止了激战,而是发出嘶嘶声,退了开去,消失在密林深处,将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你……你是……你是那个人……”姬雨灵和姬风柔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面,同时惊叫起来。那怪人颔下的一把乱草抖动着,“你们认出我来了……”

    姬雨灵和姬风柔同时跪倒在地,行了三跪之礼。姬雨灵惊道:“您是这乌森林的王者,您是这御女宫曾经至尊无上的主人。”言语神态之中,充满了敬畏。那怪人大笑起来:“乌森林的王者,御女宫的主人,如今却源力尽失,只能依靠这乌木而活着……燕空雪,你是御女宫新任的大神官,不知道我也并不稀奇。我苟延残喘活到今天,便是算到了终究有一天,你会穿越这乌森林来挽救我。哈哈哈……”

    “大神官,他……他老人家便是……便是罗侯大人!”姬风柔小心翼翼地低声道。虽然眼前这怪人似乎力弱体怪,并不足惧,但她对之仍然充满了敬畏和恐惧。左小仙脱口而出:“罗侯?”姬风柔满脸惧异之态,道:“正是罗侯大人。”左小仙摇了摇头:“不认识。”

    姬雨灵道:“前辈乃是我们罗侯国及御女宫的缔造者罗侯大人。大神官,没有他便没有我们。”左小仙笑道:“二位姬,我们因为有今天,是因为你们的爸妈和我自己的爸妈努力的结果,跟这个罗侯大人没有关系。”

    那怪人涩然道:“燕空……燕空雪,你此言甚是……前尘之事,何足提起?罗侯只是一个消失在尘烟中的符号罢了。想昔我罗侯风华绝化,拥有倾城之力,乃沧原大陆数一数二的幻道师,更坐拥佳丽无数,尽享人间富贵。而今却要在这乌森林中苦度时四十余载,这岂非是报应?”他说话开始有些流利起来。

    “罗侯大人,以你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雷人造型和强大力量,这沧原大陆还有谁能够将您困在这乌森林当中呢?”左小仙笑道。罗侯枯黑的双眸突然精光一闪,尔后熄灭,“我罗侯是御女宫的始祖,而逍遥是御女宫的第二代大神官,如今传位至你,你以为是谁将我困在这儿呢?”

    左小仙恍然大悟:“原来是逍遥这个不肖弟子将您老人家困在这儿。这不肖弟子当真了得,执掌御女宫四十年,搜罗天下美女,且大用汤,灌得她们神魂颠倒。也难怪你老人家要栽在他手下了。”

    罗侯冷冷道:“四十年前,逍遥仅仅只是一个十来岁的毛头小子,以他的源力和幻道,又怎是老夫的对手呢?老夫将他视作继承人,大力哉培,可是他却背叛了老夫,趁老夫在专注于某……某一件事上时,突然发难,将老夫逐入了乌森林,并将我的躯体用碧血钉钉入了树木当中,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在这乌森林中得天时地利之助,与其激斗月余,终于迫他签了契约,他留下我一条残命,却不让我出林,而我不得干涉他在乌森林中的一切事。否则他便要以烧毁乌森林来惩罚我。如今,我擅自现,已经毁了我与他之间的契约,他必然要烧毁整座乌森林来置老夫于死地了。”

    左小仙笑道:“罗侯大人,您老高寿?”罗侯一怔,“山中无岁月,世上倏忽一千年。老夫得这些乌木之助,已过残破之年一百五十载了。你问这个做什么?”左小仙微吃了一惊,笑道为:“我听说过一个有趣的故事,说如果一个人想要报仇,有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熬,一直熬到你的仇人蹬腿挂了。罗侯大人,恭喜你了,你老人家当真厉害,熬啊熬啊,硬是将一个少年熬得蹬腿了,而自己却仍然生龙活虎。”

    罗侯涩然道:“逍遥的心智的擒龙术以及幻道,实乃绝世之才。若非他已死,老夫以半残之躯,又如何敢随便现?”

    “这四十年间,你……你就这样吗?”左小仙忍不住有些怜惘起他来。

    罗侯在漆黑的树洞里腰,支起巨树站了起来。左小仙细看他的背部,这才发现原来罗侯的体,几乎与整株树木完全连在了一起,不分彼此,暗想他以此惨状,在乌森林中生活了四十年,其所受之苦楚,可想而知。罗侯嗤嗤地冷笑起来,充满了嘲讽之意:“我的体被碧血钉钉入了这树木里,血相连。我若没有这株树木的照顾,我岂能活到现在?”

    “如果你在这鸟林子呆得烦了,不妨跟我们一起出去透透气,看看美女也是好的。”

    从极远的密林深处,似乎传来异响。数不清的巨蛛和长蛇,从四人的边成群结队而去。左小仙正感诧异,罗侯黯然长叹了一声,老眸浊泪滚滚而下:“御女宫已经动手了。不过一,这片绵延数百离的乌森林,便要毁于一旦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