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章 争夺神之命定者

    <---凤舞文学网--->

    左小仙终于搞明白,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通过那一纸破地图,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凄凄惨惨戚戚地穿进了自己创造出来的幻想世界――沧原大陆来了。--凤-舞-文-学-网--

    都怪那老头的一支烂铅笔头,早知道就画金山银山,宫美女,再给自己画顶皇冠得了。家有良田千顷,妻妾成群,有事没事带着一帮狗腿子到处调戏良家妇女,这种生活本来可以一促而就的,却偏偏去画个狗地图,还穿得这么衰,居然只剩下一颗还会说话的脑袋,被人莫名其妙的当成了燕空雪,装进了一只石盒里。

    马车仍在向北疾驶,左小仙一颗人头在盒子中前撞后跌,疼痛隐隐,好不难受。他正要大声招呼,那白衣丽人白衣丽人的手指穿过车窗的帘帷,脸色微微一变。她竖起手指挡在唇边,作了个噤声的手势。那马儿一声嘶鸣,向前疾行的马车猛然停了下来,如同被钉牢在地面上。左小仙的人头在石盒中滚了半圈,撞在盒壁上,登时撞得眼冒金星,大声叫唤。白衣丽人白衣丽人不顾边几位惊慌失措的侍女,捧着紫晶菡一跃而起,冲破了车盖,飞出马车去。

    马车之后一男一女各自拉住一条车辕,竟然将马车给拉住了。白衣丽人风姿隽秀,如凌风御虚,远远落在草地上。

    “雨灵师姐,别来无恙吧。”说话者是那个着一袭蓝袍,面相猥亵,留着一撇鼠须的中年男子。白衣丽人淡然道:“布子墨,你们潜伏在我罗侯国境内?”

    那叫做布子墨的中年男子道:“不错。我与我夫人其实早就潜伏在你们罗侯国境之内。逍遥老祖虽然截住了我师父仙道,可是我们却截住了你。”他边是一个足足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红裙妙龄美女,段修长而苗条,姿色竟是不在白衣丽人之下。

    左小仙在石函中道:“好啊,一天之间竟然见到这么多的美女。我都希望这一场梦,永远也不要醒就好了。”

    那妙龄美女一双黑玉般的眸子瞪了左小仙的人头一眼,怒道:“布子墨,这就是我们幽冥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要救出来的燕空雪吗?他算是什么狗神之命定者?神帝怎么会赐予他神格,将沧原大陆的命运,倒悬于他手?”

    那红裙妙龄女子哼了一声,道:“我看他就是草包一个,长得虽然俊俏无比,但一张嘴巴和一对眼睛看着生厌。沧原大陆的命运如果寄托在这种人上,那……那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信仰神帝好了。”

    那叫做布子墨的蓝袍男子道:“雨灵师姐,请将燕空雪的人头还给幽冥岛。”

    白衣丽人雨灵淡淡道:“布子墨,你以为这颗人头是幽冥岛的私产吗?”

    那红裙妙龄女子俏脸凝起寒霜,冷冷道:“布子墨,跟她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咱们先将她给废了,再抢回燕空雪的人头。”

    她从腰后取出一柄雪白的银月弯刀,在掌中滴溜溜地转了数圈,冷笑道:“雨灵,你背叛了幽冥岛,投向逍遥老祖的怀抱,红菡倒要看看,你在御女宫到底学会了多少精妙的擒龙术!”朝布子墨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向白衣丽人雨灵近。雨灵淡淡一笑,道:“布子墨,你们想以二对一,合起伙来欺负你们从前的师姐吗?这可让做师姐的心中好生伤心啊。”

    布子墨一怔,缓下步来。红菡哼道:“你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师姐了,我们就是合起伙来欺负你,怎么样?况且眼下又不是比试,而是命相博,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了。”一道雪亮刀光扬起,如九天之月,倏然飞向天空,朝姬雨灵斜斜落下。

    姬雨灵左手捧着石函,右手如忽生莲花,五指攒张,掌心中爆起三支晶莹剔透的匕首,光华潋潋,流转不定。布子墨脸色微变:“三芒夺箭!”红菡在半空之中,讥讽道:“你既已离开幽冥岛,却为何还要用幽冥岛传给你的擒龙术?”

    姬雨灵淡定无比,也不和她作口舌之争,三支匕首跃起,幻化成三道光芒,敌住了那斜飞而来的银月弯刀。红菡手臂一震,喝道:“布子墨,攻她后背!”那布子墨对红菡极是敬畏,不敢有违,道了一声好,已掠至姬雨灵的后面。姬雨灵道:“布子墨,想不到多年不见,你仍是一副脓包模样,还是被红菡小师妹颐指气使,使唤得团团转的。”布子墨呵呵笑道:“不敢,所谓江山易改,本难移。我布子墨就是喜欢听夫人的话。”红菡甜甜一笑,似乎极是受用,道:“好,算你还有点良心。今天的一顿板子免了,明天减半。”

    布子墨大喜,笑道:“多谢夫人!”右掌凝结起澹如水的光华,势如千钧般压向姬雨灵的后背。三条人影纵横飞舞,华光四,劲力纷飞。姬雨灵以一敌二,左手又托着一方石盒,已是难以抵敌,在二人的围攻下衣袂飘飞,纵横来往,法颇有些迟滞了。红菡大声怒喝叫唤,一会儿让布子墨向左,一会儿又让布子墨向右,而每当姬雨灵堪堪开她银月弯刀的凌厉一击,她会将布子墨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怪责他没有及时截住姬雨灵的躲闪之路,否则早就将姬雨灵的狗头给剁下了来。而布子墨当然只是唯唯诺喏,不敢有半句顶嘴。

    姬雨灵倏然一退,冷冷道:“布子墨,若再苦苦相,可莫怪做师姐的无礼了。”红菡冷笑道:“想不到你还记念着同门之呢,那敢是好啊,何不现在就提刃自刎,以谢同门呢?”

    左小仙听这红菡的嘴巴着实厉害,便忍不住在紫晶菡中啧啧赞道:“好,当真是好。”布子墨一怔,道:“好什么?”

    左小仙笑道:“有妇长舌厉如枪,布子墨,你那丑如母夜叉的老婆一张嘴巴这么厉害,我看就请她做你们幽冥岛的形像公关大使,以后每到战事,就让她往阵前这么一站,以一张樱桃小嘴对阵天下英雄,幽冥岛必定是威震天下,所向披靡,而天下英雄一见到她,必定是涕泗齐流,潸然泪下,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以后对幽冥岛心服口服。”红菡大怒,一张俏脸血也似的通红,怒道:“布子墨,快将他的狗头抢过来,我要剁他个十刀!”

    姬雨灵细密的汗从鼻尖流了下来,滴落在石函上,笑道:“燕空雪,说得妙啊。只是她的嘴巴有这么厉害吗?”左小仙笑道:“她嘴巴虽然利害,可比起我左小仙来,可就差得远了。只是她相貌其丑无比,天下英雄甘拜下风,尽皆感叹她生得伟大,活得坚强,像她这么丑的人都活着,还嫁了个言听计从的新时代好男人,那些瘸子,瞎子,驼子什么的,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强的活下去呢?雨灵姐,你难道不为此感动得想流泪吗?就这么一个坚强的女人,你还忍得下心去杀她吗?”

    姬雨灵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笑得如同花枝乱颤,笑道:“红菡也算是幽冥岛上滴滴的美人了,哪有你说得这么不堪啊。”左小仙一本正经地道:“雨灵姐,你人长得美,心也美得打颤,这么尽心竭力照顾她的自尊,好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我左小仙对你的敬仰慕之意,当真有若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红菡再也忍耐不住,凝霜上脸,一声叱,手中的银月弯刀,脱手而出,疾飞向紫晶菡。

    “夫人,不可!”布子墨大吃一惊。“我非将他这张狗嘴给斩成七八块不可!”红菡怒道,手中的银月弯刀疾斩向紫晶菡。雨灵呵呵笑,反而将手中的紫晶菡推向了红菡的银月弯刀。

    左小仙大惊叫道:“妈啊,救命!”那银月弯刀疾如闪电,只要劈中紫晶菡,不要说一张狗嘴,只怕是十张八嘴,也一齐斩成十八块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州那些事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