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众生 书名:始皇天下
    <---凤舞文学网--->    这几个字,就让韩政的形当即如遭雷击般一阵巨震双手更是一阵剧烈的颤抖,同时鼻子一酸,双目在瞬间红润,百般滋味,多少的思**,多少的愧疚,多少的牵挂,在这一刻,纷如潮涌,齐上心头……

    毋庸置疑,这就是父亲的手笔,千真万确!

    此时,泪水已经盈眶,几乎让韩政看不清下面的内容,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不知你在外可好……”

    “家里一切安好,就是你母亲,常常惦记你,老在我耳边唠叨……”

    “若你能看到这封信,望回个信,或是早点回来……”

    “对了,你还未过门的媳妇人真的很好,对我们老两口也很好,虽然你们是自订终,但按我们古风的风俗,还是要有正式的礼仪,要明媒正娶,尽管我们是山里人,但规矩不可少,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

    “这封信,我就托苏馨给你带过去,我们盼着你早点回来……”

    韩政含着泪断断续续读完了全部内容,信虽不长,但反复出现的惦记,盼你早点回来的话语却多次出现,这也让韩政在读完的最后一刻,到及至地放声痛哭起来。--凤-舞-文-学-网--

    “爸、妈,不孝儿大力,愧对你们啊!”

    “不是儿不想回,是儿不能回,不敢回,怕牵累你们啊!”

    “爸、妈,你,你们受委屈了……”

    “儿不孝!儿不孝啊!”

    没有任何的压抑,完全是一种宣泄式的痛哭,两年多来的生死经历,两年多来的委屈和无奈,两年多来的思**和魂牵梦绕,在这一刻,都化成了奔涌而出的泪水和声嘶力竭的痛哭之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韩政的绪依然没有平稳下来,话语也越来越紊乱和断续,脑中更是浑浑噩噩,精神也恍恍惚惚。这种精神绪的宣泄是很伤人的,特别像韩政这样拥有超级精神力量的,一旦他的精神起了波动,一般反噬的力量也比别人大了很多,伤害也就越厉害了。

    就在这个微妙的关键时刻,韩政依稀感觉眼前多出一物,略微定神细瞧,只见一块洁白的手帕递到眼前,韩政茫然地接了过来,才发现苏馨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他的边,眼神中透出了一缕柔,相比以前给人一直超乎冷静的感觉,似乎多了一份人味。

    “你放心,伯父、伯母都很好,体也很健康,更没人能伤害到他们……”苏馨柔柔地说道。

    其实这个问题,韩政一直都深藏于心,甚至是不敢面对。特别是当他知道自己古风**的份后,更是担忧自己的父母受到牵连,毕竟在古风,随便一查就能摸清他的底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清醒后,没有立刻想着回家,或是借助海伦的力量却打探,就是生怕他稍微一点的不慎重举动,会让人察觉韩大力还没有死,反而给父母带来危险。

    但对于父母的担忧,却无时无刻不存于韩政的心中、睡梦之中,每每梦中惊醒,仍然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拿着洁白的手帕,一股清香隐隐传来,似乎这香味有种提神醒脑的作用,让韩政略微稳定了下来,再听到苏馨的话语,一直以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谢谢!”韩政语气凝重地说道。这两个字,虽简单,却饱含了韩政满腔的感激之。因为对于韩政来说,不管苏馨出于什么目的,但她能让自己知道二老的消息,能看到这份信,韩政已经是万分感激和知足了。

    苏馨微微一颔首,随后好像知道韩政此时的心般,不等他开口,就娓娓将二老的事道来。说是在当时知道了韩大力的真实份后,苏府和天机阁的人就在第一时间将韩大力的过往所有事和背景查了个清楚,就连他遭到陷害的事,也查了个一清二楚,也清楚了他的为人,清楚了他以前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山野子弟。而对于韩政的父母,也在同时被“请”到了苏府。

    只不过在清楚了事的整个来龙去脉后,令苏馨知道事可能另有隐,所以并没有简单地报复或是拿二老出气,只是说韩大力托她照顾二老,暂时将他们二老留在苏府,作为引出韩大力的筹码。

    后来之事,随着韩大力的行踪如石沉大海,让苏馨也不报什么希望,当时的景,她也只能推断个大概。韩大力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由一个不会武功的普

    变成一个杀人如草芥的强悍高手,而且竟然还能够凭力,将她的护卫队在瞬间摧毁,并如着魔般对自己施暴,更神奇地是,事后居然还让她瘫痪的双腿重获新生,更获得了一匪夷所思的真气,令苏馨充满了疑惑和不解,而这一切也让她由最初的忿恨渐渐变成了求真相的好奇。

    可是,就在她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查找始皇意志的事件,让她重获线索,联想到了韩大力,这才有她再次的金番市之行,直至现在。

    一番话说得开诚布公,没有丝毫隐瞒,就连韩政也能感受到她一连串的心理变化。特别是那种受辱后,偏又找不到复仇的对象,难以宣泄的空落和失落之感。而且最为弄人的可能是,随着她对自己越深入的调查,越能发现,其实自己也是个受害者。这种反差,不是一般人能够接收的。

    话已说开,韩政也不再隐瞒,也将自己从古风城被人陷害,到一路流亡,上船当猪仔,后来可能在海难中的获得始皇意志的推断,以及宝藏岛、金番市、土伦石矿场的经历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就是现在他的秦风,也没有丝毫避讳地说了出来,谈话之间,仿佛就像跟一个知己或是多年的老朋友般在倾诉着。特别是苏馨的家乡口音,更让韩政平添一份亲近和放松,完全没有了刚刚还存有的戒备和小心。

    洋洋洒洒说完之后,韩政像是放下了心中一个大包袱,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都是一阵轻松,刚刚因为激动混乱的绪,也完全平静了下来。

    放开心怀的韩政谈到现在,也没了什么顾虑,苏馨给他的感觉,也变得没那么远和冷淡了。特别是在整个谈话过程,苏馨都一直安静地坐在韩政的边,聚精会神,静静地听他的述说,显得安详而温柔。

    “以前尽管对你的事有了一定的了解和推测,但还是没想到具体的经历居然是这么曲折和复杂,还真是造化弄人,福祸难测啊!”苏馨叹了口气,感慨道。

    韩政苦笑一声,沉默了一会后,才换了副神道:“现在的结果我已经很知足了,特别是知道了他们二老的消息,更让我再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至于以往磨难和困苦,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而我,不是还好好地活着,甚至还获得了一的功力,还有秦风,最后来看,我应该算是因祸得福,万分幸运了!”

    “嗯,这也许这正是老天爷,对于你的那些苦难经历,给予的一种补偿。”苏馨道。

    “也许吧,但不管怎么说,苏小姐,真是谢谢你,我受苦受难,是我自己倒霉,但连累伤害了你,却是我的过错,您的大度和以德报怨,更让我心中愧疚万分,但除了谢谢两字,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才能弥补我的过失和感谢您的恩惠。”说到最后,韩政已经用上了敬语,对于苏馨,现在他是真的充满了感激。

    “叫我苏馨吧,什么感谢、愧疚、报答之类话,就不用再提了。我想,我的意思刚刚已经表达的很清楚,现在就看你的答案了!”苏馨神色一转,再次旧话重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对苏馨的这个问题,韩政也早有准备,当下再无顾虑道:“我能问问苏小姐,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吗?哦,你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有什么企图,而是深感自罪孽深重,配不上小姐你……”

    “我说了,配不配得上,只要我愿意,就不是问题,现在是要你回答的时候!”苏馨毫无婉转地说道。

    韩政一阵沉寂,看着苏馨神色中透出的坚决意味,再看了看手中父亲熟悉的字体,还有那句“明媒正娶”,不由将心一决,缓缓抬起头,直视着苏馨那双令他熟悉万分、也深印于脑海的眼眸,然后将头重重一点……

    ……

    当韩政和苏馨推门而出之时,苏馨已经自然依偎在韩政的边,举手投足间,一副若若大方,非常自然的样子。令在门外等待的众人都为之一愣,特别是蜜雪儿瞪大了一双美目,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她看到的景。

    “蜜雪儿,我重新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夫君,他现在叫韩政!”蜜雪儿还没从视觉的震惊清醒过来,苏馨再次语出惊人的话语又紧接着响了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始皇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