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救场(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众生 书名:始皇天下
    <---凤舞文学网--->    ,在我被‘送’到的第一天,赛纳王就知道了所有的过他不但没有为难我,居然还认我做了干女儿,说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那教皇他们的谋诡计又怎会得逞呢?”韩政不解地问道。--凤-舞-文-学-网--

    “为了我,为了我上的毒素!”海伦悲凉地一笑,“其实我的命运早在见到教皇的那一刻就被他们安排好了,这个计划就是即使我不被吸血而亡,我体内的剧毒在一定时间内,也将爆发,怎么都是死路一条!因为,他们是不会让我这个被血族掳去的耻辱存活于世的……”

    “是赛纳王救了你!”韩政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

    “嗯,最终,义父他老人家将他的鲜血换给了我,还说这就是他的宿命,更是一种解脱,死,并不是终点,而是个起点,是个延续……”说道最后,海伦已经哽咽了,多少年来,对她来说,不管经历怎样漫长的岁月,这份思**之却始终不变。

    “你就是他的延续!”韩政很快反应道。

    海伦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是不是还取代了你义父赛纳王的地位,成为新的血族首领?”

    “嗯,不过什么首领不首领的,在我看来,只是个责任和负担罢了……现在,我也理解了当时义父的选择,死,真的是一种解脱!”海伦口中说着,但心中却加上了一句:“那是在遇上你之前!”

    “后来呢?”韩政连忙转移话题,不知为什么,韩政一点都不愿眼前的人伤心难受,哪怕是一分一秒的时间。

    “后来?哼,世事难料,教会的那群伪君子们虽然达成了目的,但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义父虽然亡,但血族却没有灭亡,在继承了义父的血统后,我发现,他的上古能量与我体内的至纯圣力相互融合后,竟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不仅产生了一种更加庞大的能量,而且还催生了许多连锁反应,一些直接来自于义父的高层血族,竟然莫名多出了许多新的能力,其中对教会最具危险的,就是他们不再依靠鲜血度,血族的特征与弱点在逐渐淡化,而对神圣力量的抵抗能力却大大增强,这个结果,恐怕教皇当初打破了脑但也不曾想到……”

    “……再后来,不知是受体内新能量的影响,还是因为驾驭不了它,我当时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义父死后的十三天,我带着百万血族,对整个教会势力发动了猛烈攻击,战至最后,我亲手将教皇的尸体悬挂在了他们信仰的十字架上……那一役,教会彻底被摧毁,不过血族也伤亡惨重,人数减损大半,而我的亲生父母也在这场战争中被我的手下所杀,呵呵,说来真好笑,我当时居然没有任何的悲哀,甚至连点感的波动都没有……”海伦悠悠说着,最后的那声自嘲的笑声,听在韩政耳中,说不出的悲凉和悔恨。

    但是特别让韩政警醒的还是海伦的经历,这在某种程度上跟他居然有着惊人的相似,都是获得了难以驾驭的力量,都是产生了毁灭一切的狂暴之**,“她说的这些伤感往事,难道是为了警示于我吗?她是怕我像她一样,在拥有庞大能量下,做出什么后悔之事吗?”一连串的反问,在韩政的头脑中萦绕徘徊。

    “呼,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听烦了没有,你重伤初愈,还是要注意休息,我就不多打扰,先走了……”就在韩政思索之际,海伦已经起,边说边向门口走去,当最后一个话音落地时,她的影也同时消失在门外。

    留下韩政一人,眨巴眨巴了眼睛,脑中依然回味着刚刚海伦的那番话语,心中不无感概道:“真是个睿智聪慧的女人!”

    ……

    第二天清晨,当韩政醒来,海伦已经在桌上为他准备了一崭新的衣裤,衣裤质地柔软,穿在上,大小正合。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当韩政穿戴整齐出现在海伦的面前时,就连始作俑者海伦一时间看得都愣在了当场。

    只见此时的韩政,在一袭蓝色劲装的衬托下,一股男的气息扑面而来,材更加显得拔修长,整个人也犹如蓄势待发的猎豹,充满了迫人的威慑力,再配上棱角分明的脸庞,闪着寒芒像是蕴涵着无穷智慧的眼眸,绝对令人眼前为之一亮,气息为之一窒。

    “谢谢!呃,真不好意思,跟你在一起,感觉我除了谢谢,就不会说别的了,呵呵……”韩政首先开口,笑着打趣道。

    没等海伦从最初愣神中反应过来,韩政连忙接着道:“不过这衣服真的非常合,穿着那叫一个舒服,就像是专门为我定做的一般!”

    千穿万穿马不穿,更何况是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这衣服还是这个女人亲手缝制的……

    其实说这些话,用这样的语气,对韩政来说,也是第一次,不过他却说的很自然。

    然清楚这是为什么,道理很简单,跟海伦在一起,他轻松自在,无拘无束,不存在任何的戒心与隔阂!

    而此时,海伦心中,早就因为韩政的话语,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像是甜蜜,像是激动,又像是欣喜。漫长的岁月,海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一刻产生这么多的绪与感想……

    海伦轻轻摇了摇头,努力控制住激动的心,脸上故作镇定地岔开话题道:“这份东西也许跟你的能量来源有关,你看看吧……”

    说着,从怀中抽出一份资料递到了韩政的手中。

    韩政一愣,顺手接过,展开一看,只见封面写了四个大字:“始皇意识!”

    再往里翻了翻,韩政除了满脸惊喜之外,他的口中吐出的还是两个字:“谢谢!”

    ……

    飞龙拳馆。

    此时,拳馆内此起彼伏的悲喊声、哭泣声和嚣张的笑声,代替了往方占据了上风。单从人数的对比上看,高低上下已经见分晓了。

    而再看拳馆里面,泰利重伤在地,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弟兄,也不知道是生是死。而副馆主丁鹏正带着一批受伤的弟兄挡在他的前面,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愤慨,双目如火,瞪着对面的入侵者。不过以他们现在的况来看,给人的感觉更多的却是一种穷途末路的悲壮。

    “哈哈,哭啊,喊啊,叫啊,这里全是我们的兄弟,你们喊破了喉咙也没人能听得到,哇哈哈,泰利,我看你还是乖乖把拳馆的产业交出来,说不定我们拳虎大人还能网开一面,留你一条命芶延残喘,而你的手下选些精壮的也可以到我们拳虎帮干份杂役……”对面为首的一个普通材,脸型消瘦,目光如鸠,钩鼻薄唇的中年人不急不慢地说道。此人单从外貌来看,就是一工于心计,行事毒辣之辈。

    “放你娘的!”随着话音,一个拳馆的兄弟怒火中烧,终于忍不住出手,急速向了这个家伙。

    “萤火之虫,也来找死,不自量力!”只见那人一闪,没等拳馆的兄弟靠近,影就在众人的眼前消失。

    紧接着就听“砰”地一声闷响传来,那个拳馆的兄弟当即就倒飞了回去,除了空中洒落一蓬鲜血外,其他人根本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随着那位兄弟轰然的倒地声,那人的形一幻,又回到了刚才站立的位置,就像是根本没有动过一般。

    此时他正轻擦着双手,脸上一副倨傲之态,“唉,我也真命苦,不知道拳虎老大怎么会派我来处理你们这些垃圾,真是浪费劳动力啊!”

    “咳……咳……尤三你个小人,要不是你们拳虎帮趁我们馆主赛后功弱气虚之际偷袭暗算,你,你敢这么嚣张?我呸……咳……咳……”丁鹏手捂口,挡在泰利前,义愤填膺地怒骂道。

    “是啊,成王败寇,你们的疯狂泰利平时是牛,可看看他现在的样子,离死也不远了,何必硬撑,白白搭上手下这么多兄弟的命呢?”尤三地讪笑道。

    “你们拳虎帮背信弃义,对自己天龙的兄弟动手,帮里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而且我们馆主是新晋级的天隐外战团高手,就算天龙帮制不了你们,天隐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丁鹏愤怒地回应道。

    “哎呀,不好意思,今天我们一不小心穿错了衣服,哎呀,哎呀,怎么穿错成了弯镰帮的衣服了?真是要命,你说外人看了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弯镰帮的人?哦,对了,我记起来了,前阵子你们的泰利老大不是带人横扫了弯镰帮吗?就连他们的老大黑贝利都被他一拳轰毙,想来有些弯镰帮的残余前来报复,暗个算什么的,也好像很合合理,顺理成章哦!”

    “你……”丁鹏已经无言以对了。一步一步,环环相扣,原来人家早就做好了圈,让你钻了!说不定这次他们请来暗算馆主的那几个高手,还是上次打劫弯镰帮得来的财力支撑,否则以他们拳虎帮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嚣张。

    “我?我们拳虎帮当然要最后出面,替我们飞龙拳馆的兄弟们报仇,誓死追杀那些弯镰帮的残余,呵呵,毕竟我们都同属天龙帮,这点江湖救急之事,我们拳虎帮义不容辞啊!哈哈……”

    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这番话听在飞龙拳馆的人,不由都在心中倒吸了口凉气。

    说实话,尤三此人确实工于心计,从围困到现在,他一直不停地向飞龙拳馆的人施压,一会硬,一会软,不仅将对方的希望打破,还不断动摇着飞龙拳馆兄弟们的信**。特别是在这个时刻,威并重,只是围困,并不进一步动手或紧,要的就是不让飞龙拳馆的人作出困兽之斗的举动,以

    代价,拿下这场胜利。反正按照现在的景,他们I子,插翅难飞喽!

    所以,尤三现在并不急于收拾这个残局,只是抛出一个又一个话题,打击对手的士气。

    而此时丁鹏的心,跟他比起来,可就一个天一个地了!面对强敌压境,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一方面,馆主泰利伤势严重,生死难测,另一方面,其他弟兄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放手一搏,无异于自杀。

    他们飞龙拳馆,真正有实力的只有馆主一人,他们这些兄弟血有余,实力不足,普通的争斗还能应付,碰上那些劲气高手,可就无能为力了。否则以泰利的实力,再有几个高手相助,也不会窝在别人的地盘上,只守着这么个小小拳馆。

    其实这次泰利参加的中级拳赛,其目的也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进一步扩大势力范围,获取天隐的资助,找到一个更大的靠山。因为只要晋级成功,天隐自会安排丰厚的报酬,不是直接吸纳进天隐外战团,就是安排他们所属的帮派給予其更大的地盘和辅助,成为天隐的高手储备库。而且只要正式加入天隐外战团,其本帮派的事务,就能借用外战团的力量来解决。

    所以,天隐每次组织的各种级别的晋级赛,那些有潜力的高手无不争相参加,竭尽全力以获得晋级的资格。而对于天隐来说,这种方式也将大大激励有潜力的高手不停提升实力,为他们源源不断地提供新鲜的血液,增强整个天隐的实力。

    这次馆主泰利成功晋级,本以为是他们飞龙拳馆飞黄腾达的大好机会,可万万没想到同属天龙帮的拳虎会在背后捅上一刀,而且计划周密,图谋已久。上次的助拳,就是为了这次暗袭嫁祸而埋的伏笔,好毒辣啊!

    想到这里,丁鹏也确实不知所措了!

    而此时,尤三也在不停地暗暗观察着飞龙拳馆众人的反应,从他们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刚刚宁死不屈的愤怒已经被绝望代替,手中紧握的武器,也没有刚刚那么用力,此时他们就像是一群迷途的羔羊,完全失去了支撑和方向,等下再给他们来记猛药,就该差不多收网了!

    尤三打定注意后,悄悄向后做了几个手势,而此时他脸上的笑容更盛……

    “咦,你们看,你们看看,泰利怎么没了声息,刚刚我还能看见他抽搐几下,现在怎么一动不动的啦,喂,泰利,泰利,你不会就这么翘了吧?哎呀,那我多难受啊,都是老朋友了,还乡里乡亲滴……”尤三布置完毕后,突然指着地上的泰利,一惊一乍地呼喊道。

    随着尤三的话语,拳馆的弟兄们不虞有诈,都不自惊恐地向后的泰利看去,此时,他们心中的最后防线已经彻底崩溃,泰利可是他们所有的支撑,没有了他,他们还有什么希望?

    尤三终于可以放心地笑了,攻击的最佳时刻终于来临,哦,也许叫屠戮的时刻比较准确,前面的那群人,无论从斗志还是战力来看,已经彻底地垮了……

    可世事难料,就在尤三挥起手臂准备发出围攻的命令时,就听外面一阵哀嚎传来,声音惨烈,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而且由远及近,像是很快就要接近拳馆的样子。

    突然其来的变故,让对峙的双方都为之一愣,注意力也全部被吸引了过去。

    就在这时,清,那三条人影已经相继轰然落地。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三个着弯镰帮服装的汉子,正口吐鲜血,倒地的形极其姿势,像是被人给打断了全骨头,再被扔进来的一般。

    与此同时,门口也响起了一个人匀速的脚步声,一声声,像是踩在众人的心坎上,人还未到,一股压迫力已经油然而生。

    “是谁?”尤三沉的目光狠狠地看向门外,色厉内荏地怒喝道。傻子也知道,对方来了外援,而且瞧这架势,肯定不是什么善於之辈。

    “你可以叫我韩政!”随着话语,一个高大的影终于出现在门口。只见他一蓝色劲装,脸色平静,双手虚握,根本无视堵在两旁的拳虎帮众,所过之处,拳虎帮的人自然迫于其的气势,很自觉地就让出了一条通道。

    韩政一路胜似闲庭信步,偏偏从其上却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力,而且这股压迫力庞大得甚至让人生不出半点抵抗的**头,除了低头避让外,连大气都没人敢多喘一口……

    “你,你是什么人?”尤三强制镇定地问道,谋而后动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优良作风。

    “飞龙拳馆的人!”韩政走近后,双目如电,直视着尤三,冷冷地回答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始皇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