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箭是两箭,刀是一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众生 书名:始皇天下
    <---凤舞文学网--->    这一箭,萨尔已经顾不得震惊了,形急退的同时,口喝道:“对方有个强力手,大家小心他的箭矢偷袭!”

    其实不用他说,那些刚刚就被搞得狼狈不堪的手下们,见他们头都被成这副手忙脚乱,犹如惊弓之鸟般的德行,早已经是抽刀在手,勒住马缰,不敢轻易逾前半步,谨防着韩大力的流箭飞矢,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凤-舞-文-学-网--

    相对于萨尔一队人马的震惊和骇意,就是达谷村的众人,面对韩大力这个变态的家伙也是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色,目光齐聚正摆出搭弓箭,一副击姿势的韩大力上。

    对于大块头的实力,以及在他上发生任何不可思议的事,安叔已经不会感到太多的意外了,因为从他见到大块头的第一天起,就见识了他令群狼不战而退的神奇。

    所以安叔比别人要看得更深,大块头超远距离出的两箭,不仅当场给了那些马盗一个真正的下马威,关键是这两箭瞬间唤起了己方的士气,看着大家望向韩大力的敬佩目光和逐渐变回自信的眼神,可以说是一扫刚才中毒事件造成的混乱和马盗突然而至的恐慌。

    想着,安叔不又拿眼看了看正一脸肃穆,眼如鹰凖般盯着前方,寻找战机的大块头,真不知道,这两箭的效果是他刻意而为,还是碰巧随意之事。

    韩大力还真是刻意而为,一是当时风向朝外,正好借助风力,否则他临时制做的竹弓,再厉害,也很难达到一百五十米;二是他很自然就有了这种想法,感觉若能在敌人意想不到的距离,出一箭,肯定会收到奇效,同时看着达谷村的村民因为马盗的突然而至,紧张地连端弩箭的双手都微微颤抖起来,也让他觉得应该这么做。

    果然,两箭之威,让那些马盗乱做了一团,并好像深为忌惮地四散开来,手中更是刀影绰绰,一副防御的架势。

    “大伙把手里的弓弩给我握紧喽!等那些***靠近了,狠狠地,就把这些畜生当山里的野兽,让他们尝尝我们强弩的滋味,可千万别弱了我们达谷村的气势!”安叔也在这个时候,适时地向周围高喊鼓气道。

    安叔的话音刚落地,周围就是轰然应声,他们也都是血汉子,常年混迹于山林,早磨练出了一地彪悍,要不是马盗的凶名太盛,还有刚刚的细事件,也不会有这最初的紧张和不安。

    “安富,安贵,你们俩去收集弓箭,大块头就由你们保障,时刻跟着,供应他的箭矢!”安叔也看出了此战的关键,不立刻安排了两个人,为韩大力提前收集弓箭,毕竟达谷村用弩的是多数,不多的弓箭一定要保障给大块头。

    萨尔表面平静,口中还不时冷静地提醒着手下,但他心中却倒吸了口凉气,脑中更是高速运转起来,思量着对策:“对面的村子竟然有如此高超的箭手,而且此时预期的火势信号也没有点苗头,看来混进里面的人,凶多吉少,况不妙了,还有华特公子……”

    再往下萨尔几乎不敢想了,后脊梁已经是一层冷汗,现在他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只带了这么一点人马来,面对如此彪悍的村落,他现在的人手还真是不够用。不过这要怪也怪他自己,谁叫他当时太相信那位华特公子的话,说什么他的计谋肯定天衣无缝,,对付那些愚钝的山野村民,放火、下毒,双管齐下,到时只要带点人去接应一下就成。

    而且当时他也思量过,以那华特公子的修为,就算事败露,不说有屠杀全村的实力,保个全而退应该是绰绰有余,萨尔也就同意下来,毕竟这些公子哥们想玩什么花样,也容不得他来干涉。

    所以,这次他也并没有带太多的人手过来,十几个铁卫也留在了营地中休整,这让萨尔是大为后悔。

    不过此时,再后悔也无济于事,人手不够也好,对手太强也罢,也甭管对方的什么超级手有多大的威胁,更等不及到天黑来化解对方的箭矢威力,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硬着头皮,咬着老牙,也要拼了命地冲进村庄,绝对不能让那没事找事的华特公子出半点差错。

    打定主意后,手下也恰好给他换好一匹战马,萨尔当机立断,将就大手一挥,狠狠地厉吼道:“怕个鸟,都是些臭打猎的,给我冲,进去后屠村,一个活口不留,谁***给我第一个冲进去,老子赏一百个金币,村里最好的女人也归他!”

    说完就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萨尔的发飙,也将手下的凶焰和贪激了起来,纷纷一放马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嗷叫着就紧跟而上。

    面对马盗的疯狂进攻,达谷村的猎户们也都严阵以待,端起了长弩,就等对方进入程。而此时韩大力已经连珠般出了七、八箭,箭不虚发,转瞬间,就撂倒了对方七、八个人,再加上沿途早就布置好的陷阱,一时间让那些马盗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韩大力的凶猛极大地鼓舞了士气,让达谷村的猎户们在对方进入程后,就像是吃了呛

    对准了目标就是一顿狠,眨眼间,又有十几个马盗

    不过一百五十米不到的冲刺距离,对于萨尔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障碍,很快,在损失了几十个弟兄后,他们就冲到了木墙跟前,并且毫不停留地在马背上飞跃起,如大鸟般,直扑向木墙之内。

    达谷村的猎手们,也没想到这些马盗居然能够这么轻易地翻过他们的费力搭建的木墙,临危变招,纷纷抛掉手中的长弩,拔出腰间的砍山刀就和一冲而进的马盗捉对厮杀起来。

    这期间韩大力则将目标牢牢锁定住萨尔,但他连续地几次势大力沉、角度刁钻地击,都被萨尔借助马匹的冲势,一一化解。对于萨尔的顽强,韩大力并没有任何意外,反而更加专注地将箭头瞄准了他,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就连萨尔,此时都发现了老跟他过不去的韩大力。

    所以,当即他就调整了下方向,放马超韩大力就是直冲过来,双目赤红,恨不得生噬韩大力上的一块,才解恨。

    不过尽管萨尔心中怒意滔天,但他却没有像他的手下那样,轻易地就跃进墙。因为他受到了韩大力的强力阻击!

    就在他起的一刻,韩大力不早不晚地一箭到,已经在空中等着他,让他不得不形一滞,挥刀格挡的同时,不得不重新回落马上,才堪堪避过这一箭,可没等他坐稳,又是一箭“快马杀到”,让他又不得不翻下马,抽格挡,如此三番,竟然在韩大力一箭接一箭的压制下,连连退后了十多米。

    这让萨尔当场恼羞成怒,被一个山野民给得如此下场,不一声怒吼,弃马而出,仗着诡异的形,极速向韩大力近。瞧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就把木墙上的韩大力给生吞活剥喽!

    不过迎接他的依然是不紧不慢地三只利箭,成品字型,角度正好封住他前进的道路,让他又极其无奈地停下前冲的脚步,手舞长刀,将之一一格挡开。

    随后,萨尔陷入了进一步就要面对同样的三支箭,同样的攻击方式,但却同样令他不得不防的尴尬境地。

    “无语问苍天!”就是此时萨尔的心境,“求你了,跟我正面打一架吧,我要求不高,就像男人般,一对一,用刀砍,用拳轰,就算你用牙咬、吐我口水,我也认了,可就是别他妈地再用你那破弓,地,能活生生地把人给疯喽!”

    萨尔一反常态地心中乱道,同时惯例地又将三支箭给格挡掉,顺势前冲了一步,正在他下意识准备再次格挡三只利箭时,一个高大的黑影,带着一道寒芒,已经以压顶之势扑到,带起的强劲罡风,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萨尔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手中的长刀几乎还是保持顺势格挡的状态,全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有任何的改变。

    血光迸溅,韩大力锋利的砍刀,已经由肩头向下,破开了萨尔的体,而此时,萨尔右半边,手中的长刀才仅仅举到一半,甚至脑海中一句:“真他妈太卑鄙了!”的话语都没有时间想完,就被活劈当场。

    一招得手的韩大力,看着被劈成两半,鲜血、内脏、杂碎落满地的萨尔,脑中所想,只是一个**头:“可惜了他这副皮囊……”

    如果此时萨尔能听到韩大力的心声,估计连活过来再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而且一个拥有六阶劲气高手,居然被人这样活活地玩死,一步步踏进敌人的圈,除了几下格挡,竟然还一招未出,一刀未砍,简直丢人丢到祖宗坟里去了!

    萨尔的惨死,很快就影响了正逐渐占据上风的“马盗们”,说实话,达谷村的猎户们,跟天火联盟的这些训练有素的打手比起来,实力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要不是这次他们来的人手并不是很多,再加上被弓箭撂倒的,跌落陷阱的,在人数上吃了点亏,否则也不会缠斗到现在。

    特别是他们注意到老大被韩大力给用弓箭阻在墙外,更是发了疯想冲过来将韩大力这祸害给干掉,但却被更加疯狂的猎户们给阻挡住。

    特别是安叔先前安排在韩大力边的安富、安贵,可起了大作用,成了韩大力的贴保镖,两柄开山刀舞的风生水起,招招玩命,竟然一时间硬是拼着将对方几个想要靠近韩大力的家伙给挡了下来。

    而韩大力也趁此机会,逐渐用弓箭布下了一个移动的陷阱,依靠人的惯心理,在萨尔快要靠近的时候突然出击,本力量,再加上从木墙跃下的冲势,才搏来这一刀毙命的战机。

    当韩大力像没事人般重新翻过木墙,捡起地上抛落的弓箭,还没搭箭,那些天火盟众们就已经寒气渐涌,心知不妙,机灵的,虚晃个几招,摆脱对手,就向外四窜而逃,有了这示范效应,而且韩大力的利箭之吼也重新响起,顿时引得一片兵荒马乱,剩下的也逃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跑得慢的,也就倒了霉,被韩大力和反应过来的村民们当成了标靶,的不亦乐乎!

    特别是韩大

    不是箭矢空,就是那几个见机溜得快的家伙,也肯们插翅难飞,一个也跑不掉。

    成功抵御马盗的达谷村,在最后一个漏网之鱼消失在远方的刹那,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没想到会是这么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而此役的关键人物韩大力,也同一时间被兴奋的人群当众抬了起来,喊着号子就抛向了空中,庆祝着这场保卫战的胜利,当然还有对大块头超强实力的佩服……

    不过这庆祝的人群中并不包括安叔,在众人欢呼庆祝时,他却一脸凝重地认真查看起那些马盗们留下的尸体,直到看见那个和大块头缠斗半天的细尸体,其衣角下露出的一个银月刺绣时,当即就是脸色大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返查看起其他几个马盗留下的尸体,果然,都有着特殊的帮派标记,不皱起了眉头,露出了深思之色。

    韩大力从来没受过这么体接触,尽管知道这些人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但他还是非常不愿被人用这种姿势抛来抛去,没有任何支撑点,简直成了待宰的羔羊,完全失去了应付突发事件和自保的能力。

    好在这种疯狂的庆祝活动很快就结束,一下地的韩大力,立刻借口找安叔,脱离了这群好心被人当了驴肝肺的汉子们。

    “安叔,想什么呢?”韩大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安叔。

    安叔抬头看了看韩大力,以及跟上来,兴奋之还溢于言表的众人,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担心:“我看他们不是简单的马盗,而是金番市的高级帮派力量,你们看,这个人衣服上的银月标记,就是桑普家高级武士的象征,而且这些武士或多或少,都是桑普家的嫡系,我们根本惹不起!”

    众人都知道安叔早年去金番市混过,所以也没有深究,而是直接说出了他们的疑问:“高级帮派力量?他们很少来这里啊?整个金番市还不够他们捞的吗?怎么会到我们这些穷乡僻壤来冒充什么马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安叔看着墙外,一脸凝重地说道。

    安叔的话让本来烈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全场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安叔才像是有了什么决定般,指着众人说道:“你,你,还有你,各带你们本家的兄弟将受伤的人员先抬进村里,你们几个带人收拾好弩箭,继续警戒,大块头,你去把安慧找来,其余的人,我们临时商量个事……”

    韩大力一时也搞不懂安叔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起来,看来那个什么帮派力量,比这马盗还要凶猛。

    瞎琢磨着,韩大力飞快将正在后面安置人员的安慧找了过来,期间安慧对于安叔的伤势,还有刚刚这一仗的况是问来问去,而韩大力对付她的只有一句话:“安叔没事,马盗被我们打跑了!”

    至于什么过程,怎么打的,为什么仅花了这么点时间,就轻松将敌人打退等等问题,韩大力是一问三不知,让安慧半点脾气都没有。

    在安叔和众人商量事宜之际,韩大力却落得个轻松,先是跑去把他出的那些特制弓箭给捡了回来,然后一人坐在木桩之上,不断回忆着刚刚与那名细搏斗的过程。

    发现刚刚对阵的那人,出手虽然巧妙,往往不是以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攻击,就是以一个漂亮的招术化解他的攻势,但却总好像缺了点什么,又好像多了点什么,令韩大力很是不解,不由和他自己的攻击方式作了个比较,才猛然发现,那人的攻击缺了迅速击打的直接,令攻击失去了最大威力,而且他的很多招式,都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的约束,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动作,像是遵循着事先就定好的轨迹,缺乏临阵变化,明明稍微改改方向或手势,就能直接攻击到,却偏偏绕个弯子,以至丧失了最佳时机。

    其实韩大力此时想得虽然有一定道理,但他却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武技的修炼和体内劲气的运用,根本不理解这其中的奥妙,这些招式或动作固然看似有点花哨、多余,但在真正对敌运用上,往往是配合自气机的运转而施展,以最求击中敌人时,发挥出超越人体本力量的最大杀伤力。

    哪像韩大力这头牲口级的变态人物,全部凭借本的机体力量,就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打击能量,连岩壁都被他打的千疮百孔,更何况是区区人体。

    所以,他的一拳下去,绝对不会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想攻哪,就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离,最直接的方式轰杀过去,其他都是多余,根本就不予考虑。

    不过要是韩大力能够拥有高级劲气的修为,再结合本就超强悍的机体,将会达到怎样一种境界、怎样一种恐怖的存在,估计谁也无法估量和想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始皇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