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生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众生 书名:始皇天下
    <---凤舞文学网--->    杀完那三个基本上连面都没有罩过的偷袭者后,韩大丝毫放松警惕,而是形闪动,在周围又小心地查看了一番,好在除了找到几处干草堆外,其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所以,韩大力在最终确认安全后,才重新返回,将几个偷袭之人翻过体,逐一查看起来。--凤-舞-文-学-网--

    他们几人脸都陌生的很,并不是达谷村的人,这一点,韩大力还是非常肯定的。不过韩大力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付他,而且一照面就是痛下杀手,比山里的野兽还要直接。

    韩大力“思考”了一番,感觉还是要去问问安叔,想到这里,不随便挑了具尸体扛上,甩开步子就急匆匆地向村口工地赶。

    当韩大力将扛的那具尸体往正忙着指挥的安叔面前一放,周围的人顿时都傻眼了,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块头是不是突然野大发,竟然搞出人命来。

    安叔则一脸凝重,心知韩大力这么做,必然有其原因,正想开口问清楚,韩大力就已经连比带划地将刚刚的遭遇说了出来。安叔一听是大为震惊,连忙带着若有所思的神,俯查看起那具尸体以及他的样貌。

    不出所料,这人果然是几天前,才投奔而来的那几户难民中的一人,真相呼之出,看来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难民,而是混进来的马盗细。

    想到这里,安叔暗道一声不妙,顿时想起这工地上还有不少那批难民中过来帮忙的人,于是就准备立刻起提醒村里的人有细,可就在他刚一站起之际,一把闪着寒芒的飞刀已经呼啸而至,众人还都没反应过来,只有韩大力眼疾手快,连忙将安叔一把带开,避过后背的要害部位,但他的臂膀却未能幸免于难,飞刀急速擦过,带起一蓬鲜血的同时,还劲了一段距离。

    堪堪救下安叔的韩大力当即大怒,双目圆睁,一声暴喝,形急窜,转瞬之间,便来到了离安叔后不远距离的那名偷袭者面前,毫不客气地一拳猛烈击出,不过此时,那人的边也分左右,出现两点寒芒,目标直指韩大力,令他不得不形一顿,本能地应付起这突然袭击而来的两柄利刃。

    此时,安叔也顾不得臂膀的伤势,冲着周围就是一声震吼:“将那些外来人都抓起来,他们是细!”

    话音落地,韩大力也在瞬间突破了那两柄利刃的封锁,直奔那偷袭安叔的家伙。而那两个手拿利刃之人,在阻拦无果的况下,也在同一时间被反应过来的村民们给围上,捉对厮杀开来。

    面对韩大力的疯狂,那名偷袭者并没有丝毫的惊慌,而是硬碰硬地接下韩大力一记重拳,“轰”地一声,双方人影不由乍合骤分,强劲的震力,令两人形都是一晃,脚下连退几步。不过两人并没有多停留,刚一站稳,就又缠斗在一起。

    这样的结果,令韩大力大吃一惊,对方竟然如此强悍,并没有像他以前对付过的那些猛兽和刚刚偷袭他的几个家伙一样,能够让他一招毙敌,反而硬生生接下了他的全力一拳,并跟他正面较量了起来。

    韩大力只觉他的拳风凛冽,传来的一股股巨力,竟然丝毫不逊于他自以为傲的拳力,要知道他的一拳,可是连崖壁都能打裂。

    不过相对于韩大力的吃惊,那人更是震惊不已,他刚才的几拳,几乎用上了全力,六阶劲气更是发挥到了极至,没想到这个化外之民,居然能够仅凭**的力量就和他拼了个旗鼓相当。

    而且看样子,眼前这家伙生龙活虎,打法野蛮,根本不考虑什么招数,走的都是野路子,但偏偏就是这些看似破绽大开的疯狂打击,让他是空有一所学,却偏偏施展不开,每次那家伙一拳下来,根本不留余地,都是攻他必救之地,着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陪他实打实地对轰着……

    此时,韩大力也过了最初的狂暴,也不想着怎么一拳就将他干掉,而是冷静下来,专心对阵起来,特别是对于对付的攻击方式,还有从他拳上传来的阵阵劲气,很是奇怪,尽管在韩大力看来,他的拳头上,因为在瀑布崖壁上的天天练习,也有一层若有似无的气息泛出,但只限于表层,并不能向眼前这人那样,能够将这股无形地劲气放出体外。

    所以韩大力自感有许多种杀死对方的方法和机会,但每到关键处,却都被他以奇招妙术和这股突如其来的劲气给一一化解,令他很是不解,也就更加想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不说韩大力的烦恼,其实那人更郁闷,简直完全被韩大力疯狂地进攻所困,根本发挥不出自招式的精妙,只能被动挨打,而且他发现,韩大力的攻势,专门跟他的脖子、喉咙、两腿之间类的要害部位过不去,简直出手

    着这几个部位而来,令他每每化解之际,都是惊出一心中更是暗恨对手的狠毒。

    他哪里知道,韩大力的这些攻击方式,都是跟原始山林中猛兽搏斗所磨砺出的,那些猛兽的攻击方式无不直截了当,不是撕咬猎物的喉咙,就是对准其他要害、动脉之处,一爪下去,务求一击毙命!

    两人酣战的同时,在达谷村的猎户们联手围攻下,不仅先前那两个手拿利刃的家伙被制服,就是其他几个外来之人,也在同一时间被控制起来。但腾出手的众人,面对两人这般狂风暴雨的对攻,尘土飞扬,劲气激的场面,一时半会还真插不上手,只能焦急地看着,准备伺机而动,配合韩大力将那凶悍之人尽快搞定。

    可就在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时,不知是谁惊呼一声,道:“不,不好了!马,马盗来了!”

    就这一声,众人当即犹如炸开了锅般,纷纷爬上木梯,搭眼向外望去,只见远处果然尘土飞扬,黄烟滚滚,像是大队人马杀到的样子。

    众人震惊之下,还没等反应,异变突起,十几个强壮的猎手竟然同一时间一脸蜡黄,豆汗如雨般地抱着肚子,表痛苦地委顿在地……

    手抚伤口的安叔看到此此景,心中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批马盗真是不简单,毒计一环扣一环,怪不得他们能横扫那么多村落,却很少听他们吃亏的消息,要知道能在远离城市,如此恶劣环境生存的村落,村民无不彪悍,战斗力之强,就连那些偶尔想要过来讨点便宜的帮派都铩羽而归,所以安叔一直也想不通,只能猜测是马盗的实力更强,人数更多。

    可现在来看,全不是那么回事,听大块头口述,再结合现在的况,人家是准备来个里应外合,一窝端的战术。

    不用想,偷袭大块头的那几个,原来肯定是准备在村里纵火制造混乱,而大块头碰巧路过,以为被发现,所以才生了杀人灭口之心。

    而这里的几人,则是伺机等侯外面的马盗,并算准时间投毒,只等马盗来临的那一刻,整个达谷村将不战而溃。

    但是万幸的是,村里还有大块头这么个超级福星!

    想清楚其中的关键,安叔连忙摆脱安慧的搀扶,面对正满脸惊慌,不知所措的村民和那些疼痛倒地的中毒之人高声喊道:“大家听好了,这是细投的毒,工地上剩下的水和食物都不能再动了,安慧,你带些婆娘将他们几个给扶回村里,找些药吃吃,然后往后山上转移,村里其他的婆娘,带着你们的娃,跟着也一起上山,暂时避避,剩下的给我把弩箭端好、瞄准,死那些***马盗,跟他们拼了!”

    “对,跟那些***拼了!”那些手拿武器的汉子们也镇静下来,随着安叔果断的指挥,同声怒喝道。此时,大家都仿佛有了目标般,纷纷行动起来,倒是安慧,有点不放心地看了看安叔,见他一脸刚毅地抽出砍刀,凝望着正渐渐近的黄尘和马蹄声,遂一咬牙,将头一甩,带着那些中毒倒地的乡亲和他们的婆娘,就向村里行去。

    别看安叔表面沉稳镇静,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大家扼守要位,准备应敌,但他的心中是焦急如焚,除了村外渐近的马盗,他还牵挂着韩大力这边的战况,时不时用余光看看他那边的况,尽管他已经安排了几个弓手瞄准了那里,好等一出现机会,就将那个功力强悍的杀。

    其实不用外人帮忙,那名细也已经苦不堪言了。随着韩大力专心致志起来,竟然时不时地从他那里传来阵阵像是脑波的干扰力,让那人当即就是胆颤心寒,行动也慢了下来,招式更是威力大减。

    “眼前这个野蛮人居然除了强横地**力量,居然连灵师或教神们的精神力都会,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堂堂一个桑普家高贵的银月级武士,现在居然被这么个化外之民给到这个份上……”面对韩大力的变态,一向自诩高手的那人哭无泪。

    韩大力可不知道此时对手心中的悲哀,精神更加集中,目标直锁对手,双拳也丝毫没有力竭之感,继续对着他狂轰乱炸着。

    那人在韩大力**和精神的双重打压下,终于坚持不住,一个疏忽,脚下踉跄,瞬间被韩大力把握到了机会,单拳轰出的同时,形也瞬间跟进,有如磐石般坚硬的膝盖,不偏不倚,正顶在那人两腿之间,随着那人一声仰天惨叫声,韩大力随后而来双拳已经如流行般不停轰在了他的口,骨脆响声声,眨眼之间,那人的口已经深深地凹进去,倒地亡的口中,还不停流淌出大量的鲜血和碎

    包括安叔在内的周围之人,见了韩大力如此疯狂的攻击方式和那人的

    场,不由心头都是一紧,庆幸自己这边多了一个生力,也不在心中暗道声:“这牲口果然生猛!”

    ……

    此时,天火联盟的萨尔带着外人眼中的马盗,正向着达谷村疾驰而至,飞奔在最前面的萨尔见达谷村并没有升起预期的烈火和浓烟,心中没来由地一震,一股不详地预感涌向心头,让他在心中不停地祷告着,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

    同时心中也升起一阵烦躁,暗道:“桑普家玩什么不好,明明有个能干的大公子,还偏偏要搞其他的花样,把个私生子放到他们天火来进行什么所谓的历练,简直荒谬,而且更为荒谬的是盟主还居然答应了!就算桑普家势力强大,但咱们天火联盟也跟它一样,同属二级帮派,真搞不懂盟主是怎么想的?”

    尽管萨尔想不通,可这事他丝毫不敢怠慢,这次老大亲自派他来,就再三嘱咐一是保护好那小子,二是不能泄露半点风声,否则就算是他们整个天火联盟也吃不了兜着走!

    对于老大的话,萨尔可是深信不疑,自从跟着老大打出天火的一片天地以来,老大可从来没有错过一次,这次也不例外,他只要照着做,就准没错。

    不过这事萨尔也确实办的漂亮,故意用他们天火联盟的人临时成立了个马盗,只在这化外之地,陪着那华特少爷专门找那些彪悍的猎户进行练习,事后再将整个村落灭掉,财物也顺便一扫而空,做的不露任何蛛丝马迹。

    而这名桑普家,表面上只是个银月武士的华特少爷,也确实争气,不管是单打独斗的武力,还是指挥他的手下进行战术部署或围剿,都是有模有样,显然从小就受过很好地训练,这次只不过是来增加点实战经验。

    特别是这次对付达谷村,按照华特少爷的要求,说是他要锻炼什么侦查和间谍之术,竟然只带着几个普通护卫就装作难民,先一步混进了达谷村,并约定好攻击的时间,到时他们在里面投毒、防火,最后来个里应外合,完成一次兵不血刃、轻取而胜的漂亮战役!

    对于华特少爷的计策,他可是赞赏有加,不对这位少爷更是刮目相看。正所谓兵者诡道也,对于达谷村,他早已调查过,这周边的村落,数他们最为彪悍,而且因为前期的行动,他们好像已经收到风声,开始着手准备,本来还想当场恶仗来打,没想到华特少爷居然能想出如此妙计,实属不易。

    不过现在萨尔可没了这个心,只是不停地催动胯下战马,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到达谷村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华特少爷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嗖”地一声,没等萨尔理清思路,一支利箭竟然呼啸着从达谷村的木墙之内出,看着疾驰而至的利箭,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而且利箭带来的飓风,让他丝毫不怀疑这一箭的巨大劲力,根本不是他能够仓促间硬挡下来,所以临时应变,形只能脱离马鞍,急升而起,堪堪避过之际,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箭头突然一沉,竟然由上至下斜插在坐下马的上,并深透而入,顿时引得那战马就是一声嘶吼哀嚎,前蹄弯曲,翻滚在地,马抽搐,惨不忍睹。

    空中的萨尔还来不及稳住形,后面紧跟着的几名手下就一冲而到,坐下几匹马也控缰不住,竟然先后踏在了萨尔那匹马的上,当即就马失前蹄,引得后面就是一阵连锁反应,一时间,弄得是人仰马翻,场面乱作一团,整个队伍也被迫停了下来。

    萨尔也是形暴退,仗着劲气的支持,不停躲闪,好不容易稳住形,却也弄得灰头土脸,特别是面对如此景,心中的震惊,完全可以用无与伦比来形容了!

    他们这一票人马,居然被敌人的一箭就给成了这样,虽然中箭倒地的是他的战马,让他有火无处发,但心中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箭,却深深感到了恐怖。

    这几乎还有将近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再怎么强的弓箭,也不可能这么远,而且居然还能保持如此惊人的威力和瞄准的眼力,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萨尔还满脸骇然地震惊和感慨之时,不可思议的事却再一次发生,又是一支利箭呼啸着破空而至,黑点由远及近,转瞬就劲向他的口,箭势依然凶猛,但脚踏实地的萨尔,还是有了准备,手中寒光乍现,刀影划过,正好封在箭路上,“铛”地一声,格挡开来的同时,一股巨力也瞬间传来,震的萨尔虎口就是一麻,同时精钢制成的刀也不由急速颤抖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始皇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