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禽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众生 书名:始皇天下
    <---凤舞文学网--->    蒙面女子终于绝望了,她的那些小伎俩,她的所谓傲人才智,算无遗策,玲珑心窍,在面对如此野蛮而强悍的实力面前,全都有如儿戏般没有半点作用。--凤-舞-文-学-网--

    此时她想喊,喊救命,樱唇颤抖着,却怎么也张不开口,韩大力冰冷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一步步接近的脚步声,更让她胆战心惊,瘫痪的双腿连象征地挣扎都做不出来。

    看着韩大力越来越近的脸庞,冷酷的双眼逐渐变得狂,蒙面少女像是感知到什么一般,本以惊恐万分的心中更是一揪,脸上骇然之色骤增。

    果然,她预感的事终于发生了,而此时,随着韩大力“面目狰狞”地直接运功震碎全衣物,她也彻底明白了“宠幸”那两个字的含义。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被折磨完后再死!

    禽兽也不是最坏的,因为还有个禽兽不如……

    此时,蒙面女子心中闪现的就是这个**头。一股带着男人气息的血腥味,由上而下传入她的鼻子时,韩大力的躯也如泰山压顶般,扑上了她孱弱的体,粗重的喘息音也在她的耳畔响起,本已虚弱的体,在这番力压之下,更遭重创,令她甚至连抬抬手,反抗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唯一能动的,只有她那无助的眼神,看着近若咫尺,却疑幻疑真,仿佛怎么也看不清楚的一张脸庞,心中哭无泪。

    对于蒙面女子的无力反抗,韩大力理所当然地将她全衣物撕了粉碎,珍珠百玉般的**瞬间呈现在了他的下,并且一把将那块碍眼的蒙面白纱给扯了下来,露出一张绝对平淡无奇,甚至令人生不出半点**的少女脸庞。

    可惜早已经陷入混乱的韩大力,心神早已经为始皇意志所替代,根本就没注意这张脸是美丽还是丑陋,只是看着她那有如繁星般深邃的眼眸,低声沉语着善妃的名字,说着少女根本就听不懂的话语,双手不停地在少女周游走的同时,没有任何的前奏或是准备,强行分开少女两条瘫痪的双腿,毫无怜香惜玉之态,粗暴地昂首而进……

    剧烈地撕裂感,让少女当即就是一声嘤咛,这还是她死咬着嘴唇,强忍着的结果。面对韩大力这禽兽不如地行径,少女表现出了少有的冷静和倔强,并不像一般的女子那样,要么呼天喊地,要么悲愤绝,要么痛苦流泪,她有的只是苍白面孔下的默默承受,还有眼眸深处熊熊燃烧地仇恨火焰。

    朕意既天下意,此时的韩大力,哪管一个在他看来还心怀异心,竟敢弑君的嫔妃,是什么感受,是否痛苦,只管冲刺着,发泄着他最原始的冲动和**。

    少女洁白的体,在他粗暴的蹂躏下,已经变的青淤块快,紫痕斑斑,点点落红,相比周围的血迹,显得更加的猩红、刺目和不忍目睹。

    疯狂的耸动在继续着,喘息声也逐渐粗重起来,少女的心也早已麻木,任由韩大力这个禽兽的欺辱,眼角一颗晶莹地泪珠,像是见证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悄然划过少女的脸庞,滚落在地……

    韩大力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动作更加地粗野,频率也越快,周黄芒大涨,连带着下的少女,都被这团黄芒所包裹,而此时,韩大力的脑中,也以惊人地高速,变幻着各种场景,有年少人质的低三下四、有权臣的野心和狂妄、有六国的大军压境、有秦军虎狼之师的横扫、有焚书坑儒的无奈、有统一度量衡的决心和修筑长城抵御外敌的气魄,一幕一幕,随着他每一下的,场景也不停地变化着,直到最后,这原始的,仿佛已经偏离了本意,纯粹是为了加快这场景的变化而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突然,韩大力在最猛烈地一下冲击后,终于喷薄而出的同时,脑海中几近光速变化的场景也有如实质般破碎开来,瞬间扩散至整个脑域,剧烈的疼痛和泄的舒爽,让韩大力当即就是仰天一阵长吼,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在刹那间就达到了极致,包裹两人的黄芒也浓的几乎看不清里面两人的影。

    本来已经哀莫大于心死的少女,在承受一股涌进体内的暖流的同时,骇然发现,本该是极度愉悦的韩大力,居然脸色血红,青筋暴露,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整张脸也都几乎扭曲变形,七窍更是鲜血丝丝,恐怖之极。

    就在一泄如注,脑中场景破碎的刹那,一个和现在状况一模一样的场景,取代了那些正准备入侵脑域的思维能量,出现在韩大力的脑海之中。

    同样的赤**,同样的姿势,同样的丑陋场景,只不过,柳天风那张英俊但却狰狞的脸孔,现在却换成了他自己,忽近忽远,似真还虚。

    “不,不是真的!”韩大力终于用自己的声音有发出了一声巨吼,心智也随着这声怒吼,顿时一阵清醒。

    低头看着还被压在下的少女,还有那冰冷、仇恨的目光,以及周被他蹂躏的残忍景象,一声撕裂般地巨吼再次响起:“不!”

    脑中也随着这声巨吼,“轰”地一声仿佛砸了开来,一阵剧烈地眩晕和疼痛之感瞬间传来,本的记忆犹如潮水般瞬间回归,与扩散的那股始皇意志相互对撞着,争夺着对脑域的控制权,此时,韩大力的体也兀地一下弹而起,也不顾全**,随便朝着一个方向,带着一股强烈地劲气,就激而出,转瞬之间,他的影已经消失在山林深处,只留下一条横冲直撞后的破坏痕迹……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那少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特别是最后那一刻,韩大力痛苦的神,让少女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被强的是他一般!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那个禽兽,我恨不得生噬其!”少女猛烈地摇了摇头,终于从刚刚的变故中恢复过来,不过,刹那间,一阵悲哀、莫大的悲哀瞬间取代了所有的感,让这个一直表现的冷静、睿智的少女终于失声痛哭起来,宛若杜鹃啼血,闻之声声泪下。

    良久,少女才像是发泄完了,渐渐停止了抽泣,并坚毅地用手臂将眼中的泪擦拭干净,仰望着蓝天,几朵白云飘过,悠闲地并不因为在它下面发生如此的惨事而有半点改变。

    少女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周的疼痛也在体内一股暖流的抚慰下,由重而轻,由轻而消,少女虽然感受着这股暖流的滋润,但她的心神却还放在刚刚那对于任何一个少女来说,都可以说是痛不生的经历上,直到这股暖流游走于她的双腿,并循环往复回来,少女才猛然发现,她的双腿,居,居然有了感应,有了知觉!

    惊喜之下,无意识地动了动,一阵颤抖之感传来,双腿竟然真向里靠了靠,本来被韩大力扳开的不雅姿势,居然随着少女的努力,一点点终于合在了一起。同时体内也在那股暖流的循环下,起了莫大的变化,原本几处闭塞之经脉,被暖流一通而过,畅通无阻。

    少女几乎喜极而泣,多年的顽疾,患的截脉之症,竟然神奇地治愈,要不是刚刚已经暗暗发誓,不再流一滴眼泪,她恐怕又是一番泪盈眶了。

    什么叫痛并快乐着,韩大力和少女两人,一前一后,都深深地体验了一番,这滋味,苦辣酸甜,尽在其中!

    少女此时的内心深处,就是这个滋味,她很清楚这股暖流是哪来的,更清楚这股暖流的功效,这可以说是代表耻辱的暖流,在她试着按几乎从小就背的滚瓜烂熟的心法,慢慢引导之时,竟然顺利地纳入丹田,变成了一团澎湃的真气,与体自然融为一体,流转不息!

    “造化弄人乎,命也!”又过了一会,少女终于面对了现实,心中感叹的同时,气息微动,形已经飘然而起,动作舒展,妙曼之极,仿佛空中有着某种力量般,将她轻轻扶起。

    当洁白如玉的双足踏上坚实的土地,少女又是一阵心潮澎湃,个中滋味,难以言表,不由遥望东方,摸着她的脸庞,嘴唇轻动:“师父,老天今天还我了一双腿,却又把我最宝贵的东西夺走,这难道就是你说的红颜自古多薄命,为什么?为什么?”

    就在少女唏嘘感概,暗自伤神之际,一阵带着浓重血腥味的冷风吹过,让少女顿觉寒意袭袭,不由惊醒过来,才赫然发现,她全**,片缕未着,不由当即一阵羞涩,急忙自然地蹲下,眼光四扫,寻找着能够遮体的衣物。

    就在这时,一个做工粗犷的皮袋子映入了她的眼帘,心细如发的她,顿时想起这袋子正是那禽兽佩戴之物,不由将之拿在了手上,打开一看,除了一些草药和两瓶药粉之外,就只有一截墨绿色的短棒,握在手中,感觉冰冰凉凉,非金非玉,再仔细一端详,只见雕刻的云雾之中竟然还用古体写着两个字,少女一皱眉,没想到在金番市,还能够看到古风城的古文物,而这种字体居然就是师父教过的古篆,想着不由轻轻**道:“墨斩……”

    ……

    韩大力一路飞奔,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棵大树,也不知道越过了多少个山头,神智越来越模糊,头脑中两股意识相互纠缠着,两个人生,一幕幕不停地变化,此起彼落,思维犹如脱缰的野马般乱窜,这个脑壳仿佛都要被撑破似的,阵阵巨痛,不断袭来,要不是周的黄芒在维护支撑着整个体,此时的韩大力,早就脑浆爆裂而亡了,更别说还能够如此狂奔。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的急速狂奔,体力的发泄,风驰电掣的速度感,才让韩大力有种释放的舒畅之感,人也变得相对轻松一点。出于本能的疯狂奔跑,在消耗巨大体力的同时,让周笼罩的黄芒,也像是要支撑不住,色泽在减弱,这股能量像是知道什么才是它要保护的重点似的,开始逐渐向韩大力的头上退缩。

    失去黄芒的支撑,韩大力的形终于慢了下来,不头痛愈烈,而且体的疲惫和刚刚那番强横的屠杀,让韩大力终于坚持不住,只感头晕目眩,眼前一黑,终于完全失去了知觉,昏迷的体还保持惯,向前又疾驰了好几米,才一头栽进了一堆枯萎了的杂草丛中。

    此时的昏迷,也许是对韩大力来说就是最好解脱,脑中两股意识的争斗,也因此而大为减弱,但却并没有因为本体的沉寂而自行消失,只是保持相互纠缠状态。

    黄芒不断往韩大力脑部集中,也越来越浓烈,并形成了一个耀眼的光球,就在里面两股意识缠斗僵持不下之际,黄芒像是到了某种临界点,突然发出了万丈光芒,犹如晴空朗一般,瞬间照亮了整个树林,并在光芒透出的刹那,那股能量重新聚成黄色光粒,依附在韩大力的头脑之上,并且一透而入,外围的光芒也几乎同一时间消失,整个树林重新又暗淡了下来,与刚刚相比,竟然像是到了傍晚一般。

    黄芒进入脑内的同一时间,昏睡的韩大力,形就是一阵巨颤,脸上表也是痛苦万分。还没等他被完全疼醒过来,就又因为巨痛而瞬间昏迷。

    黄芒和原先改造韩大力的体经脉一样,自主地就将可以说是已经千疮百孔的脑神经修复,并化为能量粒,渗透而入,彻底地和韩大力的神经合二为一。

    至于两股脑意识,面对黄芒,则像是找到了一个完美地媒介体般,竟然不再相互抵触,瞬间通过这股能量,共同结合进每一个脑细胞,这种匪夷所思的奇妙变化,简直令人惊叹不已,始料未及,而对于韩大力来说,他要是还能够醒来的话,还真不知道将会是哪一种意识占了上风,是始皇?是大力?到底还会产生什么其他的后果?相信答案除了天知地知,其结果外人根本就无从想象……

    其实,“始皇意志”第一次和韩大力相结合的时候,除了椭圆形金球产生的小金星改造了韩大力的体,并治疗好他的满伤势外,那顶皇冠更是同时产生了两层黄芒,内层的黄色光球才是真正地始皇意志,而外层的柔和黄芒,只是保护始皇意志的能量载体,在始皇意识进入韩大力的大脑后,完成使命的黄色光芒,不将韩大力的体,作为了另一个保护的对象,而同时包裹住他的躯,并成功中和了先期进入韩大力体内小金色星芒的霸道能量,但毕竟它只是始皇意志的外围承载,与金色星芒的能量比起来,还是弱上一筹,这也是为什么韩大力在上岛初期,肌和力量疯长的原因。

    幸亏当时韩大力憨人有憨福,怕健壮的体影响他的机动和敏捷,再加上他有意识地要提升实力,而进行了大量地锻炼,人为地消耗掉大量体力,并同时增加了肌体的强度,再加上机缘巧合下,达到了无为而为的境界,所以成功化解体内危机,使之达到了一种微妙平衡,这也是为什么韩大力空有宝山,同时拥有两种能量,却形成不了体内真气的原因,只能纯靠**的锻炼,来增强实力,否则就算是那獠兽再凶悍,又岂会是韩大力的对手!

    但是韩大力在受到虎子惨死的刺激后,脑域中潜伏的始皇意识终于苏醒,并且控制了他的体,而一路的杀戮,还有错觉下,对蒙面少女犯下的禽兽行径,又刺激了韩大力本心灵脑海深处,那永远挥之不去的影,也是他被人陷害,历经苦难,险些惨死的记忆根源,所以才产生了两种意识的纠缠、争斗和僵持,几乎让韩大力陷入疯狂,脑中神经爆裂的下场。

    不过还好,危机中,让原本维系韩大力体的黄芒,像是受到什么吸引,又或者是感受到了这种境况,当即有如灵般,终于重新回归韩大力的脑域,并神奇地化解了这个危机,将两种意识合二为一,纳入神经,共存与韩大力的脑海中。

    至于韩大力苏醒后,是个什么结果,天地造化,那就谁也说不清楚了。

    夜交替,转瞬之间,一天已经过去,当韩大力再次睁开双眼时,一道精光闪现,眼神之中,仿佛蕴藏着沧海桑田,又仿佛阅尽人生沉浮般的豁达,但精光消逝过后,黑白分明的眼珠,看上去,却又是那么的透彻,那么的一尘不染。

    “我在哪?我是谁?”韩大力醒来后,先是打量了下四周,然后才看到**的体,脑中一片茫然,好半天才冒出这第一个**头。

    不过任他想破了头,也回答不出这两个简单地问题,只觉脑中空空,仿佛什么也记不起来,或者说本来就什么也没有,甚至韩大力想到最后,连他为什么会问出这两个问题,也都想不明白了。

    突然,一阵咕噜声从韩大力的肚皮中传来,经过昨天一番折腾,到现在,韩大力还滴水未进,颗粒未食,强烈地饥饿感,让韩大力“腾”地一下就直地站了起来。就这一下,连韩大力本人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说来奇怪,尽管腹中空空,但举手投足间,反倒感觉精力充沛,力大无穷,这让韩大力也觉的似乎很反常,至于为什么反常,他倒也不知个所以然。

    不过浑浑噩噩的韩大力,并没有纠缠于这些想不明白的问题,而是凭着饥渴的本能反应,随便选了个方向,就迈开了步伐,一路寻去……

    他这一走不要紧,却让蓝闪的搜索队是扑了空,以致引发了整个金番市,乃至整个大陆的轩然大波!

    其实就在韩大力昏睡的这段时间,金番市可是乱了,先是传闻三级帮派赤衣在剿灭一个小帮派时,惨遭重创,就连赤衣首领埃尔南德斯的亲弟弟,都在这一役中被人干掉。

    如果只是这个消息,别说金番市,就是这附近的几个区域,都惊不起什么波澜,可随后传来的消息却犹如一块巨石投入水塘般,几乎震惊了整个金番市,那就是蓝闪护送一位贵宾,号称屠刃的护卫队,基本上全军覆没,只是少数几人逃脱,但都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度惊吓般,一个个神智恍惚,语无伦次。

    就在众人猜测这条消息的真实时,三大家族的蓝闪,却进入了全面戒备的警戒状态,旗下的势力范围,大大小小的帮派也都接到了随时待命的紧急通知,一时间,整个金番市草木皆兵,弄得天隐和横链两大势力也是一阵紧张,作出了戒备待战的姿态,并纷纷派人打探消息,急着搞清事的始末和真实况。

    在蓝闪大张旗鼓调兵遣将的同时,已经早有一队精锐人马先期被派到了现场,并沿着韩大力一路留下的痕迹追踪而去。不过时间上的差异,让他们费尽千辛万苦,在几近原始森林的密林之处,找到韩大力最后昏倒之地的时候,韩大力正好醒来,并先行一步离开。

    少了明显的破坏标记,他们又哪跟得上从小就生活在山野,又经历过宝藏岛锻炼的韩大力,只按着韩大力醒来后行走的脚印,跟了不长一段后,就被一条溪流所断,茫茫丛林中,也就彻底失去了韩大力的踪迹,铩羽而归。

    随着搜索行动的失败,蓝闪轰轰烈烈的行动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但却极不理智地迁怒于人,将横链势力范围的赤衣整个灭帮,据说连他们的囚犯都没有幸免于难,被掠走若干,再次将本已经有点平息的事态又一次点燃了起来。

    不过横链像是知道什么似的,除了向早已是空架子的傀儡议会团提出了强烈抗议,并没有跟蓝闪正面冲突,再说一个三级帮派的覆灭与否,根本就够不成开战的理由,每天,这样的帮派,消失个一、两个,在金番市,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随后,蓝闪也再没有任何的过激行动,只是过了段时间,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像是要找什么人似的,发起了大规模的搜索行动,并同时通过整个大陆的赏金猎人组织,发布了悬赏令和通缉画像,只要谁能提供一个叫韩大力的前桑切斯帮医师的线索或是直接拿回他的头,蓝闪将分别支付十万或五十万金币的高额报酬。

    没过几天,古风城的苏府,也传来消息,一是宣布与蓝闪的结盟,二是将悬赏的报酬提升到了五百万金币,外加一本八阶劲爆术秘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始皇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