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精尽人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河北三镇那边的局势跟杜风之前预计的基本相若八万神策军浩浩开过去之后魏博镇的节度使其实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抵抗能力而中间的成德镇一直都在好生犹豫究竟要不要派兵支援。--凤-舞-文-学-网--

    就这样一来二去耽误了不少时间。

    而魏博节度使史宪诚眼看形势不妙给成德节度使王庭凑了无数封请求支援的信笺可是王庭凑始终不肯吹响集结号搞得史宪诚也只能无奈的闭关不出。

    无论如何魏博的防御工事还是做的很好的连续攻打了几次都没能攻破城池之后郭厚和杜牧商量是不是问问朝廷的意思。要么从东都调兵支援强行攻打要么就班师回朝总不能就这么耗着吧?

    消息传回来之后李昂也没什么准主意于是乎拿到金之上讨论群臣也是众说纷纭从前就反对讨伐河北三镇的眼看着现在这王守澄已死梁守谦也被架空了并且梁守谦也实在太老了点儿几乎走路都有点儿困难了心说宫中局势稳定就又开始鼓捣着让李昂干脆调回兵马算了。

    李昂原本是将希望寄托在杜风上的希望杜风能够给出点儿可行建议可是杜风就像是个没事儿人一般左顾右盼的反正心思不在这上边。

    那是自然的杜风悄不焉儿的就把止小月和止小猜都给收了偏房这会儿家里头三个大美女。一个礼拜每人总得安排一次临幸吧?可是杜风这会儿子骨就二十岁地年纪啊架不住平均两天一个妞儿就差没给他榨的精尽人亡了哪儿还有心思给李昂琢磨这些事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杜风对于军事方面的事知之甚少指望他能在这方面给出良好建议简直就跟问兔子该怎么抓老鼠一样可笑。他的强项就不是这个李昂指望他不是白指望的么?

    况且杜风现在心里其实有很大的怨**的那就是按照正史杜牧这会儿应该还没参加科考呢估计还悠哉游哉整天泡在院里跟姑娘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干活。完后过几年科考完了也没中了状元紧接着又被李德裕排挤的不像个死型样子。搞得一辈子到了快死地时候怨天尤人的说什么时运不济之类地。

    现在倒好。杜风让杜牧少年登科不说而且高中状元并且一开始就给了他一个很高的起点并且借着这讨伐河北三镇地事给了他个副使的差事。目的就是希望杜牧从前在正史里抱怨的那些事都烟消云散给他一个很好的舞台让他可以从容的施展中的抱负。

    可是现在呢?杜牧这个傻子跟郭厚俩人。等于就是一个元帅一个军师手底下统着八万军马居然连区区五万兵力地魏博都拿不下还跑来差人问皇上怎么个意思。要是李昂这个皇上什么事儿都能一个人做主了那还要你们这帮废物有什么用?统统拉出去死啦死啦的就完了。

    所以就搞得杜风很郁闷……

    杜风心里对于这件事多少还是有点儿想法的只是跟军事策略无关罢了。

    李昂大致是想知道既然久攻不下。是不是应当选择班师回朝但是他没明白回来的太早。这十万大军就有可能完全被仇士良消化了。

    如果让仇士良掌握了这部分军力那麻烦就大了等于是杜风和李昂帮着仇士良干掉了一个迟暮老去的病虎王守澄却扶持起来了一个年富力强的大灰狼仇士良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别扭。

    李昂当然也不会笨到连这样地道理都不明白只是他处于一国之君这样的位置上考虑的事就要比杜风多一些。他总归要考虑到河北三镇久攻不下地况下会严重的影响到中央的权威其他的一些节度使就会想原来神策军也不过如此五万兵力的魏博镇既然他们拿不下我们这边有个六七万兵力是不是也可以拥兵自重从此抗交赋税也学着河北三镇那样了呢?

    这就是李昂很是犹豫的原因……

    但是如果让他就这么班师回朝他又有些不乐意一来仇士良虎视眈眈二来攻不下就班师似乎传出去也同样会影响中央的权威。

    就是如此使得现在李昂颇有些骑虎难下了。

    在朝中杜风虽然是什么都不说可是不代表他私底下什么都不做。

    他一边延续着表面上的吃喝玩乐借以麻痹仇士良这波人另一边暗地里给杜牧和郭厚去了信让他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很快就会有援军抵达。

    郭厚那边其实也真的为难的毕竟打仗实际上就是打的粮草这远征的比不上守城的只要死死守住反正城内的一切都是正常的粮草供给都是无比顺畅的这就是守城的最大优势。

    仔细的衡量了之后杜风不得已去找了自己的岳父李德裕。

    李德裕这正坐在书房里铺开了一大张纸准备写写字或者画张画儿正跟那儿犹豫究竟是写字好还是画画好呢忽然就听到下人来报说是自己的郡王姑爷来访。虽然杜风是李德裕的女婿但是好歹他也是个郡王啊李德裕连忙自己亲自迎了出去。这是礼数也是没办法的就像是当年升平公主嫁给了郭暖之后婚礼当是公婆给她下跪还是他给公婆下跪这就是件很麻烦的事

    到了门口李德裕看到杜风神态轻松的站在门口连忙迎上去。嘴里说着:“王爷来访下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则个……”

    杜风也连忙回了一礼说到:“岳父大人客气了……”

    让了杜风进门这一前一后就到了书房内坐下。

    杜风看到书案上的大白纸笑着问道:“岳父大人好闲暇啊打算写字还是画画?”

    李德裕把下人遣走也就显得没有那么拘谨了:“我也正犹豫呢到底是写字还是画画……”

    杜风不莞尔笑了笑之后说到:“岳父大人小婿这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地。”

    李德裕一听心说杜风有什么事儿要求我?

    “哦?子游有什么事就说吧。你我二人不要如此客气。”

    杜风喝了口茶然后才慢悠悠的说到:“是这样……河北三镇的局势想必岳父大人也很清楚。郭将军和我那族兄久攻不下粮草供给现在已经有些困难了频频向朝廷求援。可是您也知道这长安城里只剩下两万神策军且不说这些人基本上控制在仇士良手里根本调配不动了。即便是调配的动也不可能让神策军倾巢而出。这样长安城就没有士兵把守了万一出点儿事我们谁也担待不起。所以呢小婿就想问问淮南道我记得是有将近七万军马的不知道岳父大人跟现任的淮南节度使关系如何是否可以央求他们调配个三万军马出来。赶往魏博支援郭将军……”

    李德裕一愣冲口而出:“这事儿让皇上下一道圣旨不就行了?”

    杜风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一道圣旨能够解决。小婿也就不必劳动岳父大人了。若是一两个月前也许还没什么问题毕竟朝中一切局势控制停当。可是现在八万神策军在魏博吃了个瘪这天下的节度使恐怕都观望着呢而且淮南道驻军多数接近江南东道和江南道那边人口众多需要军士的地方也多。皇上一道圣旨下去他们倒是不敢不兵可是借口难以调配耽误个一两个月的恐怕还是没什么问题。等到一两个月后再兵北上恐怕等到了就得三个月之久了。到那时候别说是魏博了即便是神策军自己想不回朝都不行了。”

    李德裕其实说完就后悔了刚才那句话纯粹是下意识的听到杜风这么一番详细地解释的话不免有点儿老脸红。

    “咳咳是我一时失言了。现任地淮南节度使是吴芳臣原先也算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我这就修书一封差人送去六百里加急想必有个五六天也就有消息了。他应该多少会给我些面子地吧……”

    杜风摇了摇头笑了笑说:“岳父大人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我这里掌管着整个大唐几乎一半的军机人员用信鸽送信不过是一之功来回也不过两。倒不是小婿心急而是我们的确时间不多啊。”

    李德裕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说到:“那倒是正好了这张纸看来是既不用写字也不用画画了用来修书比较适合。”

    杜风不也被李德裕这半开玩笑的话说笑了他当然很清楚这种纸就不是写信的纸又厚又重让鸽子送信岂不是天方夜谭?那是鸽子又不是老鹰。

    不过也没什么可说地杜风干脆就做出一副让李德裕赶紧写信的姿态暗暗催促着李德裕提笔。

    李德裕也不磨蹭了赶紧回到书案前边从旁边的书柜上拿了一张信纸简略的写了几句话就叠好之后交给了杜风。

    杜风没时间跟他磨蹭道谢之后直接拿着信就直奔御史府了。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御史府来人将一封从扬州来的信交给了杜风。杜风自然是拿着信又去了李德裕地府上李德裕看完之后告诉杜风说是吴芳臣只答应出兵两万。

    杜风琢磨着这会儿哪怕是多五千人其实也够了反正是打算强攻了调些军马过去不过是为了以壮声势并不是真的要他们冲锋陷阵。

    没等杜风开口呢李德裕又皱着眉头补充了一句:“吴芳臣信中还说他派去的两万人马却是以壮声威并不能为神策军冲锋陷阵。”

    杜风一听心说这个吴芳臣太不是东西了这会儿就学着要挟朝廷了得回头非让你狠狠地后悔一阵子不可。

    “他的意思就是说他这两万人就是过去吃军饷的负责后是吧?”

    李德裕黑着脸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厮……唉……”

    杜风笑了笑:“岳父大人不要生气这倒也是小婿料到了的事。无妨无妨原也不指望他们上阵杀敌只需有军马前去支援就能让魏博的节度使史宪诚以为朝廷正在各处调集兵马想必就该重新考虑了。”

    话是这么说啊但是自己没想过让吴芳臣的军队上前杀敌跟吴芳臣明确的说明他的军队绝对不会上前打仗这是两个概**。就像是一个人有获奖的机会可是他却主动把这个奖让给一个年纪更大很快就要退休以后恐怕没什么机会获奖的人一样主动让出的奖项跟领导跑来找他谈话说是老先生就快退休了没机会拿奖了让他扬扬风格是彻底的两种不同的心理活动。一个是高风亮节一个是行政干预……

    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是跟他们计较的时候于是乎杜风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答应了下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