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赢得青楼薄幸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刚才杜牧之所以要在墙上写下这两句诗是因为突然就感觉到自己才华乱窜才气人即将从上的十万八千个毛孔里流淌出来了心里想着反正浪费了浪费了不如在墙上写诗吧。--凤-舞-文-学-网--

    写到一半的时候觉得脑袋有点儿晕大概是刚才喝酒喝多了于是转个就趴上去了。

    待到后来那个姑娘伺候了他半天这酒是醒了关于写诗的事也就忘记了。

    跟姑娘聊了这么半天又突然没来由的想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会儿杜牧哪儿还有心思写什么狗的诗啊?更何况墙上的那十一个正确的字以及三个错别字他自己看着都别扭一点儿绪都没有了。

    于是乎杜牧老老实实的说到:“现在没灵感了一点儿绪都没有等我什么时候有了感觉再写吧。”

    那姑娘这就有点儿不乐意了心说你杜牧是谁啊?大才子啊居然跟我这儿应付说什么没灵感。不是说你们这帮大才子都是张嘴就来七步成诗么?

    于是乎腻腻乎乎的就往杜牧上靠靠着还不断的扭动体嘴里还唠叨:“杜公子您就别戏弄小女子了谁不知道您是大才子啊赶紧把这诗题完吧!”

    为什么这姑娘非得让杜牧把诗题完呢?是因为真喜欢他的诗?

    其实那倒也未必。

    这事儿不太好说也许她是真的喜欢杜牧地诗但是也不可否认。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院的墙啊是刚刚粉刷的就因为之前动不动就有些个没什么钱但是又突然凑足了一次过夜的规银的家伙来了之后傻了吧唧的弄支毛笔也不管自己那字写的比狗爬好不了多少更不顾自己根本就不会作诗突然就也学着人家才子们“诗兴大”琢磨了半天后来也终于明白自己是做不出什么诗了。但是这架势也拿了姿势也摆了。笔墨也都给预备齐了要是一点儿不写。老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自己。

    最后思虑良久挥毫泼墨在墙上写下了“某某到此一游”这样的狗东西来。

    这一来二去的几面墙基本上就都给写满了。

    院老板一看这不行啊赶紧的。找了点儿泥瓦匠弄了点儿石灰粉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好好地给粉刷了一遍。

    这儿刚弄干净好容易把那些这个到此一游那个留芳于此的废话都遮住了杜牧又不安分刷刷来了十四个字。叫院老板看见了非把这个姑娘给狠狠地责骂一通不可。说不得还得克扣她的钱银用以重新粉刷。

    于是这姑娘就希望杜牧给这诗完成。哪怕错别字再多也没关系到时候跟院老板一说这是大才子杜牧留下地墨宝啊说不得这位老板还找几个工匠来把墙给卸下来弄个框子修整修整搁到前院去做个影壁啥的至少还能炫耀炫耀。

    可是这只有半绝句又或者是四分之一律诗最可恨的是里头居然还有三个错别字错误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强就算是这个姑娘再怎么跟老板解释说是杜牧写的老板也一定要好好的责骂那个姑娘不可。

    所以这姑娘才会这样想要让杜牧写完它。

    杜牧这会儿正烦着呢姑娘又步步相这心里一郁闷加上反正该干的事儿都已经干完了牛僧孺又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你没事去院玩玩可以但是别在那儿过夜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不是叫人看着难看。”干脆地直接一甩袖子丢下点儿钱走人了。其实啊按照大唐律官员是不许逛院的不过大多数况下也就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也没见到哪位官员真的因为逛院而被革了职去除非那家伙倒霉正巧赶上皇上心不好。

    他这一走不要紧后头那姑娘郁闷坏了看着这墙上的十一个歪歪扭扭的破字儿 ̄ ̄你想啊一个喝多了的家伙能写出什么好字儿来?像是张旭那种大醉酩酊地时候才能写出最好的草书的人这上下五千年也没几个多数都是能捏住了笔不掉在地上就算不错了 ̄ ̄那叫一个气哟……

    看了半天也没办法啊心说这将其复原是没什么指望了让杜牧写完?更没指望了那小子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总不能这姑娘一个女招摇扭捏地跑去节度使的府上给杜牧揪出来吧?

    不过这姑娘也真算是有点儿本事一想没办法我给他填上下半阙得了不然怎么办呢?

    想了半天还愣是给她憋出了两句来。

    这上半阙如果排除掉那三个错别字的因素其实应该是:“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这姑娘想了半天提笔就在墙上写了一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她为什么写出这么两句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她跟那儿找杜牧起腻可是杜牧非但没答应了她的要求居然还一甩袖子穿上衣服就走人了。那可不是一觉醒来薄幸无么?稍稍加点儿文学的方式就成了这么一句。把那一个时辰不到的小憩说成十年然后就用怨妇的口吻说杜牧留下了薄幸名其实啊就是说的杜牧穿上裤子就翻脸的意思。

    写完之后想了想用个什么题目呢?

    又想了半天心说就用“潜怀”吧这小子可不是潜入我硕大的脯之间了么?但是这姑娘居然也写了个错别字写成了《遣怀》倒是没想到这么一来反倒成就了杜牧这辈子最好的一诗。

    末了还装模作样的在下边签了个“杜牧之”的名儿然后就颠的去找院老板了说是杜牧在这儿留下了一诗。

    院老板原本不高兴的心说老子刚粉刷的墙你杜牧就给我又涂地乌七八糟的。可是走过来以后一看乐了嘿这是好诗啊!

    不但乐了还摇头晃脑的读了起来:“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好诗啊好诗……”

    那姑娘一听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了心说什么好诗啊这是本姑娘给写完的。但是又不敢说只能陪着笑脸说:“老板您看这墙壁不关我的事儿我拦着他呢可是他非得写我一个弱女子也没办法不是?”

    老板心里高兴哇就很大度的说:“没什么没什么这是好诗啊我这地儿能留下杜大才子的墨宝那是好事。你放心吧这石灰钱我不让你赔!”

    过了两天老板找人把这墙上的字儿给描摹了下来还特意装裱好了挂在院一楼的大厅里非但没怪那个姑娘还赏了她点儿钱。

    要说这杜牧也不地道他隔了两天又到这儿来了之后一看到墙上迎头就挂着一个装裱好的字儿走近了仔细一琢磨心说这不是我写的么?可是这后头两句是谁给添上的呢?再那么一琢磨明白了但是也觉得这后边两句加的不错就啥也不说了。

    院老板一看他来了上前腆着脸说:“杜公子啊您这诗写的是真好留在屋里的墙上小人觉得可惜了就做主描摹了下来装裱一新给挂在这儿了您不会见怪吧?”

    杜牧点点头哼哼哈哈的:“嗯嗯不错不错好。只是这里头的三个错别字儿你也不给重新弄弄。算了还是揭下来吧我给你重新写一个你再拿去装裱了挂上吧!”

    老板一听这感好也就顾不上心疼那装裱的钱了赶紧差人给摘了并且奉上文房四宝杜牧又给重新写了一份。这次就将自己拿手的书法给展示出来了又让老板重新装裱了挂上。

    就这样杜牧这辈子最得意的一诗就大功告成新鲜出炉了只是这里头的事没什么人知道等到那姑娘后来年纪大了点儿嫁给了一个商人说出来给别人听别人都当她是失心疯也没人愿意理会她。搞到最后这事儿还真就成了一桩悬案……

    不过呢杜牧以后也就不好意思再去这家院了即便是去了也一定远远的躲开那个帮他写完这诗的姑娘。毕竟还得要脸不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