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权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等到杜风到大门口的时候他现杜牧已经在那儿急不可耐的搓着手等了半天了。--凤-舞-文-学-网--

    一看到杜风来了杜牧就出声埋怨:“你怎么才出来我都等半天了。”

    杜风眼泪都要出来了看来杜牧果然是憋坏了憋得都有点儿像是神经病儿童了。

    “哦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小胡治醒了迷迷瞪瞪的拉着我问我去干吗我跟他聊了两句。”

    杜牧也懒得多说什么只是拉着杜风就直接往外走。

    走了没两步他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这长安城里晚上可是宵啊咱们这么晚在大街上走着会不会被那些巡街的侍卫抓住盘问?”

    杜风一想也对便跟杜牧说了一句:“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个江王府的灯笼出来这样那帮侍卫就不敢拦咱们了。”

    这就有点儿像是现代的时候你开着一辆牌号为oooo1的车子出门铁定没人敢拦你明摆着是当地最大的官儿的车么。杜风手里拎着个上边印着江王府字样的灯笼基本上效果就跟那oooo1牌号的车子类似。肯定会有人质疑说是这种灯笼自己在家做一个然后在灯笼皮上写上江王府三个大字难道走在道儿上就没人敢拦了?主要是古代人胆子没这么大那可是个一言不和就能拔刀当场给你斩了的年代玩冒充?也得有那么大的胆子啊!

    “你刚才说起打算去拜访一些杜太傅(杜牧地祖父死后被封为太傅)的旧友。想好了给哪些人递帖子没?”杜风走着问着。

    这里头自然有学问不能一开始就直接去找什么裴度之类的人虽然这样的人的确是当朝宰相看上去威风八面可是县官不如现管管着考试这件事的是礼部找到的人得先跟礼部的关系不错才行。

    而且还不能官职太高毕竟是由礼部侍郎主考人家就只是个正四品的官儿。最终负责阅卷的也是他如果弄个宰相去找他推荐说杜牧怎么样怎么样。那就有点儿以权势压人地感觉即便是迫于形势。不敢不给你个状元什么的等到考试完了之后分配官职地时候恐怕礼部侍郎也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看得罪人了……

    当然也不能官位太低太低了。傻了吧唧的跑去找礼部侍郎人家知道你是谁啊?即便是答应了你恐怕也就是像正常地历史里头的那个狂出力的太学博士吴武陵似的虽然名气颇大可是官职太低找到了礼部侍郎。人家犹豫半天才给了个第五名进士。

    要说起来真正在历史上杜牧准备参加科考的时候。朝中差不多有二十多位有着不菲的声望的人给杜牧去推荐造势可是到头来也就点了个第五名。在杜风分析下来都是因为没有找对推荐人地关系。

    凭杜牧的名气和才学即便杜牧不去找任何人恐怕到时候也有至少十多二十个的官员帮其推荐可是没用啊这帮人要么是自还陷在党系斗争之中呢要么是名望官职都不够人家礼部侍郎也很为难谁做了这个状元没关系可是当其冲的是不能得罪人。即便是要得罪了也只能得罪不如自己的。

    不过这事儿还得好好打听因为在历史上824年这年主考的居然不是礼部侍郎杨嗣复而是中书舍人李宗闵。这也是让杜风好一番斟酌地时候因为现在的历史进程已经生了改变白居易还在朝中继续担任中书舍人的职务呢虽然这中书舍人不止一人可是也不见得就落到李宗闵地头上了。不过要是李宗闵倒是好办了直接跟牛僧孺好好的打打招呼再跟白居易扯一扯虽然李宗闵早就放出话去说是如果“庐山四友”进京赶考谁先来就把状元给谁但是有着牛僧孺的推荐恐怕李宗闵也得好好的考虑考虑。这俩可是铁哥们!

    如果是杨嗣复呢这人早年比较公加上牛李二党的矛盾没有公开化他也基本上没有太过于偏靠任何一个党群。因此若是他作主考那么人选就不能是牛僧孺了或者说不能单单只是牛僧孺最好是牛李二党的人兼而有之加上一些外围的不参与朋党之争的人一齐推荐效果才会比较明显。

    杜风考虑的比较多他也很清楚依照杜牧的子是不会想这么多的杜牧只是觉得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子进士试又偏重诗文歌赋这本来就是他的强项他都觉得只要自己参考这状元就不可能旁落。而杜风又不能直截了当的说还得旁敲侧击不然杜牧心里就会很不舒坦小节上依着杜风也就罢了如果这种人生大事也让杜风来安排杜牧那耿介的脾肯定会显露无遗。如果杜牧不是过于耿介也不至于一辈子都没什么出息。

    因此杜风现在问是在问可是其实心里早已有了准谱儿只不过需要慢慢的牵引着杜牧往那个方向行进罢了。而且杜风还有些其他的意图那就是他这半年虽然跟不少官员都有私下的接触可是跟牛党的那帮人几乎是一点儿交际都没有也希望利用杜牧这件事找到一个突破口。

    听到杜风问起杜牧大大咧咧的回答说:“你说的就是这个事儿啊?我倒是也没什么重点只是觉得将朝中几个大臣轮流拜访一遍就行了想必他们都会帮着推荐推荐吧。”

    杜风摸摸心口心说好歹自己算是问了不问这事儿又要给杜风搞砸了。

    “那么先拜访谁后拜访谁哥哥可曾有过考虑?”

    杜牧一愣:“这有区别么!”

    天呐我的傻哥哥你以为那些当了大官的就是圣贤么?他们也有自尊心也有面子好不好?你先拜访宰相或者尚书这些人人家会觉得你依附权贵那些小官儿们就不愿意为你出太大的力了。若是你一开始拜访的是官职太小的人家大官儿又会觉得你小子不懂得尊卑面子上下不来根本懒得搭理你。这种事就像是国务院开会的时候那些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一点儿都不能排错排的不好就是个政治错误啊!!

    “这里头区别大了……”说着话杜风就缓缓的将自己的一些考虑说给了杜牧听听得杜牧连连点头。

    “这倒是为兄疏忽了没想到这里头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儿。不如子游直接告诉为兄应该先拜访谁或者应该拜访哪些人便是拟个名单我逐一拜访。”

    杜风心里暗骂:靠你倒是省事儿了麻烦全交给我了。大哥我不能一辈子给你当书僮啊照你这个德行就算我一直帮着你当了宰相估计你也当不了几天就得给人弹劾了。

    搞得杜风心里一片瓦凉瓦凉的除了摇头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事儿还得你自己琢磨我拟的名单也未见得正确况且这些官员跟杜太傅的关系亲疏远近我心里也没有准谱儿还是你比较清楚一些。不如你自己想想看看大致的排出几个重要的人来而后给他们分个亲疏远近随后我再帮你斟酌斟酌……”

    这话杜风说的也是实总不能全都由杜风给安排好了那不是让杜牧一点儿事都没有了?杜牧该学会长大了 ̄ ̄这是杜风心里的最诚挚的话语。

    杜牧对此也没什么话说于是边走着边想着想了好半天说了一句:“我看要不我还是先去拜访拜访一直对我照顾有加的牛僧孺牛伯父吧?”

    这也是杜风心里的最佳答案但是他还有一点儿犹豫他想的是要不要先从礼部的人下手。但是他又担心最终的主考是中书舍人中的某位这样的话就有些犯难。而且毕竟牛党这头泥腿子多而李党那边几乎都是些世家大族门第显赫若是先拜访牛僧孺很容易引起李党那些人的嫉恨。牛党是一人影响最多数人而已而李党则是一人影响好几个省的人这又有些区别。

    所以杜风也没回话而是等着杜牧接着说。

    “这第二个既然子游与白居易白先生相熟我想去拜访一下白先生。”

    说实话杜牧考虑的倒也对头如果不是考虑到牛李二党只见的相互倾轧他这种顺序倒是无可厚非。可是杜风毕竟是很清楚今后这三十多年间牛李二党会争成什么样子虽然由于自己的横空出世直接导致了李训和郑注这俩人以后机会渺茫但是现在若是把李党的人给得罪了就无形中等于得罪了整个北方的名门望族这还颇费思量。

    杜风这头还在琢磨着却突然看到杜牧停下了脚步伸出一双大手:“拿来!”

    杜风一愣:“什么拿来?”

    “钱啊!你不会打算就是带我来看看的吧?你又不喜欢这些事估计我到这儿了你就该转回去了你不给我钱我如何留在这里?”杜牧破显得理直气壮。6第一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