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试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呵呵吴大哥来喝酒!”杜风在酒桌上故作豪迈状也学着这些武将们端起了酒碗。--凤-舞-文-学-网--

    被他称作吴大哥的人满面红光已经喝的七七八八了颇有点儿醉眼迷离的说道:“杜风兄弟啊说实话真的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你一个文弱书生这酒量倒还是真的不错呢!”

    杜风呵呵的笑着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位所谓的吴大哥其实就是那位号称看着李涵长大的副统领哦现在人家已经是统领大人了。当初李涵刚刚出生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士兵由于家清白被选中进入皇宫成为了李涵母亲宫外的一个小侍卫。随后也就一个多月李涵出世现在这个侍卫已经三十五岁了满脸胡子拉碴也终于从最底层的普通兵士爬到了副统领的位置上。

    之前杜风就跟他接触过一次当然是为了谈关于让其主动请缨的事。开始的时候他还稍稍有些犹豫担心人家认为他营私结党杜风为了说服他还颇下了点儿工夫。

    最终杜风跟他说要是当王守澄问起来的时候没有其他的统领愿意接手这个叫做吴克礼的家伙就主动站出来。吴克礼当时根本不相信会没有人愿意去江王府可是当现真的没什么人愿意去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出来了。那么很自然的。他地职位就升了半级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统领大人。

    今天是他第一次拿到统领职位的月奉为了感谢杜风他请杜风在城里的一家酒楼喝酒。

    席上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吴克礼原本的统领邹一问没有他的配合又如何能够实现悄无声息的洗牌?

    要说起来邹一问才算是李涵的母亲萧皇妃的心腹邹一问跟了萧皇妃已经有将近二十年了从最早的贴侍卫不到几年地工夫就提升到统领的位置上。才二十岁左右地年纪后来就再也没有升迁过。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按说总归有些机会升职的但是一来大家都知道他是萧皇妃习惯了贴侍卫。二来他自己也不愿意离开萧皇妃虽然升职了无论是在权力或者收入上都要高出不少可是他是抱着宁为凤尾不**头地思想一心就跟着萧皇妃。俗话说宰相家的狗还是个官呢这皇妃的贴侍卫自然在很多地方都可以便宜从事。

    所以当李涵跟他的母亲一商量萧皇妃就询问了邹一问的态度。邹一问考虑了一会儿才说吴克礼此人还比较忠厚应该可以用一用随后才安排的杜风去找邹一问。

    等到吴克礼走马上任之后跟邹一问就开始玩起了默契的洗牌工作今天调一个侍卫到江王府。明天又从江王府换一个侍卫到宫里去。一来二去地弄了一个多月基本上也就把江王府外的这帮侍卫换了个七七八八。

    剩下的已经折腾不出大的风浪。而至于萧皇妃那边本就没什么动静也不怕那些人监视。

    在王守澄那些人的眼里看来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是有些担心地毕竟这种洗牌属于非常规的举措。但是慢慢的也没看出个什么端倪来也就觉得大概是萧皇妃子心切担心亲生儿子搬出了宫住在长安城地一个角落旮旯里总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才将自己信得过的侍卫调换了过去。不管怎么说总之王守澄这帮人是觉得李涵毕竟年少也没太多注意只是听说他终要么看书要么嬉戏也不关心任何朝中的事慢慢的也就放下心来。

    这也是杜风给李涵做的建议这种时候风雨飘摇任何出头的鸟儿总是会被干掉的。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是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虫子早起的虫子可就只能被鸟吃了所以也不得不小心点儿李涵也就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只醉心于下棋看书并且经常跟着杜风去那些香艳的青楼酒肆场所。

    “杜兄弟你想什么呢?”

    一声轻轻的呼唤将杜风从沉思中惊醒他抬头一看那吴克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伏在桌上了似乎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了。而跟他说话的则是邹一问。

    “啊?没什么一时走神怕是有些醉了……”

    邹一问淡淡的一笑很从容的样子:“我似乎也有些不胜酒力呢!”说着还扶了扶头好像真的有些微醺的模样。然后他摆了摆手:“来你们几个把吴统领送回去早些休息吧!”

    几个侍卫连忙放下手里的酒杯一齐站了起来。

    杜风看了之后笑笑说:“也不用这么多人搞得不好还让人误会你们是绑架……你们俩送吴统领回去就行了其余的人继续在这儿喝酒。今晚上大家一定要不醉不归都算在我的账上。”杜风指的人是那回参与杀死赵大刚的四人其中的两个这四个家伙现在已经成了杜风的亲信而且杜风还特意教了他们一些擒拿术这段时间他们对杜风是俯贴耳的。

    邹一问见状也就挥挥手:“就按杜大人说的办吧!”

    于是乎其余人又坐下喝酒那俩受到差遣的侍卫紧了紧裤腰一边一个把醉的稀里糊涂嘴里还在不断**叨“干”的吴克礼架走了。

    “你们继续喝着我会跟前边打招呼缺酒就取缺菜就要不要担心!我先走一步了真的有些醉了明儿还有事要办呢……”杜风说着话。站起来冲着大伙儿摆摆手就往门口走去。

    邹一问也站了起来:“兄弟们喝着我也先回去了你们少喝点儿别耽误明儿的事。”他这话也就是随便说说习惯地喝话那些兵士们也都明白于是一个个笑着醉眼跟杜风和邹一问道别也就算是完了。

    出了酒楼的大门之后。拐了一个弯确信背后没人看见了。杜风和邹一问这俩刚才还显得有些脚步踉跄的家伙立刻直了板哪里还有一丁点儿酒醉的样子。

    “原来邹大哥是装醉。哈哈哈哈!”杜风脸上的皮稍稍牵动假笑着说。

    邹一问还以默契的微笑:“彼此彼此……”

    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又是一笑随即一前一后也不答话的往城外奔不用说去的自然是城外的流云馆。

    轻车熟路地穿过赌场大厅直奔后边的浴室有人上来招呼地时候。杜风直接找那人要了一个大间也不下去泡澡了直接倚在边等邹一问。

    很快邹一问也走了进来然后杜风走到门口递给外头候着的那个仆役一点儿小钱。吩咐了一句:“帮我找两个姑娘记住要小地。皮肤好点儿的半个时辰之后进来。”

    仆役眉毛都笑弯了接过钱后一躬到底:“风少您放心半个时辰之内连只苍蝇都不会飞过您的门口半个时辰一到立刻就有两个细皮嫩的江南女子叩响您的房门。”

    杜风很满意由于他这段时间来这里来的比较多一些而且从不吝啬金钱(这个主要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这儿有四成地股份是属于沈巨的)加上几乎没什么架子因此这里熟悉杜风的人基本上都管他叫风少了。不过真要说起来这儿熟悉杜风的人也不过就那么三两个罢了。

    “安排好了?看来你在这儿能量不低啊!”邹一问很惬意的喝着茶。

    杜风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汉子比起其他地统领来邹一问要显得文气的多大概是跟萧皇妃接触多的缘故吧。

    “邹大哥取笑了这儿只要肯花钱地个个都是大爷有什么能量不能量的。要是我有一天没钱了他们同样理都懒得理我。”

    邹一问也笑了笑:“要是江王的心腹侍读郎到这儿这里的人都不给几分面子岂不是失了江王府的名声?”

    杜风心说这个家伙倒是有点儿意思喝了口茶后说:“子游说起来好听是个侍读其实说穿了就是江王的一个小小书僮而已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邹大哥今天不会只是为了跟子游说这些吧?”

    邹一问的脸上立刻就严峻了起来:“好了不废话了你这么煞费苦心的调换人手究竟是在搞些什么花样?”

    杜风差点儿一头撞在墙上心说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问起话来那么莽撞。就算是有什么猫腻难道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你啊?你也不过是萧皇妃的亲信又不是我杜风的亲信。

    不过嘴里却说道:“都是江王的意思说是那帮人烦死了整天管东管西的就连江王出来寻点儿乐子也都跟着让江王很不自在。你手下这帮人都是江王自小熟悉了的很多事方便一些。”

    邹一问闻言喝了口茶慢慢的将手里的茶盏放下:“怎么杜大人还是信不过我?”

    “这跟信得过信不过没什么关系本来无一事又何来信与不信?只不过这段子为难邹统领了这一两天就要调换个把人手倒是把邹统领手下那彪人马调换了一半有余了。”杜风依旧微微笑着还是不说实话。

    邹一问叹了一口气:“这种为难倒是小问题怕的是王……那边起了疑心。而且杜大人就不要在遮遮掩掩了你一个侍读郎按说作为江王的宾客就该有事无事都呆在江王府里陪伴着江王才是。为何你总是会趁着午时附近人少的时候自己独自离开江王府?”

    杜风心里一惊心说自己觉得自己做事已经很小心了可是还是被这个邹一问看出了端倪。于是他摇了摇头说:“邹统领也知道我那个族兄杜牧就要参加明年的闱之试我与他有不少学问上的事要讨教因此有时候不免跟江王告个假早些把事做完趁着中午吃饭之前就离开王府回到家中……”

    “怕不是回府吧?我这里可是知道杜大人每次去的地方要不要开个明细给杜大人过目一番啊?”

    杜风自然又是一惊他开始揣摩邹一问的意思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来路?怎么对于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呢?又或者他只是在诈自己?可是看他那么有把握的样子又不像啊。难道已经有人开始注意我了?居然派人跟踪?

    大概是杜风脸上的晴不定让邹一问看了个明明白白邹一问又笑了笑后说道:“杜大人也不必担心其实只是萧皇妃知道江王边有你这么个人物担心你会对江王不利。所以趁着调换人手的时候让我稍加留意了一下。杜大人应该清楚那些调换到江王府的侍卫都是我亲手选拔出来的人选我想要知道点儿事他们是绝对不会隐瞒不报的。”

    杜风这才明白不是别人注意到了自己而是萧皇妃。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那右军的王中尉和左军的粱中尉有没有……?”杜风不住问出了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