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用简体字写的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止小猜最先忍不住就想说话了杜风看在眼里急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没让她说出来。--凤-舞-文-学-网--

    随后杜风又笑了笑:“你说小杜公子啊恰好我倒是跟他很熟既然是找他就没问题了一会儿我直接给你带到他府上去。”

    “你真的认识他?”少年满脸的怀疑。

    杜风很认真的点点头:“真的认识而且认识了十多年了!”这他倒是没说谎话这个世上再没什么人比杜风自己认识自己更早了。

    少年虽然有些怀疑但是也知道凭自己一个人冒冒失失的进了长安城哪怕就是找到了杜府说不得也给人轰出来。眼前这个人虽然并不见得多可信可是至少比自己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要好得多吧?

    权衡了一下少年便说:“那好吧我先权且相信你一下!来吧!”

    杜风听他答应了便转过对三个姑娘说:“你们便每人说一句话给那个少年听吧!”

    冯鹤娘正待开口却听到下边那个少年喊道:“不用了刚才她们的笑声已经足够让我分辨了!”

    杜风心里微微一惊心说这个少年还真是托大居然说凭他们几人一起出的笑声就足够分辨了。不过杜风也有心考验一下少年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于是便笑着答应下来。

    “那你们便转过吧……”然后暗暗一指止小猜:“你一会儿吱一声就行!”

    止小猜点点头。三人一齐转而后止小猜果然轻轻的吱了一声。

    杜风垂目往亭下看去只见那少年微微一皱眉头随即扬起手虚空一指:“是那位穿着一红色衣服地漂亮姐姐的声音。”

    这说的不是止小猜还能是谁?止小猜穿惯了红衣今也不例外。而冯鹤娘是一绿衫李小语则是一袭水蓝的长裙。

    杜风听了心中感慨果然是好听力啊!

    “怎么样?别无耻啊!我不可能听错的!”见杜风不说话只是沉吟少年又补充了一句。

    众人一齐笑了起来。杜风的额上却出现了几滴汗水这个少年还真的是咄咄人。太顽强了似乎跟杜风有仇似的。

    “那好吧。算你过关了你上来罢!”杜风故作磊落的让少年上亭子。

    少年摆摆手:“你们不着急走吧?我还要有会儿光顾着跟你们说话倒是把正事儿给忘记了。不过你们声音小点儿像刚才那样可真正是吵死个人!”

    杜风也不知道少年有什么事便随他去了。几人又重新落座谈论着这个小小少年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来路。由于杜风刻意的阻止众人虽然都奇怪少年为何要找杜风但是也都没说。反正杜风虽然有点儿油嘴滑舌地但是做人处事却是极为周详的。断无可能有什么仇家所以即便是有些怪异却也没什么好担心地。

    大概又过了有半个时辰。那个少年喊了一声:“我要上来了!”

    杜风站起来探头往下看去却见那个少年并没有绕到旁边的小径之上而是直接双足一点体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居然就已经离亭子不远了。然后足尖又在树丛之间点了一下体又往上蹿了能有个一米多高双手已经攀在亭子的边缘稍一借力一个漂亮的鹞子翻人已经像是一团毫不着力的棉花似的稳稳的落在亭内把亭子里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轻功不错么?”虽然说心里其实也吃惊地但是面子上却没露出多少来这本就是杜风最大的长处。

    少年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夸赞很平静很随意的说道:“哦没什么。你刚才说的话不会不算数吧?”看样子他很是信不过杜风。

    杜风宽厚的一笑伸出手:“来先坐下。我当然不会说话不算数不过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才能带你去。”

    少年抬头怀疑地看着杜风嘴里嘟囔着:“就知道你这个人不老实刚才还答应的痛快的现在又开始反悔了。真没劲!”

    也不知道为什么杜风心里总有点儿奇怪地感觉到底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不过听到少年这句真没劲之后杜风倒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你有劲?”

    “我一看到你吃瘪的样子就特别有劲!”

    杜风心里一动似乎找到点儿刚才那种奇怪感觉的原因了。不过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便又说:“少来我看你倒是没劲的只不过问几个问题么唧唧歪歪的……”

    “你才没劲呢你才没劲呢你全家都没劲!”少年的脾气似乎上来了。

    杜风心里有点儿底了这个少年的确不一般。杜风开始有点儿激动不过他还是迅的压抑住了自己激动的绪缓声问道:“你为何要找杜风?”

    少年这次倒是没犹豫直接回答:“我爷爷让我来的。”

    “你爷爷?你爷爷是谁?”杜风很奇怪这个少年的爷爷会是个什么人呢?

    “他姓胡是一个工匠。”

    少年这么一说杜风心里有数了原来是润州的那个胡老汉。可是胡老汉不过是自己工场里的一个工匠怎么会让这个少年来找自己呢?没等杜风说话止小猜就急急的说了一句:“你胡说胡伯伯前段时间大病一场至今卧不起怎么可能是你爷爷就算是也不可能让你来长安。”

    少年的脸上突然就写满了忧伤好半天后才回答了一句:“爷爷……他……他死了……”

    这一下众人都不吱声了。

    虽然除了杜风和止小猜以及李小语之外其余两人都不知道胡老汉是谁可是毕竟人家的爷爷死了多多少少会有些哀怜的绪。

    杜风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倒不像是在撒谎他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你爷爷就没跟你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

    少年听了这话立刻用手背将眼角的泪水擦去很坚强的说道:“嗯是的爷爷说过这话。你问完了么?问完了赶紧带我去找杜风杜公子。”

    杜风站起来看看眼前这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指了指自己:“我就是杜风!”

    少年张大了嘴似乎很吃惊的样子但是很快说了一句:“行了别以为我是个小孩子就骗我!”

    “我真的是杜风!来我给你说说。你是润州人你爷爷在一家工场里作工匠做的是一种叫做拉链的东西对吧?那家工场就是我开的……”杜风又举了几个关于胡老汉的特点然后问:“现在相信了么?”

    少年满脸的怀疑之色可是杜风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也由不得他不信。于是便点了点头:“嗯看来你真的是杜风杜公子!请受胡治一拜!”说着胡治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额头重重的碰在地上竟然磕了一个响头。

    杜风拦之不及慌忙将胡治扶起:“你这是干什么?”

    胡治站起来之后看着杜风说道:“这是我爷爷临终之前教我的说是让我见到杜公子您就给你磕头然后您就会收下我了。”

    杜风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胡老汉临终会让这么一个孩子跑来长安投奔自己呢?而且即便是要投奔自己似乎也该现在润州去找止小猜然后再让止小猜将其带回长安啊。这么一个人跑出来也不怕他走丢了或者半路被人欺负了?最主要的当然是杜风跟胡老汉非亲非故他的孙子跑来投奔杜风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杜风现在没心思计较这个而是关心的问了一句:“你爷爷还说过什么?”

    胡治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到杜风手里:“我爷爷说只要我把这个交给你你就会留下我。而且爷爷特别嘱咐了这封信只能你一个人看!”

    杜风更加奇怪接过信后看了看信封上边一个字都没有。想了想杜风回头对其他人说了一句:“抱歉我到旁边看看去!”

    说完他走到亭子外边的小路上伸手将信封拆开将里边的信纸抽了出来。

    展开信纸之后杜风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上边的字体绝对不是用毛笔写出来的太细了而且居然全是简体字一个繁体字都没有。这就透着古怪了但是也跟杜风刚才心里的怀疑不谋而合。

    仔细的看了看这封信杜风彻底愣住了因为这封信里的内容实在是让他有点儿接受不了即便是他原本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现在却已经六十多岁了。这次重病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可是。胡治这个孩子是我抱来的我不忍看到他在我死后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所以才很贸然地给你写了这封信希望你能够看在我们都是穿越者的份上收留这个孩子。

    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我想的是凭借我一在军队里练出来的真本事能够在古代的疆场上一展抱负。可是当我进入军队之后朝廷下令远征吐蕃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也因为英勇善战很快晋升。可是没过多久。李适这个没用的皇帝就下令搬兵回朝不打了。回朝之后。我本希望将自己一擒拿格斗的本领教给那些当兵的说起来我这一功夫可比这帮酒囊饭袋强多了就算是他们地大将军在我手里也走不出几个回合。大概是我锋芒太露所以那些头儿有些害怕了居然找了我个岔子把我赶出了军营。之后我就再也没了上阵杀敌之心。回到老家镇江老老实实做个小工匠。

    不说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说说胡治这个孩子。他今年十三岁是我当年离开军队之后借住地那个人家的孩子。我住在他家地时候他还没出生后来等他出生之后。父母没多久就死了是我一手把他带大的。不过你可千万别小看了他原本我就是武术世家出生。加上在部队里经过特种部队的训练一功夫不是吹的。这孩子年纪虽小可是几乎已经得到了我的倾囊传授。我也知道你会点儿功夫不过我估计你这样的三个未必是胡治这孩子一个人的对手。留着一个这样地孩子在边你的安全也能有些保障。

    之前见到你的时候大概你也觉得我特别喜欢找你聊天吧?那是因为我想多了解点儿你的况后来知道你是个文化人估计至少是个大学生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如果我死了就把这孩子托付给你你的展肯定是不可限量地。所以如果这个孩子跟在你的边估计也能过上好点儿的子。胡治这孩子很听话你尽管放心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

    只说这么多吧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当然如果你真地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这孩子一功夫搁在哪儿也饿不死他这点我倒是放心。我只是希望他能有个好点儿的前程……拜托了!

    胡峰绝笔。”

    看完这封信杜风心里的感觉可谓是五味杂陈复杂的简直就像是打翻了一个酱醋铺子一时间什么感觉都有。

    他不有些怨恨这个叫做胡峰的死老头儿既然都是穿越来的只不过是大家穿越的年代有了些误差可是他干吗不能早点儿说呢?非要等到死了才……

    杜风想到这个时候去埋怨一个死人有点儿不应该于是便也作罢。

    刚才在胡治说出那句“真没劲”的时候杜风就觉得不对这话简直太像是一个现代人说的了而且是北方人。不过胡峰说自己是镇江也就是润州人多少还是让杜风有些奇怪。但是想了想之后虽然胡峰信里没说可是也有可能胡峰是在北方当得兵说不定还是在北京当的兵那么他的习惯用语里有这么一句“真没劲”也就正常许多了。再说了胡峰不是说他穿越来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么?这个年纪估计当兵都当了有十多年了养成了一些北方的口音简直是太正常不过了。

    正是如此杜风才故意出言试探等到胡治说出“你全家都没劲”的时候他简直就要昏厥了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现代人的口气啊。他当时就隐隐觉得这件事里透着蹊跷。不过他当时想的是是不是这个叫做胡治的少年是穿越的在看了这封信之后才知道原来是那个胡老汉!!

    唉同是天涯穿越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个该死的胡老汉为什么不能早点儿说清楚呢?好歹大家有些共同语言至少可以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