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浙西观察使李德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请收藏加投票支持小七谢谢啦!

    ******************

    第二十九章【浙西观察使李德裕】

    看人杜风比杜牧的经验要强的太多了杜牧还跟那边傻乎乎的客呢。--凤-舞-文-学-网--

    “这位兄台过奖了晚生也只是偶生感慨而已无他无他。”

    那人平静的回了一句“听口音你不是江南人氏吧?”

    杜牧很客气的回答“是的晚生是京兆府的人。”

    那人眉毛抬了抬似乎有点儿惊讶的样子“哦?你也是京兆府的?”

    杜风在旁边看着这俩人一问一答的就一直在很细致的观察。看那人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股子久居高位的那种傲慢。这里说的傲慢并不是说那种趾高气扬的小人德行而是一种出豪门或者是久居高位历练出来的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虽然不至于说是睥睨天下但是也是那种雄霸一方的豪气。特别是当那人说到杜牧也是京兆府的人显然就说明他也是长安人……这就不得不让杜风犯嘀咕了难道是什么大官儿微服私访?

    之所以杜风会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此人显然出名门而且看现在这副气度应该不会是京官外放。古时候可没什么下基层锻炼的说法什么太子党衙内之类的在获得重用之前先丢到外地的基层组织锻炼个十年八年的等到资历混到手了再调回中央。古时候没那么多事儿外放的基本就是被排挤出权力中心了绝大多数当官的都是削尖了脑袋往长安城里凑只要进去了就再也不想出来了。所以如果被外放到外地哪怕就是外放到扬州润州杭州这种江南烟花富裕之地恐怕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多少在气质上会流露出一点儿失意来。可是眼前这个人什么都没有就不得不让杜风怀疑此人是微服私访的或者是那种什么奉旨出巡也就是钦差大臣什么之类的……

    这边杜风琢磨着那边杜牧听到那人的问话恭恭敬敬的回答“是的晚生正是京兆府的人。听兄台口气似乎你也是京兆府人?”

    那人笑了笑伸手捋捋颌下长须“呵呵是呀我也打京城来。这位公子来润州是来游玩?”

    杜牧摇摇头“那倒不是我父母早亡一个人也没什么牵挂江南这边气候甚好风景也佳到这边打算小住个几年静心做做学问。京城里亲友太多俗凡之事叨扰难以静下心来……”其实这基本都是杜风给他设计的台词让他见了看上去比较华贵的人就这么说不然依杜牧那狂傲的子不定跟人聊些什么青楼勾栏里的风月之事呢。

    那人颇有些欣赏的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还未请教公子贵姓。”

    “晚生小姓杜单名一个牧字表字牧之……”

    那人闻言显然一愣随即脱口而出“原来你就是杜牧?杜从郁是你的父亲?”

    “正是家严……尊驾是……?”

    那人稍稍顿了顿手背在了后“我姓李双名德裕……”

    杜牧倒是没多大反应只是想着这个杜风好像算得太准这个李德裕还真的到润州来了。可是杜风心里就纳闷了心说这个李德裕不是九月才来的润州担任浙西观察使么?怎么这会儿才六月初啊他就来了整整提前了三个月。

    杜风心里急的转开了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九月到润州担任浙西观察使但是京城那边的命令不见的就是九月才下达啊说不得三四月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但是到一个地方为官总是需要交接的就得提前到这儿然后跟原先的浙西观察使交接等到一切交接完毕才能正式走马上任。那才是真正担任浙西观察使的时间。李德裕六月来了虽然的确是早了点儿但是也算是理之中。这交割一下至少也需要花个个把月的时间然后还有什么各路乡绅地方官员的恭贺之类恐怕也少不了半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说起来李德裕也没有提前太多只是可能这人既然在京城遭到了贬谪干脆是接到圣旨就直接走人了也懒得在京城多呆而已。

    就这么一会儿杜风基本上算是盘算好了他站在杜牧后轻轻的捣了捣他意思是让杜牧记得一定要跟李德裕好好的滔滔关系。李派的领军人物啊只要跟这个关系弄好了杜牧以后的展立马就能一马平川即便不是如履平地至少也没有大的障碍了。至于那些小小的坎儿不会出现太大问题的。

    因为彼此显然都是知道对方名讳的都是京城里的名人虽然没见过面但是要说没听说过对方那绝对是假话。其实杜牧倒是没什么主要就是跟李德裕随意聊聊江边风景以及这润州地方的风土民这些事可是李德裕心里犯着嘀咕呢……

    “不是都说杜牧这小子是个风流浪子从来不守规矩么?平里能够听到这个家伙的新闻除了是又有一惊才绝艳的诗问世就是又在青楼进了哪个眼高于顶的红牌姑娘的房间了。茶余饭后这都是坊间流传的谈资。特别是那个墨香楼的止小月姑娘据说就对这个小子青眼有加……可是今一见倒看上去是个谦谦君子一点儿那种浪子的狂放之色都没有。谈吐之间大气浑然举止也不见轻浮……难道是这个坊间的流传有误?”——带着这样的心思李德裕对于眼前这个“焕然一新”的杜牧产生了点儿兴趣不聊着聊着就晚的了。

    “老爷时辰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小姐和夫人明天该到了明儿还得早起去接他们呢……”李德裕后的一个老仆看到李德裕谈兴正浓犹豫了半晌才终于开了口。

    李德裕看了看天色正好听到路边的更夫打更的声音两声锣响两声梆子这就表示已经是亥时二刻了两更天过了二刻换成现代的时间就该是十点整了搁在古代的确是很晚了。

    于是李德裕点了点头“那好今就与杜公子就此别过反正李某人在润州恐怕要扎根很长时间听杜公子的话是也要在此长住不如以后找个时间再聊。”

    杜牧连忙作了个揖“晚生恭送尊驾后晚生定当登门拜访。只是李先生不是在朝为官么?怎么会要在润州呆很长时间?”看来这杜牧也不傻虽然明知道李德裕是被下放来的却故意假装不知道的样子还问人家。

    李德裕这时才微微有点儿落寞之色“李某人被外放了即将接任浙西观察使治所便是这润州城。”

    杜牧装成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那便就此别过晚生改再去拜访李先生。”

    李德裕笑了笑带着手下走了。

    确定了李德裕已经走远杜牧这才回头对杜风说到“子游啊你倒是算计的很准李德裕果然被外放了而且是外放到润州……”

    杜风可没忘记当初是怎么跟杜牧解释的于是立刻说到“这可不是小的算得准而是梦中所见看来是老天爷要帮着少爷不是小的的功劳。”

    杜牧看看杜风虽然心里不信但是却也不想多问。因此他也是淡淡的笑了笑“呵呵是梦中所见也好是你的算计也罢无关大局。重要的是这李德裕还真的是被外放到润州来了。只是不知道京城里是个什么变故……”

    是什么变故杜风当然一清二楚但是杜风还不至于傻到现在就跟杜牧解释的地步于是也只是说了一句“小的明去打听打听估计这个李德裕今天也就是刚到顶多来了没两天。刚才那个老仆不是说了么明天他家的小姐和夫人都要到了这用不了两天润州府的大小官员也就该都知道李德裕到了到时候想要打听京城里究竟生了什么事应当不难!”

    杜牧呵呵一笑手里折扇点了点杜风的头“你倒是聪颖这么快就想到该如何打听了。”

    杜风嘿嘿一笑“我们当书僮的要是这点儿机灵劲儿都没有恐怕就不能当这个书僮了!”

    杜牧笑着转往家的方向走边走还边说“你恐怕是不止这点儿机灵你机灵的地方多了!”

    主仆一路说着话儿就回到了家里洗洗之后也就各自睡下。

    第二天一早杜风买了点儿青菜回来按照平时的习惯骑在墙头上苦苦等候冯鹤娘的鸽子飞来。

    可是今儿很奇怪左等右等没等到鸽子却等来了一个人一个他在这个时代认识的不多的人其中的一个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女的!

    一看到这个女子杜风差点儿没一个激灵从墙头上摔下来心里想着她怎么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