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有人打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一章【有人打劫!】

    “少爷真的不能再在扬州呆下去了你不会忘了咱们出门前的初衷吧?这样下去我看那润州咱们是不用去了。--凤-舞-文-学-网--或者要不你继续在这呆着我自己去润州了。”

    又过了两天杜风实在有点儿憋不住了也不管杜牧是不是正在房间里忙活直接一脚踹开了门。

    门内两人俱是一惊……

    杜牧惊得是以为有人来打劫了心说这家怡红院的保安实在有点儿外强中干怎么就让人直接冲进来了?

    服侍杜牧的那位姑娘惊得是她的衣服还没完全穿好虽然大唐的妇女穿着一向很开放袒露背对她们而言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上半完全袒露怀的多少还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因此杜牧低低的哼了一声而那位姑娘则是一声尖叫。

    等到姑娘睁开眼的时候现屋里已经没人了房门也被关的严严实实。

    “切!还以为可以玩个双飞没想到人都跑光了没劲!”要是杜牧和杜风听到这位姑娘的豪放之语肯定会把眼珠子都从眼眶里瞪出来的。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这么咋咋呼呼的要矜持说话要有规矩。”杜牧拉着杜风到了隔壁一间屋里坐下之后很是有些不爽的跟杜风说。

    杜风却没什么心思跟杜牧开玩笑只是很严肃的对他说“少爷咱们先不说这些还是考虑一下你什么时候去润州的问题。眼看着咱们这一路上已经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到了扬州又停留了快一个月了。这要是在耽误耽误等到润州的时候就该暖花开了……”

    杜风说的倒是不错此刻已经是隆冬时分了按照杜牧和许浑这种玩法儿别说天了就算是到了夏天也不一定能到得了润州。这主要要归功于扬州的这些青楼老板看到杜牧和许浑这俩才子来了只要肯留下点儿墨宝之类的基本上都可以让他们免费狎

    杜牧想想杜风说的的确是有道理但是又有些舍不得这夜夜笙歌的生活。稍稍踌躇了一会儿之后说到“我这就去跟用晦商量商量看看何时动。”

    杜风根本不给杜牧这样的机会一把拦住了想要走的杜牧“拉倒吧少爷你要是跟那个姓许的商量他一准儿说天寒地冻百业俱废不如等到来年开……你要是还想走那就自己痛快点儿决定要是不想走我是懒得在这儿呆了我自己先走了你们唉什么时候过来什么时候再过来。”

    好在这屋子隔音效果还不错——青楼院么少不了有些苟且之事所以装修上不见的有多好但是隔音一定是花了不少工夫的——这话没让别人听见否则人家还真不知道这俩谁是少爷谁是书僮。

    杜牧见杜风显然是下定决心了他这人这点还比较好律己方面的确差点儿但是只要有人督促还是比较能够听从别人的好话的。

    所以呢杜牧便使劲儿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们明便动。”

    杜风大声叫到“什么明今天就走现在才只是巳时二刻(早晨十点左右)的样子过个江也就最多要不了一个时辰。我们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拎上包袱直接走人就行了。到了润州也不过刚刚过午时还赶得及中午饭呢。”

    杜牧很是无奈但是想了想也便答应了杜风回房跟那个姑娘道别去了。

    杜风这头又风风火火的跑去许浑房间里把许浑拉了出来许浑还眯着眼睛沉浸在昨夜的梦里呢一不留神就光着两条腿被杜风给拉了出来冻得直哆嗦。

    “子游啊你搞什么啊?你容我穿上衣服!”

    杜风没好气的看了看许浑“我家少爷决定了马上就启程去润州你要是打算跟我们一起走呢就赶紧穿衣服拿东西。要是不打算一起走呢我们就直接走不管你了!”

    许浑一愣随即讷讷的说“这也太着急了吧?不如你跟牧之兄说说我们稍停一再动也不迟。”

    杜风没心思跟许浑这儿讨价还价“你少废话赶紧的要不我们自己先走了。”

    许浑无奈只能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这就收拾你们可等着我啊!”

    就这样一刻钟点之后三人告别了怡红院所有的姑娘们出门步行向着渡口走去。

    走不多时已经出了城门眼看着就要走到渡口处了。

    三人笑着聊着天幻想着到了润州之后的美妙生活。

    可是正当三人边笑边走的时候路边突然站出来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手里拎着一把朴刀大声喝叫“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三人一愣随即明白这是遇见劫道的了。可是这劫道的也胆子太大了吧?刚刚出了扬州城光天化的他就敢拦路抢劫?

    许浑一看来劲了浑上下一抖擞就打算散点儿王八之气顺手将自己腰间的那柄用来装样子的长剑给摘了下来“哈哈哈少爷我正手痒着没想到还有小毛贼前来送死。”

    对方听了一愣心说没想到这个公子哥儿好像还很有点儿武林高手的风范。可是他哪儿知道许浑就是自以为是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武林高手其实随便来个市井小无赖都能给他打的满地找牙。

    杜风看到许浑自不量力的打算跟对方干一架也懒得啰嗦随他去反正一会儿出了丑之后再说。

    许浑见也没人拦他拎着宝剑就冲上去了。可是他哪儿是那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的对手啊开始那壮汉还不知道他的深浅可是等他一剑刺来就知道这是个什么武功也不懂的西贝货。于是毫不犹豫一刀砍在许浑的剑脊之上只听到金铁交鸣然后就是许浑龇牙咧嘴的喊叫声最后是他手里那把宝剑落在地上的叮哩咣锒的声音。

    这下许浑终于知道自己武功低微了他逃跑的度绝对比他的武功好就连杜风看了都觉得许浑比较适合练习轻功。

    “好了三位公子我也不想伤你们命赶紧把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赶紧过去吧!”

    他倒是一副吃定三人的样子仿佛这抢钱是天经地义的。

    杜牧的脸色有些白杜牧看了一眼往前跨了一步朗声说到“这位兄台刚才你跳出来的时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路开什么树栽的?”

    大汉一愣但是还是又高声把那个抢劫犯的专用语又说了一遍“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杜风摇着头叹气说到“你们这帮打劫的怎么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呢?走到哪儿都是这句话。也不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你告诉我这里哪条路是你开的?哪棵树是你栽的?回答不上来我不给你钱。”

    那大汉也有点儿一根筋听到杜风这么一问自己也低头思索。是啊这路是大唐朝廷派人开的这树是自己在水边莫名其妙的长出来的好像这口号的确有点儿不对劲。

    但是想了一会儿大汉也知道上了杜风的当了于是恼怒的大喊了一声“呸!你这小子差点儿被你唬了进去你管这路是不是我开的现在大爷是要你们的钱。少废话赶紧把钱拿来否则可别怪大爷我手里这口朴刀不长眼睛!”

    杜风依旧是嘻嘻一笑“最讨厌你们这帮抢劫的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来教你以后怎么做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小偷你也不用靠一蛮力赚钱了。不管怎么说这小偷总归是个技工你们打劫的就是民工……”

    可是那壮汉哪儿听得懂什么技工民工的啊就连杜牧和许浑都搞不清楚杜风说的是什么。

    但是壮汉听不懂归听不懂杜风话里那种调侃的意思他可是明白了气的哇啦啦的乱叫拎着手里的朴刀就冲了上来。

    杜牧看到不失声叫了出来可是杜风却稳稳当当脚下移动了两步等到壮汉一刀劈下落了空才顺势在他的手腕上狠狠的切了一掌。虽然杜风的力气还小没能一下子把壮汉手里的刀给打落到地上但是毕竟是格斗术里的精华这一下子也让那个壮汉颇有点儿不好受。

    壮汉倒还真是个一根筋的家伙这时候换了个别人总要停下来考虑考虑可是他却不然直接又是一刀劈了下来。

    杜风依法炮制脚下频换两步就走到了壮汉的后伸出一脚狠狠的踹向壮汉的股。壮汉的体本就往前用力这下股上又挨了一脚直接就往前栽了下去摔了个狗啃屎。

    这下可把壮汉气坏了哇呀呀的叫了一通再看看眼前的杜风可能自己也觉得不是杜风的对手了于是伸手嘬了个口哨一声极尖的哨音直冲云霄……

    杜风暗说不好这家伙还有同党。看来不是个偶然劫道的而是在扬州城里就盯上了杜牧和许浑的!

    果然随着口哨声不远处的几棵树后又走出了几人的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