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止小月的海豚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第十二章【止小月的海豚音】

    止小月闻言冲大伙儿微微一笑欠了欠倒是不推辞——这本来就是她的工作——走到一旁将带来的琴从布之中取出随手和了和弦兀自便在琴弦上弹拨起来。--凤-舞-文-学-网--

    杜风听惯了现代曲子虽然也听过一些民族乐或者是号称中国风的那些曲子但是听到止小月的琴声响起之后不还是觉得跟以往听过的那些曲子大相径庭。

    一段曲子过后大家只觉得耳目都为之清新了。

    这时候止小猜竟然也离席而起慢慢的走到止小月的边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两块小小的铁片来漆成红色右手手指一夹和着止小月琵琶的节拍敲打了起来。只听得止小月手里的琵琶忽然调子一转急促起来忽高忽低婉转促昂与那铁片的铿锵之音相互和应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众人听在耳朵之中忍不住一同叫起好来!

    好声过后就听见止小月手里的琵琶之声慢了下来在那低音之处慢慢徘徊而止小猜手里的铁片箜箜作响也不知道那铁片怎么能出这么浑厚的声调这就显见出她手上的工夫了。

    不多时调子逐渐的平稳了起来而止小月也微微一抬头往众人的方向瞥来。只见她双目之中仿佛两点黑星眼波流转之间宛若秋水便像是那白水银之间裹着两丸黑水银左右一扫坐在下边的人便感觉到止小月仿佛是在盯着他看了神清气爽之余就连冯鹤娘也不领略到止小月的美丽绝不止她那过人的姿容而已。

    就听到止小月慢启朱唇从两排洁白的皓齿之间吐出一丝声音那一声幽幽的叹息仿佛带着无尽的愁怨只是这简简单单一声轻微的叹息便将诸人带入了那秋思之间。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终于止小月开口吟唱了起来那唱词赫然便是前几杜风在墨香楼“所作”的那阙《相见欢》也真的难为了止小月不过几工夫便将这阙词配上了曲调并且与那坊间流传的《相见欢》的固定曲调完全不同显然是对症下药的新近之作了。

    众人此刻已经完全被止小月那宛如新莺出谷、燕归巢般的嗓音震惊了连叫好的忘了去叫。

    可是待到止小月的声音突然拔高开始第二遍唱词的时候众人这才将心中的惊愕彻底表现在了脸上一个个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一个人是如何出这样的声音的。

    止小猜手里的铁片敲击开始急促了起来隐隐和着止小月的歌声竟以度上的优势强调了止小月的高亢嗓音相互攀爬着扶摇直上。可是明明众人皆以为这声音已经到了最高点的时候却现在那高峰之上还能回环转折。这就很像是那爬山之时行着行着但觉脚下已然无路了可是绕着山缘转过半道弯去却又现一条羊肠小径直通顶峰。好容易又爬上了顶峰之后却又看见还有一条软梯在风间晃却原来顺着软梯还能爬上那更高些的尖顶之上并且那软梯会在风中左飘右就像是止小月的嗓音一般在风间飘忽着左右晃动吊人心弦。

    杜风听在耳朵里产生了一丝错觉怎么感觉这个场景异常的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后来突然醒悟这不是跟《老残游记》里的王小玉一般么?似乎也是如此。以前读这书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刘鹗的夸张之词今天听到止小月的歌声和琴艺才知道原来这不仅仅的夸耀之词而是实实在在的能够出现这样的非人类的海豚音。海豚音啊想当初张靓颖不就是凭着这一手虽然仅仅是那年的女第三名却最终在展上远比前两名要好么?

    就听到止小月喉咙里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简直就像是在喉咙管里来回波动翻滚仿佛那开水出的咕噜声一般。

    人声逐渐淡去消失而手里的琵琶弦且越的快了起来全用轮指忽大忽小比起白居易《琵琶行》里所说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似乎又高了一个境界若是白居易当年在九江郡任司马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商人妇所弹的那曲绝对是只有往上不会朝下的。

    一声断金之音传来大家俱是一呆定睛看去却是那止小猜手中的两块铁片紧紧的黏合在了一起刚才那声断金之音便是从止小猜手中传来。而止小月的琵琶声也堪堪好在这个时候传来了最后一个音符众人居然都愣在那里呆呆的忘记了喝彩。

    还是杜风反应快些不自觉的鼓起了掌嘴里还高声说到“前次在墨香楼只是领教了小月姑娘的琴艺却没曾想到猜姑娘的铁片与琴声应和居然与琵琶之音交相辉映天衣无缝实在难得。小月姑娘的歌喉更是宛如燕归巢浑七万两千个毛孔就没有一个毛孔不畅快的……上次听到小月姑娘的琵琶就觉得江州司马白先生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不过如是比起小月姑娘逊色的就不止一筹了!”

    这番溢美之词说出之后虽然稍稍的有些嫌恶心但是饶是止小月这种温水一般格的女子也不暗暗心喜。

    “公子谬赞了小月受之有愧……”说完站起捧着琵琶微微弯腰施了一礼。

    许浑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了立刻鼓着掌站起来“子游所言不假想来那浔阳江头的商人之妇琴声中必然与其世相怜幽幽不足怨气却一定颇深。比起小月姑娘这琴声之中的不带烟火气息自然是要差了许多。我第一个赞同子游的说法!”

    众人听了不也纷纷点头也觉得许浑所言有理这正是常了。

    止小猜眼珠子一转接过许浑的话头“既然你们都觉得我姐姐的琴歌皆好在座的又都是才子我看你们不如以此为题每人当场做一诗也算是送给我姐姐的礼物!三位才子觉得如何啊?”

    许浑大声叫好离开席台在屋内走了半圈忽然一击掌说“有了!”叫罢之后转脸笑着看着众人朗声吟道“新秋弦管清时转遏云声。曲尽不知处月高风满城。既是应和之诗不如题名《闻歌》吧!”

    众人尽皆叫好纷纷举杯喝了满杯。

    止小月更是款款对许浑施了一礼“小月多谢许公子厚赞!”

    这其中只有杜风知道这诗本就是他曾读过的许浑的诗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被许浑做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出现改变了历史的缘故。

    那边止小猜又将一双眼睛盯在了杜牧上杜牧微微一笑“我这里也有了。”言罢站起来绕桌一周手里高举着酒杯“用晦贤弟说了小月姑娘的歌声我便来说说小月姑娘的琴艺吧。玉仙瑶瑟夜珊珊月过楼西桂烛残。风景人间不如此动摇湘水彻明寒。既是说琴当名为《瑶瑟》。”读罢将手中高举之酒撒于空中一时间酒雨纷飞……

    众人自然又是一片叫好之声……

    可是这时止小猜却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走到杜风后用她那懒的声音说到“小杜公子许公子一诗说的是我姐姐的歌而杜公子一诗说的是我姐姐的琴现在轮到你了我倒想看看你打算再说些什么呢?小杜公子高才想必不致步他人之后尘吧?”

    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刁难杜风了又不能说歌又不能说琴却还要以此为题根本就是有意想要看杜风出丑。

    就连杜牧和许浑不都颇有些担忧的看向杜风止小月更是轻言出声“猜儿不要胡闹又要小杜公子以此为题又不准他说琴与歌你却叫人如何是好?”

    谁知道杜风却笑眯眯的站了起来转过直直的看着止小猜眼中居然有几分慕之意。当然这就只有止小猜一个人看得到了就算是止小猜那小辣椒似的格也不有些羞赧之意了。

    况且杜风这一转他与止小猜之间的距离就不足一掌了若是杜风微微甚至两人都能贴在一起。加上杜风个头高些口鼻之中的气也隐隐喷在止小猜的头顶际更是让止小猜心头犹如小鹿一般乱撞。

    见到止小猜脸上腾起了两朵红晕杜风这才哈哈大笑体一转绕过止小猜却故意在止小猜的上擦了一下占了点儿小便宜。

    “不妨不妨小的曾说过我作诗是弱项如此倒是不如再以一阕词赠与小月姑娘说不得小月姑娘若是喜欢拿回去再配了曲乐又是一件美事!”

    止小月听了自然欢喜“如此为难小杜公子了!”

    许浑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依稀想起刚才止小月所唱的那阙词不就是杜牧下午跟他说的杜风在墨香楼所做的那阙词么?这下不又有些嫉妒杜风了随便填了一阕词居然又博得美人垂青心里也暗暗下定主意回去以后要专攻填词这样似乎美人更喜欢一些……

    杜风拿着酒壶将桌边众人的杯中添满了女儿红然后才朗声吟道“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众人听了不一呆的确杜风这阙词虽然与琴歌尽皆无关却与那弹琴唱曲和声之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并且止小月一袭淡绿的罗裙而止小猜却又是一火红止小月已然育成熟材略微丰满一些而止小猜依旧是个少女模样清瘦的很最后那句更是惟妙惟肖这下止小猜虽然心有不满却也不得不佩服杜风的才了。

    许浑一下子就跳到了椅子上大声叫到“子游啊子游果真奇才也!这阙《如梦令》合合景当浮一大白!”说罢从桌上直接拎起了酒壶仰着脖子便是一通狂饮众人皆笑。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杜风这是又剽窃了李清照的一词如若后世李清照知道这事儿估计非要气的吐血亡不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