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送上门的肥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剑下面条 书名:另类书僮
    <---凤舞文学网--->    第七章【送上门的肥羊】

    在杜风和冯鹤娘都露出诧异的目光的时候却看到杜牧欣喜的站起大声说到“门外莫不是用晦兄?”

    冯鹤娘还是不知道是谁但是杜风一听心下一沉用晦难道是许浑许用晦?

    许浑说起来也是晚唐时分的一位很有些才学的诗人了标准的江南才子后世6游对其评价非常的高。--凤-舞-文-学-网--早就听说他与杜牧相交甚笃只是杜风没有想到两人居然这么早就认识。而且在历史上许浑的生卒年已经不可考了这直接导致了杜风一直都不知道许浑此人到底有多大的年纪。

    不过对于杜风而言许浑的出现倒是有个莫大的好处。许浑此人乃是润州丹阳(今江苏丹阳)人那可是个鱼米之乡基本上都是有钱人。而且许浑乃是唐高宗李治时期的宰相许圉师之后其家门渊源也长本就是个名门加上有钱人之后。况且此人后在官场上也颇为不凡曾经做过监察御史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官仅仅是个正八品下而已但是掌着个弹劾的权力这也就非同小可了。而且唐朝官制与习惯的思维有所不同其宰相——当时称为仆实际上也就是个从二品而已并不像其他朝代都是一品大员。在唐朝的时候就连李隆基手下的宰相都曾经说过御史权力过重所以说这个御史之职看似没什么但是却是个权力非常大的官职。而且最后他还曾做到刺史也是个三品的官儿了。

    杜风自顾自的想着心思那杜牧早已站起来出去将许浑迎了进来。

    一进门杜风便暗暗打量只见那许浑肤色比起杜牧来稍稍白皙一些高却矮了一点儿面如冠玉也算是个帅哥了。上的穿着却显然就要比杜牧好得多了虽然也就是一袭长衫可是绸衫与布衫又有所不同。即便是在这秋天的时候还穿着绸衫未免有点儿装腔作势但是有钱人加上又是个帅哥才子自然需要如此。

    冯鹤娘也在打量许浑只是她打量的是许浑的整个人而杜风打量的则是许浑家里到底有多少银子。

    古人这一点比较好基本上家里有钱没钱很容易看得出来。这主要就是从腰间挂着的玉佩以及头顶的冠带就可略见一斑。

    在许浑刚刚进来杜风从头一眼扫到脚重点便已经出来了。

    第一是许浑头上的方巾之下插在头里的簪簪是金子的倒也不见得有什么可是簪顶端那颗足有拇指肚子大小的珍珠可就价值不菲了。

    第二则是许浑腰间所挂的玉佩通体翠绿绝对是一块上好的翡翠雕工这些暂且不论光是这么大的一块几乎看不到什么杂质的通翠就已经足够说明其价值了。

    杜风看了不心中暗喜嘿嘿小爷正愁着杜牧这厮太穷现在就有个有钱的公子哥儿送上门了。所谓有杀错无放过我们主仆二人下半生的着落可就在你上了——想到这儿杜风脸上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冯鹤娘将杜风脸上的表变化看在眼里暗暗觉得有几分奇怪毕竟这不是个正常应该表现出来的表

    “牧之兄一向可好?”进来之后许浑笑呵呵的问道。

    杜牧显得有点儿兴奋连连点头说到“小弟一向都还不错用晦兄年初才离开京兆不久如何又折返回来?”在唐朝的时候从长安到江南基本上就算快点儿也要一个多月这一来一回基本上就两个月以上过去了。而且依照许浑的脾气十有**还会在路中游山玩水一般基本上没有个三四个月是不可能一来一回的。

    许浑没有回答杜牧的问题反倒是连连摇头“牧之兄你这样就不对了。”眼睛却是盯在冯鹤娘上显见是见到美女也有点儿迈不开步子了。

    杜牧闻言一愣“哦?用晦兄此话怎讲?”

    “我明明比你年少你缘何总是用晦兄用晦兄的称呼于我?难道我长的比你要老么?”

    杜牧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好吧好吧那为兄以后就还是称呼用晦为弟好了!”

    许浑这才点了点头“牧之兄如何也不为我介绍介绍?”说着好容易将眼神从冯鹤娘上挪开了这才终于看到了杜风脸上表为之一滞显然也是被杜风那奇形怪状的装束给弄得愣住了“这位……咳咳这位兄台的打扮很是奇特啊!”

    杜牧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让用晦见笑了这是为兄新招的书僮名唤杜风表字子游用晦不妨也叫他做子游吧。这位则是为兄的一个世交妹妹叫做冯鹤娘。”

    虽然对杜风一个书僮的份也有表字感到奇怪但是毕竟美女的吸引力要大一些因此许浑还是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冯鹤娘上。

    “哦?原来是世妹你好你好在下名叫许浑字用晦润州丹阳人士家祖许圉师曾在显庆年间任左相……在下今年十七岁乃是贞元二十年生人不知妹妹今年年方几何?”看到许浑那样子整个一个登徒浪子不过他那略带点儿痴傻的模样倒是叫冯鹤娘捂住嘴巴笑了出来。

    见到冯鹤娘少有的女儿羞之态那浅笑低嗔反倒更让许浑呆若木鸡很有点儿魂不守舍了。

    杜风一看使劲儿摇了摇头心说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儿的人就遇着什么样儿的伴儿难怪这许浑能跟杜牧玩到一起去原来俩人都是一个德行。不过这倒是让杜风知道了原来这许浑是公元8o4年出生的比杜牧小一岁。

    但是杜风也不能让许浑这么调戏冯鹤娘啊虽然他自己对冯鹤娘也不见得多尊敬但是那是因为他对冯鹤娘没有任何的觊觎之心而且在杜风眼中基本上已经把冯鹤娘视为杜牧的妻子了即便他知道历史上杜牧的正室是河东裴氏乃是朗州刺史裴偃之女不过既然杜风已经来了这历史说不得就要为之改变。不管怎么说杜风反正是不能让这许浑得意。

    于是杜风立刻出言说到“嘿嘿嘿我说那个……那个叫什么许公子是吧?你什么的就妹妹啦?我跟你说冯小姐跟我们家少爷可是有婚约在的你不要跟里边瞎捣乱啊!”

    这话一说许浑当时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年初大约三月的时候许浑就在长安当时跟着杜牧一同去了墨香楼被那小月姑娘迷的五迷三道的可是很显然人家小月姑娘对于杜牧更感兴趣他已经伤了一回心了。这次来到杜牧家见到冯鹤娘开始一听说是杜牧的世交之妹心花立刻怒放可是杜风这没大没小的冒出一句冯鹤娘与杜牧已有婚约他当时就感到天旋地转心里不断的埋怨这美人儿怎么都跟杜牧有关系?

    看到许浑刚才还迷迷瞪瞪的现在却又沮丧万分的样子杜牧轻轻瞪了杜风一眼杜风吐吐舌头对着冯鹤娘笑了笑。这会儿冯鹤娘倒是有些感激杜风了毕竟算是为她解了个围否则冯鹤娘还真不好回答许浑。而且许浑那番话实在有点儿过分整个一个征婚启事。

    不过许浑毕竟系出名门这点儿小挫折也算不得什么他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笑着问杜牧“牧之兄啊我看你这位书僮的打扮颇为奇特很少见啊很少见不知道是否京城里最近流行这样的服饰呢?”

    没看出来许浑居然还是个走在时尚前端的人听他那口气倒似说如果这是京城的流行装束他也打算来一

    杜牧闻言略有些尴尬不出言斥责杜风“子游我早说让你换了服饰穿的这么奇怪让人笑话。”

    杜风满不在乎的样子大大咧咧的说“包子有它不在褶上这穿的古怪也不代表人就古怪穿的光鲜呢他也就不见得人就光鲜了……”说着说着眼睛直往许浑上送倒似是专门说给许浑听得而且那眼睛不住的在许浑的绸衫上来回的瞟。

    许浑闻言哈哈一笑心说这个小书僮果真有点儿意思“子游说的不错古往圣贤皆异于常人这穿着打扮之事无妨无妨!只是牧之兄是何时收了这么个……呃……特立独行的小书僮啊?”

    少不得杜牧又得向许浑解释一番当下就从杜风入府开始一一叙述。

    说到杜风“所作”的那诗的时候许浑不也连连赞叹。

    可是杜风却有点儿不耐烦了插了一句嘴“少爷我知道你有贵客登门按说我不该扰了你的谈兴。只是反正晚上有桌酒席你们大可以将这些话留到那时再说。现在我看我们不如还是将这盘棋下完韩先生的《劝学解》中有云……”

    他差点儿就又要把那说辞摆出来了杜牧连忙阻止了他“好好好我们便先将这棋下完再说。用晦稍待我这书僮他比较较真做事喜欢一蹴而就……”

    许浑也连忙说到“不妨不妨牧之兄请便……”说着便也搬过一张椅子饶有兴致的看这主仆二人下棋。

    可是看了一会儿许浑就觉出不对来了。

    杜牧是因为在棋局之中所以不觉得杜风在让着他。但是许浑就不同了他一个局外人往往看一些事就看的比较清楚几手下过就看出了这个小书僮棋力非常之高显然是让着杜牧这不就让他对杜风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虽然不明白杜风为什么要让着杜牧但是看着杜风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

    看着看着眼神比起刚才显然有很大的不同那杜风本就下的很轻松因此一双眼睛也经常左看看右看看看到许浑的眼神有点儿玩味的感觉了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许公子虽然我年龄尚幼但是我也是喜欢姑娘家的你看我这眼神是不是就不要这么暧昧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另类书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