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皇帝见景玥由清韵扶着,几个人慢慢走远了,突然从心里生出一丝烦躁来,手里的酒盅一抖手,从几尺高的台子上跌下来,“啪”地一声摔碎了。一时间,音乐丝竹之声停了,歌舞舞蹈亦是停了,在场的诸位亲贵面面相觑,每个人心都在胸腔里高高地悬着,然而皇帝面上平波如止水,淡淡地说了一句:“朕……有些不胜酒力,手抖了……诸位亲贵继续畅饮无妨。”皇帝自己重新斟了一杯酒,端起酒杯来放在嘴边许久,终于是颓然放下,轻叹了一口气。

    景玥既然已经退下,珍妃独坐一席,压低声音问身边的蓉玉:“皇上这是怎么了?”

    蓉玉轻声道:“回娘娘,万岁爷刚才不是说了吗,是喝多了。”

    珍妃仿佛自言自语,将蓉玉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喝多了?”蓉玉忙答道:“可不是嘛,谁都看得出来皇上今天高兴,跟六爷一直聊着,人一高兴,不就容易喝多了吗?”

    珍妃白她一眼:“我的意思是,没想到皇上竟会叫玥妃回宫……真是没想到……”

    蓉玉接口道:“莫不是皇上看出来玥妃主子脸色不好,然后特意叫李公公传旨准玥妃娘娘回宫休息的?还以为皇上有了新入宫的昭媛,就更不会理玥妃了呢,没想到……”

    珍妃拈起一片切得薄薄的蜜瓜,阳光之下,蜜瓜仿佛一块琥珀一般,她慢悠悠地放入口中:“你没看见刚才李敬年那难看的脸色?想必皇上叫她回宫不是因为关心,而是嫌她碍眼……我只是奇怪,皇上不是那种沉迷女色的人,更不应该是那种喜新厌旧的性子,本来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而如今这情形,我倒是越发地看不明白了。”

    蓉玉低声劝道:“娘娘,蓉玉知道您心思一向慎密,但有时您也得往宽处想想,皇上再厉害,毕竟本性也是个男人,普天之下,男人有哪个不喜新厌旧的?新入宫的昭媛虽然姿色在玥妃娘娘之下,但玥妃娘娘自打上次大病之后就一直病蔫蔫的,更是难见半点笑容。试问,天下哪个男人会守着一个冰山美人一辈子?您还记不记得,惠妃娘娘曾经就说过了,皇上那时候不过是一时贪图新鲜而已,时间久了,便会放下了。娘娘,除了惠妃娘娘,就数您跟皇上夫妻时间最长,现在惠妃做错事,已经被皇上撵出宫去了,皇上眼前不就只剩下您一个人了吗?要说这个玥妃娘娘,我瞧着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了,倒是新来的这位傅昭媛目前最得宠。哦,还有那个珊妃娘娘,原先还以为她能借着小产的皇子再威风一把,没想到如今她病得起不来,哎,难得老天垂怜她,怪她自己不争气,没福气抓住这个翻身的好机会。”

    珍妃听完笑道:“瞧瞧,看你平日里总是犯糊涂,这会儿你这小脑瓜不也是挺清楚的吗?”说完却一转话题:“你要不说珊妃,我最近倒是都忘记了,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是病到起不来,会不是是找借口掩人耳目的?”

    蓉玉立刻接口道:“娘娘,这件事您尽管放心,珊妃娘娘身边的几个宫女我早买通了的,珊妃娘娘那边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我都会立刻来禀告娘娘您的。珊妃娘娘确实是病得严重,听那帮丫头们说,珊妃三天两头的,动不动就呕血呢,太医们私下里也说了,照这个情形,也就是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珍妃将眉毛一挑,掩不住唇边的笑意:“呦,瞧你,我都不晓得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机灵了……”

    蓉玉忙笑道:“这还不是多亏了娘娘平日里的提点,蓉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辈子能来伺候珍妃娘娘,理当要竭尽全力,为娘娘分忧。”

    “行了行了,本宫瞧你连恭维的话都会说了。”珍妃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坐在不远处的景筎:“这位傅昭媛刚刚入宫,还瞧不出来什么,以后难免她要拉帮结伙,到时候就要看她自个儿聪不聪明了。”

    蓉玉道:“奴才倒想着,这位昭媛主子还是别太聪明的好。想当初玥妃娘娘刚进宫的时候,珊妃娘娘见玥妃娘娘最得皇上喜欢,就三天两头的跑去献殷勤拉关系,没想到自己找错了靠山,现在可好,跟着玥妃娘娘一块儿沉了。您曾经说过,身处这后宫里,最怕的就是献错了殷勤,这昭媛主子要也是当真如此,那就省了您的大事儿了。”

    珍妃将身体缓缓靠向身后柔软的靠背,新春阳光柔和,她微微眯起眼睛来:“现在本宫简直都要对你另眼相待了——你方才说的那一番话,恰好就是本宫心里所想的……若能事事皆顺心便再好不过,也算不枉费这些年来的苦心经营。”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虐情之冷妃如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