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瑶池赛诗各逞能 姐妹相戏韵事生

    瑶池边,龙吉赋诗一首,众姐妹赞不绝口,大姐龙香说:“九妹起了头,我们做姐姐的怎好意思?啊,大家都不能占便宜,否则不是显得我们以大欺小了?”

    “是呀,不能总教我来为难,大家都得来,来呀,啊,都来一首。”

    龙吉话音一落,大家便嚷嚷闹闹,二姐说:“若是作诗作词,我们都不如大姐和九妹,九妹,你这是要我们出糗了,姐妹们,就得考我们的才学了。”

    “是呀,是呀,我们怎么办?”

    “我们不能落了九妹,大家都好好想想。”

    “大姐,你说的轻巧,得要有那个才能呀,肚里有货谁不想拿出来?”

    姊妹几个争争吵吵中,三姐龙颜计上心头,她说,“大姐,得你先来,姐妹们才会没有攀比。”

    这话也对,龙香就说,“呵,你别想拿我开涮,我吟唱以后,你们再耍赖,好,也好,别绷着脸,我先赋诗一首,你们可都不许赖。”

    于是,大姐略作思量,赋诗一首:

    “东有桃林西有陌,前是瑶池后是阙。

    隐隐青山入画廊,流水载萍出沟渠。

    方塘如镜荷半壁,游鱼莽撞惊花动,

    少年怎知愁滋味,思绪已飘万里许。”

    “好呀,好呀,大姐高明。”

    “班门弄斧,小妹我可不感开口了。”

    众姊妹趁机奉承,只盼着大姐能忘了先期的协定,也好摆脱恼人的思考。龙香却没有罢却的样子,她喊着不行,再道:“你们别要想耍赖,啊,啊,欺负九妹和我怎么着?不要啰嗦,你们开始吧,龙岚,该你了。”

    “二姐,你了。”

    众人望着装相可怜兮兮的二姐,似在说:“二姐,就看你怎么领着我们闹了,都听你的。”

    二姐转了眉头,改而赞叹龙香道:“妹妹们,你们听了大姐的传唱,可有什么想法?啊,我们听着是不是妙呀,美呀,姐妹们,你们想,大姐唱出的诗歌多好,就前两句非是我们所能想到的,简单明了,说出了我们都看到的景,都想说的话,直说到我们的心里了,大姐,你真是高明呀,啊,和大姐比,我们小妹都得退后,退后,不能比,何必班门弄斧。”

    她向后退,却迅速被龙香郡主拦住,“龙岚。你行呀,想干什么?”

    二姐僵持住笑容,讨好又可怜,她道:“大姐,你带着小姐妹玩儿,我们支持着,何必要把我和三妹拖下,你还不知我们两个是老粗。”

    “这不行,和妹妹们说过的话,我们要首先做到,否则怎么起带头作用?”

    龙颜是展颜一笑。进而为二姐解围道:“大姐,你有珠玉在前,我们这般顽石,怎么行,大姐呀,我们小姊妹都是不敢在你和九妹面前吟唱了,大姐姐,你的诗歌真是行,我们佩服,佩服。”

    龙香这一刻也就笑道:“佩服?三妹,光佩服怎行,你们都是想在讨好我吧?然后找个理由开溜,不行,我今看住了,你们每个人都要来吟上一首。”

    “放过我吧,大姐,我实在是不行的了。”

    龙岚作揖状,龙香说,“你这会装作可怜了,要我发慈悲吗?也行,这就是今(日rì)的作业,端娘布置下来的,你们要完不成,每人就打三十教棍。”

    看着大姐姐手里的枝柳,明知不能饶,龙颜笑着说:“二姐,看来,我们大家今都躲不过去了,即使大姐放过我们,九妹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不如这样,我们姊妹几个合作一首,大姐,十六句的,大姐你看行不?”

    龙香说:“我倒是想放过你们的,只是九妹妹能同意吗?”

    大姐把球踢给龙吉,这一会龙吉怎是姐姐们的敌手?若她不让,被她们联手修理,岂不是吃亏了她?龙吉精明着呢,这会她就说道:“大姐,我能有什么意见?只要姐姐们都同意,我也同意了。”

    说完,她还就吃吃笑着,指着大姐笑。龙香说:“我想给些担子给你,你倒是爽快,推得一干二净,把球又踢回来,真是气死我了,罢了,罢了,算你们今(日rì)能吧。”

    “大姐英明。”

    “好了,好了,不要多说。”

    “大姐伟大,大姐万岁。”

    得到大姐的同意,二姐就问龙颍龙湄龙芊:“六妹七妹八妹,你们三个都同意吗?”

    “同意,同意,非常赞成二姐的主意。”

    “赞成赞成,非常赞成。”

    三人举双手呼叫,二姐说:“既然如此,大家都同意了,我就先起一句了,以后你们每人连一整句,使成一首完整的诗篇,姐妹们,你们听好了,我这第一句是青山绿水映碧荷,蝴蝶对对入画廊。”

    三姐叹道:“二姐,你还说不行,依我看这句就可前追古人,后无来者。蝴蝶双双对对,小妹是想不出花来了,只是二姐,蝴蝶为什么都是对对入画来呢?为什么就不会是一只入画来呢?或是三只,四只?二姐,你这里欠推敲,大姐,你说?”

    “好你个妮子,说什么呢?大姐,你听听,她想说什么着呢。”

    一语提醒,龙香就喝道:“你这妮子是不是想找麻烦来了。今天就这规矩,你要对不出诗句来,就记着三十棍,让四妹来对,四妹对上了,你就要吃棍,四妹,对。”

    四姐说:“三姐,不要记恨我,这是大姐的任务,待我对上后,你再来,大姐也不会怪你了,三姐,我占先了,大家都听着。”

    三姐道:“既是如此,你对,你对,我再想一想,到时间对上了,大姐就没话可说。”

    于是,四姐转了一个圈,打了锣似的来了一段开场白,而后道:“各位姐妹,你们听着,我这诗句是:白鹤恋此(春chūn)景浓,四季长守瑶池天。”

    五姐说:“四姐的诗越来越纯熟了,单这一句诗词就包含了她对瑶池的恋(情qíng)呀?四姐,你实在是太伟大了,我可不敢班门弄斧,胡乱的应了一句。大家请听着:鸟语花香(春chūn)明媚,老柳垂腰戏玉蚤。”

    龙颍笑着道:“五姐,你说什么胡乱应的?我看不对,池中小玉蚤都被你发现了,还能说是胡乱应了?你要是胡乱应都是这么细心,那你认真起来这里还有谁还能敌呀?啊,只怕历代名家,古典诗词都不会放在你眼中了,大姐,二姐,八妹,九妹你们说是不是呀?”

    九妹龙吉说:“大姐,其实五姐这句诗足可以与当今的文豪们一较高下的,若那些酸溜溜的诗句我一向是看不上的,而五姐的诗句是多清雅,多内涵,即使是伯邑考哥哥知道了,他也会叹服不止的。”

    “是啊,是啊,五姐的有内涵。”

    大家如此一赞,龙颍更是犹豫,摆不定主意,三姐就说:“六妹,你再不对,我可要对了,大姐烧的棍汤留给你了,你听着,美,美好……”

    龙颍慌忙挡住。

    “不许说,人家刚想好了一点点,你又要说,还是我说了,你再说?好三姐,行吗?”

    龙颜那里就有了,不过是想急六姐,见她相商,就说:“好,好,你对。”

    六姐就道:“廊桥虽起白玉栏,亭阁却有勾心角。”

    “好,好呀。”

    众姐妹齐呼,三姐测测在旁,七妹有灵(性xìng),不想大姐真有棍汤端给三姐,见六姐完了,龙湄就眼望着三姐,道:“三姐,还是你来呀?真不要被大姐小棍落实了。”

    三姐慌了。啊啊惊呼,而后道:“其实,我只是逗着六妹玩的,刚才没想好呢,哪里就来了美,美,就这个水平怎和大姐二姐靠背,啊,开溜。”

    她自嘲一番,见大家的目光都盯着自己,更是有些慌,感(情qíng)她不唱还真是不行了,她就想逃,方抬起腿来,逮眼看见龙芊舞蹈方歇,脸泛红潮,忽就计上心头,停下来笑着说:“有了,有了,你们听着:胜景已收眼缭乱,依有舞娘绣衣飘。”

    众人听她这句诗平平淡淡,不具什么特色,都没喊好,倒是大姐说:“算你过了此关,下次决不能如此敷衍了事,苦了八妹一回。”

    龙芊听出了三姐的诗中之意,说什么舞娘,就是因她一个人在跳舞之故,因而嚷嚷道:“你们都会欺负我,舞娘,这一会是我?等一会要你们都来做舞娘,不要欺负我不会,我也对一句诗给你们看,对上了,你们每人都要来一段,都要做一回舞娘,嘿嘿,舞娘师傅知道了,看怎么来骂着。”

    八小郡主喊着的师傅,也就是太姜祖母请来的舞娘。

    这一会她和端娘在织房里帮着群妃整理着麻线呢,进织房她们是作奴仆的本分,出织房他们才是小郡主的师傅,舞娘和端娘是亲姐妹,一个行五,一个行六,她们隐(身shēn)多年,只为躲避一班恶道的(骚sāo)扰,从平灵逃出来,一路到了西岐,埋名隐(性xìng)只怕带来麻烦。

    谈到了舞娘,姐妹们都很沉闷,感觉玩笑开大了,对不起师傅师傅,师傅那么可(爱ài)可亲,这一会在织房里帮着她们做事,她们却有心思取笑?

    沉闷了一会,还是大姐开口:“姐妹们,不要再拖延,快来正点的,今(日rì)端娘舞娘两位师傅放了我们的假,就是要我们玩耍的尽兴,怎么样?八妹,你想好了没有?”

    龙芊沉吟了一会,开口道:“把几位姐姐的诗句先整理下,我再来对下句。”

    众人听说,皆是插嘴,“你不会有耍赖吧?”

    “不会不会。”

    “好吧,我们再来一遍,唱了,你听真了?”

    二姐说我起句是,青山绿水映碧荷,蝴蝶对对入画廊。

    她是边说边唱,四姐也就边说边唱,三姐没接上,我对句是:白鹤恋此(春chūn)景浓,四季长守瑶池天。

    五姐说我那两句有些不接壤,叫做:鸟语花香(春chūn)明媚,老柳垂腰戏玉蚤。

    六姐唱:廊桥虽起白玉栏,亭阁却有勾心角。

    三姐说,我那句就是:胜景已收眼缭乱,依有舞娘绣衣飘。

    龙芊听闻,就笑着道:“我那两句也有了,三姐听真:谈山论水笑颜来,一片相思逐(日rì)开。嘿嘿,别以为我真是难着了,逗着你呢。”

    三姐听了,骂道:“小妮子,我不过说了一句舞娘,伤你哪着了?即便是师傅在,她也是有真名姓的,也不会上了心,你这一会竟然用笑颜来还我,公然把我的名字也带上了,看我怎么不撕你的嘴。喂,大伙要为我作证,我这可不是以大欺小,是她惹了我。”

    三姐说着就追赶八妹过去,她把龙芊的臂膀拉着,向一边悠转,((荡dàng)dàng)起圈圈来。

    大家都笑看着她俩,龙芊起初跑了几步,这一会再悠((荡dàng)dàng),脸就潮红透了,像红苹果,龙颜脸色也是泛红,像一幅红绸,龙湄大叫了起来:“有了,有了,我的下句也有了。”

    “什么有了,小丫头,悠着点说。”

    姐姐,我有了下一句,你听着:姊妹(情qíng)深乐哈哈,飞红爬上半边腮。

    她吟唱的当间,龙颜正拉着龙芊的手,听闻此语,龙芊就喊道:“三姐,你停下,七姐笑话我们俩,她才是我们的公敌,我们倒应该团结起来对付着她呢?”

    “是吗她真有这么不当?”

    “是呀,你不闻飞红之句,这一会你的脸还真是绯红。”

    “是嘛,我的脸真的红了?不能饶了她。”

    于是,她二人又奔龙湄而来,龙湄自是不认,和她们两个纠缠在一起,一时间,场中是笑语盈盈,哗闹喧扬。池塘中的游鱼受此一吓,都潜入了水中,那荷花亦是弯曲在荷叶中,隐隐约约不现。

    龙吉笑着道:“好了,我有歌来收尾了。”

    大姐说:“九妹就是有才,请吧。”

    “游鱼有愧隐不现,荷花含羞面披纱。”

    龙吉清了嗓子,抬了歌喉,晓唱方歇,大家都是称赞。还是妹妹结束这句好,意识好。

    大姐也不住点头,清唱起来,众姐妹见了,亦尾随着她翩翩起舞,开了歌喉:

    “青山绿水映碧荷,蝴蝶对对入画廊。

    白鹤恋此(春chūn)景浓,四季长守瑶池天。

    鸟语花香(春chūn)明媚,老柳垂腰戏玉蚤。

    廊桥虽起白玉栏,亭阁却有勾心角。

    胜景已收眼缭乱,依有舞娘绣衣飘。

    谈山论水笑颜来,一片相思逐(日rì)开。

    姊妹(情qíng)深乐哈哈,飞红爬上半边腮。

    游鱼有愧隐不现,荷花含羞面披纱。”

    唱完,龙颜就道:“这虽不算诗,却也大有才学,甚是顺口,只怕合了大姐的心呢。”

    “你又瞎嚼,让你对诗句没本事,好好的诗歌顺口溜流了,这一会却有才,话里带着弯儿,说什么合我的心,那就不合你的心?你倒是说清楚,合我的什么心?你说,你说,不然我能饶你?嘿、嘿,还是让你饱偿一顿棍汤。”

    龙香一边追着龙颜一边数说,姊妹俩闹着一团,龙岚就道:“大姐,我们今(日rì)玩乐是否太过了,要让前面知道了,如此疯癫只怕是要受责罚,甚至还会牵连到织房里的娘亲和舞娘端娘两位师傅。”

    龙颜道:“哪得就知道了,难得今天快活,大家尽兴一点有什么不好?啊,姐妹们,我们做一个挖沙包的游戏如何?”

    “好,好呀。”

    小姐妹闻言都是赞成,被龙岚数说,龙香郡主本想带着妹妹们回去,却见妹妹们都赞成做游戏,也就不好再说扫兴的话。

    于是,两位小妹妹跑去拿来十来个小沙包。

    所谓挖沙包,或是瓦弹子,就是将几个小沙包放在下面,将一稍大的沙包抛起来,趁着大沙包还向空中的瞬间以不同的手法抓起下面的小沙包,抓小沙包的手法必须要快,闪电的手法,要准,要抗击外来的干扰,在抓住小沙包的瞬间,还要逮住空中大沙包。一边逮沙包,口中还要唱着词儿:嘛呵,对呵,一抓,抓一对,对抓,抓三个,对单,抓两对,一把抓。……

    唱的和抓的不一样,或者没有逮到那大沙包,都算是失败。

    抓小沙包与逮大沙包一般都由一只手完成,难度很大,唱的时候往往在后面还有着唱词,例如唱抓三个,就会唱桃园三结义……

    抓小沙包的时候,指着那个沙包,唱着那个沙包,抓那个沙包,别的沙包千万不能碰到了,一碰都算失败,其他的游戏者双眼都盯着你,一定要心细手快才行。

    大概就是这样规矩了,这个游戏我童年常玩,现在的记忆已经模糊,练的就是眼要快,手要快,嘴要快,心要细。

    在今天看,这也应该算是国粹了。甚至是要挖掘的文化遗产,哈哈哈,有好意的说不上还能拿它去申报什么世界记录。或许要加以保护。

    笑谈到这里,我们却还把当(日rì)瑶池九姐妹相戏的场景详细来描绘。

    龙芊拿来沙包,问龙颜道:“三姐,我们怎么玩?”

    “当然还是分组了,大姐,你扛单,啊,三人一组,大姐和龙吉龙芊妹妹一组,二姐五妹六妹一组,四姐七妹和我一组,怎么样?”

    三姐口直心快,与小姊妹和谐,她这样分配,大都没意见,大姐在抗单时现了脸,幸而她及时改了口,龙香也就无话可说。

    大姐,二姐有点矜持,不肯做瓦沙包的游戏,却不耐龙芊的标赖。

    “大姐,来吧,来吧。”

    “大姐,来吧不要冷落了大姐家的期望。”

    龙颜相劝,小姐妹相缠,龙香不再推辞,和着小姐妹玩了起来。

    不觉一个时辰过去,龙香抬起(身shēn)形,说道:“妹妹们,我们也不要玩的太疯了,莫如还是跳个舞儿回去吧。”

    姐妹几个又跳了舞,翩翩若惊鸿,小姊妹兴致很高,又玩了丢沙包的游戏,直把游鱼惊底,浮花拂水。

    一直到(日rì)落西山,她们才姗姗归去。龙岚担心的对大姐说:“若是被前面知道了,不会被责怪吧。”

    “这?”

    非常难说,今(日rì)吵闹,她算是失职了。龙香默默无语,龙颜道:“管他呢?我们开心多好。”

    归来见舞娘,小姐妹把今(日rì)的乐趣一提,舞娘倒没有生气,只是笑,说:“舞娘就舞娘,我们就是这样,有什么可恼的,还真生气了?算了。”

    龙芊说:“师傅,你让我还不让,非要罚三姐一个事儿,让她站在那里独立,要不去压腿,跑一百圈。那怕她说个笑话把我们都逗乐了也中,”

    三姐急忙推开她,抱着舞娘的肩膀,说:“师傅,不要听她的,我喜欢着师傅呢,怎么笑话?那不过是一时突口,哪里想到了这些。再说,她还以笑颜来相对着我,要罚就罚她好了。”

    “罚她。”

    “罚她。”

    听了几姐妹的吟唱,端娘在一旁说:“好了,好了,都不罚了,不算什么事儿,你们这会比起我们那会儿快乐多了,不过是唱唱歌儿,怎么舍得罚。”

    端娘提起往昔,舞娘也是沉寂,稍有泪花闪现眼帘,那会儿,七姐妹在一起也是风采,若不是父侯结识了什么道人,锐(性xìng)起战乱,她们也是富贵荣华,怎能会流落到后来姊妹分散,喊了声翠姑,舞娘便被压底了嗓音,轻声语道:“不要提了,英姑已经不在了,她是为了保护我们。”

    端娘作轻嘘手势,稍做停顿,放大一些嗓音,说道:“小郡主,我们年轻那会也疯呢。”

    “是嘛。”

    舞娘不再顾,向端娘说:“她们这会和我们年轻那会也差不多,我们比她们疯的游戏还是少呢,好像还少了什么,或是大姐文静,或是七妹(爱ài)听音乐,总是凑不到一起玩儿。”

    “罢了罢了,不要提了。”

    看到师傅触及了往事,陷入了回忆,小姊妹相继告辞。

    次(日rì),小郡主再问师傅所以流泪,竟是都不作答,宛如没有那回事,放任小郡主作乐逗秀,以开心面目存在。

    如此,又是一番风光过,这(日rì),硕儿忽来见童妃,言及太姜有请,“童妃娘娘,老祖母有请您过去一趟。”

    老祖母?她请?能有什么事呢?

    童妃思量着,太姜有请能为什么事儿?喜庆?悲事?或是青鸾斗阙里的哪位妃子做了什么错事?没有呀?

    近来,她们的工作并没有怠慢呀?她实在想不出所以然来,咦,难道是为了那般丫头,唉,要是西伯侯爷在,她们也就有主见,大多出阁了,她自己就是十五岁那年来到这里的?

    胡思乱想了一通,也没有头绪,童妃只得随着硕儿来见太姜。

    毕竟何事?且看下一回。

    这正是:

    最美还是少年时,青(春chūn)作伴魅力赛。

    笑语欢庆(春chūn)光早,歌声常随幸福来。

    apaptahrefapapgt中文网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四回瑶池赛诗各逞能 姐妹相戏韵事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