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性刚强婵玉习武欲争霸鄂顺称王

    写在本卷之前的话:

    “我写封神一书的初衷,是为了把许仲琳老先生笔下的神,还原为有血有(肉ròu)的人先生把人写成了神,把人说成了妖,这有违我追本正源的本(性xìng)。”

    “当然,定下了这个目标后,能不能为大家带来新的惊喜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多年来,夜不能寐,食不甘味,外界的(诱yòu)惑,家人的阻挠,我该怎么办?真有必要把这本书写下去吗?”

    “我(日rì)夜思考着这问题,却不能定,在岁月里甚是彷徨。随着年纪的渐长,终使我痛下了决心,思前虑后不如动手来做,不再去管他许多愿我能不负众望,真正能做到正源,同时,再带来十多位古典美女让大家品评。”

    呵呵,这是黑夜先生的心里话,在这里掏心窝的都说了出来,但愿能得到大家的理解。

    诸位,凡事都有一个起头,上一回书黑夜先生谈到他写封神这部书的艰难,更为书中的人物苏妲己感动,他便动(情qíng)流泪,伤心难以抑制,有了难写下去的念头。

    唉,这样看来,只怕他还不是写书的料吧,写到四十回,便深陷于书中的人物,不能止住自己的感(情qíng),这下面还有许多故事,他又如何来叙说?

    当然,通过反向思维,我们也可以看出黑夜先生平常是极重(情qíng)意的人,不是那花言巧语的先生,更不似那滥(情qíng)无度的人物,他有着天然的本(性xìng),淳朴的(情qíng)感,写到动(情qíng)处便动(情qíng),写到伤心处便伤心。

    或有朋友会问,如此易动(情qíng)者岂能成就大事业?是呀,他既然立下了大志要为商周历史人物正源,他就得从沉沦中拔出来,静下心思继续下面的故事。

    各位,商周演义前四十回围绕着商周第一大美女苏妲己来展开,这中间四十回却是围绕了另一位美女展开。

    至于这位美女嘛,却是有些故事,她本是一位武弁,本领高强,美艳无双,真正是人间的一只凤凰,世间多少美男想求她不得,最后她却飞落到了鸡窝里,被迫嫁给了年纪比她大,形貌丑陋,矮小琐萎的男子手里。

    各位,这事说来岂不是奇?只怕用鲜花插在牛粪上来形容,犹不为过。

    更难为的是,她和这男子有了肌肤之亲,不但心甘(情qíng)愿的跟着他生儿育女,白头到老,甚至还只是他的二房,承认他前头收的女人,默认他前女人养的孩子也为正宗。

    各位,听我这么说,这事更是是奇了吧?

    呵呵,若知端的,且听我来一一分明。

    此正是:

    妲己让我心肠碎,柔(情qíng)寸断本为谁?

    打起精神提起神,说起婵玉美(娇jiāo)娘。

    婵玉本是女红妆,只因生就(性xìng)豪强。

    一(身shēn)武技无人比,巾帼里面名飘扬。

    第四十一回:(性xìng)刚强婵玉习武(欲yù)争霸鄂顺称王

    成汤打下江山后,定都亳,天下从此改姓,为大商朝,呵呵,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后,先想到怎么来巩固新的中央政权,为了抵抗外来侵略,谋臣们便献计,在都城外成立关卡,用来保卫新的中央政权,商帝王采用了他们的建议,在都城外每一方向上都设了关卡,各有五道,俗话就是五关。

    但是,由于后世遭遇外来侵略不断,为了本民族的百姓能有更好的生存,自成汤之后,商都便在不断作搬迁,三百年后,帝王位传到了盘庚时,他迁都至殷,又过了三百多年,位传至帝辛也就是纣王,他又把都城定在了朝歌。

    商都城虽是不断的搬迁,但这都城外设有五关的惯例却没有改。从朝歌向南,这一路却也有五关,最南的一关叫做白沙关,第二关叫做三水关,第三道关嘛,就叫着三山关。

    这三山关承前启后,不但地势势险,而且山高林深,可以说它是南路五关的总瓢把子。

    各位,《商周演义封神正源》第二部的故事正是从这里而起。

    三山关的总兵叫做邓九公,他有一女儿,名起婵玉。

    这婵玉端的是美貌无双,世间少有,多少男儿见了她都掉魂,她却极少回眸,给予亲睐,呵呵,她不但是美,而且还是(性xìng)格倔强,那位要问了,你这么说,怎么见得?

    呵呵,还得容我从头道来。

    婵玉只有五六岁时,哥哥们在山间玩耍,总不高兴带一小女孩碍事绊脚,(欲yù)留其一人在家,她又不让,小孩子家,哭哭闹闹,父母知道了,必也会责哥哥们的不是。哥哥们无法,每次出去玩,会想出一些办法,让其安安静静,好使自己玩的痛快。

    就有一次,大哥邓秀指着一处石洞,对她说:“妹妹,我们玩家家,这里就是家,我和二哥他们去寻找食物,找来后,由你做好再分给我们吃。”

    哥哥既是如此说,小婵玉就点头称是,于是,大哥他们找来一些石块,搭起像灶台的样子,又寻来一些柴草,一些野果,颇似要过(日rì)月的人家。

    一切妥当后,二哥吩咐婵玉道:“妹妹,你在家做饭,我们出去劳作,饭好了,你不要离开,等着我们收工时一起来吃饭。妹妹,你可看好了,更不要让坏人来偷盗,破坏。”

    小婵玉点头称是,为防着他人来破坏,她应了,紧守着这模拟的家门。

    哥哥们一窝蜂的走了,少年儿到了山间,伸伸腿,打打拳,一会就疯了,有那野兔野鸡在草丛里蹿来蹿去,他们就地取材,用那石块打去,用那棍棒夯去、、、、、、

    至天晚,大哥邓秀打到了两只野兔,二哥邓荣打到了一只野鸡,那三哥和婵玉年纪相仿,故只捡到一窝鸟蛋……

    他们有了这等战利品,就急于报功,匆匆的回家赶。

    回到家,父母没有见到小妹婵玉,就问起来,“秀儿,你们也玩疯了,不带着弟弟在家练习武艺,到处乱跑妹妹婵玉呢?”

    哥几个听说妹妹还没回家,也就顾不得请功领赏,开始有点慌了,你想呀?在那山间,夜晚难保没有妖魔鬼怪,虎狼蛇虫,就算是大人,也不一定有那胆子,只怕三魂也得吓掉两魂,何况婵玉还只是几岁的小孩?

    哥几个互相吱唔,谁也没敢主动承担,待九公问得急了,要动起那手来,“秀儿,荣儿,你们妹妹丢了?快说在哪里?混球,我让你们不说。”

    老三邓魁见了,赶紧实(情qíng)相告,“父亲,饶了哥哥他们,都是我的主意,我们在山上玩的疯了,以为妹妹早就回来了。”

    小的已经认了,大哥邓秀二哥邓容也皆跪倒承认错误,“父亲,是我的错,我们忘了,妹妹或还在那边山洞。”

    九公听说女儿还在山上,心疼(爱ài)女,也顾不得严加责罚他们。

    “好小子,你们等着,玉儿没有什么,你们的罪还能轻些,但有什么,我拿你们三个开刀。”

    九公举着火炬,带人上山去寻找,至幕色皑皑,到了山洞,见小女儿婵玉蜷缩在洞中石块旁,石桌上摆放着哥哥先前寻来的野果,那些野果被她分成数份,每一份皆配搭妥当。

    九公看在眼里,不(禁jìn)心疼,“婵玉,我的好女儿,起来了,跟父亲回家了。”

    婵玉被吵闹声惊醒,在火把映照下,小脸愈觉(娇jiāo)美。九公心疼,就略有责怪道:“傻丫头,哥哥们哄你,你就当真,天色将晚时,还不赶紧回家。这山间夜晚野兽颇多,遇着了怎办女儿,没吓倒你吧?”

    说完,他赶紧抱起了女儿来,“走了,回家了,女儿莫怕了惶惶,地惶惶,我家女儿胆子强。”

    父亲是如此紧张,婵玉却傻傻的问道;“可是,父亲,哥哥还没来吃饭呢?我和哥哥在这里玩家家,他们劳作,我做饭,做好了等他们来吃。我在这做了许多好吃的,不在这等他们?他们要是不吃,岂不饿坏,明(日rì)还能劳动?”

    九公更是心疼,更是对儿子生气,经不住骂着,“蠢货,回去怎么治你们。”

    婵玉看到大哥他们,始明白过来,自己是白等了半天,饥肠辘轳,她拿起那野果就吃,“大哥,二哥,你们也吃吧。”

    哥哥更是愧疚万分,帮着妹妹把果子装起来,“妹妹家和妈妈一起吃。”

    及婵玉近十岁,在这个年龄,正是那么些(娇jiāo)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闺中引线绣花的年华,婵玉却不,她整天尾随哥哥们在那山间玩耍,看哥哥一块大石头砸过去,总能打倒猎物,她极是羡慕,也来仿效,可是那石子极不听自己指挥,从来就打不到猎物(身shēn)上,央求哥哥们教一教,有时反而引来讥笑。三哥邓魁只不过比她大一岁,可是教育她来,极像老大人:“妹妹,这打猎,打仗是我们男人的事,岂是你们女孩儿玩的,一边待着,去学你那针线活。”

    说完,他一块石子砸向前去,只见那边野果落下许多,三哥极其得意,捡起一个大的果实递给婵玉,“妹妹,给。”

    婵玉赌气,把头歪向一边,就是不要,复自己又拿起一个石子砸向果树,石块打着那枝叶,亦纷纷掉落下几个,婵玉喜出望外,忙去捡了,却是一些易了的小果,婵玉不嫌,自己吃了,还递两个给三哥,她也洋洋有些得意:“三哥,看我的,也不赖吧。”

    三哥笑料,“妹妹,你的果子怎么这么小?能吃么?”

    “三哥,你别小瞧了,我的果子虽小,精悍,好吃着呢,(挺tǐng)甜的。”

    “不信,真的?我尝尝。”

    三哥吐了,小丫头骗我,看我怎么整你。”

    “三哥,真的很甜个苦呀。”

    一个到口的果子被她吐了,兄妹俩玩笑着跑远了。

    回到家,婵玉说于邓九公听,“父亲,哥哥都能打到大果子,我怎么就打不到大果子呢?父亲,不行,你教我。”

    孩子家,学你的针线不好吗?”

    “不嘛,我就要学。”

    婵玉撒(娇jiāo)的本领九公是知道的,她强起来可以几天不吃喝。

    九公没办法,见女儿坚持让自己教打石子的方法。他就随手打出一块大石子,打中远方一棵小榆树。

    见那片片榆钱飘落,他就谓婵玉道:“女儿,你看我这有什么方法?只不过是力气大,准线就足,你们女孩子家,臂力小,难有那准线的。”

    一番话,说得婵玉好不服气。“父亲,我就不信打不准,你等着瞧吧,女儿一定能练好的。”

    说完这话,她就跑离父亲。但她又思,劲道都是练出来的,吹出这话就不能懈怠了,须抓紧时间多练习才是。

    于是,在哥哥们练武之际,她默记一招一式,躲在一旁偷偷摸摸的练起来,她知道自己的臂力小,难抵男子汉,就在那山间寻一般大小的鹅卵石,聚起了很多,对准着设定的目标是(日rì)(日rì)苦练。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此苦练几年,在哥哥们的暗中庇护下,不知不觉中,小婵玉居然练得一(身shēn)好本领,特别是那鹅卵石击打目标的准确,当真是哥几个都不能比。

    在夜间,婵玉取几十部开外的鸟窝,一石打去,窝中若有鸟儿,准是会跌落一双。她又取百步以外的野果,一石总是能击穿数个,当真是指那打那,石无虚。

    一(日rì),九公宴请同僚,院中一树上老鸦呱呱的叫个不停。九公烦躁,三子邓魁主动请缨,先是石子打了一阵未果,又取长竹来吆赶,奈何那老鸦似故意撩他,盘旋一圈又回来了,邓魁无法,回报父亲。

    “父亲,这鸟着实恼人,赶走了它又飞回来了。”

    听院中有吵嚷声,婵玉就走出了闺格,那个老鸦犹自在院中飞翔,却不知死期将至。

    一颗石子正击中它的顶门,扑答扑答的掉了下来。九公大为惊奇,人有此手法?”

    经询问得知这是小女婵玉的手法,九公更是(爱ài)怜她,于是,就找了一些人来指导婵玉的武功。婵玉也是用心,学的更勤。

    不几年,三山关内皆知邓九公有一才貌双全的女儿,九公上阵也必带着她掠阵。她(身shēn)穿武士服,英姿飒飒,立于九公之侧亦是大将风度。

    而她所乘骏马亦是千里挑一,马前有一褡裢,内有小鹅卵石数十枚,如若交战,她执一两枚在手,邓九公若比那敌手高明,也便罢了,但若敌手太强,九公招架费力,她手中那一鹅卵石块出,不偏不正必中敌手脑门,轻则带伤,重则送命。

    是故,三山关邓总兵之名远扬,竟至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女儿邓婵玉同时也得了一个美名,“飞石大将军。公出战,若有她在(身shēn)边,对方兵士必呼,帅注意,飞石将军来了。”

    他们以此来提醒已方主帅,三山关除了九公和婵玉父女,还有俗称五虎将的人物。

    他们是九公的长子邓秀和九公帐前的副将太鸾,贾成,陈真,黄元四人,这五人本领都很高强,故合称三山关五虎将。

    三山关在他们几人的防护下,已经成了钢铁长城,附近的小诸侯争战,即使想借道,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按理,邓九公膝下儿女成行,正是坐享天伦的时候,九公借此能得到休闲,偏偏事不如意者,十之有,九公此时亦不能安享其乐话怎讲?

    原来,有一方大诸侯,正派兵前来,他们要借道三山关,直捣朝歌。

    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宴,俗话说,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无论哪个皇帝,总会有人谋算,何况是昏庸无道的纣王,他杀妻诛子,激起了民愤,天下诸侯纷纷反商,这里不得不提到的两路兵马,一个是东方二百诸侯之东伯侯姜桓楚之子姜文焕,另一路兵马乃是南方二百诸侯之南伯侯鄂崇禹之子鄂顺,至于他们为什么反商,这个故事得让我从头说来。

    在商周演义第一卷中,我们提到纣王昏庸,(奸jiān)贼尤浑为了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设计谋害了姜皇后。

    因为母亲的含冤而亡,两个皇子殷洪殷郊金(殿diàn)上(欲yù)杀(奸jiān)人,纣王盛怒之下,居然要对儿子下黑手,这就惹恼了两位英雄,哪两位?

    原本武成王黄飞虎帐下大将,现任朝歌的镇(殿diàn)大将军方弼方相两位兄弟,所谓镇(殿diàn)将军,就好象现在饭馆里的招牌菜,是用来炫耀的。

    这弟兄两人皆两米四五的(身shēn)高,皆魁梧有力,不打人都能吓倒一片。朝(殿diàn)前一站,他们就是朝歌城里的招牌菜,望着他俩,群臣就不敢对商朝生出2心。

    偏偏那(日rì)方弼方相在飞虎的示意下,反出了朝歌,得黄飞虎解救,顺利出逃。

    当然,他们那个(身shēn)高,带着两位(殿diàn)下,走在路上招人眼,谁都认得,走不远呀。就像飞人乔丹、姚明这些人,路上一现,多远的别人都认出来个不是乔丹吗?那不是姚明吗?呵呵,他们这还怎么逃呀?

    那时候,他们兄弟路口一站,就会有人围观,猜哪个是方相,哪个是方弼,并以此赌博,在朝歌甚至为无业者提供了一个职业。

    弟兄俩因(爱ài)护两位(殿diàn)下,反出了朝歌,他们一合计,还是分开来走吧。走在一起嫌眼,不用盘问,追兵也能找到他们。

    武成王黄飞虎追上他们后,又嘱他们不要走大路,只走山路,他们遵命而行,方弼就送大(殿diàn)下到东鲁,找他的外公东伯侯姜桓楚搬兵,以雪国母之恨,锄(奸jiān)贼尤浑费仲。

    方相说:“哥哥,你到东鲁去,我带着二(殿diàn)下到南岭,向南伯侯鄂崇禹借兵,怎么说他和东伯侯还是姨亲,闻听国母遇害,他一定会答应出兵的。那时候,有东南两路兵马齐来,昏王总得对天下臣民有所交待。”

    方弼应了,兄弟俩分道。

    他们分手后,兄弟俩就各带(殿diàn)下走上山间小道,藤棘野兽,困难重重,可想而知是多么难走,他们走路的时间耽搁的也就特别多。

    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他们都不知朝歌的惊变,在纣王的诏书相招下,正向朝歌而来。

    这两下里就此差开,致使两大诸侯枉死金(殿diàn)。

    呵呵,各位,要是他们遇着了,两大诸侯岂能枉死?历史也许会因此改写,也许商朝历史还会向下延伸,也许姜文焕能取得天下,这皆是未定之数吧。

    闲话少说,大(殿diàn)下殷郊的(情qíng)况我们后面再说,这里单说二(殿diàn)下殷洪在方相的护送下,躲开那关卡,闭开虎狼,离开了朝歌。

    途中,二(殿diàn)下再有伤病时,这千辛万苦自不必说,这一(日rì),他们二人到了南伯侯鄂顺属地。

    彼时,鄂崇禹已死,鄂顺在臣子们的簇拥下,自立为南王,却苦于攻打朝歌借口不大,虽说那老伯侯枉死,然而在那朝代,君主是自高无上,臣下所有莫不属于君主。纣王杀死许多大臣,临死之人虽有怨言,但他们依然以成汤子民自居,不敢作逆天之举。防落着忤逆的口实。

    鄂顺称为南王之后,也正处于此矛盾中,南伯侯附属的二百小候之中,持相反意见的也大有人在,唯有丞相马元极力支持,他原本只是鄂顺的狗头军师,自号为一气神仙,他赞助鄂顺称王后,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丞相。此时,他正在(殿diàn)前大骂:“这般狗东西,就是死脑筋,不知晓变通,朝歌昏君无道,正是我们变天的好时机,南王,天下苦纣久也,时不我待,早举义旗,必然一呼百应,一着先,步步为先,南王,你下决心吧,打上朝歌,取那昏君人头,为老侯爷报血海深仇,南王,闻那昏王后宫中锁有美人无数,先到者先得。”

    鄂顺见反对者众,尚且在犹豫,忽然有当驾官来报,二(殿diàn)下已至南疆,要南伯侯鄂顺亲自来接驾。

    鄂顺就问丞相,“军师,依你看接还是不接?”

    “南王,正是好机会,当然迎接。”

    南王听说,喜怒哀乐俱深埋,即以隆重礼节来迎(殿diàn)下,并以臣子的礼节敬请二(殿diàn)下上了宝撵。

    这正是:

    南侯一心想称王,忽闻(殿diàn)下来南疆。

    顺天顺地顺人道,师出有名无阻锵。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一回性刚强婵玉习武欲争霸鄂顺称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