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争天下尤费施计避灾祸莹玉习武

    第三十五回:争天下尤费施计避灾祸莹玉习武

    各位,尤浑费仲皆文雅模样,叫他们出点馊主意在行,真正带兵去打仗,他们两个哪个有这本领?

    金(殿diàn)上,当着闻太师的面,向纣王请旨出征,他们这是被((逼bī)bī),不得已,他们假模假样的去验兵,点兵,待太师兵东海,他两人却向纣王请了病假,“陛下,微臣恨不得现在就上战场,带兵擒拿西岐贼寇,谅他们这般乌合之众怎堪陛下大军的一击?臣借助陛下之威,平西岐贼寇必胜,岂能不愿意借机显荣,但是,近来天气寒冷,臣染上了伤寒,(身shēn)体不太好,陛下,臣虽有心出力,却怕无法成行该怎么办呢?”

    “(爱ài)卿,非是朕不怜惜你,只是你于太师面前下了保证,此去若是耽搁,何时能使西岐贼寇伏法?”

    “陛下,若是如此,臣又有了区处,陛下可以下令,费大人领大军先行,臣只待(日rì)后风寒稍好便追上大队兵马如何?”

    尤浑之语,直把费仲顶了出来,他不得不近纣王前道:“陛下,臣手下之兵,都盼着为陛下效力,想着早一(日rì)上战场,臣恳请陛下,即(日rì)让我们兵吧大人既然(身shēn)体不好,就让他多休息后再行,咳咳昨夜也略受了风寒,至现在腿脚走动都不便了

    说完,费仲假模假样的走了几步下,臣这样去阅兵吗?”

    纣王看他的模样,特是滑稽,终是勾起了心底的笑意,也就接过话头来说:“两位(爱ài)卿都愿意为朕出力,朕很高兴,谅西岐贼寇,怎堪成汤大军一击,自成汤组建队伍以来,一向是战无不胜,谅这次也不例外,西岐贼人嘛,朕还不放在心上,他们不过是乌合之众,黄飞虎,姜子牙,哪一个不是我朝歌的叛臣正是你两个立功的好时机怎么就不凑巧,两位(爱ài)卿都病了,既然是这样,尤(爱ài)卿,费(爱ài)卿,你俩都休息下,待(身shēn)体好了再行出,谅西歧贼寇成不了气候,不过是一些叛臣,哈哈,姬那小子(乳rǔ)臭未干,能有多大的动静?”

    这两人得此旨意,竟是停兵不,照旧与群臣相混,调查什么人在闻太师面前说了他们的坏话,不久,也真给他们查着了,既然查着了,他们岂能不报复?

    各位,他们如何设计报复,这中间具体的(情qíng)况,且容我从头细述。这样吧,容我把话题扯向纣王的后宫,且看苏妲己娘娘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在上一回书曾说苏妲己怀了孩子,但这孩子是怎么来的?我们也难说清楚,妲己虽是明白,却也羞于说起。尤浑只能算作半裔子,有着男人根却是女人味,那个功能或许没有用了,亲近女人只是他作为男人的一种本(性xìng),或许还有用,这在某些事(情qíng)上就难说,妲己腹中的胎儿和他真还能有着某种牵连,还真有可能是他下的种,纣王体衰,妲己又被他亲近过一次,至于具体到了何种地步,他人就真就难说得清了。

    那时侯,没有先进的医术把胎儿打下来,是的,三千年前的医术还没有达到这地步,绝没有正规的堕胎药,当然,民间或会有一些土方,但那很危险,怎么能轻易的拿来试用?何况妲己贵为大王的妃子,这事决是瞒不住,她只能任由小腹一天天鼓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纣王也很高兴,最宠(爱ài)的妃子有了(身shēn)孕,成汤又有了后,在他来说是天大的喜讯,每过两天,他就到寿仙宫来,趴在妲己的(身shēn)上听。

    “(爱ài)妃,你看,他动了,动了,(爱ài)妃,你可要小心,要注意休息。”

    妲己笑着应了。

    “大王,这是你的骨血,他见到你来了,当然要动,他在迎接着你呢。”

    妲己的巧嘴,纣王更是高兴,当即许了愿。

    “(爱ài)妃,只要你生下太子,朕一定立你为正宫,无论谁阻拦,朕必不轻饶。”

    妲己笑笑王,臣妾现在想通了,把这事也看得淡了。”

    纣王着急了妃,你这是怎么说,怎么了,你不高兴了?”

    “没有,臣妾高兴,大王你不要多想。”

    就对了,你这样朕才放心安心养着,朕到王贵妃那里去了。”

    “大王,臣妾送你。”

    妲己起(身shēn)(欲yù)送,为纣王阻拦。

    “(爱ài)妃,你不要动,要多休息。”

    寿仙宫里,尤浑还会偷空溜来,现在,飞虎走了,比干死了,后宫已经全部安插了他的亲信,包括这里的总管太监于二,也成了他的得意门人,他再也不怕人看到,不怕人在后面说他的闲话,进入寿仙宫他就如平常。

    嘿嘿,纣王相信尤浑,以为凭他现在的能耐,断不会再对女人干出苟且之事,他最多只是担当他们师傅申公豹的侽童。

    各位看书的朋友,看事物不能看表面,看着不出格的事物他偏会出格,人妖都有两(性xìng)功能,何况尤浑还在男人和半裔子中间?

    看书的朋友,不要因为家里稳固,你就冷了美妻,或者你还真要多花些时间去看看她,看她变了没?

    呵呵,别伤着了吧?你可别骂,接着看。

    且说尤浑到了寿仙宫,妲己就是不肯理他,多次哀求后,他道:“娘娘,你就让我见一见?怎么说,我也是你娘家的亲人,在这个朝中,没有了我,你在后宫里怎么安稳?远在冀州的苏侯爷知道也不能安稳又怎么安心?”

    妲己不理他,他也很无趣,这一次,他就求的特厉害。“妲己妹妹,我来和你说会儿话,现在,黄贵妃已去,后宫之中再无你的障碍,你不为将来考虑,该为家乡的父母考虑,妹妹,你怀的是王子,正是好时机,嗯嗯,我决不会让外间有不利你的言行。”

    这个话里明显是透着威胁,妲己以这个话,真想恨他,却再无其他理由,她只能对他若即若离,同时,希望借助他的力量,使自己在后宫里安稳,再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把荣耀带回给家乡的父老。

    呵呵,即便是妲己娘娘也需要步步留神。对尤浑的威胁她不能忽视,只有应着:“尤大人,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睬你?”

    妲己忽冷忽(热rè),尤浑没有好办法,看他于后宫里团团转着,妲己就对鲧娟道:“妹妹,我已很累,尤大人来了,你陪他聊一会?”

    鲧娟跪倒在地,求饶道:“娘娘,你这还是怪奴婢的上一次,娘娘,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妲己道:“妹妹,我说的是真心话,同是女人,我岂有怪罪于你?你若看好了尤大人,我向大王进言,把你赏给他做妾。”

    尤浑听着了,虽是生气,却无着落。抓不着,挠不着,恨的牙痒痒。他就故意拉着鲧娟,在偏僻处,鬼混一番。

    妲己即便瞥见他们,也视着不见,她面无表(情qíng),也不须去恼。

    过了几月,妲己腹痛难忍,生下了一个小王子,纣王来看,小王子方嘴大耳,特别像自己,喜的他抱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并为孩子起名叫邾。意思是高高在上,四方诸侯都来朝拜。

    各位,为什么会这么讲呢?呵呵,古人的名字多有含义,邾在这时就是作蜘蛛的意思,网结四方,稳座中军帐,四方来者自然都要来朝拜。这正符合王者的风范,由此也可见,纣王一开始就有想把邾立为储君的意思。

    群臣知道娘娘的喜讯,自是都朝拜,尤浑也带来了礼物恭贺,纣王就令嫫嫫将小王子邾带给他看。

    看了小王子邾,尤浑就觉得他太像自己了,特别是那一双眼,很像自己小时候吊眼稍的毛病这都很像,其他还用说。

    尤浑喜悦溢于心里,但却并不多语,只是把小王子不住的颠拨。

    纣王来问:“尤(爱ài)卿,小王子还英俊否?”

    尤浑赞颂不止,说了许多歌功颂德的话。“大王,你英明神武,功过尧舜,业过禹汤,今天下安定,四海升平,所以上苍送给你这么聪明漂亮的王子。”

    纣王是哈哈大笑,尤浑亦是哈哈大笑,待以后,只要纣王不来寿仙宫,尤浑就会溜来看一眼王子,妲己并不去阻止,她也无法阻止,这时候的她还不是后宫的娘娘,不过一个贵妃,假如被他进了谗言,依旧可能被纣王弃之如敝帚的命运,并没有握在自己手中,她不过是一女人,命运还在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手里,为着孩子,为着家乡的父母着想,她不能得罪尤浑,防着他不要脸面,置之生死的把曾经的恶丑抖落。

    邾长着白净净,雅致致的脸盘,很有长公子伯邑考昔(日rì)的风度,妲己常常会对着他呆,喜欢时,她也不多说,只是紧紧的抱着,孩子得到这样的享受,亦离不了她,有时纣王来了,要抱一抱,孩子不让,嚎哭起来,呵呵,他已离不开了妈妈,纣王没了办法,只能由着邾的(性xìng)子。

    纣王心疼妲己,就对妲己说:“(爱ài)妃,你不要太辛苦,可把王儿放与宫中嫫嫫带。”

    妲己舍不得孩子,不让,这(日rì),纣王又来,劝导妲己把孩子给别人带,妃,你贵为王妃,何必亲自带孩子,自有下人去带。”

    妲己为了转移话题,就对纣王说:“大王,臣妾自得邾儿以来,好久没跳舞给你看了,今新得一词,弹与大王听。”

    纣王说好呀,难得了。

    “(爱ài)妃,朕是吝惜你,舍不得让你跳,今天,既然你高兴,你就唱吧,跳吧,在这个宫中,朕最喜欢看你的舞蹈了。”

    于是,妲己依靠古琴,将一曲《喜得子》弹开:

    十月怀胎,含辛茹苦,一朝分娩,离了母体得子,(娇jiāo)嫩可(爱ài),俊俏无比,就如那阳(春chūn)雨,滋滋润润娘的心田。

    儿呀,你是娘的心头一块(肉ròu),娘有了你,就有了生存的力量,儿呀,你是娘的主心骨,娘有了你,就有了依靠,有了盼头,儿呀,你是娘永久的希望,娘有了你,这一生就有了企盼。

    歌声揄揄扬扬,令纣王如痴如醉,陶醉不已,那舞步飞扬,同样令纣王心动,体谅到妲己带着孩子的难处,纣王就尽量不去打扰她,而常到馨庆宫找王娘娘相作伴。

    费仲因此就不能与王娘娘见面了,他心里难免有点妒嫉,嫉妒着尤浑,思量着如何从师傅那里拿来丹丸,让王娘娘也怀上一个龙子。

    “哈哈哈,天下也就有姓了费的血脉了。”想到得意处,费仲暗自高兴,盘算了很久,他有了计谋。

    这(日rì),王娘娘乃启禀纣王道:“大王,臣妾在此(殿diàn)中,时常看到杨贵妃,姜皇后,伸口吐舌的样子,煞是可怕,大王,姜皇后口中尚喊着冤屈。”

    纣王刚想责备她,她就学着杨贵妃的语气,模仿着杨贵妃的样子。口中道:“冤呀,冤呀。陛下,臣妾冤呀。”

    纣王听的是毛骨竦然,汗毛直竖,自此后,他眼前时常出现姜皇后眇双目,面孔狰狞。杨贵妃死不冥目,黄娘娘跌得血(肉ròu)模糊的样子。

    想起了昔(日rì)和各位娘娘曾有的恩(爱ài),纣王心神更是憔悴。但要爬起来,他就会想到炮烙的梅大夫,醢尸的东伯侯,南伯侯,伯邑考。

    纣王精神就此有点儿恍惚,常常一人躺在养心(殿diàn)。

    申公豹以为丹药出了问题,就改进了配方,给与进补,这样,纣王的(身shēn)体就回复了些,但他的思维却是大幅下降,到各宫娘娘那里去的也就稀朗,虽是稀朗,却也还去,也还会到王娘娘那里作安慰,不久后,王娘娘也就传出喜讯,纣王并不以为怪,得到这样的消息,他精神愈是焕。

    书到这里,有人就会问,王宫中如此混乱,实在无道理,难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就无人敢向纣王讲出来?纣王的后宫就任由这(奸jiān)贼窜弄?

    啊,你这就有所不知,(奸jiān)贼当道,指鹿为马,谁敢冒着风险犯(禁jìn)?再说,君主的权势至高无上,谁能想到后宫里竟是乱成这样?

    各位,那个时候,君主无谓的一句怒言,就可能有无数的脑袋搬家,谁敢对君主不敬?君主的东西谁敢碰?即使知道了,又有哪个敢说出来?

    偷驴往往逮到拔橛子的,再有一点,纣王脾气怪,某人偷了东西,看到的人禀报他,偷东西的人固然是死罪,但看到的人,没有当即去阻拦,也同样没有好果子吃。举个例子,素娟是妲己的婢子,她看到伯邑考调戏苏妲己,就暗地里报于尤浑,尤浑生妒,又转报于纣王。纣王妒火中烧醢了伯邑考,到后来素娟不但没有得到奖赏,反而也被处死。

    即便是死罪,纣王也不需要对任何人作出解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她只是一个宫娥?

    总而言之一句话,无论是谁,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在那里胡言乱语,只怕他见不到纣王,就已被尤浑费仲以各种借口杀掉。

    此时,纣王躺在养心(殿diàn),更是离不开尤浑,对尤浑更是宠信,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他越不想去问事,这朝中的事和宫中的事,就皆通过尤浑之手了。

    纣王(身shēn)体差了,但色心不差,尤浑常派少女伺候,纣王尝遍新鲜,(日rì)(日rì)作新人,尤浑又从申公豹那里将那长生丸,聚(情qíng)丹加了生精的药材,加倍与纣王吃,只吃得纣王是脸色黑,(身shēn)体飘。

    天下毕竟是万民的天下,不是独夫的天下,就有那看不顺眼的暗争于当中。

    朝中有位大夫徐容,原来是某位诸候的幕僚,太师闻仲见他有才学,就请在朝中负责记录商朝大事,在今天来说,他也就是一个史官。

    闻太师在朝中时,他是太师的左膀右臂,只是他(性xìng)格甚为木衲,谁家有事,份子照随出,他人却不去,太师远征北海后,尤浑费仲得势,比干丞相和尤费二人皆邀请他酒宴,他是一概推迟。

    尤费二人对他是冷(热rè)不知,拿他没有办法,朝中生的事,他却是照记不误,想让他把记录改一改,那都是不大可能的,他有一个男孩,名叫徐仪,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对父亲不通事务,有点意见,但他又不敢当面提,只会背后牢(骚sāo)。

    “父亲呀父亲,你不通人(情qíng),不通事务,也不给儿孙留一点儿想头。”

    尤浑手下知道了,就告知尤浑,尤浑便生了拉拢之心,一次游于市井,尤浑就对他说,“公子,你父亲不通人(情qíng),你也不能学着,得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你只要忠心跟着我,自会有你的好处。”

    徐仪毕竟年少,得了尤浑的好处,思想就生了转变,请教尤浑道:“大人,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尤浑得意。就对他说:“公子,你父亲太过耿直了,事无巨细,他都记下来,其实,作为史官,应当对事(情qíng)分出轻重缓急,当记的记,不当记的就不要记,这样才是一名好史官公子,你只要忠心跟随我,将你父亲所作的记录,不利于我们的都改写了,我将向大王提出,将莹玉公主许配与你,你放心,这件事对你父亲并无伤害。”

    各位看官,在个那朝代,女孩子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父母可以把她当作商品和别人交易,只需一只羊或是一头猪,甚至一只鹅,就可以把她换了。

    总而言之,女子的命运大都握在男人的手里,在她的父兄手中。呵呵,男人有着三妻四妾,却要求女人从一而终。

    女人忙与女红,成天缝制衣物,做了大量的家务,但却没有一点地位,相较于女人,男人就轻松多了,他们生来就是为了管理女人的,他们打仗,那一方诸侯被灭了,他的女人,境内的女人就会被胜利一方瓜分了。胜则为王败为寇,自古就是这道理。在这个时候,诸侯之间打仗频繁,纣王即使作为国君,对分封诸侯之间的战争,他也是鞭长莫及,呵呵,他管不了那么多。

    此话又岔远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

    各位,那莹玉公主,你道是谁?

    原来,她就是武成王黄飞虎的妹妹西宫娘娘黄贵妃所生,小公主出生那一年,蝗灾作乱,天下瘟疫横生,那真是饿殍遍地,万民流离失所,黄娘娘疼(爱ài)她,就奏请纣王:“大王,莹玉(身shēn)体差,在宫中隔三岔五常生病,当请一些道人来做法事,为公主消灾去魔。”

    那时候,尤浑费仲还没有进入朝庭,黄滚与儿子飞虎将军和闻太师相处的都特别好,西宫娘娘亦是闻太师奏请纣王迎入后宫的。

    纣王年轻的时候,也还算是一代明君,他对三宫娘娘皆有宠(爱ài),朝中大小事有闻太师和商容老丞相代劳,皆不用他((操cāo)cāo)心,他也就乐得在后宫玩耍。

    故而,当他听黄贵妃如此一说,也就同意了话有道理,可不想宝贝女儿过早的夭折。

    这个朝代,僧人不如道人吃香,哈哈,正牌的往往不如杂牌的好买,杂牌的少了中间盘剥,有些微的利润就可以出手。

    这时节,道人的道场不单比僧人做的好,而且法事做的还特繁琐,那道观香火自然也就是特旺盛,仅仅是他们画的一个符咒,就得分多少种,不同的木符驱避不同的病灾,妖魔鬼怪与凶灾病祸皆按不同的手法来施法。就那符木来说,就分有桃木符,槐木符,柳木符,黄曲木符,香覃木符,花檀木符等多种,那符上面会有一个繁写的大大当思也就是挡吧,下面或写六个小鬼,或写六个小魔,或是写有四灾四相,四凶四祸,也有在那符上将鬼怪妖魔都当着,这几个字连成了一个整体,成了一个更大的字,整个字看来就更象一幅画,当然,会写字的,写出来还好看些,大多数人分片还能认识,这里挡的是鬼,这里挡的是魔,有了此符,鬼魔就不会上门来了,却也有那些写不好字的道人,那符画出来真叫龙飞凤舞,再有学问的人也难认。

    所以,后世学者每研究此时文字,就以为这时的甲骨文,竹简文化多深奥,皆有焦头烂额的感觉,也有知(情qíng)的,笑料那画符的,就称他为鬼画符。

    哈哈,说到这里,又是岔题了,我们还是回到纣王为小公主做法事那天,这请来的道人很多,竟是有百十号人,其间也就有几位女道人。

    法事完了,两道姑紫霞和云霄就对黄娘娘说:“娘娘,小公主一生该有三灾十八难,须跟随我师道德真君修习道德,修德修(身shēn),方可以度过此等危难。”

    娘娘望着莹玉那多病的(身shēn)躯,心里煎熬,就求助于纣王,“大王,女儿多病,依你看该怎么办?难道你愿意让她们把我们的女儿带走?”

    纣王这时候年轻,还是明君,他就对黄娘娘说道:“(爱ài)妃,与其让她在宫中病死,不如就交待给两位道人,让她们带着,假若有了差错,寡人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们。”

    见黄娘娘实在难舍,纣王又道:“(爱ài)妃,不如这样,寡人在朝歌城北,依山建一观,令她们带玉儿在观中修行,于这里是近在咫尺,(爱ài)妃随时随地都可看玉儿样做可好?(爱ài)妃,依你看是如何?”

    黄贵妃没有他法可想,就将那紫霞,云霄找来,交代了她们一番道理,两位道姑自然是满口应了。

    这正是:

    为避灾来入道观,公主莹玉艺非凡。

    若非念母多含冤,怎要天仙来蒙难。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五回争天下尤费施计避灾祸莹玉习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