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尤浑加官掌祭祀费仲升职作司马

    第二十九回:尤浑加官掌祭祀,费仲升职作司马

    飞虎在金(殿diàn)上打了尤浑,被纣王责打了二十堂棍,这二十大棍打下去,虽不致死,却也伤人颜面,呵呵,纣王在金(殿diàn)被比干丞相阻截,哪里好狠打飞虎,只是略作惩戒,扫他的(情qíng)面罢了。

    飞虎虽是鲜血淋漓,但依他的体质还能承受,在(奸jiān)贼面前更不能示弱,他蔑视着尤浑费仲,不让别人搀持,坚持着走回了家。

    比干丞相至晚来探望,黄飞虎正是疼痛,不能起来,只能是欠(身shēn)相迎,比干安慰了他一番,见其皮肤糜烂,就大为感慨,僻退下人后,他们作了密谈,谈到苏妲己这个小妖精,(骚sāo)狐狸精时,飞虎道:“丞相,昏王已被她迷惑,今后,后宫中再也听不得别人的主张了。”

    “是呀,她将是黄娘娘登上后位的最大障碍,而她所依持的不过是尤费两个(奸jiān)贼。唉,这两人将是威胁我成汤江山,使朝歌万民不能安定团结的最大祸害。”

    比干的话落,即把两人引入一阵长思,唉,该如何把尤浑费仲两(奸jiān)贼除掉呢?

    黄飞虎想了一会,就道:“丞相,他们既如此张狂,我们须留他不得,待飞虎伤好时,即动用手里的兵马,在来年二月,(春chūn)祭时,先下手为强,把他们一锅端了。呵,他们既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留好(日rì)子给他们。”

    见此行目的已达到,比干就没有多耽搁,嘱咐飞虎安心养伤。

    “啊,你不要多想,养好(身shēn)体要紧,这个事以后再说。”

    比干说这个话时,明摆着言不由衷,飞虎也就不甘心的应了。

    “丞相,您放心,我说到做到,到时候,你看我的手段。”

    比干听他说的肯定,没有一点犹豫,也就不好再劝,告辞而归。

    飞虎心中对(奸jiān)贼不忿,希冀能亲手铲除了他们,为了增加手里的力量,他交结了各方英雄豪杰,其他的人物这里也不须提,但是,有一个人物需在这里介绍一下,虽然他(身shēn)材矮小,其貌不扬,却精通骑术,又善马相,挖窟掏渠,各样在行。

    这个人技,飞虎很看重,让他掌管朝歌城所有军营中的马匹管理,包括饲养和训练,当然,这里神秘兮兮的说到他,一定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这个人物究竟是谁?能否在这里揭示一下真面目?

    各位,在本部里由于没有他出场的机会,所以,就不在这里细讲他了,只是提一下,在封神第二部《诸侯争霸》里,我们将细叙他,而且,他还是里的重要主角之一。

    且说尤浑被飞虎在金(殿diàn)上打了两拳,对飞虎自然也是痛恨,如今,他们的矛盾已经公开,如果说他们之间以前有矛盾,那也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不须公开,内部可以解决,通过对话可以解决,但现在他们的矛盾已经公开,已经转化,属于敌我矛盾,是你死我活的矛盾,是真刀真枪的矛盾,意识到了这一点,尤浑也就加紧收罗手下,聚集各方绿林好汉,他收罗到的人物,这里暂也不多讲。

    当然,飞虎和尤浑招兵买马,他们的手段不相同,飞虎多是靠朋友义气,而尤浑完全是金钱收买,所以,他们双方收集的队伍里是各有千秋,难分高低。

    手底的兵马收集齐了,尤浑并不急于和比干集团真刀真枪的对着干,当然,这并非是他玩深沉,而是他忽而想到了,要想在斗争中稳占上风,还需在纣王面前筋,这样才能彻底的铲除异己,铲除掉飞虎比干集团。

    这(日rì),纣王回宫,尤浑费仲就尾随至寿仙宫,祝贺他金(殿diàn)施威,成功的给与比干飞虎集团一个严重打击。

    今天飞虎与尤浑相斗,在由谁入主后宫的问题上,尤浑虽是被打,却得了优势,经过了这一役,苏娘娘可以在后宫自由的行动和管理后宫的用度开支。

    所有这一切,当然是尤浑的功劳,这一会他心里甜滋滋,就好象小孩子干了好事,希望得到家长表扬一样。他就怂恿着纣王,到寿仙宫这里来了。

    听说大王前来,妲己接驾,迎了纣王一行进入寿仙宫。

    纣王在金(殿diàn)上了威,所以很开心,就传令王贵妃等人前来助兴。

    虽说尤浑帮着妲己做了好事,很想得到表扬,就似父母亲去表扬孩子那样的表扬,但是,对着苏妲己,他却又没了胆。又很怕她揭露出什么来。

    他不敢望着妲己,只是低着头,倒象极做了错事的孩子。

    妲己却不这样想,这毕竟是一个对自己有着念想的男人,她不希望看到他今天这样的菘样,哪怕是她所恨着,她也希望那被恨着的人,即使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人,也是能把腰杆子(挺tǐng)直的男人。怎么也不能似眼前这个样子,低眉抹,好像贼儿一样。

    尤浑被飞虎所打,虽是没伤,这会却也疼的厉害,护着伤痛,他委屈起来就极其丑陋好笑,当然,他的形象落在妲己眼里,妲己就难过了,啊,就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能在后宫里畅行无阻,这是成汤的悲哀,还是世风如此?就这样的王朝,还能存在多久,又怎么能得长久万年?

    当然,尤浑的形态,落在纣王的眼里,又是一个味,他在这样想着。

    哈哈,这人真不错,简直是天生的奴才,我成汤天下多有这样的人才多乐趣呀?

    想起他在金(殿diàn)被黄飞虎打的菘样,纣王又是笑,哈哈,哈哈!

    惩罚了黄飞虎,巩固了他在朝廷的地位。他又怎么能不笑?

    妲己不想冷落了尤浑费仲。也就打了招呼。

    “尤大人,费大人,你们来了。”

    她和尤浑之间,就象没生过任何事一般。尤浑倒是变了脸色,她见了,就又换了话题。

    “这许多天没来,陛下还没有忘了这里?啊,臣妾恭迎,愿陛下和尤大人费大人在这里玩的开心。”

    纣王并没有在意妲己的复杂(情qíng)感,他哈哈哈笑着,说:“苏(爱ài)妃呀,朕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日rì)尤大人,可是挨了黄飞虎的拳头。”

    说到这里,纣王又笑,哈哈,哈哈。继续说:“(爱ài)妃,他可是为了你呀?”

    当纣王把金(殿diàn)上的(情qíng)况对妲己说了,妲己就跪谢皇恩浩((荡dàng)dàng)。又向纣王启道:“大王,这尤大人么,尤大人,尤大—人。”

    她故意停顿下来,只把尤浑吓得魂不归位,胆破肠阻。低着头,却以眼一角的余光瞅着她。

    妲己见了,又是心烦,她再进言,说:“陛下,这尤大人厶,费大人,两位大人可是忠心耿耿为着成汤江山,没有一点私心杂念,他们为成汤江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陛下,你都当有重赏。”

    纣王笑了,“嗯,(爱ài)妃说的是,得赏。”

    “陛下,那(春chūn)官宗伯,夏官司马之职,你不是说,一直没有找到相当的人来替待?陛下,(春chūn)祭将到,可不能空着,祭礼的事当考虑,依臣妾看,两位大人堪当。陛下,由他们主持祭礼,正可一展雄风。”

    纣王说:“(爱ài)妃,他二人是谏议上大夫,由他们担当宗祭,只怕丞相有意见。”

    妲己捧着心口,‘嗯’了一声。轻声嘟啷:“陛下,臣妾不过是说说,可不干我的事,他们能不能担当,这事或许没有先例,但是,哪一朝帝王没有自己的改革?”

    纣王不忍看到美人皱眉,于是宣旨:“上大夫尤浑恪守尽忠,善于礼节,加封(春chūn)官宗伯一职,掌管本朝一切祭祀活动,上大夫费仲任劳任怨,不畏辛苦,加封夏官司马一职,掌御林军并四门提督,节制本朝兵马。”

    这夏官司马集结了朝歌的兵权,即便是武成王黄飞虎,在朝歌城也须受他的节制,当然,出了京城上了战场又是另一回事,每当朝歌城举行祭祀大典的时候,便是大司马最当旺的时候,((操cāo)cāo)练祭祀兵马,需由他负全责。

    各位,在那个时候,祭祀活动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仁谁都要来听命。哪怕纣王也不能缺席排练的场所,飞虎自然也需受命,受费仲的节制。

    且说尤浑费仲这两人得升了官,都很高兴,叩谢恩不说。

    那王娘娘也为他们的升官高兴,亦上前恭贺,

    “大王贤明,任命贤良,你是治世有方,成汤江山必传承万万年。”

    纣王更是高兴,令王娘娘歌舞助兴,于是,王娘娘是翩翩起舞,一展歌喉:

    乾坤盛世万年长,富贵功名世代传,

    赤胆忠心有贤良,正大光明伏四方。

    席间珍馐壶中酒,壁上画桃寿星昌,

    舞娘妖娆君臣乐,代代相传永不休。

    王娘娘唱完,尤浑是跳咧着上前,对着纣王和各位娘娘施礼,清了清嗓子,然后道:“陛下,王娘娘,苏娘娘,请座上听真,下面由小臣说个笑话:蟠桃会是天上一年一度的盛宴,皆由王母作东,遍邀群仙,取那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的蟠桃,又取那千年的琼浆玉液,君臣同乐。恭贺王母的又一(春chūn),群仙来了,都要带点贺礼,那金银玉石是不在话下,奇珍异玩更是不尽胜数,福星公送的是一对玉如意,摸在手中是圆润无比,这两个如意却是配对的,一公一母,却有机关丁在一起,一迎一合循规章法。那寿仙公送的是一对乌龟,看不出稀奇,福星公就笑话他,送礼那有送乌龟的?你看我这玉如意多好,是真正的宝物。寿仙公就说,你那知,我这两只龟儿能讲人话,非是寻常之物,福星公不信,趁其不备,将其网兜割开一个口子,至宴席,玉帝王母在上,群仙献礼,寿仙公哪里去找乌龟呀?气得他是大骂,这是那个绝门户干的好事?我知道了,把他的皮扒了,只听大堂中间有一声音,叫道:“不骂。不骂,我在这讲笑话给玉帝王母听呢。”寿仙公看着了,就说道:“我这不是骂你,我是骂那只王八羔子呢?”中间那只就说:“这不,他人模狗样的坐在一旁听呢,你看呀,这王八,他还晓得笑呢?”

    费仲起(身shēn),恼道:“你自讲你的,何苦把人家刮上。”尤浑笑道:“我要不说你。你还不晓得起(身shēn)。”

    纣王已笑的合不上嘴,独妲己没笑,玉石与妲己分坐纣王左右,她见费仲起(身shēn),正用(热rè)烈的目光盯过来,她当然希望自己的(情qíng)人能大展(身shēn)手。

    费仲见此,就说道:“两位娘娘在此,小臣岂敢胡乱卖弄。”

    话是这么说。但(情qíng)人火辣辣的目光,他又不能推了,看着尤浑回座,费仲心里就有了计较,整容之后,他开口道:“陛下,小臣还是从王母那次寿辰说吧,两位娘娘听着,寿仙公的两只乌龟,跑了一只还有一只,在那里骂了一场后,又怎么样了,生什么故事呢?容小臣来说分明,且说玉帝王母在上面,听先前那只王八乌龟讲着讲着,正到精彩处,它忽借故下面有吵闹,闹起了(性xìng)子,竟然不肯讲,那王八回了座位,犹自满嘴胡言乱语,如那粪堆里出来的屎壳郎一般,由是臭,王母怒气上来,只是对着它指出一个光指,便把那只乌龟废了,,寿仙公见了,吓得尿了一裤子,爬起来转(身shēn)就跑了。拜寿的人儿走了,这不是冷了场子?这可怎么办?把玉帝王母就撂在那里了?陛下,那(日rì)小臣恰好在,看着没奈何,总要找个(热rè)场子的,也就走上去说两句,陛下,臣就是那小乌龟,娘娘看着,在陛下面前,臣就做一回乌龟,这只乌龟,他会讲故事,娘娘,你听真了,陛下,那乌龟就算是小臣这样了,只见他上来,站在这场中间,抹了两下爪子,开了口说,玉帝王母在上,小臣虽是无才,却也打肿脸充胖子来上一段,算凑个趣吧。”

    费仲真装作乌龟相,边爬边继续说:“陛下,说,说这个故事是生在那东部山区,有一些贫困人家,因为贫寒,家中往往只有一件衣服,但凡男子汉出门后,婆娘就只能光着(身shēn)子躲避家中,有些人就生起不良之心,打起那里婆娘的主意,那些婆娘吃了亏,(日rì)久也就精了,但凡有人叫门,因乡音皆近,听不出是谁,必在门边先望一望,有那怵穑鬼,就紧紧抵触着门,里面的婆娘看外面就不是很清楚,总是有错了的时候,没有办法,有些婆娘只有从门缝的小眼中验货,或脚或手,上有记号的,手一伸,婆娘手一接,那有伤,疤,痣,皆知悉,啊,这是我那丈夫的手,不错,通过了,她就开门了,也有那婆娘记不在此,只要验那个货,或有点,痣。一看,对,这是我男人的,她也就开门了。”

    尤浑笑着说:“陛下,这必是费大人的家乡,费大人在家时必做过这个事。哈哈哈,所以他记得。”

    纣王听得是(淫yín)(性xìng)大起,双手乱舞,连连赞好。那玉石娘娘尚还不知,犹问他:“陛下,是哪个货?”

    纣王一把抓住她小腹,道:“(爱ài)妃,就是这个货。”

    玉石始羞红了脸,纣王是开怀大笑。直把两位娘娘强自搂紧。

    妲己挣脱了纣王大手,低声说道:“大王高兴,妾愿为大王弹一曲。”

    言罢,她就正经委座,玉指轻飞,各位且听:

    “昨夜小楼(春chūn)风,吹开愁绪万千,

    小奴倚栏凭望,一舟停泊溪边,

    舫内灯光隐约,壁上影儿成双,

    最恼飞沙闭眼,月暗星迷影不见。

    张张瞧瞧,愁煞小奴到天皎。”

    这一曲,本是妲己为了应付纣王不断索取新曲,从前人的库曲里所提取,加了自己的琴音元素,听起来当真是分外美妙,直把纣王听得是似醉非醉。那尤浑见了,就笑着对纣王言道:“陛下,小臣愿歌一曲,给予解闷。啊,请娘娘勿予笑话。”

    言罢,他就边说边唱起来。

    “烟锁园林,雾披霞彩,早行人冠斜带歪。

    临出门,小娘子曾有交接,外面的花多草又旺。

    你不要沾染,污了衣冠,无人替你洗,替你补。

    如今这个样,小娘子必生猜疑,我若说是露珠湿了衣带,她岂能信?我若说是树枝儿刮斜了冠戴,她必说我逛,

    左思右谅,(胸xiōng)前还有一点红,臂上还有一点青,就作雾珠来打理,再来与她辩,若那时,她还不相信我,昨办?

    罢,罢,罢,还是到家再分解,大不了跪她一宿二(日rì)不起来。”

    尤浑连说带唱,模样滑稽,终究把妲己逗笑了,到这时,尤浑亦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妲己一直绷紧的神经令他也作神经。自伯邑考被醢尸后,尤浑直怕苏妲己想不开,令鲧娟一直形影不离的看着,从没看她开心的笑过,大王虽是宠幸,她笑的亦是勉强,唯有今天,她笑的很开怀,无所拘束。

    当时,尤浑费仲拜辞纣王,是夜由苏娘娘伴驾,纣王上下其手,开心不已。

    闻知费仲掌权大司马一职,黄飞虎恼怒不已,自己拼命换来的虽是镇国武成王,职掌朝歌的四门提督,今天却要向这种靠卖嘴皮的小人伏,这一口气实在难咽,可恼。

    各位,在这里,还要提到一个人物,他本是飞虎军中放马的,上面也曾提到过他,他得了飞虎的不少恩(情qíng),但一直没有报恩的机会,这会见费仲升为大司马,他心里就更是不服气,为武成王报不平,在一夜晚,他就大闹司马府,然后远走南疆?

    尤浑费仲得高升,比干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现在只能劝飞虎忍一时的委曲,不要太过于形式,能低头时就低上一头。

    这(日rì),费仲巡视校军场,点卯三声,见军容整齐,无可挑剔,只是黄飞虎将军来得迟缓,过了竟有一个钟点。

    费仲知道飞虎这是故意把难看,杀他的下马威,然既是新到,须威不得,当下,他也就不点破,只是很随意的打了招呼。

    “武成王,你这会来该是迟了吧?”

    “啊,费大人你早来了呀。我不曾听说你今(日rì)来此呀?”

    随意的辩了两句,待点卯结束,飞虎即随同几位将军黄明,周纪,龙环,吴谦,迅离开,把费仲单个的撂在那里后,费仲再也沉不住气,暴跳起有三尺高来。

    “黄飞虎,你太小瞧我了,你看着,有你好受的。”

    当时,站在兵士的队列里有两个偏将,名叫赵甲,丁翼,看到飞虎和几位将军对费大人不满,他们就有心报复。

    有一次,他们因为点卯来迟,被飞虎重责了二十军棍,为这个事(情qíng),他两个一直是记恨在心间,却苦无出头之(日rì),今(日rì)看见飞虎慢待费仲,他们就有心讨好大司马,趁着他人不在,他们暗中求见,述说了心中事:“大人,黄飞虎慢待于你,这口气你怎么忍,莫如抓住他的把柄,也把他法办了,就此断了比干丞相的一条胳膊。”

    他们的话,费仲可愿意听了,当他们说到有妙法对付黄飞虎时,只把他喜得心花怒放,当即下了许诺。

    “你们两个听真,一但功成,皆提升为大将军一职。”

    二人听了这话,对费仲更是死心踏地。

    各位,纣王虽有四宫娘娘,却乃难满足,是男人就没有不花心的,尤其是有着权势的男人,那妲己虽美,黄娘娘虽贤,玉石虽(娇jiāo),喜媚虽(淫yín),然十多年来,老揪着这几盘菜,也够他繁的慌,也就想换换口味,尤浑甚知大王的心里,所以荐了萦娘,纣王玩了,果然觉得新鲜。

    然而,萦娘不是会享福的人,她竟然敢弑君,结果落得满门不存。纣王安心两月,在宫中又感无味。

    尤浑又动了心思,暗中找来十三四的(娇jiāo)娃,皆是小官宦人家之女,在府中一番调教后,悄悄地送入养心(殿diàn),在偏(殿diàn)中,纣王就把这两黄花闺女办了。

    还算两个娃懂事,没有太大反响,尤浑心稍安,他就又想起了苏妲己,这一来又是许多天,她并没有异常的反响,他的胆子自然就大了起来。

    这(日rì),他悄悄地溜向寿仙宫,走过馨庆宫,该宫没有院墙,只是一主(殿diàn),两边偏(殿diàn),前边耳房,尤浑就从偏(殿diàn)夹缝中穿过,静悄悄的,估计宫人都在偏(殿diàn),主(殿diàn)门虚掩,尤浑听着,内里有人声,想着王娘娘也是不错,他就轻巧的靠在门扇上,侧耳细听,这一听,他是大吃一惊,竟然是男人声音,他更加用心,却似费仲之音,但听得他讲:“娘娘,小臣笑话也与娘娘说了,该一亲芳泽了。”

    娘娘嗯一声,那费仲又说,“娘娘,我再吟诗,说一去处,让娘娘猜一猜,娘娘要是猜到了,我就走人,要是猜不到嘛,我可要放肆了。”

    王娘娘就问道,“到底是什么诗?你说来听听。”

    费仲乃道:“娘娘,你听着,芳草凄凄鹦鹉洲,雅雅致致神仙庙,滋滋润润不断流,啊,唯有秃头你常留?”

    尤浑暗笑,这胡七道八的勾当,玉石怎么不上勾,果然,那玉石娘娘是嗯嗯呀呀的说。

    “这是什么,啊,你坏,你坏,你太坏。”

    她说过不停,那手已向费仲勾过来,尤浑(欲yù)静静地退了,不防一盆花被绊了,哗的一声,只听里面一阵慌乱。那前耳房守候的宫娥也就奔这边而来,左右并没看到动静,那娘娘在房中问了,“啊,什么事?有人吗?”

    那些宫娥就答了,“娘娘,没人,可能是猫吧。”

    “啊,是吗?那么你们去吧。”

    平静了一阵后,房中遂又传来晰晰率率之声。

    这叫作:

    宫中(淫yín)-乱非一人,大臣娘娘在偷(情qíng),

    上梁不正下梁歪,江山不灭才叫奇。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回尤浑加官掌祭祀费仲升职作司马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