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姜子牙巧计封神西伯侯病榻托孤

    第二十五回:姜子牙巧计封神西伯侯病榻托孤

    话说西伯文王姬昌自拜姜子牙为相,就引他为知已,大有这世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情qíng)态,持我天下舍你其谁?像这种(情qíng)形,我们这里土话就是叩头不换,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无话不谈,无事不作,但他们之间现在的地位有悬殊,姬昌是王爷,子牙是平民,所以,他们若是叩头磕拜,还需一个过程。bsp他们现在虽是没叩头,但交好已经过了亲似兄弟的地步,在一起常常是宿夜彻谈,(情qíng)到深处,姬昌紧紧握住子牙的双手,满含深(情qíng)的说道:“贤弟,你我相交以来,我的心唯有你最清楚,我自幼受明师鬻熊的指导,深谙人臣之道,君臣之礼,老师的《鬻子》一你可细看,今天下如此,实是我所不愿见到的。贤弟,战火一起,血流成河,祸及子民,有损我西伯文王的贤名,即便今后雄霸天下,亦为天下人笑耳,说我西伯文王不过是徒有虚名,不识道理,不过也是一武霸之徒,损我祖宗千百年所聚积起来的功德,到那时侯,天下诸侯亦皆有借口,阻我威势,毁我西歧千年基业。”

    西伯文王直呼你我,称兄道弟,子牙已不以为意,他也没有办法,先前多次纠正,可姬昌还是我行我素,依旧这样称呼。

    子牙只有任凭文王呼之。今(日rì),听了西伯文王这一席话,子牙始知任重而道远。

    自姬昌任命他为相以来,子牙进行了多项改革,包括各种措施手段,将部分田地集中起来,加强了西岐朝中的管理,又将部分奴隶,家畜与货物,和周边的小诸侯进行了交换,对边远的小诸侯采用了和亲的策略,这大大的增加西歧的影响,各位,关于和亲及其改革管理等详细(情qíng)况,本第三部“龙吉公主”里面有交代,在这里就不再叙说。

    当王如此言语,子牙知道了任务很是艰巨,这就好比说,两小孩打架,怎么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谁教你占了我的地盘?啊,你不和我好,就是挨打。”呵呵,小(日rì)本还不是借助九一八,对我中华动武?一个没有归队的士兵便是小(日rì)本进入我中华领土的借口。

    因而,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人,若想加诸于另一方头上武力,就必须有一借口。

    在那时候,人(性xìng)淳朴,这样的借口特别难找。

    子牙思谋了好久,也没有借口,是的,一但动起武,打起仗来,双方必有损伤。或是一方胜一方伤,古话叫做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其实是骗老百姓,绕穷人脑袋瓜子。

    两下里打仗,需一方死一方生才能分出胜负,那生在的人就说死那是命,死了活该,死了的人可就到阎间喊冤屈了,他们本是为了生存,才和别人起争斗,他们难道就该死,唉,他们的冤魂到哪里能得申冤?

    自古胜为王,强决定真理,商朝末年,天下群侯纷争,很向民国初期的军阀混战,虽然,我们不能回到那时去,而且,那时的天下形势和现在不能比,但武治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哪一方诸侯都想保住自己的领地,都想扩大自己的领地,做上更高的位置。

    呵呵,面对天下形势,西伯侯也就想找一条自认能解放全人类的真理,就如孙中山先生,为寻真理,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难。

    西伯侯找姜子牙,认为他就持有真理,唯有子牙有平天下的才能,所以,他能屈降尊维。

    但是,平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平了天下,还要让那些冤魂不致暴乱,使社会安定。这才是思谋全面的能才。

    西伯侯请了子牙,正是出于这长远的打算,那么,子牙是这样能才吗?

    在这里,只能这么说,西伯侯请对了贤能,在他说出上面的话之后不久,子牙就想到了计谋。各位且看他和姬昌的对话。

    这(日rì),天上流星飞过,子牙偶得灵感,思之数(日rì),暗费了一番心血,来见姬昌,禀道:“贤王,臣姜尚有何德何能?得贤王如此看重,臣虽肝脑涂地,亦不足以报万一,自受贤王重托,臣绞尽脑汁,苦思苦想,亦无结果,为此,臣夜不能眠,很怕辜负贤王所托,误了西歧昌盛大业。”

    “贤弟,你辛苦了,此事需从长计议,啊,我已老迈,恐不久于人世,但有三长两短,贤弟不可忘了你我的约定,助我西岐走出困境。”

    西伯文王的话语,字字千斤,直扑子牙的(胸xiōng)怀,他就再开口:“贤王,小臣惶恐,唯恐有负您所托,为此,小臣寝夜思虑,让小臣终有了计较。”

    “噢,贤弟有何高招?”

    姬昌问,子牙就答。

    “贤王,哪里有高招?或是臣心虔诚,感动了天帝,特派人来请,这却使小臣解了大王的疑虑。”

    西伯文王来了精神,“啊,这是怎么回事,贤弟,请你道来。”

    “啊,贤王,人之一生一灭,天必有兆,盖因前生后世的功德簿皆取之与天,藏之与地,由十世冥王所掌控,凡有名望的功臣名士,那阎罗王,平等王,转轮王必不敢自专,须上报与天帝,由天君所配。”

    文王道:“是呀,你说的不错。”

    “贤王,臣对贤王的嘱托,无时不放在心上,那(日rì),忽现流星,勾起了小臣的心思,臣即有心前往天庭,见天君一面,问一问他,天下战火纷燃,这逝之灵何安?我西歧可有兴国安邦之贤?”

    文王“哦”了一声,再问:“贤弟,这天庭如何上得?”

    “是呀,贤王,臣是这么想的,然却苦无门路上天,天君却似已知臣意,臣正苦闷间,忽有使,向微臣传天君旨意,着臣前往见驾。贤王,臣走那接引桥,凌云渡,真是胆战心惊,那里面飘飘渺渺,虚无人烟,更有怪象不时现在眼前,啊,触目惊心,贤王,为了西歧大业,臣甘冒任何风险。”

    “难为贤弟了,姬昌此生得识贤弟,西歧万民之幸也。”

    “贤王,为臣汗颜,接引尊见臣胆颤,他就对臣说,天君已知你来意,先生不必拘泥常景,尽管放心前往,贤王,(殿diàn)堂使亲自迎接了小臣,带小臣晋见天帝,贤王,小臣小心翼翼,更不敢有任何胡思乱想,任使带臣进了太阳宫,又到了凌虚宝(殿diàn),宝(殿diàn)之上,天君正与一人在下棋,贤王,他们双方注意力都集中在棋上,在苦动脑筋。小臣观察了良久,也不知他们下的是何棋?小臣自认也是棋中高手,却是不识他们这棋,从来我们人间只有这两子三子棋,多的也有五子七子的,就算现在还有十六子,这也就为难了,或许今后还要五十子八十子的棋,这也是可以想象的,但天君所下的棋真是世间少有的,小臣只听天君他喊一声“将”然后笑着说,马猴炮。”

    “哦,还有这样的棋?天庭毕竟不比人间,要进步了许多,这马,猴,炮,都上了棋盘,岂不是上了战场?”

    “贤王,臣愚昧,俯伏丹墀,不敢抬头,良久,他们一棋结束,天君才注意小臣的到来,乃谓另一人道:天尊,我们忙于下棋倒把正事都忘了。”

    “那人也就抬头,笑着对臣说,啊,子牙来了。”

    “臣听声音熟悉,正想抬头,天君却已令臣平(身shēn),臣这才细看,另一说话之人竟然是我多年未见的师尊,元始天尊,贤王,他们下的棋子棋盘当真是少见,白玉为盘,玛瑙为子,盘为九九归一。”

    “哦?”

    姬昌只是轻声表态,却听子牙继续向下说。

    “天君对臣师甚是尊敬,他对臣师说道:天尊,子牙已来,他是你的弟子,这件事是由你来对他宣还是由我对他来宣?”

    臣师说道:“天君,若是到了我昆仑,则是由我宣,在此宫中,我是客,你是主,常言说客随主便,这个事我就不好插话,还是由天君对他宣吧。”

    “天君乃开金口对小臣说到,下臣姜尚听令,今下界生灵瞑玩不化,动乱频繁,又见刀光血影,民不安宁。怨气常常冲撞到天庭,更有那不服十世冥王所判的魂灵,竟(欲yù)越过地府径至天门上访,实使孤家心繁,孤家求助于天尊,天尊向孤家推荐了(爱ài)卿,闻卿甚有才学,有济世安天下之能,孤家思之,就把这等怨气越过十世阎王所管,都归属于(爱ài)卿管理,(爱ài)卿,天庭尚有南斗北斗天罡地煞等二百余星辰无正神掌管,风火雷电四部神位亦是欠缺,五方五土,五岳三山皆无正神管理,致使它们常作变化,祸患万民。今孤家令卿代为天庭物识英杰豪士,分掌各部,使各安天命,不得有所异动,也释那冤魂野鬼暴乱之心,使其自知有无功德能否进得神位。这里有天界星位图一份,卿自拿去,另赐打神鞭一枝,但要有不服管教的,不安天命的,卿可代孤家施刑。”

    姬昌听到这里,感到新奇,对呀,把那些死难的魂灵安顿下去,才是解决所有暴民不服心态的根本,我怎么就不能想到这一点?论起来,还是子牙有才能呀,因而,姬昌就问他道:“贤弟,天尊和天君是和关系,他们还说些什么?”

    子牙道:“贤王,岂不闻天有三皇,地有三王,三皇乃是天君,天尊,天魔,在各自的职责内,他们各司天帝之职,至于这地王,地君,地尊,地魔,却是隐在这星位图上,只是神秘,在星位图上很是(阴yīn)暗,为臣当时也不敢问,天君也没有言明,只说以后自知,在那时候,臣哪里敢开口,只是静听天君吩咐,天君言罢,他又问我师元始天尊可有补充?师尊乃道:姜子牙,我之众门人中,你最为聪明能干,我也是欣赏你这点,才向天君推荐了你,天君为你布置的神位,一共是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你可记清了,另还有冰消瓦解之神位,你亦记入脑中,他(日rì)对号入座,不致有乱。”

    “啊。贤弟,这星位图你琢磨了吗?这三王却是为何?地魔是谁?地君又是谁?地尊又该是谁?”

    “这个,贤王,星位图到了臣的手里,小臣也不及细看,因而也不敢揣度,但居小臣推测,贤王可算是天下尊贤,四方贤无不归于贤王,贤王,在那时,小臣叩谢了师尊后,师尊乃道:子牙,今(日rì)见你,为师很是高兴,得天君所留,为师在这天宫已经待了数(日rì),也正要告辞,只是待你来了,了却师徒一场的相思之苦,昆仑一别,虽是旬月,尔等师兄弟已经都有所建树,为师甚感欣慰,今后尔等若是相聚,你可代为师向其他师兄弟问好。”

    “啊,难得天尊还有如此(情qíng)义,看来神仙也有血(肉ròu)呀?”

    “是呀,贤王,当时子牙就想,我等师兄弟离开师尊已经十数年,师尊为什么说只是旬月呢?忽又想起,人间一年,天上只是一(日rì),故师尊才有此一说,臣暗中掐了手腕,略有疼痛,这才明白真到了天庭,所有都不是梦,只是后来却甚奇怪,使臣又如在梦里一般。”

    “啊,贤弟,后来又怎么样了?”

    “后来,师尊就对臣说,子牙,今(日rì)之事,甚为机密,今后你可独断,莫多泄露,啊,今(日rì)累了,就到此吧,你且退下,以后自还有相见之期。”

    “当时,臣手捧神鞭与星位图,叩拜了天君和天尊,不敢再抬头,徐徐倒退,不曾想,至(殿diàn)外丹塌,臣摔了一跟头。”

    “哦,贤弟摔着哪里了?可还痛吗?”

    姬昌很关心的问。子牙道:“贤王,痛也不是痛,哪里又有痛,臣的诚心既是感动了上天,自会受照顾,怎么又会有伤?臣于丹塌上翻摔了一跤,倒把臣惊吓住了,一个机灵爬起来,方知是南柯一梦,臣本不信以为真,但看(床chuáng)头却摆着这星位图和打神鞭,又疑不是梦,这就匆匆忙忙来见贤王。”

    言罢,子牙取打神鞭与星位图与姬昌看。

    姬昌细看星位图,群星排列错综复杂,又上下有序,星辰名称均列与其上,又看那打神鞭,乃青铜为柄,上接牛筋三尺,柄上雕龙描凤,左右嵌入夜明珠,烛烛照人,鞭尾乃是牤牛粗筋,闪闪光,更不似人间之物。

    姬昌看到此处,大喜,拉着子牙的手不放,泣而言道:

    “试看普天之下,能知孤心的有几个?唯有贤弟你呀,孤已老迈,恐去(日rì)无多,只是诸子尚年轻,不谙世事,怕枉费了贤弟这一番心机,趁着孤今还在,许多事均须早作安排。贤弟,那(日rì)渭水归来,孤即要摆香案与你结拜,贤弟是一再推辞,贤弟,今(日rì)不可再推,来来,着人来摆案,孤要与你结拜,了却此生之愿。”

    子牙诚惶诚恐,俯伏地下,不敢应声,姬昌再三呼其来拜,子牙还是俯伏前移,口中诺诺,移动甚慢。

    姬昌甚为心急,眼冒金星,软软的瘫了,竟昏迷过去。

    姬昌(身shēn)体已是如此虚弱,子牙却没想到,他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搀扶,又令宫娥太监去找太医,刹时,宫中一片混乱,有去请太妃的,有去找太医的,有去寻诸位王子的。

    一时之间,子牙也是无措,只好令太医细心照顾姬昌,不要再出岔错,他则四处寻找妙方来治。

    姬昌这一昏迷,竟是多天未醒,子牙甚为焦急,这(日rì),门房来报,有故人来访,子牙思虑,这是何人?他却不敢怠慢,或是来了哪位高明?迎到门口,只见一僧哈哈大笑而来:“道兄请了,闻道兄已经是位极人臣,可喜可贺,怎么?道兄这么多天难道就不想故人吗?”

    见来居然是僧人燃灯,子牙大喜过望,延之与厅堂,着人奉上香茗,谈及其他同道师兄弟,燃灯说,不(日rì)他们亦将徐徐到来,谈起西伯文王近况,子牙把姬昌昏迷多(日rì)不醒的(情qíng)况,向燃灯大师作了介绍。

    燃灯闻之,乃说:“道兄,贫僧随老师鸿钧老人习得了一些医术皮毛,今愿为西伯文王把脉,不知可行,看他的(情qíng)况如何严重,或还有救应吗?”

    子牙听燃灯还有此能,非常高兴,即带燃灯同至姬昌榻处,见姬昌依就模糊不醒,燃灯即开始行动,他至姬昌近前,令人在榻前摆上明灯数盏,扶姬昌潜心坐立,拿捏着他的左臂,一刻,又来回丈量,几个回合后,双手至姬昌后背,一阵点击,复又掌推后宫,口中喃喃念起咒语。

    细听咒语,乃是:南无阿弥多泼夜,多弥多仆夜,弟子燃灯求佛佑,少昊大帝怜惜吾,救文王,出苦海,驱走病魔与灾害,迦弥夜,迦弥呐,多宝夜,平安夜......

    咒完,大师复轻放姬昌下塌,肃立合掌,瞑目向西方,静静观候。

    子牙见其不用画符,手法与其他道教果是不同,心里对燃灯亦是佩服。始觉道不同,治病法门亦不同。

    燃灯大师头冒水气,大汗淋漓,子牙亲自递上了汗巾,为他擦拭。

    “大师,辛苦你了,西岐会就此感谢你的。”

    姬昌在一支力道从后心穿透他前(胸xiōng)后,一股气流径直运行与百会,阳泉诸,他的脑中多天郁闷的(阴yīn)影,瞬间消失,竟是清醒过来。

    当姬昌看到子牙,燃灯都在(身shēn)边,异常惊喜,明白燃灯大师救了他后,乃道:“卿是何时到来?孤怎知道?卿不来,孤极为挂念,时常在想,若以卿为西岐国师,以子牙为丞相,西岐必能强盛,孤又何能患此大难,孤本与丞相议事,不防被风寒激面,孤倒躺下去了,啊,(爱ài)卿,孤这是怎么了?是大限到了吗?啊,还有救应否?”

    姬昌挣扎着要起(身shēn),被子牙拦住,不让他起来,昏睡这么多天,真是不宜动气。

    “啊,贤王,你且安心休养,朝中事自有我等来照顾。”

    “贤弟,我还有许多话要和你说,怎么能躺得安稳?睡得着?”

    “贤王,你已多(日rì)未醒,(身shēn)体缺少调养,一定要休息,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我都答应你。”

    子牙劝了姬昌休息,就与燃灯一起告辞。

    知自己昏睡多天,姬昌更是心焦,啊,多亏燃灯相助,若是大师不在,我的心愿不是难了,对了,趁着现在(身shēn)体好转,后事的安排要抓紧。

    姬昌躺在病榻,不停的思考,现在,自己(身shēn)体多个器官都衰退,更是无力,这次的难关,怕终究是难以渡过,若是长子伯邑考在还好,尚能有所交代,他待人处处谦让,又有才学,各位弟弟可以说是心服口服,唉,只可惜他命短。那个狐狸精实在是该死。而二子姬(性xìng)格毛糙,难抵他大哥,只怕难在众兄弟中取得威望,若是孤就才撒手西去,他能行吗?若是不行,又该如何是好?由谁在中间调停,安顿诸子不异动?

    想起了长公子,姬昌一阵心酸,暗骂苏妲己这小((贱jiàn)jiàn)人,狐狸精,他(日rì)进朝歌,必让你尸骨无存。

    心中骂了一会,姬昌忽又想到,四子周公旦甚有才干,必要他跟着子牙后面学习,以全力协助他二哥,那么,西歧大业还有成就的时候。

    想了许多,姬昌终究是累,困了睡下。

    这(日rì),姬昌感到(身shēn)体好了些,乃挣扎着坐起来,即令子牙,燃灯,诸子,各位大夫和将军同来,众人来到榻前。

    众人围在一周,姬昌令周公旦搬凳,又请姜丞相上座。

    众人皆不解其意,子牙更是惶恐不安,姬昌不管,令二公子姬上前,跪于子牙前,向子牙叩三响头。

    子牙连忙摆手,搀扶公子不让跪。

    “贤王,这使不得呀?”

    文王乃道:“贤弟,你让他跪下,且来听我来说原委……”

    这正是:

    子牙巧用封神计,了却文王心中结。

    为得江山万万载,贤王病榻把孤托。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五回姜子牙巧计封神西伯侯病榻托孤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