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进王宫子牙赏花 取胎血纣王剔妇

    第十六回:进王宫子牙赏花,取胎血纣王剔妇

    各位,子牙入朝为官,非是一(日rì),朝中两股力量,因为他的到来,持在势均力敌中,一晃过了数月,没有出什么大事,双方也没有因为立后的事而再争执。

    这(日rì),崇侯虎启奏纣王,所建鹿台,酒池,(肉ròu)池,虿池,俱全完工,特来交旨。纣王闻听是喜不自(禁jìn),当即邀请群臣上鹿台,共享乐趣。

    纣王传西宫黄贵妃,寿仙宫苏贵妃,馨庆宫王贵妃,阳(春chūn)宫胡贵妃,齐来鹿台,子牙尾随群臣鱼贯而入。从金(殿diàn)外一侧门进去,看满院鲜花是争奇斗艳,秋风吹来万枝摇曳千花摆动,那海棠无力,倒伏在尘埃,牡丹刮折(娇jiāo)人疼(爱ài),铺路的那些菊花花蕊,着实让人怜悯,一阵微风,玫瑰花瓣便在空中飞舞,呵,好喜人,一幅美丽的花海景色。

    看着这无边的花海,子牙是赏心悦目,醉入其中,他知这都是云中子所栽,可惜物是人非,不知云中子逃在哪里了?

    在尤浑派人捉拿云中子时,因一内监的透露,使云中子得到消息,得从后园溜走,他逃走时,甚至都没去拜别比干丞相,故比干丞相也就不知他的行止,也无从对子牙谈起这其间的细节,不过,子牙还是知道丞相为使黄娘娘登后位,要妲己知难而退曾耍过的手段。

    关于云中子,子牙知道他的底细,同在昆仑学艺,云中子离开师傅较早,那会,子牙和云中子学业不同,只有早晚开饭才能见面,即便见面也是匆匆,离开了师傅多年,子牙牵挂起师傅,倒是特别思念这般师兄弟,想起了他们的好处。

    子牙起楞来,师兄弟何时才能再见面呢?这花海布置之美,之合理,当真是天下少有的奇才。

    这时,子牙不(禁jìn)从心里赞叹,对云中子敬佩起来。

    “啊,他是大有才学之人,可惜了,(奸jiān)人得宠,使他不能用在正途,玩起了心智,真是可惜了他的才智。”

    子牙怔怔一笑,走了神,群臣的笑语声,方使他回过神。

    他慌忙敛起神态,却现已经过了花海,进入了一条小花径,这小径两旁只栽着少许花草,用来映衬路径上的玉石,玉径隔着一圈围墙便是内苑,从这里向内苑看去,那里的东宫西宫,馨庆宫,寿仙宫,阳(春chūn)宫,那一宫宫皆如画图,檐牙高筑,勾心斗角,(殿diàn)顶宝葫芦更是金灿灿,圆溜溜,无限庄严。

    “啊,神圣也是一种美丽。”

    无边美景,尽收在子牙的眼帘,使他长了见识,他在心中把人间的疾苦和这里的豪华作了比较,思想(禁jìn)不住起了变化。

    这一行人,从金銮(殿diàn)出来,经太和(殿diàn),养心(殿diàn),颐年(殿diàn),龙威(殿diàn),龙德(殿diàn),白虎(殿diàn),又过那飞云阁,腾云阁,青云阁,烟雨阁,曲径婉约,大概走了半个时辰,看到一个白玉桥,桥上金砖铺地,两边玉龙千条,各具神采,有腾空而起的,有静观动静的。还有抬头吐雾的,各龙皆入会传神,过了桥,见一高台,台前一美人坐于一鹿上,遥遥看,她正骑着鹿儿向高台走动,(娇jiāo)(娇jiāo)娆娆,分外美丽动人。

    群臣看此美人,似曾相识,有人醒悟,此乃寿仙宫苏娘娘之容貌。

    上了高台,子牙见雕梁画栋,白玉为阶,玛瑙为栏,非是其他地方可见,他暗自叹道,台伏帝王之气,势如龙虎之威,可算是极尽人世间的豪华能事了。

    群臣到了台了,俱都赞叹“啊,真是妙境,唯有大王才能拥有,恭贺大王,愿成汤江山千秋万载。”

    纣王高兴,令摆开宴席,君臣同乐,四位贵妃娘娘扇坐大王左右,竭尽讨好之能,群臣面对北方,谨看仙姿玉容,真可谓是赏心悦目。

    子牙此台大大方方,四角玉柱,中有篷顶,群臣在上,刚好坐为四排,一例四点心,二菜,他的心里又是一叹,果是权贵(日rì)好过。

    纣王赏酒,群臣就暂将恩仇抛尽,杯盘交幌,相互找对叙谈,尤浑借机请比干进酒,“丞相,请进酒,您是长,小人但有不到的地方,还请您谅解。”

    比干不想在此带来不快,把纣王的酒(性xìng)败了,也就装着很高兴的样子,和他对饮了。

    “尤大夫,你也请。”

    双方没有借此引来不愉快的话题。纣王看在眼里,也是高兴,

    “啊,尤(爱ài)卿,好量,朕亦敬你和丞相各一盅。”

    两人亦饮了,纣王传旨,舞蹈助兴,于是群臣不亦乐乎,直到幕色初上,方大醉而归。

    宴罢,纣王兴致勃勃,又与四位娘娘同登摘星楼,一阵微风吹来,带着酒香,药香,飘入摘星楼,纣王吸入后,即感心旷神怡,陶醉不已,面对众多美女,那种原始的冲动在他的心头飕飕升起来。

    纣王再把持不住,始知这酒池,虿池设计在摘星楼下,竟然还有如此妙用。

    这个时候,纣王是精神抖擞,龙威又起,即令众妃歌舞,当然,纣王要美人跳的舞既是平常舞,也非是平常舞,为了助兴,这个时候跳美人的多是多近似(裸luǒ)舞,呵呵,相当于今(日rì)的脱衣舞。

    黄贵妃作为宫中主事,不愿于众美争艳,推托腰(身shēn)不大好,告辞了。

    “啊,大王,臣妾腰(身shēn)扭了,不能舞,请陛下恕罪。”

    “(爱ài)妃,既然是如此,你就去吧。”

    黄贵妃走了后,纣王心微不快,但他也没有勉强她,妲己却不敢拂大王的意,就和胡贵妃和王贵妃展歌喉,尽力施为,讨好了纣王。

    一曲后庭花开,当真美妙。

    正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纣王听的七魄俱无,魂飞胆掉,那里还有其他的心事,遂只让妲己相陪,醉眼看妲己,他越看越心动,心动当即就采取了行动。

    马扎步,新鲜闹,柳垂腰,花心哨,((舔tiǎn)tiǎn),尝硬弓,头交尾,尾翘稍。

    纣王在妲己娘娘面前,显尽英雄本色。

    只可惜,岁月无(情qíng)催人老,好花无法寝夜赏。

    申公豹进献的长生丸,龙虎丸,虿蝎丸,只能一时之用,难已固本,纣王的丹丸没少进,但固本培元方面差了,他渐渐就感觉体劳力累,遂对妲己滋生补偿之心,这(日rì)事后,他乃对妲己说:“(爱ài)妃,他(日rì)若尤大夫再上本,寡人不管王叔如何阻拦,即令(爱ài)妃位移中宫,主后宫事。”

    与此同时,申公豹的丹丸进献又不及时,再加上他体力的渐渐不支,纣王心(情qíng)渐渐有所繁缛,他就不住的催申公豹尽快进献丹丸,并责怪申公豹没有尽全力。

    申公豹就向纣王申辩原料奇缺,原来,公豹炼制丹丸之初,乃是用虿蝎之躯,配牛羊之精,加以灵芝仙草,方炼制成不老仙丹。

    今他见纣王催的甚急,他就奏请,“大王,请准用童男姹女之精,孕妇之胎血,配以龙虎之鞭,成不世奇丹。”

    申公豹本以这些借口为难纣王,各位,如果是一个明君,怎么能用自己子民的血(肉ròu)炼制丹丸呢?必然不肯,即便肯了,也须暗中取事,得到的极少,如果这样的话,申公豹就有推脱的缘由。

    却不想纣王想丹丸急了,竟就准了他所奏,刹时间,朝歌可以说是满城风雨,哭爹喊娘声一片,家家关门,户户逃生。

    呵,谁愿意把女儿舍出来炼制丹丸?

    谁愿意舍出(娇jiāo)妻幼儿?

    为了逃避申公豹带人取胎血,朝歌的民众大多是背井离乡,拖儿带女,携妻带口躲避这人间祸害。

    呵,此长生丸也果是有些奇效,纣王似乎又回到青壮年时,生龙活虎,龙腾虎跃,行事时又变得利落。

    纣王很是高兴,赏了申公豹金银,大修其府宅,把他置于所有国师之上。

    这一(日rì),申公豹又奏:“大王,朝歌民众出走太多,孕妇渐少,胎血无多,丹丸一时难成,只怕要耽误大王用了,尚请大王原谅,缓上一些时(日rì)。”

    “什么?民众要避着我?为什么?”

    纣王生了气,也就不耐,同至申公豹府,见一孕妇尚未足月,胎血难取,纣王(淫yín)(性xìng)大,竟(欲yù)当面观取胎血。

    “朕倒要看看,这胎血如何难取?申(爱ài)卿,现在就让她过来,为朕取了。”

    “这个,、、、、、、陛下,臣遵旨。”

    申公豹遵命行事,飒时,只见那血(肉ròu)横飞,一五官清秀的胎儿,白白胖胖,一出母体即遭了横祸,不明白世事为何?可怜可怜!!

    申公豹见胎儿已死,即令小童将其投入丹炉。而孕妇胎血已尽,亦是不能生了,复被申公豹抛尸郊外。

    上大夫杨任,本是杨贵妃之兄,自贵妃死后他的心(情qíng)特乱,有厚近的道人告知了他这件事,他是怒不可息。

    “昏王竟然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这和禽兽有什么样分别?如果说烙大臣,驱两子,都是一时脾气上来,扭不住(性xìng)子,那么,这剔骨取胎到底又算什么?”

    杨任为成汤万年江山担心,为子民不服,径至鹿台寻找纣王。

    纣王正着歌舞,暇意万分,见杨任来,就对他说:“杨(爱ài)卿,见朕所为何事?”

    杨任强压怒火,语气以低沉入调,说到后来,(情qíng)绪无法抑止。语气越来越大,不能自已。

    他道:“臣启陛下,臣闻治天下之道,君明臣直,纳忠言则国家兴隆,八方皆来朝拜,人民可安居乐业,四海升平,今陛下只为行乐,每(日rì)歌舞酒宴,建鹿台,酒池,虿池,劳民伤财,炼丹丸,都城人心慌慌,万民逃离,臣闻民乱则国破,国破则君主亡,今游魂关外姜文焕为报父仇,起雄兵数十万,三山关鄂顺亦兵近二十万,邓九公为保成汤江山,苦战多时,都不能取胜,闻太师在北海亦是战有多年,尚无建树,今众叛亲离,国库空虚,军民皆仰望圣威,希望成汤兴旺,得以安度余生,不料想,陛下为一已之乐,不施仁政,不纳忠言,听取邪恶之语,取童男姹女之精,剔孕妇胎盘之血,生灵荼炭,只怕如此下去,社稷不能安稳,成汤宗庙不保,昏君,你现在再不清醒,悔之晚矣。”

    纣王听到这里,大声骂道:“混胀,你算什么东西?焉敢对寡人如此无理,你这样做,不教训你也不知畏惧,嗨,可恼,对你醢尸亦不为过,姑且念你是杨(爱ài)妃之兄,将这匹夫剜去双目,管他再也不敢胡言乱语。”

    当下,有侍卫过来,把杨任拖去,只至他双目淋漓。昏死过去。

    比干丞相知道后,虽不明杨任遭剜目之祸所为何事,然对纣王的暴行越胆战心惊,商量于姜子牙。

    “先生,大王又开始怒了,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姜子牙对比干言道:“得西伯侯举荐,丞相的厚(爱ài),子牙无以为报,今大王害忠良,宠佞臣,朝歌百姓无法安居乐业,实是下官和丞相不愿意看到的,今为成汤社稷计,子牙愿面见大王,用天象之理陈之以利弊,但要能大王有所清醒,则是万民之幸,成汤之福,若子牙因此泄露天机,言语上冲撞了大王,遭到了不测,请丞相大人念在你我相交一场的(情qíng)份上,能乞讨回尸骨,安葬于地下,不致抛弃荒野,另外,丞相,我还有一妻马氏,现寄住宋家庄,到那时候,望丞相一并给以照顾。”

    比干见他动(情qíng),也就深(情qíng)的安稳他说:“先生,但去无妨,你放心去吧,成汤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于你,愿你平安,啊,先生,一旦大王能得醒悟,你就是成汤的功臣,随着你的功成名就,荣华富贵也将会随之而来,呵,难听些说,你的财富会不断的增加。”

    这会儿,子牙对比干作了一躬,“丞相,士为知已死,子牙必不负所望。”

    于是,子牙请见纣王,鹿台上,纣王与妲己(情qíng)意绵绵,坐听尤浑费仲在说着笑话。费仲先说,“大王,由小臣先说个故事,为大王解乏儿。”

    “啊,费(爱ài)卿,有什么好故事,你说吧,今(日rì)众美人都在,要注意这里的分寸。”

    “啊,陛下,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个人细(爱ài)吃红烧牛头。为了吃到红烧牛头,他做了不少坏事,先是偷后来甚至还抢,一次,半夜里,他把人家的一头耕牛偷了,烧了牛头之后,还把牛(身shēn)挂起来风干,好像在向主家炫示,主家惧怕他的武力,也没有敢和他理论,再有一次,他为了吃到幼小的牛头,就把人家的一头母牛牵去,看着它生下小牛仔,谁知牛儿难产,久产不下,他就拿着刀解剖了母牛,从它的肚里拿出小牛犊,红烧了牛头吃了。主家惧怕他,居然连母牛都没有向他要赔。

    有一个据说道德高尚的人告诉他说,“一个人若是死了,到了(阴yīn)曹地府里,牛头马面这一关特别难过,它们会把难给你,你活着的时候吃了许多牛头,死后那些牛头怎么会饶过你,必然会跟你算账的!”

    这人笑笑,“呵呵,我这个人天生胆大,不知是牛头不放过我,还是我不放过牛头。”

    他的秉(性xìng)依然如故。一天夜里,他就梦见自己死了,被鬼卒拘到了(阴yīn)曹地府。地府的官衙里,多是些牛头马面之类的怪物列于堂上。碰巧有个牛头鬼就站在他旁边,想把他压着,他不但不惧怕,反而伸手去摸牛头鬼的脑袋,然后乐滋滋地说:‘哈,这么肥的牛头,最适合红烧啦!’

    那个牛头鬼一听,可吓坏了,只好悄悄的把他又送回阳间。”

    说到这里,费仲停了,“啊,大王,完了。”

    “完了?还有呢?”

    这个故事好像没有到头,纣王还是明白过来,费仲是用这个故事为自己鼓劲,近来,不少大臣,对他有意见,怪他昏庸,剔骨取胎,好像他就此成了成汤江山的罪人一般,“他妈妈的,这成汤江山是我的,我想怎么样还用得着他们教。”

    从纣王脸色的凝重,尤浑知道大王想到杨任之流,就想讲个笑话来缓和气氛。想了一会,他就说,“陛下,小臣再讲一个笑话。”

    “好,你讲!”

    “从前呀,啊,从前,陛下,臣讲了。从前,有个小媳妇,回了娘家,天数多了,小丈夫想她,托人带去一蓝烂杏子和烂柿子。”

    见他讲到这里忽然停下,纣王就问,“啊,尤(爱ài)卿,他带烂柿子干什么?”

    “大王问的好,她的母亲也是这样问她?请您且听她怎么说。”

    “是呀,她怎么说。”

    “她说了,这是夫妻约好了的。小丈夫告诉她,要特别想时,他就会这样做,这个就是杏柿,杏柿,杏柿,呵呵,别的事能忘了,那个事儿,儿不能忘了,要烂到心里去。”

    众人都大笑,妲己没有笑,她的媚眼,飘过那巧妙的嘴唇,说也奇怪,尤浑的胡须稀稀疏疏,若有若无,清晰可数,犹如女人一般,她就很奇怪,他怎么有这个巧嘴?

    听了笑话,纣王心(情qíng)很好,闻听子牙求见,准之。

    子牙上得鹿台,三呼万岁,纣王问:“姜(爱ài)卿此来,不知所为何事?”

    子牙再拜:“陛下,臣姜尚夜观星相,见上空有流星流串,东南乌云翻腾,南斗星忽明忽暗,北斗群星光华暗淡,无上本尊神位是无影无踪,陛下,这些都是不详之兆,这是上天在昭示陛下,行事当要检点,当要慎重从事,勿悖天理,陛下,前些(日rì)夜间,东方星际稀疏,暗藏萧杀之光,微臣断言东方必有大事,今果有人来报,游魂关内外冰雹倾下,有七尺之厚,庄稼尽毁,鸟兽无踪,三千里河山一片苍茫,今又有厄星流窜朝歌上空,微臣不敢不报,陛下,外患未熄,内忧又起,怎么能不警惕?陛下,欢歌艳舞,和成汤江山相比,哪个是陛下更想要的?”

    纣王道:“姜(爱ài)卿,听你之言,也是有理,然而,事(情qíng)到了这一步,你可有趋避之方吗?”

    子牙见大王动心,暗喜,他接着就道:“陛下,臣斗胆,请陛下去谗臣,远小人,绝声色,亲贤明,重良臣,这才是是使成汤万年长,趋避灾祸的方子。”

    纣王不语,意有游弋。尤浑听到这里,心里的怒火却升起来了,好一个姜子牙,听说你有才学,我本还想拉拢于你,现在,你却明白着把矛头对准于我,我能不要你好看?多少要给些罪给你来。

    纣王是有点儿迷信的人。他对姜子牙的话,一时琢磨不定,也不知是真假,毕竟,这上天的言语,谁也没有听过呀?纣王在犹豫不定。

    尤浑见了,暗叫不妙,“啊,这可不是好兆头,大王要被他说动心,今后我们的话还有地方接纳?”

    于是,尤浑乃启禀纣王:“陛下,臣尤浑以为,姜大人依善辩之舌,花言巧语,不过作某些人的说客,陛下,你想起费大人先前说过的故事了吗?啊,陛下,东南的那一场冰雹下的多及时呀,那一场冰雹,使那姜文焕的军队尽毁,不战而退,这使陛下少了后顾之忧,东南再无烦躁事,啊,陛下,这乃是上天在帮助陛下,怎么到了某些人的嘴里,倒说是不祥之兆呢?依小臣看来,这无上本尊星位很正,难道姜文焕打到朝歌来,才是吉祥兆头,陛下,他这是不怀好意,不过是借天象作巧辩,唉,又是一番胡言乱语罢了。”

    纣王大怒:“啊,尤(爱ài)卿之言有理,这匹夫可恼,安敢借神灵之光,作此无妄之测。来人,吧他推出去,斩了,啊,罢了,朕也仁义些,姑且给他些颜色,重责五十棍,逐出朝歌,再不听用。”

    子牙浑(身shēn)是伤,血迹淋漓,来见丞相,比干倍加安慰,谓之曰:“先生乃当世奇人,可恨昏君竟如此不识人,宠尤浑,妲己竟到了这种地步。西伯侯荐先生于我,不料却让先生到了这(情qíng)景,我实是有愧,西伯侯知道了,也会惋惜而心痛,然而,今(日rì)西伯侯还在羑里为囚,不能于先生见面,啊,姜先生,西岐地虽是偏僻,但是万民安乐,可以任贤能挥才能,先生,你要是不嫌屈了大才,由我作保荐,你不妨去见西伯侯一面,也大慰西伯侯之心,或可协助他做些安民事业。”

    子牙摇头,道:“丞相的知遇之恩,小民领受了,只是如此(情qíng)景,怎么好见面,唉,被大王所责,我也是无脸面到羑里去了。”

    比干见子牙丧气,乃道:“既是如此,先生不若西去渭水,西伯侯今后一但得脱,此是他归程必经之路,他(日rì),必会前去拜访先生,不失双方思念之苦,也使先生得才尽其用。”

    子牙点点头,告辞比干,乃归宋家庄。

    这叫做:

    不为争名不上台,无边美景入心怀。

    只算人间有正道,没算(奸jiān)贼理难埋。

重要声明:小说《商周演义封神正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六回进王宫子牙赏花 取胎血纣王剔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