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劫 上

    通往奎拉镇的山谷道还算宽阔平坦,一路上马车跑的十分平稳,大家也坐的舒坦。第二(日rì)黄昏,夏尔娜派出个婢女过来,说是让古拉德去她车中有要事相商。

    古拉德刚爬进这辆大马车中,就觉车内气氛有些不对劲,见费辛利沉着张老脸坐在车尾,夏尔娜眼圈通红的倚靠在车厢头处。

    “古拉德,父王在五天前,接到一封信,随后急急领着几十个士兵就出了奎拉,就在这个谷道内,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全部被劫杀,现场只留下许多兽族常人的兵器……”夏尔娜之前应该哭了许久,现在从口里吐出这消息,泪水又(禁jìn)不住流下。

    古拉德跌坐在夏尔娜的对面,他之前想到会出现的多种不利局面,但这些局面都是以他会留在奎拉镇,受领主包尔腾保护为前提的,可现在这样的(情qíng)况,比他猜想的要糟糕的很多。

    想到凯文和鲁瓦在帐内的谈话,以及凯文在南丁堡视他为俎上(肉ròu)的话,加上包尔腾的惨死,让他终于摸清了凯文的意图。

    凯文此举原本只是想置夏尔娜于无助之地,然后趁此来博得美人归,前些(日rì)他冒险派出还没完善的精灵巨人去偷袭,竟然没能杀了古拉德他们,这他次刚好利用包尔腾死,古拉德等无法领赏而返,他就能在奎拉镇范围外,明目张胆的派人剿杀。

    夏尔娜抹干了眼泪,望向古拉德,语气坚定的说道:“古拉德,我想让你在奎拉帮我,或者是帮你自己,担任奎拉守军的军尉吧!”

    古拉德对于精灵族的官衔还是一点不了解,听了夏尔娜的话后,他不由愕然问道:“军尉?是什么?”

    费辛利在一旁正襟而坐,缓缓解释而道,原来精灵族的军中设有四级官衔,从低到高为伍尉、连尉、团尉、军尉。

    按正规配备的来说,伍尉下辖一百个士兵,其中剑士占三成,(射shè)手占七成,并配有两位先知;连尉下辖十个伍;团尉下辖十个连;军尉下辖十个团。在领地内,除了领主大人外,军尉就是最大的职衔。

    曼多斯省内,至今有两个军尉,他们领兵各万多名驻守在南丁堡、埃玛两个城内。

    见古拉德还在迷惑着,费辛利在旁又补充说道:“公主现在已经顺继了曼多斯领主之位,她有权任免领地内所有官职,只要你现在答应,以后就是奎拉守军的军尉大人了。”

    其实西尔凡已经几百年没出过领主了,因为领地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脱离了国家的管制,领地内的收入无须上交,领地内官员任免也全部由领主顶多,只有当国家受到外敌来犯时,领主才需要派出领地内的守军,协同国家军队一起作战。

    一地的领主死后,其儿女就会顺继为新任领主,包尔腾前几天死于意外,作为从王宫跟过来当上领主府总管的费辛利,他有责任把消息传达给康沃良长老院,以及现任精灵王他们得知,所以才会出现在南丁堡城外。

    幸好夏尔娜及时回来,否则等这事禀报上去,曼多斯没人能继承领主,像他这样跟包尔腾过来的随从们,肯定会被赶出该地,流放到更偏远的地方。

    “为什么升我当这个军尉?”乍听夏尔娜突然许出这么个官衔来,古拉德的心不争气的使劲跳了跳。

    夏尔娜成为新领主,会比包尔腾更让凯文难以出手冒犯,有能设计出潜龙号那样恐怖船只的彭彭帮助,再加上奎拉镇一个军的士兵,只要赢得时间,到时无论对上自己的哪个死敌,最少也能有一拼之力。

    “从内斯堡过来的一路上,我在黛西嘴里听到许多关于你的事(情qíng),虽然不能说全是知道,但也至少晓得了七、八成。辛格瓦、塞凡、卡维泽,单算这三个人,加上后面对你虎视耽耽的凯文,你还能回头吗?”夏尔娜淡声说道,“当初在内斯堡王宫内你应诺救我出来,不也夹杂多铺一条后路的念头吗,这次你能从康沃良跟到奎拉,想要的不单单是我父王赏金那么简单吧,既然我也能给你,先生是率(性xìng)之人,何必再虚搪。”

    被说中了心思,古拉德感到脸上有些火辣,他双目紧盯着夏尔娜的俏脸说道:“想必公主也应该有条件吧?”

    “既然你能在内斯堡短短两个月中,从一个平民做到侯爵,我也很放心把奎拉交给你。”夏尔娜双眼忽然湿润起来,她低低的泣声厉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有能力之时,把凯文活捉来,我要亲手杀了他!”

    “公主,你为什么……”古拉德眉头轻微皱了皱,越来越发觉出夏尔娜没有想像般简单。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知道杀我父王的幕后凶手是谁,见到费叔叔落魄的躺在南丁堡外时,我就猜到了一切。”夏尔娜恨声叫道,泪水转瞬流下,她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向古拉德继续说,“你是不是认为,我在王宫内从小就(娇jiāo)生惯养,哪里会了解人心的险恶?”

    见古拉德点头,夏尔娜伤神的说道:“恰恰相反,我见识到的反而更多,你以为凯文是全(身shēn)心的喜欢我吗,不是,除了贪图我的美色外,重要的是我父王虽然被((逼bī)bī)下王位,但在埃尔辛和星海中还有些人脉,巴什托尼想要得到他们支持,让凯文娶了我是笔最好的买卖。古拉德,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甚至……甚至是我……”

    像夏尔娜这样绝色的美女,说可以以(身shēn)来相报,对于古拉德来说无异是很大的(诱yòu)惑,但看到坐在对面眼睛瞪的巨大的费辛利,他还是持住了理智,掩去内心中的波动,他平淡的向夏尔娜说道:“如果我真的……要了你,岂不是变成第二个凯文了。我一定会帮助公主达成这个心愿,告辞了。”

    夏尔娜承认刚才古拉德故意大喘气吐出“要了你”三个字时,她确实有心如鹿撞的感觉,因为这是从未有人对她说过的。

    等古拉德钻进后面的马车中,费辛利回头恰好看到夏尔娜脸上淡淡的红晕,他不由讶然问道:“公主,你真的喜欢他?”

    “只是不讨厌他。”夏尔娜启口倾吐了声,说完后她闭目倚在了后面的背靠上。

    又过了一天,在费辛利的郑重声明下,大家终于知道已经到了奎拉镇,下车后,真让所有人难以相信,眼前这个地方也能算是个镇,一个让曼多斯领主居住下来的镇。

    在这广袤的平原上,齐膝的杂草遍地横生,偶有小片的矮树林又是显得那么碍眼,大家面前方圆近十里的地方就是奎拉镇,连基本的城墙和护城河都没有,里面稀稀拉拉建着简陋的木房,阡陌小道横穿其中。

    “老大,这是领地内领主的居住地吗?不论是横看还是竖看,这里都像是内斯堡里最差的贫民区啊。”马丁克在后面小声的嘀咕着。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