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撕破脸皮 上

    在古拉德无限遐想之时,全(身shēn)损伤的几处骨头渐渐恢复,不知是不是爆炎弹耗费的魔力更大,他竟然连火球都一时无法凝聚出来,眼见光头佬拄着长剑拖步走来,他不由暗暗叫苦靠体力硬拼,哪里是对方的对手,但眼下马丁克、安德鲁等,人人都在场中和其他的精灵巨人拼着命,谁还能顾及到这里。

    光头佬布满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古拉德,突然獠牙一露现出残忍的笑容,举起断剑就向古拉德冲去,就在此刻,一个风刃绞在他后脑,连血带(肉ròu)的削下一块头皮,原来是希拉尔不知在何时偷偷潜到了附近。

    光头佬甩出手中断剑,寻着风刃飞来的方向就投了出去,回头见到希拉尔正连滚带爬的向一旁躲开,但衣服被断剑(射shè)中钉在地上,还浸染出点血迹来,像是希拉尔也受了点小伤,他(身shēn)子一转不管头顶的鲜血涓涓直流,大嘴一咧唾沫喷飞的咆哮厉叫,张开手臂拔腿就向希拉尔扑去。

    古拉德心急之下,忽然想到背肩上还有柄黑骨短剑,他猛地呼喝一声,着意希拉尔躺在地上夸张的竭力挣扎,去吸引那光头佬的注意之刻,骨臂猛力一甩,黑骨短剑倏地(射shè)进光头佬血(肉ròu)模糊的头颅中。

    光头佬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整个头颅就被炸成了碎片,场内还活着的精灵巨人,此刻全都像丧失了心(性xìng)一般,怪叫着抛开手中的长剑巨弓,胆靠着手脚向附近的人撕咬。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下,立时又有几个雪熊人挂了彩,马丁克见了呼啸一声,抬上倒在地上受伤了的兄弟全都退到了远处,这几个精灵巨人渐渐缠到了一起,然后互相撕咬来,断手断脚扯的到处都是,直到剩下最后一个,被在旁观望的小飞一个骨矛插进脖子。

    像是月亮也不忍见场中碎尸满地的(情qíng)形,钻进了厚厚的云层中,索斐尔德变回成原(身shēn)掉落在古拉德肩膀上,黛西还在(爱ài)不释手的摸挲着地龙的脑袋,才得到水汶之涟没多久,现在又召唤出高阶魔宠地龙,着实让她大为欢喜,甚至忘记了刚才的凶险,直到艾蓓莉等都赶到远处古拉德的(身shēn)边,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地龙。

    此次战斗雪熊人伤了七、八个,所幸受的伤都不是狠严重,这让古拉德暗下起决心,等在南大陆找到能安定待下来的地方,一定要把《天刀谱》上的刀法全教给他们……让所有人啧啧称齐的是,安德鲁深处敌阵砍杀,回来发现全(身shēn)竟然出奇的毫发无损。

    这边受伤的雪熊人刚包扎好伤口,到远处探查的科比折返了回来,他冲古拉德叫道:“老大,附近没有再发现人影了,我派了几个兄弟去暗处放哨,你可以放心。对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凯文正带着士兵过来。”

    “哼,打完了,他们才到……真是及时啊。”希拉尔边包扎了(身shēn)上的伤口,边冷笑说道。

    看到这里惨烈的(情qíng)形,随凯文而来的几百个精灵士兵,迅速把这里围了起来,并在外围遍布岗哨。

    “先生,怎么会有人敢在这里偷袭你们,你有没有受伤?”夏尔娜在几个婢女陪同下,从士兵中急急走出,来到古拉德(身shēn)旁后,她上下打量着问道,“你们没有伤亡吧?”

    古拉德弯腰回答道:“谢谢公主的关心,我们都大碍,只有几个受了轻伤?”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夏尔娜真(情qíng)流露出的关切之(情qíng),让对面的黛西见了冷哼连连,手下使劲掐着古拉德,见她又走到凯文面前说道,“(殿diàn)下,请让他们跟在队伍中般,如果这些救我出来的勇士有任何伤亡,我以后都会寝食难安的。”

    “公主所言甚是,是我一路来考虑的不周到。这就会让人去安排,公主请先回到营中,以防还有山贼来偷袭。”凯文见夏尔娜又看了古拉德一眼,在上百个士兵的护送下,转(身shēn)向谷口外的营地走去,他才走到古拉德(身shēn)前说道,“有山贼来犯,先生怎么不派人去通知我们来支援。这样自大,很容易出事哦。”

    古拉德反口说道:“(殿diàn)下,这些怕不是山贼那么简单吧,有谁见过四米多高的精灵山贼,为什么不搜查一下这些精灵巨人的尸体,说不定能找到偷袭我们的线索。”

    “什么四米多高的精灵,什么精灵巨人尸体,不是山贼吗……”凯文冷笑猛的一挥手,四周围着的精灵士兵闪开条道路来,那些原本布满地地上的精灵巨人尸体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远处一大堆熊熊火焰,随风还飘来一股令人作呕的(肉ròu)焦味。

    凯文笑道:“古拉德先生,不知你所说那些精灵巨人尸体在哪里?我们怎么没有看到?”

    这场面加这话,场内有谁还不知道里面包含的意味,古拉德脸色大变,惊声喝道:“不用说,这些精灵巨人,是(殿diàn)下你派来的杀我们的?”

    “是。你说的没错。”

    古拉德万没想到凯文会这样公然大声的承认,他反而一时没了言语。

    “不要以为跟着公主,有恃无恐,这次暗的不行,还会有下次,实在不行,我就不信受了包尔腾赏金,你们还会留在曼多斯……多亏你今晚对鲁瓦的特别照顾,否则我还真不想公然和你撕开脸皮……”凯文脸上的神(情qíng),很难让人和“(奸jiān)诈”、“(阴yīn)狠”这样的字眼联系到一起,他手指竖在额前向古拉德一挥笑道,“人生需要及时行乐,摇知道你们所剩时(日rì)不多,更需要如此啊,不是吗?”

    “我不明白,我们才到西尔凡没多久,又是公主的救命恩人,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让你派人痛下杀手……”古拉德说着,目光扫了一下站在凯文背后远处的士兵,然后高声拿话质问,“难道你就不怕公主知道后,伤心你的所作所为吗,就不在乎公主感受吗?”

    “她早晚是我的人,知道又怎样,哪里用的上你担心。就算你去说,她是相信你们,还是相信我这个和自小相伴的人。我容不得她把你看在眼中,最重要的原因,先生还记得出城前我收到的信件吧,说出是谁写的,你就全都明白了。”凯文翻(身shēn)上马,低下(身shēn)悄悄在古拉德耳边念了一句,说完哈哈大笑拍马领兵向谷外而去。

    “老大,凯文最后说写信的人是谁?”马丁克见留下的精灵士兵打扫着战场,他走进古拉德(身shēn)边低声问道。

    “辛格瓦。”古拉德仰天长吁了声,淡淡说道:“没想这两个人牵扯在了一起想想在德林(禁jìn)地内,见到的那些巨大盔甲、武器……恺撒战争种族、精灵巨人,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