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福祸难料 下

    “可是,(殿diàn)下。”鲁瓦惊讶的问道,“你明明现在已经是(殿diàn)下了,这里离康沃良只有两天的路程了,这事就算瞒也瞒不了多久,何不及早告诉她真相……”

    凯文眼睛一瞪,吓的鲁瓦把接下来的话硬生咽回到肚中,他眉头微皱,摊坐在椅子上叹气说道:“从一年前我爹当上了西尔凡精灵王时,这种(情qíng)况就再也没法避免,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夏尔娜留在(身shēn)边。”

    “(殿diàn)下,我倒有个办法,能让公主留在(殿diàn)下你(身shēn)边。”鲁瓦一拐一拐拖到凯文的(身shēn)前,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由于距离太远,古拉德听不清鲁瓦究竟在嘀咕些什么,他刚要想要绕去营帐另一边,拉近和他们之间距离,却见鲁瓦暗捂着档下站到了一旁,只留下脸色大变的凯文呆坐在椅子上。

    “你,大胆,放肆,……”半晌后,凯文方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他脸上表(情qíng)复杂的变换着,两只尖尖的耳朵都跟这颤抖着,他抬手指着鲁瓦骂道:“你这狗奴才,你这不是害我吗!我要杀了你……”

    “(殿diàn)下饶命,(殿diàn)下饶命……”鲁瓦扑头跪在了地上,他全(身shēn)抖颤的回话道,“(殿diàn)下,我是为了你好啊,除了这个办法,(殿diàn)下你如何能把她永远留在(身shēn)边,只要(殿diàn)下点头,这件事自有下属去办,绝对和(殿diàn)下无牵连。”

    “你……”凯文一把抽出腰间的短剑,猛地刺到被惊吓到魂魄飞散的鲁瓦脸前后,嘎然又停了下来,他长长叹息一声,手中短剑跌落在了地上,他转(身shēn)淡淡的说道,“副将,你去办吧,干净点……”

    “是,是。属下这就告退了。”鲁瓦爬起(身shēn),又袖子抹了下额前的冷汗,转(身shēn)向营帐外走去,古拉德怕被发现行踪,慌忙向自己的营帐方向掠回。

    从凯文到来后,夏尔娜像是不在那么急需赶路,每(日rì)里,他都是骑在白马相伴在夏尔娜那辆马车左右,两人是不是传出一阵欢笑。

    这群几百个精灵士兵,也像故意多给凯文和夏尔娜相处时间一样,当初明明说好的五天路程,愣是过了九天才到康沃良城,直憋的古拉德在车上,问候凯文好几代宗亲多遍,安德鲁对众人说,他也像老大一样在车上闷的太久了,也想去骂人,希拉尔却凑到耳边悄悄告诉他,老大之所以骂人,是完全处于嫉妒。

    若不是安德鲁介绍,古拉德等真难相信眼前就是康沃良,如果非要称它为城市,不如用森林城市来描述更为恰当,整个城市覆盖着浓密的参天绿树,枝藤绿叶在上空交错缠绕在一起。

    城内房舍几乎都是建在大树之上,绿荫下是四通八达的官路小道等,步入用藤棘缠成的厚实城门时,天色渐渐暗淡昏晚下来,城内的这些树上,竟然大部分都悬有烛晶石,把整个康沃良点缀的如同绿色宝石一般瑰丽。黛西等几女,都一直悔呼随行时没有带上纬基晶石,古拉德却暗自庆幸如此,否则以这样的景色,四个女人不拍的他(肉ròu)痛才怪。

    来到城心一处院舍外,领头的凯文折(身shēn)驱马来到夏尔娜坐的车外,他指向建在院内的茂盛大树上的几栋楼阁道:“公主,你就暂且安顿在此,等我准备好,再给你换上一间好点的府邸。”

    “至于你们吗?”凯文向马丁克一群人看了眼,当(日rì)初见夏尔娜由于激动,他甚至忽略对方兽人和人类的(身shēn)份,至今冷静下来,每次看向这些“勇士”,他不免略带一丝憎厌的表(情qíng)说道,“我会让鲁瓦带你们去另一处府邸。”

    “这里?怎么不是去王宫吗?”挑开窗帘的夏尔娜,似乎在眉头紧锁的凯文脸上看出了点东西,她心中隐隐不安的问道,“凯文,为什么不是直接去见父王?”

    “呃,不如公主你先进院吧,这事明天再说也不晚。”凯文跳下马背,走到夏尔娜跟前,又往瞄过来的古拉德等人环视了一眼,他压低声音说道,“再说这里也不合适。”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他们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年多没有见到父王了,如今离王宫近在咫尺,我怎能在这里安心待的住。”夏尔娜从马车中走下来,激动的冲到凯文跟前叫道,“你说,是不是我父王出事了?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听闻夏尔娜嚷嚷关于她父王的话,古拉德等纷纷支起耳朵去听,安德鲁夸张的钻出马车,都快把(身shēn)子探到凯文的(身shēn)后了,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们切(身shēn)的事(情qíng)。

    可是过了半晌,大家也只见凯文深(情qíng)的望着夏尔娜,嘴巴张了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来。鲁瓦这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经过这几(日rì)队伍中精灵先知的医治,现在脸上看起来已顺眼了不少,他走到夏尔娜面前,看到凯文无奈的冲自己点点头,他急急把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当夏尔娜被迦谒教掠走后,西尔凡的精灵王包尔腾,他就一直牵挂这个独生女安危,无心在顾理国家大事,甚至连一些关于西尔凡前途的重要决策,他都一度的荒忽丢开不管,因此闹出的一些烂摊子,就只能让长老院来收拾。

    一年前,众位长老对包尔腾的不满终于爆发,通过长老院最后决定,把他从精灵王的王位上拉了下来,并推选长老院中的巴什托尼长老接任王位,巴什托尼长老就是眼前这位凯文大人的爹,古拉德这次明白,鲁瓦为什么一直在暗处称呼凯文为(殿diàn)下。

    “我父王呢?凯……不对,应该称呼你(殿diàn)下才是。”夏尔娜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的说不出话,良久她才向站在一旁的凯文幽幽问道,“(殿diàn)下,我父王现在在哪里?”

    “公主,我……”凯文怔怔呆站在原地,口中结舌的苦笑回道,“这件事,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发生……”

    “不要叫我公主,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夏尔娜瞪大了眼睛,喃喃地问道,“凯文(殿diàn)下,请你告诉我,我父王现在在什么地方?”

    “夏……公主。”鲁瓦在旁开口说道,“你爹被撤下王位后,虽然心有不甘还在康沃良内滋扰生事,但长老院顾及到他曾是王上,再说这些年对西尔凡也有功劳,就赐了千里封地给他,随后他就和一些近(身shēn)随从全去了封地。哦,对了,你爹的封地是曼多斯。”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